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支援十八億!」

「我支援二十億!」

「瑪德,大家拼了,今天弄死他!」

眾人紛紛像是見到了仇人一般,咬牙切齒,盯著林逸猙獰的咆哮道。

啥時間。

一枚枚儲物戒指就漂浮在了衛雨婷的面前,宛如一片黑雲一般。

尚千柔驚呆了,心臟都抑制不住的瘋狂顫抖,她知道自己即將迎來她這一生最輝煌的日子了。

這些儲物戒指,就算是一個裡面有一億的靈石,那都不得了了,更何況還不止如此呢?

十分鐘后。

衛雨婷抬頭看著拍賣台上的尚千柔,輕聲說道:「兩千億!」

「哈哈。好!」

「今天我們鼎力相助,我就不信,他能有這麼多的靈石!」

「不錯,我看他這次還怎麼裝!」

一眾強者,紛紛咧嘴一臉挑釁的盯著林逸嘲諷了起來。

兩千億啊!

這簡直是一筆恐怖到了極致的財富,最少,在場眾人沒有一個人能夠拿的出來。

便是衛雨婷借下了這麼多的靈石,想要償還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不過大家到也不擔心,畢竟衛雨婷的身份來頭都十分的恐怖,兩千億是絕對還的上的。

「兩千億零一百萬!」

林逸淡淡的說道。

這個價位,對他來說也有些吃力了,不過倒還能夠接受,不過他們兩人這麼一拼的話,倒是讓這滅神八門旗的價格溢出了太多,林逸也不願意在輕易翻倍了。

「什麼? 總裁大人,請就範 他還敢出價?」

「他無恥至極,老子就不信他有這麼多錢!」

眾人頓時再度炸開鍋了。

衛雨婷的眉頭也緊緊的皺在了一起,如果林逸真的有這麼多的靈石的話,今天她的確是競爭不起了。

憑藉一己之力,硬撼在場數十萬人的財力,這一份魄力,財力,都已經足以說明了林逸的恐怖跟可怕。

「如果你真的有這麼多靈石的話,我退出!」

衛雨婷盯著林逸輕聲說道。

「嗖!」

九龍戒指直接朝著尚千柔飛了過去。

「自己拿靈石,然後把東西給我放進去!」

林逸宛如在命令下人一般,輕鬆的說道。

「是,林少!」

尚千柔顫顫抖抖的拿起了漂浮在她面前的儲物戒指,當看到裡面那堆積如山的極品靈石,靈晶的時候,她只感覺自己的腦袋像是灌鉛了一般的沉重啊! 懵了!

直愣在了原地!

實在是林逸的九龍戒指內寶貝太多,太多,甚至,還有不少珍貴的身法,以及能夠代表身份的令牌啊!

「他,他,難道是一名劫匪?可,什麼時候有這麼厲害的劫匪了?」

尚千柔實在無法接受啊!甚至,她還在這裡面看到了不少一品宗門少主的身份令牌啊!

「呼呼……今天我真是開了眼界啊!」

尚千柔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苦澀的笑道,隨後快速的划走了靈石,直接端著托盤,帶著滅神八門旗跟林逸的儲物戒指,恭敬的走到了林逸的面前,彎腰把東西放在了林逸旁邊的桌子上。

「林少,這是您拍下的滅神八門旗,另外,靈石拍賣行已經全部划走,感謝您的支持!」

尚千柔無比恭敬的說道,她現在就算是用腳指頭想,也能夠肯定林逸的背景,來歷,絕對恐怖到了極致,絕對不是她能夠輕易招惹的。

甚至,他們整個行腳商會都不能輕易招惹這樣恐怖的存在!

「什麼?他,他真的有這麼多的靈石?」

眾人頭皮都彷彿要炸開了一般的驚悚啊!

衛雨婷見交易已經完成,素手一抖,一枚枚儲物戒指,再度順著來時的路,倒飛了出去。

「多謝諸位今日援手之恩,以後,有麻煩可以去衛家找我!」

扔下一句話之後,衛雨婷便轉身走了出去,再留下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諸位,今天的拍賣會到此結束!」

尚千柔也抬頭,看著眼前數十萬的強者,有些唏噓的說道,這一次的拍賣會,恐怕足以記載史冊了吧!

眾人一聽,雖然心有不甘,可是卻不敢再多說什麼了,畢竟他們這麼多人聯合起來,在財力上都不是林逸的對手,這實在有點太丟人了。

「林少,我行腳商會還有一條秘密通道,我帶你從秘密通道先行離開吧!」

尚千柔盯著林逸小聲說道。

今天,林逸不但得罪了這裡足足數十萬的強者,而且,還暴露出了他的驚天財富,試問,這些人怎麼可能不心動呢?

在這拍賣會內,那些人畏懼行腳商會的名頭不敢動手,可一旦林逸走出這拍賣會,那可就不一樣了啊!隨時都可能遭受到眾人的圍攻。

「哈哈,不需要!」

林逸聞言,揚天豪情萬丈的大笑了起來,他讓寧清靈回去,不正是為了沒有後顧之憂嘛!

