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兒子已經跟周憐若離婚好多年了!雖然沒有公開,可是卻是實施存在的!所以她所做的一切事情,跟我們洪家沒有任何的關係!」洪祥勝冷笑著道。

「高!實在是高!」吳恩澤舉起大拇指向著洪祥勝冷笑著說完,扭頭向著唐浩冷冷的道問道:「唐浩!我只要問你一句話!你上任之後會不會動我的人?」

「老首長!您還是讓趙達明下來吧!這樣對他對您都好!」唐浩微笑著道。

「好!好!好!謝謝唐主席的美意!」吳恩澤說完立即起身走了出去。

其他人誰也沒有開口說挽留的話,吳恩澤坐著自已的大紅旗專車向著玉泉山的方向疾馳而去。

「主席!這個時候跟吳恩澤鬧翻不會出什麼亂子吧?」唐正向著洪祥勝小聲的問道。

「他跟我搭檔十年,什麼時候尊敬過我?如果不是他主動登門道歉,我從來沒有想過會原諒過他!現在大局已定!有他沒他都不會影響我們的計劃!」洪祥勝冷冷的道。

「唉!吳恩澤就是反腐的攔路虎!如果能把他打掉,那接下來來的工作就順利多了!」唐正嘆了口氣道。

「哼!等我上台以後第一個就對付吳家!」唐浩冷哼一聲道。

「嗯!你儘管放心大膽的去干!我倒是侯會站出來為你撐腰!」洪祥勝點了點頭道。

「唐浩!我不管將來對付誰!但是你一定不要為難金清石!他對你和唐武可是有救命之恩!做人可不能忘恩負義啊!」唐正認真的道。

「哥哥!你還在意他幹什麼啊?他這麼年輕就當上了中將,現在很多人都在背後議論他呢!所以我準備勸他離開部隊!這樣對他對大家都有好處!」唐浩皺著眉頭道。

「你你你怎麼能這麼想呢?你是不是想找死啊?」唐正吃驚說道。

「難道他還會殺了我啊?」唐浩冷笑著道。

「小浩!你還是不要為難金清石!他救小武的事情,畢竟是公開的秘密,如果你這麼做別人會有想法的!」洪祥勝皺著眉頭道。

「他已經在刻意的疏遠我們!這樣的人怎麼可能還繼續重用呢?」唐浩苦笑著道。

「哼!他以前就敢殺趙拓!如果你把他逼急了他一定不會放過你的!而且以他現在的身手,如果想要殺你,你就是躲到天邊也沒用!」唐正冷哼一聲道。

「老唐!我已經安排了幾個人保護小浩的安全!這些人都是絕頂高手!絕對不會讓金清石有機可乘的!」洪祥勝微笑著道。

「唉!我最不想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等這件事情結束后,我就回山東老家!從此不踏進京城半步!」唐正嘆了口氣道。

「哥哥!金清石在你心裡就真的這麼重要嗎?」唐浩急著道。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既然我阻止不了你,那我還有臉見人嗎?」唐正冷冷的道。

「呵!呵! 軍婚有毒 呵!老唐!你想多了!金清石心不在軍隊!說不定等葉政國一退下來,他就會主動提出離開軍隊呢!然後躲到小島上悶聲發大財去!」洪祥勝笑著道。

「你們不了解金清石!這孩子雖然嘴上說不在乎這身軍裝,可是如果誰要強脫下他的軍裝,他一定會拚命的!」唐正認真的說道。 「嗯!現在也只有這個辦法了!」唐正點了點頭道。

二個小時后,唐浩、唐志遠跟著唐正回來到了玉泉山的別墅里,三個人一進到書房裡,唐正立即黑著臉道:「唐浩你是不是有點得意忘形了?你現在就是當上了主席也不能在這種場合信口開河!」

「大哥!我也沒說什麼啊!反到是洪主席和你,在這種場合說什麼反腐啊?搞得大家心裡都不痛快!」唐浩皺著眉頭道。

「你還真把自已當個人物啊?如果你不趁著反腐的機會把我們的人提拔上來,五年之後葉政國就是你的榜樣!唐正冷冷的道。

「大哥!反腐就是一把雙刃劍,搞不好會傷到我們自已啊!」唐浩苦笑著道。

「那你把它變成一把砍刀!將吳家派系裡人全部清理乾淨,再動手清理李家和周家的人!」唐正冷笑著道。

「那葉家呢?」唐浩小聲的問道。

「我不讓你動金清石,就是想用葉家來牽制洪祥勝!如果你第一時間就把葉家清理掉了,那最後你只能變成一個傀儡!」唐正認真的說道。

「那大哥的意思是先別動金清石?」唐浩皺著眉頭道。

「我主動將金清石的事情提出來,就是想封住大家的嘴,讓那些別有用心之人不要挑起我們跟葉家的矛盾,可你卻愚蠢之極!竟然主動挑出了這場戰爭!你就不怕這裡面有鄧老頭的人嗎?」唐正冷冷的說道。

