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段氏集團派出你們想要和我私了是嗎?」

「回去告訴她們,還有回去告訴雪萊,私了是絕無可能。」

卡特說著就想關閉房間的門,可是謝半雨卻伸出腳,攔住卡特這個動作。

「這是我的公寓,你們想做什麼?想要擅闖民宅嗎?」

「卡特女士,或許是你理解錯我們的意思。」

「我們雖然是段氏集團員工,可是同樣的我們是律師,身為律師應該公正公平。」

「這次過來,是關於雪萊,關於策劃案的事情,想要和你溝通。」

「雪萊要是真的抄襲您的創意,就由我們把您找回公道。」

謝半雨說出這話時候非常真誠,這件事情涉及到段氏集團,而且是由奧蒂莉亞擔任段氏集團律師,根本沒有其他事務所願意接下這個活。

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卡特開門,讓謝半雨和潘杏走進公寓。

走進公寓以後,潘杏第一眼看到卡特客廳上的照片。

這是一張全家福,可是照片上面居然有雪萊。

「卡特女士,雪萊和您是什麼關係?」

「雪萊是妹妹,是繼母帶過來的女兒。」卡特無奈的說。

卡特一直都將雪萊當做親生妹妹看待,沒有想到這次居然讓她利用。 原本我想超度你們,不過呢,貧道我突然想起有件事情今後還需要你們的幫助,所以你們暫時在裏面住着,放心吧,我不會虧待你們的,也不會傷害你們的。

“老傢伙,沒想到你還挺有兩把刷子的嘛!”那個厲鬼雖然受了傷,但是還是比較高級的厲鬼,所以這個老道士的簡單的驅鬼咒和超度咒,對他來說就像鞭子輕輕的抽他一樣,不是很痛也不是很癢。但是也足夠惹怒了他。

“妖孽,現在我們一對一,也算公平了,來吧,決一死戰吧,我也追了你這麼多年了,你傷了這麼多人,也該付出你的代價了。”老道士看見那些鬼魂被他收了進去,也算輕輕地鬆了一口氣,接着眉頭緊皺,他還是有點擔心在他懷裏的這個小嬰兒的安危。“小傢伙,你乖乖的,老頭子我,一定會拼盡全力將你救下來的。”

自己拼命不要緊,不能把小嬰兒給搭進去,唉,都怪自己大意,要不是自己大意也不會搞到現在兩敗俱傷的結果。

他懷裏的小嬰兒現在已經不哭了,乖乖地咬着他的手指,剛纔還暴雨大作的樣子,在老道士把這些鬼魂收進酒葫蘆妹的那一瞬間,突然烏雲也散開了,暴雨也突然停了下來。

留下的只是呼呼颳着寒風,和隨風飄蕩的落葉……

此時此景也算不上風景美了,因爲老道士根本完全來不及享受美景,厲鬼又再一次的向他懷裏的小嬰兒出手了。

這次大概是他活在世界上的最後一戰了,老道士這樣想。

老道士又跟他大戰了好幾回合,最後一刻的時候,老道士又抽出了他的桃木劍,並且配合着反正一起捅向那個厲鬼!

老道士剛要捅到他的肚子的時候,突然劇情反轉了,嬰兒原本咬着咬着他的手指頭,突然咯咯陰險的笑了起來,他的手指尖彈出一個血色的小紅蟲,一下子彈到了老道士的脖子上面,血色紅蟲咬了老道士脖子一口,那時的脖子上一痛,就流出了鮮血來!

“不好!這貨有毒!”老道士一隻手摸着脖子上的傷口,想抓住在他脖子上到處遊走的那隻血蟲,這時,他的身體開始搖搖晃晃,把那個嬰兒高高的舉在手裏,往下仔細一看,發現他的臉已經變成了一張鬼臉,兩個眼睛都是空洞洞的,尖尖的長白牙,詭異的微笑,那微笑像是在嘲笑他,上了當!“你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穿成炮灰后大佬們哭求我原諒 老道士忍住要暈倒的衝動,重重地把這個鬼嬰兒一下子給砸在了地上!