這些人如果真的不長眼想找死的話,他林逸絕對不會介意送他們歸西的。

話落。

林逸豁然起身,朝著拍賣會的出口走了過去。

「這個瘋子!」

尚千柔氣的直跺腳。

「千柔仙子,他是三娘的貴客,要不要通知三娘?」

一名迎賓看著林逸的背影,有些焦急的問道。

「哎,本來商會還有十幾名的大羅金仙之境強者,只是不知為何,突然都消失不見了,真是急死人了,先出去看看吧!」

尚千柔一臉無奈的說道。

而後,急忙追了上去。

此時,在拍賣會門口。

童玉山正帶這一眾童家子弟站在拍賣會的大門口,而在兩側,最少都有兩萬人,宛如地獄中的惡鬼一般,正靜靜的站在原地,雙臂抱胸,神情或是猙獰或是玩味的盯著林逸。

「啪嗒,啪嗒!」

一陣清脆的腳步聲驟然響起。

而後,林逸的身影緩緩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哈哈,他還真不怕死!」

「這小子,我真的有些佩服他了啊!」

眾人就像是地獄中的惡鬼一般,紛紛盯著林逸忍不住嘲諷了起來。

「小子,你倒是挺有種的啊!這種情況你都敢出來?」

童玉山一看,也是忍不住有些佩服的叫了起來,捫心自問,如果他得罪了這麼多的強者,是絕對不敢這麼走出來的。

在這四周,可足足有兩萬多人啊!

繁花散盡笑滿面 他們可都不是擺設,個個都是擁有法寶神通的強者!

一旦動手,便是賢人之境的強者都要退避三舍!

可林逸,區區仙人之境的修為,竟然都敢走出來,眾人如何能不震驚呢?

林逸聞言,神色平靜,嘴角含笑,緩緩掃視了周圍一圈兒之後,笑了,笑的很開心,但是眾人卻分明在這開心之中看到了一絲輕蔑不屑。

強者有,大概有一二十位半步賢人之境的強者。

甚至,還有兩人的氣息極為的恐怖,隱約可以稱之為賢人之境的強者了。

這些人混在一起,的確是一股驚天動地的力量,只可惜,沒有聖人。

聖人不出,他林逸無敵於天下,又有何懼之有?

「你在笑什麼?」

童玉山眉頭緊皺,狐疑的盯著林逸質問道。

「呵呵,沒什麼,只是為諸位即將要死在這裡,而感到有些不值而已。」

林逸微微搖頭,輕聲說道。

「哼!你狂妄!童林上去拿下他!」

童玉山手臂一揮,猶如一把鍘刀一般力劈而下,呵斥道。

「是!」

童林聞言,一臉猙獰朝著林逸走了過去,他好歹也是大羅金仙之境初期的修為,收拾一個仙人之境後期的小子,在他看來,還不是輕而易舉的小事兒?

最重要的是林逸的財力,他也看上了啊!如果能夠親自斬了林逸,到時候,童玉山一高興隨便賞點什麼,也是了不起的好處啊!

「你確定讓他來?」

可林逸一看,卻是眉頭一皺,一臉的不爽了,這他嬢的是看不起老子?

「是啊!怎麼?你不會是怕了吧?」

童玉山見林逸眉頭緊皺,下意識的以為林逸是拍了,頓時忍不住得意洋洋的大笑了起來。

「是有點怕,畢竟一個一個的殺真的很麻煩,要不這樣好了,你們一起上怎麼樣?我一次解決了?」

林逸盯著童玉山十分認真的說道。

「什麼?小子你狂妄!」

童林一聽,林逸竟然敢如此看他不起,整個人頓時怒了身形一晃,大羅金仙之境的恐怖速度瞬間爆發出來,整個人宛如一道流光一般瞬間就從眾人的視線中消失,到了林逸的面前。

「金光斬!」

爆喝響起,一道刺目的金光,宛如閃電一般撕裂虛空狠狠朝著林逸的腦袋上落下。 「我了個去,沒想到這童家的金光斬竟然恐怖如斯?」

「不錯,這一擊的力量速度,都簡直達到了巔峰時期,便是大羅金仙級別的強者恐怕都不敢輕易抵擋吧!」

「哎,這次看來是要便宜童家了啊!」

「童家?他吃的下嗎?」

周圍,一名名宛如魔鬼一般的強者,紛紛一臉玩味的嘲諷道。

林逸身上的財富簡直讓無數人驚悚,童家雖然有些實力,卻也無法鎮壓他們這足足有兩萬人的強者。

在他們看來,最終的結果,不外乎是林逸被童家的人斬殺,可林逸的儲物戒指,以及儲物戒指內的東西,都還是要拿出來重新分配一下的。

區區一個童家吃不下林逸這個金娃娃。

千分之一個呼吸后。

金光斬到了林逸的面前,勁風吹的他的頭髮在風中狂舞。

此時,林逸才像是回過神兒一般,抬頭,眼神輕蔑的看了過去。

而,下一秒,當金光斬即將落在了他的頭頂時,林逸的目光卻猛的一寒,眼眸內閃過一道凌厲無匹到了極致的殺機,那一眼望去,雷電交織,彷彿有無數可怕的電芒在閃現,讓人頭皮一麻,心頭抑制不住的就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懼意。

「滾開!」

林逸張口爆喝。

「轟!!!!」

滾滾蕩蕩的靈氣,猶如銀瀑垂落壓毀天地一般狂暴的落在了童林的身上。

瞬間。

童林只感覺自己整個人就像是被一座數百萬斤重的大山狠狠的正面撞擊了一般。

整個人當場就如同斷了線的風箏,無力的朝著後方倒飛了出去,在虛空中灑下了一片刺目的血雨。

「嗯?怎麼會這樣?」

「吆喝,沒看出來,這小子的實力竟然還如此不俗啊!」

「呵呵,有意思,有意思了啊。」

周圍眾人一看童林率先出手,竟然不成討到好,一個個頓時樂呵了起來。

而童林也足足在虛空中倒飛出去了七八百米的距離才勉強穩住身形落在地上。

「噗嗤!」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