「那那那我現在該怎麼辦啊?」唐浩冒著冷汗道。

「還能怎麼辦?現在只能按照洪祥勝說的辦!讓金清石去國防大學進修兩年,如果這兩年你能控制住局面,那就讓他繼續在大學里呆著,如果控制不住,就再次重要他!」唐正冷冷的道。

「好!我聽大哥的!」唐浩馬上點了點頭道。

而此時正在返航的金清石也從李武印哪裡收到了消息,他只是苦笑著搖了搖頭,一邊是父親,一邊是對自已有救命之恩的唐正和洪祥勝!此刻就是身在京城,這個忙又怎麼來幫呢?

轉眼四天過去了,全國所有媒體都爭相報道著葉政國、周國忠在參加廣南省和重陽市小組討論時有關反腐的重要講話。

而廣南省省委書記唐浩、天港市市委書記卓鴻遠、京城市委書記朱德明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也公開表態,堅決擁護黨中央和國務院的正確決定!堅決貫徹中央從嚴管黨、從嚴治黨的一系列措施,堅決落實中央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的各項部署!

第二天就是正式投票的日子,上午將選出國家主席、副主席、總理、國務委員以及軍委委員的人選,心力交瘁的周國忠來到葉政國的家中。

「老周!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沒有什麼想不開的!等我們退下來后就去東陵島帶孫子!」葉政國微笑著道。

「我孫子在哪裡啊?你兒子也太不爭氣了!憐惜的肚子到現在還沒有大起來呢!」周國忠鬱悶的道。

「那不是分分秒秒的事情嗎?而且保證是一對雙胞胎!」葉政國笑著道。

「生吧!最好多生幾個!以後我們有大把的時間來照顧他們!」周國忠苦笑著道。

「你讓憐惜把以前的手尾好好清理一下,萬一他們來個秋後算賬那就麻煩了!」葉政國認真的說道。

「憐惜只是在拿地的時候得到了一些優惠,別的倒是沒有什麼漏洞,而小剛卻背著我暗中搞了幾個投資公司,處理起來可能需要一點時間!」周國忠皺著眉頭道。

「那就讓小剛先出去躲一躲吧!讓憐惜留在這裡慢慢處理!」葉政國想了想道。

「嗯!明天我就讓他走!」周國忠點了點頭道。

就在葉政國和周國忠在書房裡商量著事情的時侯,在廣南省駐京辦事處的總統套房裡,原玉龍集團的副總經理,現廣南省駐京辦事處辦公室主任的柳思思,坐在春風得意的唐浩大退上,嬌聲的說道:「老公!如果你當了皇帝,你還會要我嗎?」

「寶貝!我把你安排到這裡來,就是為了以後天天都能見到你!」唐浩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伸進了柳思思的西裝裙里。

「哦?你膽子也太大了吧?竟然真空上班?」唐浩摸到柳思思光溜溜的身體,他馬上皺著眉頭道。

「不是啦!是我剛剛來的時候才脫下來的!小內內還在口袋裡呢!你現在是大忙人,我不能在這裡呆得太久,要不然對你影響不好!」柳思思嬌聲的道。

「嗯!那我們就速戰速決!」唐浩說完立即將柳思思裙子扒了上去,然後開始解開了自已的腰帶。

「嗯…嗯……」柳思思跨在唐浩的身上,身邊快速的扭動著。

「啊!我我我要不行了!」五分鐘后,唐浩突然急促的叫著道。

「等一下!等一下!」柳思思連忙停了下來,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顆黑色的藥丸放進了唐浩的嘴裡。

「這次怎麼跟上次吃的味道不一樣呢?」唐浩一邊嚼著藥丸一邊皺著眉頭問道。

「這是我用重金從靈雲百草藥堂買來的靈丹妙藥!一顆就要一萬多元呢!」柳思思嬌聲的道。

「不就是一萬多嗎! 快穿之情定男神 只要我當上了皇帝!那你還會差錢嗎?」唐浩開心的笑著道。

「我不要錢只要你!我的身體已經調理好了,這次我一定會懷上你的孩子!」柳思思一邊動著一邊嬌聲的說道。

「好!只要你懷上我的孩子,你就是要天上的月亮,我也會給你摘下來!」唐浩一邊衝鋒著一邊高興的說道。

「嗯…嗯……」 「鈴鈴……」葉政國家的紅色電話響了起來!

