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他們比我的身份高貴?」

小張被李凡嚇壞了,嚇得臉上一點血色都沒了。

撲通一聲,小張竟然給李凡給跪下了。

「少爺,我不是這意思!」小張身子顫抖的說道。

李凡立馬蹲下身子,將小張給扶了起來。

李凡直接無語了。

這小張,是從古代穿越過來的嗎?

一口一個少爺,還搞下跪這一套。

這都他媽的啥年代了。

李凡狠狠剜了小張一眼,說道:「你幹啥呢,你這麼大人了,給我下跪?要是被別人給看到了,你不怕丟人?」

「少爺,我的命是您父親給的,所以無論我給您下跪,還是給您父親下跪,都不算丟人,我是在報恩。。」

「只是,少爺千萬不要誤會我。」小張說道。

接著,小張解釋了一句:「我不是說不能動徐騰飛和王晨他們…只是,咱們度假村剛剛開業,就算死上一個普通人,都會被有心人利用,造成軒然大波。」

「更何況,還是徐騰飛或者王晨這種有著家世背景的人呢?」

小張看著李凡,說道:「少爺,不如我們先忍一忍…」

「去他媽的忍忍忍….」李凡沒好氣的說道:「再忍下去,老子的命都沒了。」

「剛剛要殺我那幾個人呢?帶我去見他們!」李凡冷聲道。

跟著小張,李凡來到了地下。

原來這度假村,還有地下一層。

只是,地下的入口十分隱蔽,而且需要密碼,所以普通人,很難發現,即便發現了,也進不來。

這地下室,也算是度假村的秘密了。

小張既然知道地下室的入口和密碼,這說明他是一個信得過的人。

「少爺,上面就是溫泉池。」

校長對著李凡介紹道:「無論我們在地下鬧出再大的動靜,上面的人都聽不到。」

李凡點了下頭。

走了十幾步,李凡便看到了小生他們。

這五個人,被鐵絲捆住手腳,放進了鐵籠子裡面。

李凡過去的時候,還聽到他們嘴裡拚命的吶喊….

大致喊著一些有人嘛,救命啊…之類的話。

李凡不屑的一笑,剛才在門口,都聽不到任何求救聲,更何況這上面的人了。

刺殺李凡的小生,最為凄慘。

他肚子上的傷口,並沒有包紮..

正在不斷的流血…

他的臉上,已經沒多少血色了,嘴唇也發白了。

看到李凡,他的眼神里,也並沒有畏懼之色。

從這人的眼神中,李凡看到了絕望…

李凡朝他走了過來,開口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春生…」春生有氣無力的回道。

李凡繼續追問:「為什麼殺我?」

春生沒有說話,而是沉默了起來。

「你不怕我,是嗎?」李凡玩味的一笑。

「怕?呵呵。」春生乾澀的笑了一下,說道:「我已經是一個將死之人了,還有什麼好怕的呢?我身上的血,都快流光了,恐怕用不了十分鐘,我就會失血過多而死….」

「是嗎?」

李凡跟著一笑,說道:「你覺得你快死了,就沒啥好怕的了,是嗎?」

「還有什麼比死亡更可怕的嗎?」春生問了一句。

「你有女朋友嗎?」李凡看著春生問道。

春生的臉上,眼神,沒有任何變化。

李凡搖了搖頭:「看來是沒有了。」

「那你有爸爸媽媽嗎?」李凡繼續問道。

春生的臉色眼神還是沒有變化。

李凡又搖了搖頭:「看來你也是個可憐人,竟然連爸爸媽媽都沒有。」

「那哥哥弟弟呢?」

李凡看著春生,春生還是沒有變化。

「那爺爺奶奶呢?」李凡開始有些失望了。

如果春生沒有親人,沒有女朋友,那這個世界上,真沒有什麼可以威脅到他了。

畢竟,他已經是一個將死之人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春生的眼神,露出了恐懼之色。

「看來你是爺爺奶奶養大的。」李凡冷冷一笑,說道:「等你死了,我會儘快安排他們去下面陪你。」

「不要…不要。」春生慌了,身子竭力的動了一下。

其實,李凡並不是一個心狠手辣之徒。

禍不及家人,這個道理,李凡還是懂的。

所以,李凡壓根就不會對春生的家人動手。

李凡只是在假裝而已,假裝自己是一個窮凶極惡之徒…

因為只有這樣,春生才會害怕自己,才會說實話…..