當這個鬼嬰兒被砸到地上的時候,他瞬間就變了身變成了一個雙腳着地,身子扭曲,牙尖利爪,滿頭長髮的怪物。

關鍵是他的渾身爬滿了紅色的小蟲子,這種紅色小蟲子有劇毒,而且是以吸人血爲生的!

“哈哈,哈哈,上當了吧?老傢伙!這是我專門爲你找到血蟲蠱!沒想到吧!”那個厲鬼此時正在得意洋洋地看着他的笑話,嘲笑着他。

沒錯,所謂的血蟲蠱,就是在小孩子還沒有出生,在肚子裏的時候就被用作飼養血蟲蠱的載體,就是把被下了蠱的血蟲母蟲強迫小孩子的母親活活吞下去!

但母親懷孕的九個月的時間裏面,血蟲谷的母蟲會在小男孩的身體裏面,慢慢地產卵繁殖,這種一點一點的失去小男孩的營養、血肉,直到把他徹底變成一個死胎兒,慢慢被他們的母體給取代,成爲載體。

“你真是個畜生,連小孩子都不放過,居然在人家已經在胎裏面的時候,就給他種了血蟲蠱,來養血蟲!王八蛋!”

“發怒吧,儘管發怒吧,你也得瑟不了多久了!小東西給我咬死他!”

當那個怪物向他衝過來的時候,老道士隨手一揮,就產生了一個包圍圈,這個包圍圈大概能夠阻擋敵人十分鐘的攻擊時間。

現在自己已經中毒了,而且在他脖子上亂跑的血蟲蠱如果進入到他的身體裏面,後果將不堪設想!

老道士坐在了地上,在包圍圈的保護下,他開始施法運功,在手掌心上,瞬間燃起了一道符,隨後將自己的渾身都點燃了,想借此來燒死那隻血蟲!

同時,爲了避免自己被燒傷,他將避火符化成水,變到了自己的身體裏面!

開始那隻血蟲到處遊走,感覺到了火的灼熱以後,他開始嘰嘰嘰地叫了起來,但是他也是挺聰明的,他從這個老道士的身上跳了出來,跳向包圍圈,撞了幾下,結果又被反彈了回來,他嘗試着,跳了幾次,最後他終於急紅了眼,決定和這個老道士一決高下,致他於死地!

老道士的一隻手捂着他的脖子,感覺眼神渙散,開始有一點頭暈的感覺了,說明毒性在擴散了。

老道士趕緊掏出幾粒金燦燦的解毒藥丸,這是他自己自制的百毒丸,也叫做解毒丸,然後一口吞了下去。

那種自制的解毒丸,只能暫時緩解毒性的擴散,然後他還對着自己的胸口點了兩下,封住了穴道,讓毒血擴散的更加的慢。

那個血蟲恨得牙癢癢,因爲火還在繼續燃燒,這個時候老道士的包圍圈已經消失了效力,一直在外面撞擊的怪物,和那個厲鬼一起衝了過來,不是由於這些燃燒的烈火他們並不能靠近。

“道之,師傅可能要去了,如果我死掉了,白小林這個厲鬼你要聽我抓住他,不能再讓他害人了,還要找出最後控制他的那個最後終極大boss。”

“你要記得聽替師報仇,若是下一輩子還能做師徒,我一定好好的教你法術,不會讓你成爲半吊子的,師傅不是有意的,不是有意的,隱藏我的這些實力,沉香閣裏面有我這一生的法器和武功祕籍,師傅全都交給你了,好好對待他們。別了,我的乖徒兒。”老道士對着他提前準備好的一張傳聲符,交待着自己的後事。這張傳聲符找得到王胖子……

