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才不要發誓,反正我就是沒做過。」吳婆子當然不敢發誓,古代人信奉神明,對發誓這種事看的很重。

「你不敢發誓,就說明你心虛,吳婆子,你可真是越老越不要臉,竟然敢趁著人家大人不在,把屎尿潑到人家院子里去,這屎尿可是污穢之物,我看你是看人家陸家這些日子運勢好起來了,就眼熱了,可你也太喪良心了,不說別的,陸老爹活著的時候跟你家男人吳老栓感情可不錯。

當年你男人打獵的手藝可是跟著吳老栓學的,這些年要不是你男人靠著跟人家陸老爹學會的手藝去山裡打獵貼補家用,你家能過的這麼好嗎?你能養成那一身肥膘嗎?」白吳氏逮著機會可算是把吳婆子和吳老栓家的老底都給揭了。

「呸,放你娘的屁,我男人打獵的手藝那是……」

「吳婆子,你說這話就真的是喪良心了,當年你男人跟著陸老爹學打獵這件事村裡人可都知道的。」有人忍不住喊道。

吳婆子看吳老栓狠狠地瞪著她,不敢再胡說八道了。

「好了,以前的舊事都不提了,這屎尿的事情甭管是怎麼回事,我讓我家婆娘跟我家兒媳婦去給你家打掃乾淨,你看這樣成嗎?」吳老栓陰沉著一張臉跟陸玉峰商議。

他瞧不上陸玉峰,說話也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勢。

要不是自家婆娘太蠢,再下去他怕自家的老底都被人揭乾淨了,他才不會妥協呢。

「打掃乾淨是必須的,可是這打掃的再乾淨也沒有之前乾淨,再說,我家人都在院子里的石桌子上吃飯,現在那桌子上還是屎尿,你讓我們一家怎麼吃飯?」江春榮怒聲道。

「男人說話女人們插什麼嘴,玉峰,你說?」吳老栓不悅的掃了一眼江春榮,又看向陸玉峰。

「我們家女人做主,你要是想商議就去跟我家女人商議。」陸玉峰可不吃這一套,把臉一別,就不搭理吳老栓了。

「你?!」吳老栓氣的半死,可是陸玉峰就是不理會他,吳老栓沒法子只好跟江春榮商議,只是語氣卻很倨傲,「玉峰家的,你大嬸昨天在你家茅房待了一宿,這也沒讓你家賠償,我家現在屋子裡還一股屎尿味呢,所以,咱們兩家也算是扯平了。」

「呵。」江春榮忍不住冷笑了一聲,雙手交叉看著吳老栓,「吳大叔,我喊你一聲大叔是看你歲數大,可不是因為你說話有理,可你也別把自己的年紀當成是資本在這兒跟我胡說八道,你家大嬸是怎麼跑去我家茅房的,我沒有跟你論是給你們家留面子,要是你非要我當著村裡人的面論個明白,那我也不介意浪費點時間。」

「玉峰家的,你什麼意思?你是說我倚老賣老不成?」吳老栓的臉色比鍋底的黑炭還要黑,說話的時候身子輕輕顫抖著。

「吳大叔,我沒這麼說,可你自己承認了,那我也沒法子,反正,你要是不想給你們吳家留面子,那我也無所謂,可你想著就這麼一句話把這件事揭過去,我告訴你不可能,不僅不可能,而且你家大嬸把我家茅房弄塌了,這筆賬必須要算。」江春榮絲毫不在意吳老栓那隨時都要暈倒的樣子。

難不成還因為他年紀大就要被欺負了。

以前她就最瞧不起那些倚老賣老仗著自己渾身是病就耀武揚威作惡的壞老人,現在也一樣。

就算吳老栓和吳婆子現在真的一氣之下翹辮子了,那她江春榮也不會被拿捏。

不然這個世界上還有公道可言嗎?

