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國家,鵬城的收入,一個月普通人能有兩百多、三百多,但人均收入才兩百左右,應該在一百八九左右,這相差太大了。」

楊晨軒聽到這個數字,愣了一下,問道:「現在匯率是多少?」

「五塊多吧!上次我去銀行看了一下,一個多月前了,五塊七。」牛正平說道。

楊晨軒心中頓時大喜,因為他想起一件事,那就是華元貶值。

1994年,國內稅改,同年華元對米元大幅度貶值,直接從五塊多,貶值到八塊多。

貶值的壞處很明顯,老闆姓手裡的錢不值錢了,就等於憑空被「偷走」了。

好處也非常的明顯,錢貶值,那就說明國家多印錢了,有錢拿去搞建設,可以提供更多的就業,比如國家出錢修路,修路就要人力,要水泥,要機械,可以帶動經濟發展。

還有一個好處就是有利於出口。

但你只要知道錢會貶值或者升值,那就可以套利。

想要套利有很多的方法,最笨的就是把自己手裡的錢全部換成米元,等華元貶值了,再換回來。

現在五千七百換一千米元,等匯率達到八,一千米元就能換八千米元。

楊晨軒上一世不炒股,也不炒金融,知道這個事,那是因為當年這個事傳得沸沸揚揚。

當時還有一個故事,說國內一富豪帶著一百萬去米國,玩了一年,花了三十萬,回來的時候把剩餘的錢兌換成華元,發現自己還有一百萬。

當然,這只是別人編的故事,但也說明了1994年的匯率變化之大。

就是不知道現在國內有沒有炒外匯的機構。

牛正平見楊晨軒忽然不說話了,問道:「楊兄弟,怎麼了?」

楊晨軒聽到牛正平的聲音,反應過來,問道:「平哥,現在有沒有炒外匯的?」

「外匯?」牛正平說道:「有吧!我好像聽說過,不過玩的人不多,大家都在玩股票。」

「這東西玩不得,虧呢!很多人都虧了。」

「還有人虧得跳樓了,楊兄弟你不會想做這個吧?」

楊晨軒不知道股市行情,他上一世不研究股票,但他也聽說過,股市剛開始的時候,很多人不敢買,敢買的都賺翻了,因為限制一個人購買數量,很多人借別人身份證去買,都拿袋子提著身份證去交易所。

比較大的行情楊晨軒還是知道,比如索羅斯做空泰銖,就算不炒股的人也是聽說過的,只是不知道具體情況而已。

楊晨軒搖頭,說道:「我不炒股,我要炒外匯。」

「外匯,好像就是我們華元對米元之類的匯率是吧?」牛正平問道。

楊晨軒點頭:「是,剛才聊房價的時候,平哥你說到政.策,我忽然想到,國家的稅改,國家肯定是想要大規模搞發展了。」

牛正平疑惑:「這和匯率有什麼關係?」

楊晨軒其實也說不上什麼關係,但他知道結果,只是不知道其中緣由而已,於是隨口找了一個聽起來似乎很高大上的理由:「發展建設需要錢,來錢最快的辦法是什麼?印錢,印錢是有限制的,不能隨便印,要根據國家經濟水平發展來印。」

