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天早上吧!他們是我們秦西總隊的驕傲!告別儀式必需要隆重!全省各支隊、中隊的領導必需要參加!在撫恤金方面除了按照軍委的標準外,我個人拿出三百萬來,以我們總隊的名義送給烈士的家屬!」金清石認真的道。

「是!我馬上去安排!」趙忠誠說完馬上走了出去。

「司令!到底是誰要暗殺你啊?」李浩洋小聲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啊? 穿書後她成了大佬的掌中嬌 不會吧?你就沒抓幾個人審問一下?」李浩洋急著道。

「那個時候,只想著逃命了!根本沒有想過這個問題!」金清石搖了搖道。

「有這麼危險嗎?你是不是不想告訴我啊?」李浩洋急著道。

「不信你問我妹妹!如果不是她幫我突破到了築基期,恐怕我也要變成烈士了!」金清石苦笑著道。

「嗯!我哥哥說的都是真的!」靈靈馬上點了點頭道。

「司令!那不解決背後的主謀,你還是很危險的啊!」李浩洋急著道。

「那有什麼辦法?現在只能來一個殺一個了!」金清石鬱悶的道。

「嗡嗡…….」這個時侯金清石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金清石拿起手機,看到又是周憐惜號碼,他向著靈靈苦笑道:「又是她打來的電話!」

「一天打幾十次電話,都快把我煩死了!你告訴她不要再打來了,如果再打,我就殺了她!」靈靈瞪著眼睛道。

「那我接了?」金清石微笑著道。

「接吧!再不接你都要急死了!」靈靈冷笑著道。

「你好!周懂事長!」金清石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後接聽道。

「石頭!我現在就在你總隊的大門口!你能出來一下嗎?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談!」周憐惜急著道。

「我們現在還能談嗎?你老爸可是懷疑我害了你哥哥啊!」金清石冷笑著道。

「石頭!我們能見面談一談嗎?」周憐惜急著道。

「有什麼事情就在電話里說吧!我被人追殺了十幾天,現在哪裡也不敢去了!」金清石冷冷的道。

「石頭!我們最好能好好談一次,這不但關係著你的安全,而且還關係到你父親能否連任!」周憐惜認真的道。

「哦?你們周家想支持我父親了嗎?」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這個可是我努力爭取來的!所以有些事情我們最好能面談!」周憐惜急著道。

「好!我現在去找你!」金清石說完,立即掛斷了電話,然後向著靈靈微笑著道:「靈靈!我要出去跟她談點事情!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啊?」

「這還有問嗎?我當然要跟你去了!」靈靈瞪著眼睛道。

「我就知道是這樣!走吧!我的大小姐!」金清石苦笑著道。

金清石帶著靈靈來到了總隊的大門口,周憐惜看到金清石馬上眼睛一紅,向著金清石撲了過來。

「你想幹什麼?」就在她剛剛衝到金清石的身前,突然一道嬌小的身影擋在她的身前冷冷的說道。

「你是誰?」周憐惜皺著眉頭問道。

「我他妹妹!金靈靈!你最好不要跟他走得太近,否則我可就不客氣了!」靈靈瞪著眼睛道。

「靈靈!別胡鬧!我跟周董事長有重要的事情談!」金清石說完一把將靈靈抱了起來,然後向著周憐惜微笑著道:「我們去裡面談吧!」

「嗯!」周憐惜立即點了點頭。

三個人來到了金清石的宿舍里,周憐惜立即苦笑著道:「石頭!你瞞得我好苦啊!沒想到你竟然是主席的兒子!早知道是這樣,打死我也不會靠近你了!」

「周董事長!我不是故意隱瞞你!一是我不想讓別人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二是為了保住我這條小命!我們還是直接進入正題吧!現在你與我兩家已經是水火不容,再說別的也沒有用了!」金清石冷笑著道。

「石頭!我可是從來都沒有欺騙過你!自從我們相識之後,我一直都是在幫你的啊!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呢?」周憐惜一邊流著眼淚一邊抽泣著道。

「唉!憐惜姐!你是幫過我不少忙!可是我就不明白,你們周家為什麼要派人來殺我呢?你不會不知道這件事情吧?」金清石談了口氣道。

「我…我…我說不知道那是假的!因為我母親就是龍家的人!可是你敢說,我哥哥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跟你沒有一點關係嗎?」周憐惜急著道。