「你?!」吳老栓氣得半死,差點就暈厥,好在吳婆子和倆兒子吳大全和吳大勝及時的攙扶住。

吳婆子氣得半死,看著自己老伴的臉色有些難看,又看江春榮和陸家人不依不饒,她直接就開始四下尋找合適的東西準備好好教訓陸家人。

「你個賤皮子,小娼婦,你把我們家的門踹壞了,這筆賬我也得跟你清算,你要是不賠錢,我就報官!」說著,吳婆子找到一根棍子拿在手裡,棍子在手,底氣也足了不少。

只是還沒等掄出去,就被江春榮一把奪過踹斷扔在了地上。

「咋,這是要論武力了,好!」江春榮摩拳擦掌,不管文的武的,她江春榮還沒怕過誰。

今天在鎮子上被王大富噁心的半死,現在這會兒心裡正窩火呢! 「汪——」

小白狗叫了一聲,一下撲上去,一口咬住了花襯衣的手腕。

頓時將他咬出血來。

「啊——,哪裡來的瘋狗,給我去死!」花襯衣大叫一聲,兇狠的將小白狗甩在地上,看到自己鮮血淋漓的手腕,更是惡向膽邊生,抓起旁邊放著的一個鐵架子,就要把小白狗打死。

不過,這家麵包店的店面小,女孩倒在地上,擋住了他的路。

這傢伙居然一腳踢出,要把女孩踢開。

「呯!」

女孩沒有踢到。

陳陸一腳將花襯衣的腿差點踢斷。

「你們幹什麼的?光天化日,欺負一個小女孩,連狗都看不過去,你居然還想打狗?」

花襯衣捂著小腿迎面骨:「尼瑪,你誰啊?敢打我?」

陳陸指了指小白狗:「我是它的主人。」

「我糙……喂,你們愣著做什麼,把這狗雜種給我打斷腿。」花襯衣對身後幾個男人吼道。

那也就三個人而已,看著就不是什麼厲害角色。

陳陸直接啪啪啪三個耳光,把他們抽的暈頭轉向,再劈手奪走花襯衣手裡的鐵架子,那尖尖的頭子直接戳到了他的脖子。

花襯衣當時就快要嚇尿了。

也幸虧陳陸手裡有分寸,只是輕輕戳了一下,要不然能直接戳穿喉嚨。

「大……大哥,饒命,我……我再也不敢了。」花襯衣立即求饒。

陳陸道:「你幹嘛的?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居然跑來這裡逼別人做你女朋友,你法盲嗎?是不是想去吃牢飯?」

女孩這時終於爬起來:「他是這條街上的惡霸,經常到店裡欺負人,以前都是收保護費,沒想到這次還要我做他女朋友。」

「他收了你多少錢?」

「總共三千七百五十塊。」

陳陸詫異:「記得這麼清楚?」

小美女道:「那都是我一個麵包一個麵包做出來的血汗錢。」

陳陸點點頭,手中鐵架一緊:「聽見沒有?拿一萬塊出來,還給人家,特么的,年紀輕輕不學好,總想著不勞而獲,還收保護費?你以為你是誰,陳浩南嗎?」

花襯衣道:「不是說3750嗎,怎麼要一萬啊?」

陳陸鐵架邦的敲在花襯衣腦袋上:「你豬腦子?存銀行還要利息呢,你打她一耳光白打的?這些麵包不要賠嗎?精神損失費要不要?那麼漂亮一小姑娘,你特么也下的去手,你這種人配有女朋友嗎?配嗎?我問你配不配?」

花襯衣都要哭了,連連搖頭:「不配,我不配有女朋友。」

「賠不賠錢?」

「賠,我賠,馬上賠!」

「記住了,以後不準再來騷擾,我就住在附近,天天來這裡的,要是再讓我知道你欺負她,我讓你後悔做人。」

現金是沒有現金的,現在這年頭,去醫院看病都不需要拿錢包,誰還兜里裝著一萬塊啊?直接手機掃碼轉賬,麵包房玻璃門上就貼著二維碼呢!