「你好!我是葉政國!」正在吃著早餐的葉政國連忙放下手中的包子,快步走到茶几前拿起紅色電話道。

「老葉!剛剛我收到消息,唐浩正在301醫院急救呢!現在唐正和洪祥勝他們都趕過去了!真是惡有惡報啊!」周國忠激動的聲音立即傳了過來。

「你說什麼?唐浩在醫院裡急救?這是怎麼回事啊?」」葉政國吃驚的問道。

「具體是什麼情況我也不太清楚!我們要不要過去看一看?如果真的有什麼重病,那我們要趕緊取消今天的會議安排啊!」周國忠小聲的說道。

「我們現在過去不合適,還是讓胡逸凡過去先看一看!」葉政國想了想道。

「好的!那我先去人大那邊等著你的好消息!」周國忠高興的道。

葉政國剛剛放下紅色的電話,紅色的電話馬上又響了起來!

「我是葉政國!」

「首長!我是陳剛!剛剛接到廣南省警衛的彙報,唐浩書記已經在301醫院去世了,死亡原因正在調查中!」 天路殺神 陳剛焦急說道。

「什麼?唐浩已經死了?你馬上趕去醫院,一定要查明死亡原因!」葉政國連忙命令道。

「是!」

上百名全副武裝的軍人守在301醫院急救室的外面,唐浩一動不動的躺在急診室里的病床上,唐正站在床邊拉著唐浩的手,痛哭失聲的痛哭著。

「老唐!唐浩以前就有心臟病嗎?」洪祥勝皺著眉頭道。

「我不知道!」唐正搖了搖頭道。

「那這裡面一定有問題!我建議馬上解剖立即查明死因!」洪祥勝急著道。

「算了!這就是他的命!一切都結束了!」唐正搖了搖頭道。

「如果唐浩真是被人謀殺的,你難道就不想替他報仇嗎?」洪祥勝瞪著眼睛道。

「醫生說唐浩吃了藥性極強的壯陽葯,而且死前還跟女人發生過性關係!如果這件事情傳出去,大家會怎麼看唐浩?」唐正苦笑道。

「你說什麼?唐浩竟然死在了壯陽葯上?」洪祥勝吃驚的道。

「嗯!」唐正痛苦的點了點頭道。

「這樣的人就應該早點死!」洪祥勝咬牙切齒的道。

「洪主席!雖然唐浩是做的不對,可是他已經死了!就請你尊重一下他吧!」唐正皺著眉頭道。

「尊重他?你知不知道他死了會有什麼樣後果?你們唐家完了!我們洪家也完了!」洪祥勝瞪著眼睛道。

「這都是命啊!我們一開始就錯了!」唐正苦笑著搖了搖頭道。

「你就別跟我在演戲了!吳國志是你的人吧?那個什麼靈雲山莊也是你的地下勢力吧?」洪祥勝冷笑著道。

「沒錯!吳國志是我的人!靈雲山莊也是我扶持起來的!而且跟你睡在一起的那個李紅雲也是我安排的!你暗中拉幫結派,讓自已的侄子四處斂財,這些證據都掌握在我的手裡!所以你我面前最好別總是擺著一副高高在上的臭架子!我不吃這套!」唐正冷冷的道。

「鈴鈴……」葉政國家的紅色電話響了起來!

「你你…你真是太可怕了!」洪祥勝指著唐正身體氣得全身發抖的道。

「沒有人願意一輩子做奴隸!我們的合作就到此為止吧!」唐正冷冷的道。

「好!好!好!唐正!你不會有好下場的!」洪祥勝說完氣呼呼的推門走了出去。

洪祥勝離開醫院就開始不停的打著電話,唐浩的病逝的消息就像一枚核彈落在了京城裡!

當天下午,在三千多人的大禮堂,代表們投下了手中最神聖的一票!

三十人棄權、十九個人反對,葉政國再一次當選國家主席!

緊接著由葉政國提名,周國忠也順利的再一次坐在了總理的位置上!