「大概意思就是,當一個人創造出一百塊錢的價值,正常情況,國家就能印刷出一百塊錢,這是完全沒有通脹。」

「但實際印錢是不可能按照這個來印刷的,每年都會有一定的超額,今年全國人民創造了一個億的財富,國家可以印刷一個億出來,但實際上國家會多印刷一點,這就叫通脹。」

「比如國家印刷了一億零兩百萬,這多出來的兩百萬就要全國人民平攤,而這個平攤就表現在物價上,物價會因為通脹而上升。」

「同時,錢多了,對外的匯率也會變,我們的錢就不值錢了,對不對?」

「所以華元對米元會跌,米元兌華元會漲。」

「這時候我們只要提前買入米元,到時候我們就能賺錢。」

牛正平聽得雲里霧裡,搖頭說道:「這太複雜了,我這大老粗聽不太懂。」

楊晨軒輕輕一笑,說道:「總而言之,現在手裡有閑錢,兌換成米元就對了,現在主要就是想知道有沒有炒外匯的機構。」

牛正平說道:「好像還是有的,我聽說過,不過沒有具體去了解,現在做這個的人不多。」

楊晨軒說道:「平哥,你找個時間,能不能幫我介紹一下?」

「可以,我到時候去問問。」牛正平跟著又問道:「楊兄弟,我個人覺得吧!這些東西賺錢快是快,但風險太大了。」

楊晨軒自然知道,自己一個對金融不怎麼了解的人這麼貿然的衝進去,還是有風險的。

但他非常肯定,1994年,華元兌米元,肯定能漲到八塊,應該是最高的時候,後來雖然有跌有漲,但總體而言,從1994年以後,一直是跌的,換句話來說,就是華元一直在升值。

唯獨1993年到1994年,一下從五塊多到了八塊多。

楊晨軒說道:「這個我知道,我是做實業的,金融也就是玩玩。」

「對了,平哥,這個房地產,現在的開發商多嗎?」

牛正平搖頭:「不多啊!買的人只有這麼多嘛,瓊州省這一次,把很多人都嚇到了。」

楊晨軒笑著說道:「平哥有沒有興趣做房地產?我們合夥啊!」

「做房地產我倒是有興趣,不過,這個投入有一點大了,手裡沒有這麼多的資金啊!」牛正平說道。

楊晨軒搖頭:「要不了多少資金,我們借錢。」

「怎麼操作?」牛正平問道。

楊晨軒說道:「首先,我們找官方拿地,談好價格。」

「然後我們去找人借錢,借錢的時間不用太長,一個月足夠了,給的利息可以高一點。」

「等我們拿到銀行的錢以後,把買地的錢還了,我們開始建房。」

「這些資金肯定是不夠的,我們搞搞活動,預售賣房,弄一個樣品房出來給大家看就行。」

「等預售的資金我們拿到了,就足夠支撐我們把這個項目給建完。」

牛正平聽得一愣一愣的,心情都不由緊張起來:「這就是空手套白狼啊!」

楊晨軒說道:「那也未必,這要看我們的預售情況,說白了,就是要看買的人多不多。」

「要是沒有什麼人買的話,這個方法是行不下去的。」

「而且,我們可能還要自己投入一部分。」

這只是後來最常規的房地產運作手段。

那些動不動就幾十億投資的房地產公司,他們自己拿出來的錢,實際上一直保持在百分之二十以下。

尤其是一些小開發商,他們敢用幾百萬的資金去撬動幾十億項目,這樣的小房地產商,也非常容易出問題。

牛正平搓著手說道:「我覺得可以試試,大不了買地的錢我們自己出嘛,要是這一條路走通了,賺錢還不是輕輕鬆鬆的事?」

房地產的整體利潤其實是不高的,有百分之二十就不錯了,一般在百分之十五左右,很多行業做得好也有這麼多的利潤。

但是,房地產都是加槓桿操作,一百億的項目,百分之十五到百分之二十的凈利潤,利潤十五到二十億,可房地產公司真正投入的錢也只有百分之二十左右,也就是說,他投入二十億,賣完房子,他就能賺二十億,絕對是暴利的。

也有人疑惑,為什麼房地產公司明明預估房價會暴漲,他們為什麼不捂住房子不賣呢?

