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過閔亭玉了,也打過太子了,又怎麼樣呢?他們還是要我嫁太子,還是要閔亭玉進太子府當側妃!」

厲南凰順著陳素錦的話,接著往下引出事情的前因後果。

說完,還氣鼓鼓地看了一眼厲安蓉,回頭跟陳素錦掰扯她那個不知死活的婆家。

「大姐嫁的不過是個戶部侍郎的兒子,這就敢跟大姐臉色瞧,分明就是欺負我們大將軍府不能把丞相千金怎麼樣!」

「你以為他們真有膽子趕你大姐回家嗎?!」

陳素錦終於說到正題了,見她話音剛落,厲安蓉和杜蘭心都一齊望向這邊。

她也懶得賣關子了,直接點破這中間就是丞相攪局。

「戶部一直都在丞相掌控之中,區區一個戶部侍郎敢不聽他的嗎?」

「妹妹,你是說安蓉被趕回來,是丞相的主意?!」

杜蘭心終於明白了這其中的曲折,當下拉著陳素錦便往屋裡走。

邊走邊招呼門外的兩個女兒,趕緊進來。

「這件事說到底是大將軍府與丞相府之爭,你們都別哭了,跟二娘進屋想辦法。」

厲南凰一見此事順利解決了,頓時鬆了口氣。

乖乖跟著三個女人一起進屋,伸腳跨進去之前,本能地瞄了一眼外面的莫忘。

發現李夢痕正不懷好意地沖她笑笑,然後拖著莫忘躲到了迴廊拐角里去了。

我去!趁我不注意,又打我身邊人的主意?!

這個認知,讓厲南凰進屋的腳又縮了回來。

厲安蓉見她不肯進屋,連忙拉了拉她的袖子,小聲催促。

「凰兒,別任性,兩位母親都進去了,我們從長計議。」

「我……」

厲南凰剛想找理由開溜,就聽見陳素錦那不容抗拒的聲音,從屋內傳來。

「都給我進來,誰敢亂跑,我打斷她的腿!」

「知道了……凶什麼……」

厲南凰翻了白眼,這老母親八成又跟李夢痕串通好了。

給厲安蓉想辦法回婆家,哪裡需要她來坐陪?

分明就是指使李夢痕那個狗腿子,找機會摸莫忘的底細,順便問些有的沒的唄!

雖然厲南凰什麼都知道,可奈何胳膊擰不過大腿。

只能怨念地看了一眼根本看不到人的迴廊拐角,心有不甘地進了大夫人的房間。

……

待她前腳進去,李夢痕就揪著試圖跑出去的莫忘,拖她到迴廊盡頭的僻靜處。

莫忘預感到她來者不善,默默地退後一步。

「你……姐姐,你要幹嘛?」

「不幹嘛,問你點事兒唄。」

李夢痕笑咪咪的樣子,有點可怕。

莫忘本能地縮了縮脖子,強忍住心裡的忐忑不安,故作鎮定地回答。

「姐姐是下人,不該隨便打聽小姐的事情。」

「嘿嘿,不錯呦!我還沒問,就知道事關你家小姐了?挺機靈的嘛!」

李夢痕終於露出了狐狸尾巴,伸手就在莫忘身上亂摸。

很快就搜出了那張藏在腰帶里的秘密賬目,可惜都是鬼畫符,她完全看不懂。

莫忘在一旁不做聲,臉上的表情卻比剛才淡定多了。

李夢痕瞟了她一眼,死丫頭,你那一副就知道我看不懂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面子上有點掛不住的李夢痕,直接把那張紙往莫忘面前一伸。

「是小姐的賬目吧?誰給的?」

「當鋪的。」

莫忘不愧是流雲軒混了三年的小倌,撒起謊來眼睛都不眨一下。

可這招數糊弄那些狂蜂浪蝶還行,李夢痕才沒那麼容易忽悠呢!

「當鋪就四百兩,有什麼好記的?還寫成這樣,八成是秘賬吧?別以為我不知道當鋪當東西就是你家小姐的障眼法,到底還有誰給了銀子,老實交代,不然我現在就把你送迴流雲軒,告你偷跑,讓流雲軒軒主把你關一輩子!」

李夢痕這招太狠了,莫忘癟了癟嘴,哇一聲哭了。

一見她這樣,本來就是說兩句狠話,嚇唬嚇唬人的李夢痕也慌了。

「哎哎哎!別哭別哭,我逗你玩的!你就說誰給了銀子,我不拿走,行不行?」

「蕭公子的,小姐說要還的……」

莫忘擦了擦眼淚,把蕭青冥供了出來,其他的銀子一個字都沒提,反正賬本也不在她身上。

李夢痕眉毛一揚,哦!小白果然是蕭青冥的人啊!

