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沒什麼想說的!」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小狸兒,你這樣我們還怎麼愉快的聊天啊!」白未央哀怨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你可以選擇閉嘴,或者滾出去!」墨九狸看了眼故意逗自己的白未央直接說道。

「小狸兒你這樣真的是一點兒也不可愛啊!」白未央聞言不怒反而笑眯眯的說道。

對於白未央此刻的厚顏無恥,墨九狸也只能是一個大寫的服字,索性閉上眼睛假寐,不去理會白未央了!

看到墨九狸裝睡,白未央還想說什麼,卻是動了動嘴角沒再說話,只是視線一直落在墨九狸的臉上,墨九狸微微蹙眉說道:「白未央,我現在是個男人,你要是再這麼看著我,會讓我覺得你可能是喜歡男人!」

「哈哈哈哈……怎麼可能,我白未央可是玉樹臨風的男兒,自然喜歡女子了!」白未央聞言一愣哈哈哈大笑的說道。

「如果可以,我也只想喜歡你這一個女人!」只是這句話白未央只是在心裡閃過罷了。

儘管墨九狸十分嫌棄和不舒服,但是也沒辦法阻止白未央的眼神,好在白未央見好就收,擔心墨九狸發飆,及時收回了視線,也學著墨九狸閉上眼睛假寐……

但是他的神識卻一直環繞在墨九狸的周圍,將墨九狸很好的保護了起來,不受一點干擾……

墨九狸很不想承認白未央的體貼和多事,讓她竟然沒有反感,連墨九狸自己都詫異了……

可是搜索記憶,對於白未央這個人,墨九狸依舊是毫無印象,想了想墨九狸在心裡問道:「紫夜,我認識白未央嗎?」

只可惜紫夜並沒有給墨九狸回應和任何的回答,墨九狸只以為紫夜沉睡了,卻沒有看到空間裡面,此刻紫夜也是微微皺眉,看著外面的墨九狸,和墨九狸對面的白未央,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一夜無話

翌日,墨九狸睜開眼睛的時候,白未央,吳老和馮西遊三人已經都沒在房間裡面了,墨九狸揉了揉眉心,沒想到自己竟然睡著了!

「雲夏,我怎麼睡著的?」墨九狸在心裡問道。

「主人,那那個男人給你聞了一種花香,你才睡過去的,我察覺到是安神的香氣,也就沒吵醒你了!」雲夏聞言說道。 突然之間被左關雲給橫掃了出去,我和關子昌都是驚的冷汗直流。

我不知道關子昌和我的感覺是否一樣,雖然左關雲那橫掃的一擊掃在我的身上,看上去也確實是威力驚人,但是我卻並沒有感覺到一絲一毫的疼痛,就好像被軟綿綿的東西彈射了出去一般。

但我不敢想象的是,等我們哥倆落下去之後,具體能摔成個什麼樣子……

就在我們倆剛剛從窗外被掃飛出來之時,我眼睜睜的看見,貓妖莊雅竟然也隨着趴在了窗戶上,作勢就要追向我們。

可就在她準備追來的時候,一個滿頭銀髮的老婆婆突然擋住了她,兩人瞬間便在二樓的窗戶處上演了一出驚心動魄的大戰。

我看的很仔細,那個老婆婆,居然就是左關雲的老婆!

我不明白這個世界是怎麼了,這些人又是怎麼回事!左關雲的老婆不是前一秒鐘要吸我的血嗎?怎麼現在又是開車幫我引走警察,又是幫我擋住“追兵”?說實話,我真的很不理解!我認爲這都是左關雲的有意安排,這一定都是左關雲的有意安排……

當我和關子昌飛出了好遠的一段距離後,突然間,我們如斷了線的風箏,身子垂直的落了下來。

眼看着我就要大頭朝下撞上了地面,但就在這個時候,一棵歪脖子樹卻剛剛好出現在我的眼前,我的身子就那樣狼狽的掛在了那上面。

緩了好半天,我這才從歪脖子樹上狼狽不堪的爬了下來,然後四下裏開始尋找關子昌所在的位置。因爲就在我們垂直落下的時候,我和他是分開了的,眼下我還不知道他到底是死是活。

還別說,這小子也命大,等我轉了一圈之後,這才發現,這傢伙也掛在了一棵樹上,只不過是他的衣服掛在了樹上,他整個人跟一個被人提起的王八一樣,四肢來回兒的擺動,看上去甚是滑稽。

看着他變成了這樣,我居然衝着他傻笑了起來。

“你還有心思笑,都什麼時候了?還不趕緊把我弄下來!咱倆再不跑路,就要被這些妖怪抓住了!我關子昌活了小半輩子,也從沒見過這麼個場面,簡直尼瑪穿越了!”