轉完賬,幾個街霸趕緊灰溜溜走人。

直到這時,陳陸才看到馬丁靈已經站在門口。

「我就停個車的時間,你就已經泡到這麼漂亮的小姑娘了,厲害啊,看來我不用給你介紹女朋友了。」馬丁靈說道。

陳陸道:「什麼女朋友啊,就隨手教育幾個惡霸。」

美女小店主抹了一把眼淚,朝陳陸露出一個笑容,說:「謝謝你,你要哪些麵包,我給你裝,不要錢。」

這個店面,很顯然只有她一個人。

看著她眸中帶淚,明明很委屈,卻要強行微笑的表情,陳陸心裡那道溫柔的弦被狠狠的撥動了一下……曾幾何時,他也有過這樣的經歷,莫名就覺得小姑娘很讓人心疼。

「這些是你辛苦做的,我花錢買吧!我花了錢,你才肯把那盆花送給我的,不是嗎?」陳陸道。

「不花錢,也送給你。」女孩這次是真心的笑。

「那……謝謝了!對了,這種花,你還有別的嗎?」

女孩搖頭道:「沒有了,我是在一個山腳下的路邊發現它的,看這花挺香的,就把它移植了過來。」

######

離開麵包房。

馬丁靈看陳陸捧著花盆小心翼翼,很著緊的樣子,說道:「不就是一盆花嗎?需要這麼小心?你是不是真的看上人家小姑娘了?要人家的花只是一個借口,就好像許仙白娘子,當年也是因為借一把傘終成眷屬。」

陳陸翻了下眼道:「你想多了,那女孩還是未成年呢!」

「未成年?沒滿十八歲,就來開店做生意了?」

「很奇怪嗎?這個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生來就是你們這樣的有錢人,還是有很多人連溫飽都是個問題,看見她,彷彿看見了當年的自己。」

馬丁靈回頭瞪眼:「說話歸說話,別夾槍帶棒的,你對我了解很多嗎?你怎麼知道我是個有錢人?我的錢都是靠自己的努力賺來的。」

因為小白狗的關係,得到了一株龍顏香,陳陸還是相當滿意的,之後帶著它進寵物醫院,好好的整了一下……不過,洗澡剪毛美容加打針,店主說要兩個小時后才能好。

正好這個時候馬丁靈接到一個電話。

說了兩句后,馬上叫上陳陸,一起前往寶馬4S店。

「去那裡做什麼?」

「拿車啊!」馬丁靈說道,「我那輛寶馬車好歹也是花了大幾十萬買來的,車牌信息什麼的都是我的,總不能扔在停車場。」

原來之後她還是叫了4S店的拖車,去把車子拖去修了。

黃賓當時砸車,砸壞的就是外殼,裡面的東西完好無損,修好還能繼續開,馬丁靈道:「瑪莎拉蒂是你幫我弄來的,姐記得呢,我有肉吃,肯定給你喝湯,回頭那輛寶馬就給你開了,怎麼樣,我對你好吧?」

「如果能多給我點錢就更好了。」

「看你這怨婦的樣子,成,把直播打賞的那個錢也轉你,那……那個叫柳昏花螟的人一直聯繫我讓你看風水,你去不去?」

陳陸問道:「有錢嗎?」

馬丁靈道:「有啊,不管成沒成,都有十萬,如果一切順利,得到認可,那就是五十萬,有錢人啊!」

「這麼多,不去的是傻子。」

「行,那我就幫你答應了,到時候拿到錢,我們五五分帳。」

「我看風水,為什麼你要拿一半?你又不是我老婆?」

「我給你拉的業務啊,拿一半不是很應該嗎?我等於是你的經紀人,要給你聯繫,要給你談合同價格,給你爭取好處,還要給你做宣傳,你以為我白拿錢啊?」

陳陸想想也對:「那我只提一個要求,我要見到錢,不需要你幫我保管。」

馬丁靈道:「我是幫你理財。」

陳陸道:「我自己也會。」

「給你就給你,好像我會吞了你的錢似的。」

半個小時后,拿到了寶馬車。

已經煥然一新,看起來跟新車沒什麼區別。

之後,馬丁靈說要去空手道館看她師傅,陳陸只好自己開著寶馬車回去。

一直到下午五點左右,陳陸才接回小白狗……,一眼看,完全沒認出來,之前還是不修邊幅的長毛,現在看起來像是家養的了。

連狗窩,狗糧,狗繩,狗衣服,總共花掉了兩千多塊錢。

開了收據,回家。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