張恆久當選為政協主席,京城市委書記朱德明當選為紀委書記,天港市市委書記卓鴻遠當選為人大委員長,副總理徐澤德接替張恆久進入到了常委里,中宣部部長趙達先當選為副主席,而葉證仁也從公安部長的位置上再前邁了一大步,當選為國務委員政法委書記!

就是大會結束的當天晚上,金清石帶著靈靈坐著包機,從南亞市趕回到了京城。

「爸爸!這次真的是有驚無險啊!看來好人就是有好報啊!」金清石著滿面滿面春風的葉政國開心的笑著道。

「我以前可算是什麼好人!不過我這次是借了你爸爸這個好人的光啊!」周國忠笑著道。

「老周!現在我們可是一家人!如果你再說見外的話,那你以後就來我家要酒喝了!」葉政國笑著道。

「呵!呵!呵!我們可不能再分家了!要不然這日子就沒法過了!」周國忠笑著道。

「我們兩個再加上趙達先、徐澤德、朱德明已經完全可以控制住局面了!我的三把火在五年之後,終於可以燒起來了!」葉政國激動的道。

「親家!請您放心!我一定會全力支持你的工作!就是去跳火坑我也會陪你一起跳!」周國忠認真的說道。

「反腐不會影響經濟的發展!只要打掉了那些蛀蟲,我們的經濟發展只會更加健康的發展下去!」葉政國微笑道。

「親家!以前是我錯怪你了!通過這次刻骨銘心的教訓,我一定堅定不移的跟著你走!」周國忠連忙說道。

「開飯啦!開飯啦!」這個時候鄧惠敏在書房外面大叫著道。

「走!我們好好喝兩杯去!」葉政國開心的笑著道。

「那是必需地!」

大家一邊吃著豐盛晚宴一邊開笑的喝著酒!

「嗡嗡……」正當大家喝的正開心的時侯,金清石的手機突然振動起來。

「哦?是唐副主席?」金清石看著來電,立即皺著眉頭道。

「接吧!他雖然不仁,但我們卻不能無義!」葉政國點了點頭道。

「是!爸爸!」金清石說完連忙走到了別墅的外邊接聽到道:「唐爺爺好!」

「石頭!是我唐正對不起你和你父親!這次給你電話,是想求你一件事情!因為我不想信別人,只相信你!」唐正認真的說道。 「唐爺爺!你對我有過救命之恩!而且我對權力和政治並不感什麼興趣!也許唐書記比我父親更適合坐這個位子!」金清石並沒有直接回答幫與不幫,而是微笑著說道。

「石頭!我想信你說的都是真的!正因為這樣我才相信你!這次我想懇求你幫我查明我弟弟的死因!他雖然死得不光彩,可是他畢竟是我的親弟弟!我不想讓他死不冪目!」唐正認真的說道。

「哦?聯合調查組不是已經有了調查結果了嗎?難道還有什麼隱情嗎?」金清石皺著眉頭問道。

「雖然我不懂醫術,可是有種預感,這裡面一定有問題!」唐正急著道。

「唐爺爺!那你有沒有懷疑過我呢?」金清石微笑著問道。

「沒有!因為我知道只要不觸及到你的底線,你是不會亂殺人的!而且你剛剛護航回來,根本沒有這個時間!」唐正認真的說道。

「謝謝唐爺爺的信任!不過我也慶幸自已沒有留在京城!要不然我又要掉進坑裡了!」金清石微笑著道。

「你就留在京城我也不會懷疑你!因為我從來都把你當作自已的親孫子!雖然我做過許多不光彩的事情,可是我從來沒有想過傷害你!」唐正認真的說道。

「唉!唐書記的遺體在哪裡?我現在就過去!」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謝謝!我在301醫院等你!」唐正連忙說道。

金清石掛斷電話轉身回到了房間里,將唐正的請求跟大家詳細的說了一遍后,葉政國皺著眉頭道:「唐正這個人絕對是一隻老狐狸!在他當軍委副主席期間,不但提拔了大仳的親信,而且還收取了巨額賄賂,如果不是他救過你的命,我早就對他動手了!」

「他和吳國志就是兩隻大老虎!這次我們一定要第一時間除掉這兩個人!」周國忠瞪著眼睛道。

「我過去看一看!如果有機會我就勸他自首吧!」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嗯!如果沒事就早一點回家!」葉政國點了點頭道。

「我跟你一起去!」靈靈立即站起來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