聽關子昌這樣一說,我也知道眼下是非常時刻,於是趕忙手腳麻利的爬上了樹,幫忙把他搞了下來。

可是等我倆落了地兒,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和關子昌現在身處在什麼位置,就連我們自己都不知道。不過這裏應該是一座山腳下的林子裏,因爲我發現我們的背後就是厚厚的山體巖壁,身前就是一片大樹林。

“兄弟,咱們下一步該怎麼跑路?”關子昌瞪着眼睛看着我。

我正想說,你問我,我tm問誰去?可是到了這個時候,好像關子昌也只能把我當成主心骨了。

沒辦法,車到山前必有路,我一咬牙,便對關子昌道:“關二哥,反正後面是大山,乾脆咱哥倆就爬上去吧!”

“好!我聽你的!”關子昌衝着我點了點頭。

於是乎,我便帶着關子昌向着後山巖壁處走去,以希望找到一條通往大山裏的山路。

可就在我倆前腳剛準備挪步的時候,只聽樹林中響起了一陣陣沙沙聲,而後,我看到一道影子向着我們這邊奔襲而來!

是四肢着地飛奔着的莊雅!

錯不了!雖然這道影子速度極快,但是我看的是清清楚楚!

貓頭人身,身着女兒衫,必是莊雅無疑!

我如論如何也沒有料想到這個貓妖會來的這麼的快,難道左關雲的老婆沒能擋得住她?

病嬌男神撩寵影后 就在我和關子昌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的時候,莊雅向着我,對,只是我!發動了進攻……

她好似敏捷的豹子一般,後腳強有力的蹬踏着地面,前肢那一雙鋼鐵般的利爪,向着我的腰腹處就兇狠的抓了過來。

我看得出來,莊雅並不是想要我的性命,否則她完全可以直接抓向我的腦袋和致命的地方。

見莊雅直接向着我如餓虎撲食一般而來,我竟然身子一僵,直愣愣的杵在了那裏一動未動……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就在我的腰腹要被她的利爪抓到之時,我的耳畔突然響起了一道強有力的聲音

“我靠!你這個“死人妖”離我的兄弟遠一點!”

下一刻,我突然眼前一暗,再見關子昌那偉岸的身軀突然出現在我的身前……

“刺啦——”

我看的清清楚楚,莊雅的那一抓狠狠的抓在了他的後背之上,扯下來了老大的一塊血淋漓的肉……

“我去你孃的!”

隨着自己身上的肉被莊雅的利爪扯下去一塊,關子昌疼的身子猛地矮了一分。不過他也是夠硬的,被人家扯下來一塊肉,第一時間,不是喊疼,不是檢查傷口,而是將自己的腳向後狠狠的蹬了過去,直接蹬到了莊雅的貓頭之上,硬生生的將她蹬出了半米之遠。

職場之步步向上 “喵——”

被關子昌這麼突然間的迎頭一腳,貓妖莊雅疼的一個趔趄,原地抱着她的貓頭痛苦的晃了起來。

我並沒有去搭理貓妖莊雅的情況,而是第一時間一把扶住了我面前的關子昌,跟着繞到他的身後,去查看他背後的傷口。

這不看不要緊,這一看看的我是心驚肉跳。

在關子昌的後背,如巴掌大小的一塊肉就這樣被扯沒了,那血還在不停的流着,鋒利的抓痕是清晰可見。更要命的是,從這道傷口上,我可以看到裏面露出來的那白花花的骨頭!

