「我發現,很多房子都是空的,這裡並沒有看起來那麼多人!」廖亦剛說道。

「好多人都是因為另一個城池距離太遠,就一直留在這裡!」陶小樹說道。

「他們很多人因為一些自己需要的東西,都會拿出多出來的東西交換,我之前還看到有人竟然想要一個沒吃過的東西,拿自己的房子換!」宋白衣一邊說一邊搖頭。

周天也把自己看到的賣果子的事情說了出來。

「這裡似乎都用靈石當做流通貨幣,就是不知道有什麼用!」周天道。

「我知道!我知道!」小無銘忽然舉起小手說道。

幾雙眼睛看向他,小無銘跟來精神了,「我知道,我和白澤看到了!」

「看到什麼了?」

「那個賣果子的大嬸,裝果子的桶里有靈石泡著!」小無銘說道。

「泡靈石?」陶小樹奇怪了,「那有什麼啊!這些人不會自己泡自己做果汁嗎?」

周天想了想,「也不一定!」

「我說錯了?」陶小樹問道。

「沒有!我想,那些靈石肯定對修鍊有幫助,我注意了一下,那些圍著買果汁的人都是修行者,這裡的仙人買的倒是很少!」周天說道。

「那也不用拿靈石換靈石泡過的果子做的果汁吧!」陶小樹還沒有理解。

「你自己會做飯,難道你不會去飯店?」廖亦剛忽然說道。

陶小樹無語了,當然會了。

「沒錯,就是這個道理!」周天點頭說道,「無銘,你看到那個桶里泡的靈石是什麼顏色的嗎?」

「紅色的!」小無銘立刻說道。

「我想的沒錯!」周天道,「從飛升池裡飛升上來的修行者,按照體內不同顏色的本源之力分等級,這裡的靈石也按照顏色來區分價值,我想應該是這樣的,最好的是紅色,之後是黃色的,依次下來是綠色和藍色!」

「好奇怪!」陶小樹撓撓頭,「好複雜,哪有我們這麼簡單!」

周天猛然回味,「可是,我們為什麼體內的本源之力是白色的?」

眾人又互相對視了一會兒,然後一起轉頭看向周天,「周天,你能看到本源之力的顏色?」

周天摸摸鼻子,只能點點頭,「能看到!」

「你這雙眼睛到底是怎麼長的?」陶小樹過來扒周天的眼睛,「以前挑石頭一挑一個準,你給我老實交代,你是不是當初也能看出來?」

一提這茬,所有人都想到了,當初周天挑選原石,幾乎從未失手過,而且,品質一個比一個高。

現在又說能看到每個人體內本源之力的顏色,這不能不讓他們聯想。

「很……奇怪嗎?」周天有些笑的有些不自然,這件事情迄今為止都沒有告訴他們,後來想告訴他們的時候,又給忘了。

「我也能看到啊!不奇怪啊!你們看不到才好奇怪的!」小無銘忽然說道。

「什麼?你也能看到?」陶小樹簡直要瘋了,指著小無銘和周天,「你們師徒兩個都是怪物!」

「呵呵……」陶小樹的話讓他們都笑了起來。

「你怎麼看得到的?」廖亦剛問無銘。

「就是那麼看到的啊,他們每個人頭上都會發光,顏色都不一樣,我還跟白澤說道,是不是白澤?」無銘轉頭問白澤。

白澤點點頭,「是,我也能看到,你們都看不到嗎?」

這件事情,現在是三對三,宋白衣、陶小樹和廖亦剛看不到,而周天和無銘、白澤能看到,一時間誰都沒有辦法解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們早回來啦!」就在他們大眼瞪小眼的時候,邵晨和黑鷹回來了。

幾個人讓了讓,給兩人騰出地方。

「怎麼樣?打聽出來什麼了?」周天問道。

「還真打聽出來不少情況!」邵晨說道,「這裡是最邊緣的地方,再往南,還有很大的面積,聽說,那邊人更多,分為四個門派。」 聽到這個,大家還是有些稀奇的。

「沒有國家?只有門派?」陶小樹問道。

「是的,好像分什麼東南西北四個門派,後面加個修字!」黑鷹道,「東修門,西修門,南修門,北修門!這名字起的,跟鬧著玩似的。」

「呃……是有點,這叫啥門派名字啊!」陶小樹道,「怎麼也要什麼天地玄武啥的,又威風又好聽!」

周天也有些失笑,陶小樹說的有點道理,以前不管是看小說還是自己想象,門派的名字也都是又響又亮,威風堂堂的,不是崑崙派就是武當派的,再不濟跟黑幫似的,起個什麼斧頭幫,黑火幫的也行啊!可是到了仙界一看,卻是東南西北命名的,後面只帶了一個修字,這是什麼神仙操作,果然搞不懂仙界這裡人的腦迴路。