這一刻,春生無力的說道:「你剛剛全猜錯了,我有女朋友,不過她不愛我,我也不愛她,我們只不過是玩玩而已。」

「而且,我也有父母,不過他們在我十幾歲的時候,就離婚了,我媽嫁到了外地,從來不會看我,我爸是個賭徒,賭輸了,最後把家也輸進去了…他是個混蛋,欠了一屁股賭債,也跑了。」

「我有一個奶奶,這些年她為了養我,受了很多苦….我求求你,別傷害她,她都那麼大年紀了,活不了幾年了…放她一馬,你想問什麼,我全都告訴你。」春生對著李凡乞求道。

李凡有些懷疑的問道:「真是徐騰飛指使的你?」

「是的,徐少爺說了,只要能殺了你,他就給我三十萬,讓我給我奶奶治病。」春生無力的說道。

「殺我,是為了給你奶奶治病?」

李凡皺著眉頭問道:「你有沒有說謊?」

「我姑姑剛給我奶奶辦了出院手續,不相信的話,你可以去醫院查下住院記錄…」

春生說道:「大哥,都這個時候了,你覺得我還會撒謊嗎?」

「那可不一定。」

李凡哼聲笑了笑:「不過,你是不是太傻了點,殺一個人,才收三十萬?」

「不如這樣,我給你三百萬,你幫我把徐騰飛殺了,怎麼樣?」李凡冷笑道。 李凡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別說是春生等人,就連小張也驚呆了。

對於春生等人來說,三百萬,是一筆天文數字,他們一輩子也很難賺到三百萬。

所以,他們被錢數驚住了。

而小張,則是被李凡的決定震驚了。

畢竟,春生可是要殺害李凡的兇手,如今,李凡卻買通殺自己的兇手,去反殺對面的僱主!

這….這也太荒唐了吧?

小張立馬走到李凡的跟前,說道:「少爺,萬萬不可啊,你怎麼能相信一個殺害你的人呢?」

「為什麼不能相信?」

李凡呵呵一笑,說道:「把醫生叫過來,給他治療一下。」

「若是再得不到治療,他就快沒命了。」李凡拍了拍小張的肩膀,說道:「趕緊的吧。」

「這…」小張有些不情願。

「怎麼,我說的話不好使是不是?」李凡的語氣冷了下來。

「我這就去,少爺。」小張立馬點頭,準備出去。

「你先等等。」

李凡叫住小張后,轉頭看著春生:「你奶奶現在住在哪裡?」

春生沒有回答,臉色有些複雜。

「就算你不說,我也遲早能查到….」李凡笑了笑,說道。

春生這才說道:「在我姑姑家,我姑姑家住在….」

春生說出了一個地址。

李凡轉頭對著小張說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明白,少爺。」小張點頭,立馬會意。

接著,小張離開了地下室。

春生徹底的慌了,他用盡自己最後一絲力氣,爬了起來:「不要動我奶奶,不要動她。」

「你不用緊張,只要你乖乖聽我的話,給我做事,我保證你奶奶沒事。」李凡笑了笑,說道:「我會把你奶奶送到最好的醫院,給她找最好的醫生,幫她治病。」

「真的?」春生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李凡。

「真的。」

李凡點了下頭:「只要你不背叛我,你的奶奶,就不會死。」

不多會兒,醫生來到了地下室。

為春生包紮好傷口,還為他輸了血….

但醫生說道:「他的傷勢太重了,我還是建議把他送到醫院….要不然,他一時半會好不了。」

「送到醫院的話,他大約多久能夠恢復。」李凡問了一句。

「一周便能下床走路,但要徹底恢復,恐怕要兩個多星期,甚至一個月的時間,具體的時間,還要看他個人恢復能力。」醫生說道。

李凡點了下頭。

等小張回來之後,李凡便開口問道:「查過了嗎?他說的是不是實話?」

「都是真的,他奶奶的確今天剛剛出院,身上長了腫瘤,不過是良性,只要開刀切除,應該沒什麼大問題…另外,我們的人已經把他奶奶接出來了。」

「少爺,接下來該怎麼辦?」小張問道。

「將春生的奶奶送到醫院,給予最好的治療…順便把春生也送到醫院。」

李凡看了一眼剩下的人,說道:「至於其他人,先把他們關在這。」

斬草,便要除根。

殺死一個徐騰飛,很容易。

但殺死徐騰飛,肯定會引來徐家的瘋狂報復。

畢竟,徐騰飛可是徐氏企業的繼承人,把他殺了,整個徐家都會瘋狂起來。

這一次,李凡要充分利用自己家族的資源,將整個徐家,從省城的貴族圈抹除….

李凡要讓徐騰飛一點一點的絕望…絕望到生無可戀。

從地下室出來,李凡回到了秦雨菲的身邊。

「還疼嗎?」李凡一臉關心的看著秦雨菲。

秦雨菲搖搖頭:「不疼了。」

「行了,別撒謊了…這麼大的傷口,又沒有打麻藥,你說不疼,誰信啊?」李凡搖頭道。

「知道我疼你還問。」秦雨菲白了李凡一眼。

「我就是看你說不說實話,不過你倒是挺堅強的啊,從被刀子捅,到傷口包紮,不僅眼淚一滴沒流,而且叫都沒有叫一聲,你可真行。」李凡想想,就覺得可怕。

尤其醫生給秦雨菲縫傷口的時候,李凡覺得,要是自己,自己不但疼哭了,而且還會疼的嗷嗷大叫。

「我得忍著啊,要不然,不就被你看笑話了。」秦雨菲撇嘴說道。

「那你可真夠能忍的。」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