“臥槽!我說關二哥,你不要命了?幹嘛要幫我扛着?”我衝着關子昌大聲咆哮了起來。

關子昌忍着疼痛,強擠出了一絲笑容道:“我皮厚,被抓一下沒事兒。你瞧你瘦的跟皮包骨頭似的,怎麼能經得起她這麼一爪子?再說了,咱們是兄弟,我比你大,是你的學長,你叫我一聲關二哥,那我就是你哥。當哥哥的,不能看着自己的弟弟受到傷害!”

“當哥哥的,不能看到自己的弟弟受傷害!”

“當哥哥的,不能看到自己的弟弟受傷害!”

關子昌這句話不知爲何,在我的腦海中反覆的重複着。一瞬間,我有着一股想哭的衝動,真的,我突然間覺得,在d市,我終於遇到了一個讓我覺得踏實安心的朋友。不!是我的大哥!

強忍住淚水,我趕忙將自己衣服脫下來,然後將衣服全部按在了他的傷口之上,以求能止住那不斷流下的鮮血。

可是令我萬萬無法相信的是,就在我剛剛做好這一切的動作之時,那個貓妖莊雅居然在此刻站了起來。

這個時候的她可不是四肢着地,而是和正常人那樣站了起來。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疼的直皺着眉頭的關子昌,貓臉之上居然顯得極爲的猙獰

“喵——你居然敢踢我?你想死嗎?兩個替死鬼,也敢在我的面前做無謂的掙扎?”莊雅突然衝着我們嘶吼了起來。

我知道,越是到這個時候,我越要保持鎮定。現在關子昌受了重創疼得厲害,我不能再讓他受到傷害。於是,我走到莊雅的身前,對着她故作藐視惡笑了笑

“怎麼?就你自己一個人來?我的班主任、你的那個吸血鬼柳姐沒跟來?我說你這個小貓妖,就你自己也敢來?不怕我再次招來夢魘惡殺鬼要了你的命嗎?”

一聽我提起了夢魘惡殺鬼,貓妖莊雅嚇得趕忙退後了一步。不過像是想到了什麼,她很快的就反應了過來

“你少做夢了!柳姐說了,你招來的那個夢魘惡殺鬼在昨晚就被她破了鬼身,滅了靈火,已經不復存在了!”

“是嗎?難道你相信,我只有一個夢魘惡殺鬼?”我繼續裝腔作勢着。

一聽我這口氣,莊雅有些不敢確定了:“你什麼意思?難道…難道你還能招來更厲害的鬼物?再說這大白天的,有什麼鬼物能敢出沒在陽光下?除非……”

我裝作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回道:“那可不一定,要不然我給你招來一個?你可站着別動,準備受死吧!”說着話,我便開始裝腔作勢的比劃着手決,嘴裏也跟着念念叨叨個不停,看樣子好像真像那麼一回事兒!”

也許是真被我唬住了,貓妖莊雅顯然還是害怕了,直接快步退了老遠的距離,密切關注着我的動作,看樣子,稍有什麼不對勁,就會夾着尾巴逃跑的意思。

我知道,我是根本沒什麼鬼物可招的,難不成招來趙歡?先不論趙歡的戰鬥力,就說這大白天的,日照當空,我相信只要放出了趙歡,在陽光照射之下,基本上也就魂飛魄散了……

不過我可不是白白嚇唬貓妖莊雅,之所以把她嚇得躲遠了,可不是因爲我的垂死掙扎,而是我有我自己的算盤。

見莊雅躲的遠遠的,我趕忙從懷裏拿出貼身放好的三個粉色錦囊的其中一個!

左關雲不是說了嗎,這是老頭子當初早就準備留給我的,目的就是在關鍵時刻保命之用。那現在,正是我九死一生之刻,就是能否逃出生天之時,此時不用,更待何時?

可是真當我打開錦囊之後,我突然中指指天大罵道

“真尼瑪坑爹……不對,是坑孫啊!!!” 「嗯,知道了!」墨九狸聞言說道,然後起身洗漱之後,轉身下樓。

看到白未央和吳老,還有馮西遊三人,已經在窗邊的位置點了早餐,墨九狸直接走過去坐下來先吃早餐,吃飽之後白未央看著墨九狸說道:「小狸兒……」

「現在起,叫我少爺!」墨九狸直接打斷白未央的話說道。

「好吧好吧,都依你,小少爺,你打算去考核煉器師徽章嗎?」白未央聞言很好說話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嗯,去!」墨九狸簡單的說道。