「他們有什麼區別嗎?」廖亦剛問道。

「沒有打聽那麼細緻,就聽說,飛升上來的修行者,能夠繼續修鍊的,都被送到這些門派去了。」邵晨道。

「這裡也有嗎?」周天問道。

「這裡倒是沒有,只不過,飛升池這裡的人,都是四個門派聯合派人過來管著的,有飛升者,就按照修為高低,依次分給每個門派!」邵晨道。

周天低頭想了一會兒,這麼做也的確很公平,比如說,飛升上來四個人,層次都不一樣,分給東修門的是最高的,那麼下次就下一個檔次,最高的給其他門派,再有飛升者,東修門分到的再下一個檔次,到最差的輪了一遍后,再從頭分配。

這也解決了四大幫派因為修行者爭奪的弊端,大家都一樣,誰都別挑誰,以後再比誰的幫派提升修為最快。

這樣一來,避免了修行者分配不公平的事情,也少了很多其他的麻煩。

但是,偌大的仙界,四個門派到底是由誰來控制呢?最後如果出了什麼事情誰來說的算呢?

「很多事情,都是四個幫派一起商量,每年換個執掌者,不能連任!」果然,邵晨接下來的話,打消了周天的疑問。

「別說,還挺講理!」陶小樹笑著說道,「風水輪流坐,不用打打殺殺的,也不用比誰有錢,大家都一樣!」

「聽著是不錯!」廖亦剛說道,「但是是人就有私心,我就不信私下裡他們沒有爭鬥!」

「這就要以後我們慢慢了解了!」周天道,「現在眼下的情況,我們還是要想辦法站穩腳跟!」

所有人都同意,根據一天的觀察,對這座城池已經有了些了解,對於整個仙界也了解了大概。

那麼,他們接下來的任務就是怎麼想辦法在這裡站穩腳跟了。

幾個人吃著帶來的乾糧喝著水,商量了一下。

今晚上好好休息一下,之後在這山上看看有沒有什麼野味兒果子什麼的,弄一點,回頭進城去擺個攤,也算邁出了第一步。

擺攤,就讓陶小樹和宋白衣看著,周天和廖亦剛則去看看哪裡有合適的地方蓋房,或者有合適的房子出賣,而邵晨和黑鷹還是出去打探消息。

商量好了,邵晨和黑鷹開始搭帳篷,幾個人擠擠就睡了,一直睡到第二天天蒙蒙亮。

簡單的吃了點東西,幾個人開始往山丘深處走去,另一邊有不小的森林,裡面一定有很多好東西。

小無銘和白澤兩人閑不住,周天叮囑他們,不能跑太遠,要是跑丟了,就直接扔下他們不管了。

白澤倒是無所謂,但是小無銘卻有點發憷,他平時知道周天對他管的很寬鬆,但是心裡還是很怕他真生氣,也就老老實實的跟在幾人後面,沒有到處亂跑。

邵晨和黑鷹對森林更加熟悉,兩人走在最前面,沒有多久,就發現了一個草叢裡有動靜。

打了兩個手勢,兩人從兩面包抄過去,到了草叢邊上,同時撲了過去。

就看到草叢一陣「稀里嘩啦」的響動傳出來,兩人頭上頂著亂草露出了頭,臉上帶著喜色,手裡拎著兩隻活蹦亂跳的動物。

「這是什麼?」小無銘和白澤一起跑了過去。

「不認識,看起來還挺可愛,要是吃了還挺可惜的!」黑鷹說道,和邵晨拎著東西從草叢裡跨了出來。

幾人圍上去一看,兩人手裡拎著的竟然是一隻跟兔子差不多大的動物,只不過樣子很奇怪,像狐狸又像豬,頭上還有紅色的螺旋毛,這是什麼東西?

「要不是我們突然,這個應該很難抓!」邵晨道,「它們似乎速度很快!」

「這是狐豬!」白澤忽然開口道。

「你認識?」周天問道。

「認識啊!它們的肉很好吃,就是跑的太快,很難抓,以前吃過一次!」白澤說完還有些不好意思,「那次要不是碰巧撞到樹上,我也抓不住他們!」

還有這事!

連白澤都抓不住,周天忍不住又回頭打量了一下狐豬,體型不大,跟大個兔子差不多,如果白澤說的是真的的話,那麼應該能賣不少錢。

「你們先拿著,我們看看周圍還有沒有?」黑鷹說完,拿了繩子把狐豬捆了,遞給陶小樹,轉身又和邵晨往裡面走去。

白澤和小無銘湊到近前,仔細看著,可是,兩隻狐豬似乎對白澤很恐懼,渾身不斷的發著抖。

「嘿嘿!」白澤笑了,用手指頭捅了捅狐豬,惹得狐豬叫個不停,聲音不大,有點像是小老鼠的聲音。

「長得還真奇怪,狐狸身子,豬嘴巴!」陶小樹把狐豬拎到眼前來迴轉了兩圈看了看。

「他們是一對兒,附近應該不會有了!」白澤說道。

「他們不是群居的?」宋白衣問道。

「不是,他們都是一對兒一對兒的,生了小狐豬后,就離開了!」白澤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邵晨和黑鷹在不遠處又有了發現,「過去看看!」周天道,幾個人尋著聲音找了過去。