原因有兩個,一個是房地產公司對資金流動性比較高,要是房子壓在那裡,他也沒有多餘的錢去開發新的樓盤,捂住房子幾年不賣,還不如早點賣了,轉頭去開發新項目。

其二,國家也禁止捂住不賣的行為,最著名的就當屬曾經首付,香江李先生,他買了一線城市的地皮,捂住二十多年沒有開發,就等著升值,官方其實很不爽他,奈何人家操作牛,找各種理由拖延建設時間,最後官方也忍著沒有說什麼。

但能像李先生那麼操作的人其實並不多,而且捂住不賣,自身也要有足夠的資本才行。

想要運作房地產,關係還是非常重要的。

楊晨軒想現在入局房地產,倒不是他指望房地產給自己帶來多大的利潤,他是想在這個時候訓練出一個專業的團隊,在未來房地產爆火的時候,自己手下有一批人,能給自己去幹活。

要等到樓市火起來再組建團隊,那就有一點晚了。

。 「這特么的是翔??」

所有人看着老司機都傻眼了。

「還是獸王翔!!黃金獅王的!」姜澤嘴角抽搐!

「!!!」

就連蜂擁而至的電弧玩家,都愣在了原地,一時間竟忘了自己還在比賽!

空氣忽然安靜了下來!

只有老司機的瘋狂吞咽聲,回蕩在整個擂台!

木靈玩家包括花花都是目瞪口呆,他們睜大眼睛看着老司機在低頭在那瘋狂吃翔!!

不是吧老大?

說好的爆種呢?

說好的底牌呢?

在這危機關頭,瀕臨絕境之下。

你特么卻突然吃shi?

「!」

然而,在老司機將整坨黃金物體吃下后,他的狀態開始變得有點不太對勁!

他開始身化格魯形態,一條條帶着碧霞綠光的枝條,開始在老司機的樹軀各處不斷抽芽,氣勢節節攀升,同時,還有一個黃金獅虛影浮現在背後!

谷獲崽面色一變,老司機的氣勢,已經快達到D+巔峰了。

這意味這老司機這一刻強大了數十倍!

「殺!!快殺了他!!」谷獲崽下達指令,三百名電弧玩家一涌而上。

「大家為團長爭取時間啊啊啊!」木靈玩家也是拼了命的為老司機拖延時間。

不一會木靈玩家就已經全部陣亡了,只剩下老司機一個!

而谷獲崽以及其他電弧玩家,就差十米距離靠近老司機!

轟!!

老司機突然爆發出強大的波動,將所有電弧玩家震飛了出去!

感受着樹軀內,龐大的能量瘋狂亂竄。

老司機欣喜無比,自己果然賭對了!!

頓時吼道:

「各位,你們的團長,要帶你們,拿下最後的勝利!!」

「木靈的崛起之路,從我開始!!」

「我們將勇往直前!」

這一刻,老司機的氣息,已經來到D+巔峰!!

但,這個狀態他只能維持十秒,再不揮霍出去,就得自爆而亡了!

但沒有關係,十秒足夠了!!

他揮動枝條,大吼一聲!

「樹根爆葬!!」

嗡嗡嗡!

話落同時

以老司機為起點,擂台地面開始顫抖,一顆超級粗大的樹木,佔據了整個擂台地面,巨樹正在快速成型,它將所有人包裹在內,似要吞噬他們!

「這尼瑪!!團藏的大招?這尼瑪是要同歸於盡啊!!」

所有電弧玩家驚駭的看着四方包裹而來的樹榦,揮動武器,施展雷法,都不能撼動絲毫!

只見巨樹將老司機與所有電弧玩家包裹,所有人都無法看內部的畫面。

緊接着,不到三秒,巨樹瞬間化作能量崩散,整個擂台只剩下喘著粗氣的老司機!

坑坑窪窪的地面,見證者前一幕的大戰!

「卧槽!!木靈上演驚天翻盤!老司機一招帶走了所有電弧玩家!」所有人看着老司機施展的招數,人都傻了。

木靈1V300,逆襲翻盤!

這是D階能發揮出來的招式??

核爆金身都做不到吧??

這他踏馬的開掛了??

所有人炸開了鍋,觀眾席上的木靈玩家原本唱衰的氣氛瞬間轉變!這一刻他們興奮得彷彿過年一樣!

然而在虛空頓悟的默小殤,在虛空中感悟良多,也知道了來自虛空的威力,身為D階的他,能量儲存不夠,不能長時間行走虛空,如今只能將領悟的虛空知識先記住,以後再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