「那小少爺要不要我給你科普一下煉器師考核那人的詳細資料?」白未央笑眯眯的問道。

墨九狸吃完最後一口粥,放下筷子,擦了下嘴角,看著白未央說道:「我覺得科普不如我自己看一眼,畢竟傳聞這東西不太靠譜!」

「切,你說的那是傳聞,我說的可不是傳聞是事實!」白未央聞言無語的說道。

「那你說說看……」墨九狸聞言說道。

「我告訴你們啊,這器神的弟子名叫蘇流年,他和沈若風原本也算是至交好友的,但是卻因為夜瑾兮的關係,兩人關係變得微妙了起來!因為蘇流年是無父無母,只有一個弟弟相依為命,都拜在器神門下!

兄弟兩人的煉器天賦也都了得,在夜瑾兮沒有和沈若風訂婚之前,夜家覬覦蘇家兄弟的煉器天賦,於是那夜瑾兮便故意設計勾引了蘇流年的親弟弟蘇流風!

蘇流風常年在器神府閉關煉器,不懂事實,第一次遇到夜瑾兮就被迷得團團轉,恨不得告訴所有人自己找到了喜歡的女子,這件事蘇流年知道后,雖然反對但是蘇流風卻堅持不已!

最後器神也是耗不過蘇流風的執著,去了夜家為夜瑾兮和蘇流風提親,雖然夜家在九重天也是大家族,但是嫁給器神的弟子也不虧啊!

可是夜瑾兮早就心有所屬,一顆心都在沈若風的身上,之所以答應去勾引蘇流風,是因為夜家家主承諾夜瑾兮,只要能得到蘇流風為夜家所用,那麼就去丹神府為她和沈若風提親,讓她嫁給沈若風!

你們也看出來了,沈若風風流成性,壓根最愛的就是他自己,怎麼可能會愛夜瑾兮,但是夜家給出的條件不錯,沈若風見自家師父丹神滿意,就答應了這門親事!

而原本興高采烈等著迎娶夜瑾兮的蘇流風,因為太過想念夜瑾兮,悄然在沒和夜瑾兮相約的時候,去夜家找夜瑾兮,想給夜瑾兮一個驚喜,卻被告知夜瑾兮沒在夜家,出門遊玩去了!

蘇流風給夜家下人一些好處,問到了夜瑾兮的去處,結果當場撞到了沈若風和夜瑾兮做好事時不堪入目的一幕!蘇流風被打擊的最後自殺而亡!

蘇流年也因此和沈若風的關係變得微妙了起來,縱然蘇流年知道一切都是夜瑾兮的錯,但是身為自己好友的沈若風,明知道自己的弟弟痴戀夜瑾兮,還故意隱瞞自己和夜瑾兮定下婚約的事情,還是讓蘇流年憤怒不已……」 我本以爲,不指望能從錦囊裏面蹦出一尊鬼神,最起碼也要給我留下一個妙計字條,告訴我怎麼逃生纔對吧?可是當我打開錦囊的時候,我發現,除了從錦囊裏面洋洋灑灑的飄出來一些紅色的粉末外,再就什麼都沒有了……

啥意思?這難道是迷魂散?尼瑪!迷魂散再怎麼迷魂,還能迷魂了妖魔鬼怪?這不是坑孫子是什麼!

這一刻,我真的不想再說什麼了,簡直太絕望,太絕望了!

一個破錦囊,放出來了一些紅色的粉末,這就完了?我……

看着我面前那驚的一動不動的貓妖莊雅,我甚至想哭的心都有了。本小說手機移動端首發地址:這是什麼破錦囊啊!完了,這回爺們我徹底算是交代在這裏了。

貓妖莊雅在那兒愣了好半天,見我放出了一些紅色的粉末再就沒了什麼變化,慢慢的也就放鬆了下來,到最後竟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屠寬,我當你能招來什麼鬼東西,原來就是一些紅色的粉末啊!你可真是會演戲,到死了還不忘演上這麼一出。好了!我也不跟你多做墨跡了,乖乖讓我給你來那麼一爪子放點血,然後聽話跟我回去,我保證柳姐可以留你一命!”