邵晨和黑鷹發現的是一隻像是野雞一樣的飛禽,不知道為什麼翅膀受傷了,掉進地上的灌木叢里被困住了,兩人幾乎沒費什麼力氣就把它捉住了。

「野雞?」陶小樹眼睛一亮。

「應該是,雖然長得不太像,但也不會是什麼其他東西!」邵晨看了看,「你們看嘴,爪子還有翅膀,都跟野雞一樣,就是腦袋後面多了幾根藍色的羽毛。」

眾人看去,果然如此,不管怎麼說,一大早就能有這麼多收穫,還是很讓人心情振奮的。

但是接下來,他們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一隻動物都沒抓到,就算是遇到什麼,還沒等人過去,就瞬間逃跑了。

「怪不得那邊擺攤的賣野味兒的這麼少,真難抓!」陶小樹說道。

周天回想了一下,的確如此,擺攤的賣的最多的都是一些果子或者一些不認識的東西。

野味兒什麼的還真的不多見。

「那這個能賣多少錢啊?」黑鷹看了看三隻動物,要不說他們運氣好呢,也就遇到這三隻,後面再也沒能成功抓到。

「不知道,要不然我們可以搞個拍賣,應該很容易就能賣個高價!」廖亦剛不愧是做生意的,主意是張口就來。

「這個主意好!」幾個人聽了都是眼睛一亮。

事情定了,幾人往回走,小無銘和白澤就沒有那麼老實了,上躥下跳的不歇火。

快到中午的時候,幾個人又進了城池,找了個中間的位置,黑鷹從背包里拿出一塊防潮布來往地上一放,然後就把三隻動物放在了上面。

野味兒的出現,果然引起了轟動,沒一會兒的功夫,他們周圍就圍滿了人。

周天見狀,也不著急出去干別的了,幾個人都守在攤子邊上。

「是狐豬!沒想到,還有人能抓到狐豬?」

圍觀的人開始了議論。

「這是藍羽鳳?天哪!他們怎麼抓到的?」

「你們這個怎麼換?」

「是啊!怎麼換?」

見有人問價了,該廖亦剛出場了,他清了清喉嚨說道:「我們是隱世的仙人出來歷練的,路上抓到這些東西,想著在這裡能落個腳,實在是不知道這些應該換什麼東西,也不知道值多少錢!」

一聽這話,立刻就有人開始打起了小算盤。

「我出一顆藍色靈石跟你買了怎麼樣?」有個消瘦的男子說道,立刻引來了別人的嘲諷。

「你可真好意思開口,一顆藍色靈石就跟人家買這些東西?一看你就是欺負人家人生地不熟的!」

「就是,真不要臉!」

廖亦剛不動聲色的和其他人對了個眼神,心裡都有了數。

「這三個,我出一顆土黃色靈石買了!」開口嘲諷男子的那個人說話了。

「切!一顆土黃色靈石?你也好意思說?人家一隻藍羽鳳就值三顆紅色靈石!」旁邊立刻就有人拆台。

「哈哈……」周圍的人都鬨笑了起來,那個人先頭還說第一個人不要臉欺負人,轉眼間自己的小算盤就被人戳破了,頓時臉色一紅。

「那就買一隻狐豬好了!」他還想要努力挽回面子,但是似乎效果更差了。

「你可算了吧!藍羽鳳都買不起,還說買狐豬?這裡就算沒人吃過,那也知道一隻狐豬也要五十顆紅色靈石才行!」

那人被說的臉色更紅了,趕緊捂著臉跑了。

周天他們心裡早就樂開花了,沒想到輕易打到的三隻動物竟然這麼值錢,只是他們還不知道這些靈石代表著什麼。

「這樣吧!」廖亦剛覺得差不多了,「我們初來乍到的,多謝各位捧場了,我們也不會多開價,就算跟大家的見面禮了,現在開始,大家都可以出價,誰出的最高,就歸誰,大家看怎麼樣啊?」

一聽這話,周圍的人眼睛都是一亮,但是三隻一起買的話,估計價格都出不起,於是,就有人提議了。

「你們要不分開來賣吧!要不然一下子三隻一起買,恐怕很少人買得起!」

這話說的,就好像廖亦剛事先安排好的托兒似的,他笑了下,對說話的人點點頭,「您說的對!是我們想的不周全,那就聽您的,分開來賣!」

周天幾個人都低著頭努力憋著笑,廖亦剛果然具有奸商本質,得了便宜還賣乖,不過,這種感覺可真好。

「那就從藍羽鳳開始吧!」廖亦剛說道,「我也不抬價,就從一顆藍色靈石開始,大家出價吧!這麼多人,也不怕有人坑我們!」

一聽一顆藍色靈石,周圍的人都激動了,這都是大家出得起的價錢,便宜的就好像白給似的。

「我出一顆!」

「我出兩顆!」

「我出五顆!」

「我出一顆綠色靈石!」

「綠色的?我出三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