給私產,給銀子,給侍從……那丫頭還說蕭青冥不喜歡她?!

呸!你當我瞎啊?! 「你說有什麼用,我看舒望晴這次回來就不簡單,再說,寧洛落也不會坐視不理,萬一她回國了,就有熱鬧看了。」

眾人抱着看熱鬧的心思觀望着。

這聞霆北怎麼這麼「幼稚」,竟然不讓任何人來他們的婚禮。

孟赫琨因此心情很不好。

舒望晴道,「其實沒人來也無所謂,我不喜歡說客套話,再說,這是我們兩個的婚禮,只要我們在場,也算完成了。」

「不,」孟赫琨很是堅決,這是男人的自尊,他不能輸給聞霆北,「我一定會給你一個盛大的婚禮,望晴,你相信我。」

舒望晴頭疼,「不是說好了只是形式么?」

「形式也要隆重。」孟赫琨不妥協。

聞老爺子怒氣沖沖,教訓聞霆北,「你到底想做什麼,是想把聞家的臉丟盡嗎?!」

聞霆北語氣淡淡,「爺爺,您撫養我長大,我尊重您,但有些事情不容您做主,當初您擅自定下我和寧洛落的婚約,我已經說的很明白,現在我不想說第二遍。」

「你現在這麼做,寧洛落要是知道怎麼辦,她當初可是為了你才去國外靜修。」

「那她就繼續靜修吧,這種事是你情我願,我並不覺得我虧欠她。」

「放肆!」聞老爺子吹鬍子瞪眼,「你那時候因為望晴萎靡不振,還不是寧洛落一直在你身邊照顧你,要不是她,你怎麼可能好好站在這裏,你得感激她!」

「感激的話我已經說過了,如果你想用整個聞家去感激,不好意思,我不奉陪。」

聞老爺子現在越來越覺得自己這個孫子無法掌控,聞家這麼大的家產,難道比不過一個舒望晴嗎?

話到後面,聞老爺子已經有了幾分怒火。

「她為我生了一個孩子。」聞霆北直視他,「那個孩子是我的。」

聞老爺子猶如被雷劈了一般怔在原地,他又問了一遍,「你說什麼?」

「我說,舒承宇是我的孩子,是我和望晴的孩子。」聞霆北聲音不大不小,卻帶着不容言說的堅定。

「怎麼……怎麼可能?」聞老爺子不敢相信。

「怎麼不可能,她離開我這三年雖然一直和孟赫琨在一起,但他們什麼都沒有發生,她還是我的妻子。」

聞霆北鐵了心要把舒望晴和舒承宇帶回來。

「你確定孩子是你的?」聞老爺子不放心地問了一遍。

「我確定,孩子就是我的,已經做過親子鑒定,所以不管用什麼方式,我必須讓他們回來。」

聞老爺子臉色十分灰敗,想到自己有個孫子,也有幾分高興,但也有些惆悵。

聞霆北這麼堅決,寧家那邊怎麼辦?

「現在舒望晴和孟赫琨已經訂了婚,她既然喜歡孟赫琨,就隨她去,不過孩子是我們聞家的,你只要把孩子帶回來就行。」

聞霆北不敢相信這是聞老爺子說的話,什麼時候那個慈祥的爺爺變得這般無情了,難道聞家比得過一切嗎?

「我不會讓孩子和母親分開,」身為私生子的聞霆北知道這其中的苦楚和心酸,「我既要我的兒子回來,也要她回來。」

聞霆北下定了決心,不管有誰阻止,都不能改變這一切。

孟赫琨和舒望晴的婚禮無法進行,因為沒有一個人,就連司儀都沒有。

舒望晴一個人坐在安靜的角落裏,哪裏也不想去,可只要一停下來,腦子裏都是關於聞霆北的事。

「舒望晴?」一個疑惑的聲音響起。

舒望晴抬頭看去,一個滿臉鬍渣的人出現在她面前,看樣子也不大,只不過頹廢又潦倒。

「你是?」

舒望晴正想問他是誰,可那人雙眼突然亮了亮,閃著詭異的光芒,「真是你?!」

嗯?舒望晴察覺到一絲不對勁,她往後挪了挪。

「你不認識我了?我是聞正軒!我們兩個了訂過婚。」

她怎麼和誰都訂婚,舒望晴忍不住想吐槽自己。

「要不是聞霆北,你早就是我的人了。」

「我不是。」舒望晴不想和這人糾纏下去。

「你等等,我有件事要告訴你。」聞正軒攔住她。

「什麼事?」舒望晴打算聽聽。

「那個孩子是聞霆北做的,是他害死的,他不敢告訴任何人,只有我知道……」

舒望晴越來越摸不著頭腦了,什麼孩子?

「他下了狠心,他野心可大著呢,寧家他也不放過,他就是想得到一切,凌駕所有人。」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