“留我一命?明明是想讓我當魚餌,以此來把我爺爺釣出來,你當我是傻子不知道?不過,讓我跟你走也行,但是你們能不能放過我身後這兄弟,他可是無辜的!”

“不行!他今天看到了不該看的,必須得死!再說了,要是不帶走他,誰來給我當替死鬼?我還不想暴露身份,而他,知道的太多了!”貓妖莊雅毫無感情的說道。

我聽她這麼一說便心一橫:“那你就有本事殺了我們,否則我們兩個是不會跟你走的!這不走也是死,走也好不到哪裏去,橫豎都一樣,我們幹什麼聽你的話?”

“那你們是想吃點苦頭了嗎?”莊雅邪邪的說道。

“廢什麼話?要殺要剮悉聽尊便!你這個“死人妖”有本事動手試試!”這個時候,那忍着疼的關子昌卻又開嗓了。

“死到臨頭你還敢嘴硬!剛纔不是蹬了我一腳嗎。那我就讓你的那隻腳廢了算了!”

見關子昌說話了,貓妖莊雅突然來了火氣,看樣子是要準備收拾關子昌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就在我和關子昌面前的半空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詭異的現象。

在我們的面前,不知爲何竟形成了一團詭異的紫黑色光斑,紫黑色的光斑越擴越大越來越亮。漸漸的,在我們面前的半空之中,居然出現了宛如紫黑色銀河般漩渦的存在。紫黑色的漩渦有規律的不停旋轉着,間接還發出一聲聲如同古老咒語般的音律……

就在我和關子昌以及對面的貓妖莊雅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從這個紫黑色的漩渦之中,慢悠悠的走出來了一位神祕的黑衣人。s173言情小說吧

此人頭上戴着個黑色斗笠,黑色的斗笠配備着黑色紗巾,在黑色紗巾的遮擋下,根本無法看清楚他真實的面貌。

讓我覺得不解的是,這頭戴斗笠之人渾身上下,居然被一身厚厚的黑色麻衣捂了個嚴嚴實實,在這個熾熱的夏季,這身裝束實在是讓人啼笑皆非。

但讓人稱奇的是,他卻並沒有流汗的跡象,也沒有一絲悶熱之感。更古怪的是,由於我和他挨的很近,我總能感覺到一種奇怪的寒氣向着我撲身而來。這種寒氣並不是那種純粹的涼爽舒服,反倒是讓人覺得十分的難受,甚至忍不住想打噴嚏……

還沒等我搞明白這個人是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的時候,這個黑衣掩面的神祕人卻率先說話了

“我曾走過萬水千山,也曾去過陰府雲端,

我是一陣風遊戲人間,也是一道影轉瞬不見!

我把身體交給了七門,用我的魂感知世界。錦囊人,喚我蘭陵有何相干?”

此神祕人神神叨叨的說完這些話後,突然便朝着我看了過來。

雖然不知道他長得什麼樣子,但是在他突然看向我的時候,我的身子莫名的一緊

“你…你是誰?你是在跟我說話嗎?”我很謹慎的問道。

“我?我就是魂者蘭陵,小友,剛纔是你打開錦囊喚我出現的?”神祕人慢吞吞的對我說道。

“什麼?原來錦囊噴出來的那些粉末就是爲了引你而來啊!太好了!剛纔看你從紫黑色的漩渦中出來,我就知道你一定厲害非凡!快!快!我們現在遇到了危險,我們面前的這個貓妖要抓我們,她不是個好人…錯錯錯,她不是個好妖!你快殺了她,殺了她!”見救星出現,我瞬間情緒高漲,對着這個神祕人發出了指示。

我的面前,貓妖莊雅見虛空突現紫黑色漩渦,然後從漩渦中走出了這麼一個看上去高深莫測的大人物,估計可能打起了退堂鼓,看那架勢,跑是遲早的事兒了。可是,下一刻,這個名叫蘭陵的神祕之人說了一句話,卻讓我心如死灰……

“對付貓妖?我想你搞錯了,我只是魂者,有魂無形,我對付不了她的。”

“什麼?魂者?有形無魂?你該不會跟趙歡女鬼一樣,只是一道怨念之魂吧?除了搬陰風鬼嚎外,啥都不會吧?”我張大了嘴巴看着他。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