那個厲鬼,也不知從哪裏找來了一盆水,然後從天而降倒在了這個老道士的身上,瞬間將他身上的地獄之火全部都澆熄了。

那隻血蟲趁機一叮,然後立刻就鑽到了他的身體裏面! 第1202章上法庭

從前雪萊表面和她裝乖,實際上總是搶她風頭。

卡特不是一個喜歡斤斤計較的性格,所以總是選擇沉默。

以至於別人說起段家分支里的那些女兒,可以想起的只有雪萊,從來沒有提到過卡特。

只是這次雪萊真的過於過分。

雪萊通過賣乖讓爸爸將她帶到段老太太那邊,哄得老太太讓她進入段氏營銷部。

爸爸根本就不知道,親生女兒同樣想要進入段氏集團,同樣想在段氏集團發光發熱。

而卡特可以做的就是通過自己努力,努力的想出一個充滿創意的策劃案,當做敲門磚,通過層層面試,進入段氏集團。

希臘旅遊路線這個方案,卡特整整想一個月,總算定出一個雛形。

卻沒想到放在家中僅僅只有一晚,居然就讓雪萊偷走,轉而第二天就送到段氏集團。

「你們是姐妹,這件事情就難辦起來。」

「畢竟你們肯定有交集,肯定曾經住在一起,很難說的清楚。」

卡特為謝半雨和潘杏倒上水。

聽到她們這樣說,重重的嘆氣。

想要維權非常困難,這點卡特自然知道。

可是要是什麼都不去做,那卡特怎麼咽下這口氣。

「可以看看那份策劃案嗎?」潘杏詢問道。

「當然可以。」

反正這份策劃案已經讓段氏集團所有營銷部員工通通看過,早就沒有保密性可言。

謝半雨與潘杏一起看著這份策劃案,不知不覺已經看迷過去。

這份希臘的旅遊方案真的非常有賣點,裡面有浪漫的愛情故事,有傳奇的童話色彩。

謝半雨與潘杏看完以後,都想直接定張機票,去趟希臘看看那邊的風光。

「這個旅遊路線,是三年前爸媽帶著雪萊與我,一起去希臘后,想到的靈感。」

「這樣說的話,這份路線雪萊一早就體驗過,是嗎?」謝半雨詢問道。

「那不是的,雪萊走的是精品路線,而精品路線比較貴,她們就沒把我帶上,最後的我只能選擇自由行。」

「要我說,就你那爸爸真是夠傻的,幫著其他男的養女兒,自己的女兒卻不管不顧。」潘杏不滿的說。

說話間,很快時針指向晚上九點鐘。

謝半雨看天色已經很晚,就從卡特電腦當中拷貝一份策劃案,然後和潘杏回去。

九點半的古堡,依舊燈火通明。

謝半雨走進客廳的時候,就聽到哭泣聲音。

「奶奶,您說表嫂這是什麼意思,怎麼可以這樣做!

「表嫂這種做法,分明就是沒有相信人家,分明就是把人家當做外人看待!」

「奶奶,知不知道因為表嫂這樣一鬧,有些同事都開始在懷疑我啦!」

謝半雨聽到對話,抿抿唇,沒有想到雪萊這樣卑鄙,居然想找老太太這個救兵。

要是這件事情老太太摻和進來,要是老太太不想讓自己調查,那謝半雨可真沒辦法不聽。

「慢慢說,慢慢說,正好半雨回來,半雨和我說說,究竟發生什麼?」

老太太看聽著著急個不行,畢竟眼前這兩個,都是自己喜歡的後輩。

惹火逃妻三帶一 老太太希望她們可以友好相處,而不是互相殘殺。

「奶奶是這樣的,雪萊前段時間給景霽的策劃案,涉嫌抄襲。」

「集團認為應該立刻撇清關係,而我認為應該找出真相,給真正受到冤枉的原創者一個交代。」

「至於剛剛說我沒有相信雪萊,沒錯,的確沒有相信,我們應該相信的是證據。」

「而且要說外人不外人的,那卡特可是段景霽的親表妹,更加不算外人。」謝半雨理直氣壯的說。

老太太連連點頭,原本偏向雪萊的心思,立刻轉到謝半雨身上。

「半雨說的沒錯,應該尊重原創。」

「雪萊,這件事情,就讓半雨去做,只要我們雪萊是清白的,那就不怕調查。」

「而且剛剛半雨說到誰,卡特?」

「那個女孩從前就是沉默寡言的,沒有想到這次居然和她有關,必須好好調查。」

「我們段家不能出現抄襲的敗類。」

老太太直接敲定調查方案,雪萊抿抿唇,眼底滿滿都是驚慌,還有氣憤。

要不是謝半雨突然出來,說出那番話,老太太指不定早就已經同意不用調查這件事情。

現在一切開始難辦起來,雪萊只能將所有期望都放在奧蒂莉亞身上。

希望奧蒂莉亞可以成功勝訴,狠狠的打謝半雨的臉。

事情敲定下來,謝半雨就開始努力,這次自己和潘杏,面對的可是段氏集團法務部全體成員。

短短几天時間,謝半雨可以說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瘦,在憔悴。

總裁寵妻99次 卡特的稿件要比雪萊早三天,可是雪萊抵死不認抄襲,這就根本不能成為決定性的證據。

謝半雨只能不斷的對比卡特和雪萊的兩份策劃書,從中找出破綻。

時間很快就到上法庭的這天,奧蒂莉亞與雪萊站在被告處。

奧蒂莉亞拍拍雪萊的肩膀說道:「放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控當中。」

「這個謝半雨不過沒有接受中正統教育,根本沒有任何威脅。」

「至於潘杏,潘杏雖然和我畢業與同一所學院,可是潘杏剛剛進入社會,很多經驗到底不足。」

「嗯嗯,希望一切順利。」雪萊強裝鎮定的說。

實在是雪萊沒有辦法不緊張,不擔心。

想想自己在謝半雨的手中,似乎已經失敗過很多次。

正想著,謝半雨與卡特一同來到原告位置。

謝半雨率先整理出的,就是卡特與雪萊的稿件日期。

奧蒂莉亞冷眼看著這個證據,搞半天原來就這點本事。

一胎雙寶:老婆結婚吧 「法官,我方很早前說過,似乎這點並不能作為決定性證據。」

「我方與原告方的稿件,只有幾處相同而已,而且我方與原告方曾經一起去過希臘旅遊,有些地方相同,非常正常。」

「沒錯,的確一同去過希臘旅遊,可是你們去的並非同一條路線,雪萊走的是導遊規劃的精品路線,而卡特則是通過自己一步一步摸索,找到的這條新的旅遊路線。」謝半雨連忙反駁道。

「雪萊與卡特是姐妹,或許曾經卡特主動和雪萊說過這條路線,所有有些相同。」 第1203章老婆,這次的事,辛苦

「不是這樣的,絕對沒有這個可能!」

「雪萊平時很少與我說話,對於窮游更是相當鄙視,不存在與我聊到希臘路線這個話題!」卡特激動的說。

「姐姐,為什麼要在法官閣下面前說謊,當初希臘旅遊這個路線分明就是姐姐主動和我說起。」

「當時還問姐姐可不可以將這個路線給我,姐姐那個時候分明就是答應的好好的。」

「卻沒想到等到將策劃案提交給段氏集團的時候,姐姐就開始反悔,姐姐甚至說是我抄襲的。」

雪萊楚楚可憐的模樣,引得不少群眾開始產生同情的心理。

「法官閣下,不是雪萊說的那樣!」

「雪萊,為什麼你總是裝可憐,為什麼總是不肯說真話!」

「難道憑實力取勝,這麼困難嗎?」

卡特情緒開始變得激動起來。

謝半雨拍拍她的肩膀,示意讓她冷靜。

「雪萊,從你剛剛的話語當中,是不是可以說明,卡特只是和你提起旅遊路線,而這策劃案通通都是由你自己想出來的?」

「沒錯,就是這樣。」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