「你哥哥的事情跟我沒有任何的關係!我雖然知道他的嫌疑最大,可是你已經替他賠償了我的損失,我怎麼可能對他下手呢?」金清石認真的道。

「真是不是你乾的?」周憐惜不相信的問道。

「我騙你幹什麼啊!他就是把整個東陵島全燒了,我相信你也能賠得起!能用錢解決的事情,我怎麼可能對你哥哥下手呢?而且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話嗎?明年我就會離開部隊,就是因為我父親一下來,我也想在部隊里幹了,一家人呆在小島上安安穩穩的過日子!可是沒想到你們為什麼不放過我呢?我們葉家跟你們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吧?」金清石激動的道。

「只要不是你害我哥哥,回去我就跟我媽媽說,讓龍家的人不在為難你!不過…不過…我父親的意思是你如果不從軍、不從政,他願意幫助你父親再干一屆!」周憐惜怯怯的說道。

「龍家的人已經被我全殺光了!這個仇還能解嗎?而且我也不想讓我父親再幹下去了,再幹下去也改變不了現在的這種狀況!」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龍家如果想找你報仇,那你就繼續殺吧!這跟我們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既然你不想讓你父親再干一屆,而且也要離開軍隊,那我們之間就再也沒有什麼障礙了,今後還是好朋友!我還是你的女人!」周憐惜認真的道。 「如果你父親能放手,我可以當這件事情沒能發生過!我對權利一直都並沒有什麼興趣,要不然我就不會買下東陵島了!我們在一起這麼長時間了,你應該了解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石頭!我了解你!要不然我也不會這麼喜歡你!不過據我所知,唐家的背後是李家一直在支持著,而袁家的背後是吳家!唐、袁兩家有不少人在從政,今後你一定要小心他們!」周憐惜小聲的道。

「嗯!你說的沒錯!袁、唐兩家的背後就是李吳兩家!」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啊?你都知道啊?你怎麼知道呢?」周憐惜吃驚的道。

「你忘了我二叔以前是幹什麼的嗎?你們這些人的所有通信全被監聽了,所以我早就知道了誰是背後的主謀!」金清石微笑著道。

「啊?你二叔竟然敢監聽常委的通訊?膽子也太大了吧?」周憐惜再次吃驚的道。

「你們敢派人來殺國家主席的兒子,膽子不是更大嗎?如果把這些通話記錄傳到網上去,你說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呢?」金清石冷笑著道。

「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全國大亂!我想葉主席是不會這麼做的!」周憐惜皺著眉頭道。

「看來你們還挺了解我父親啊!知道他是一個顧全大局而又心軟的人!只可惜我不是!我一不求高官厚祿,二不求不義之財!所以大家還是要適可而止的好!」金清石微笑著搖了搖頭道。

「你是一個嫉惡如仇的人!我想信你會做出一些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你的意思我明白,我會轉告我父親的!」周憐惜認真的道。

「憐惜姐果然是個聰明人!我想信總理一定會做出一個正確的選擇的!」 妖凰選夫記 金清石微笑點了點頭道。

「唉!那我就回京城了!你如果回京城了,就給我打個電話!不管兩家將來的的關係怎麼樣,你永遠是我最親的藍顏知己!」周憐惜嘆了口氣說完,轉身向著門外走去。

金清石站在窗戶前,一直看著周憐惜的背影消失在了自已的視線里!

「這個女人長得還可以!看樣子她對你倒是挺痴情的!如果不是仇家的女兒,收她做個小妾也不錯!」一直沒有說話的靈靈,這個時候點了點頭道。

「你懂什麼啊!這個女人可是不簡單啊!她說的話我能信一半就不錯了!」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那我的話呢?」靈靈馬上問道。

「當然是全信啦!你現在可是我妹妹!走!跟哥哥吃大餐去!」金清石笑著說完,抱起靈靈向著李浩洋的家走去。

周憐惜剛剛走出武警總隊大門口沒多遠,一輛路虎車馬上開到了她的身邊,她馬上拉開車門跳到了汽車上。

「憐惜!那個姓金的怎麼說?」坐在駕駛位置上的那個叫文叔皺著眉頭道。

「他早就知道了三大世家是誰派去的!而且他手中有三大世家跟我們的通話錄音,如果把他逼急了,他就準備把這些東西傳到網上去,所以我們不能再對他下手了!」周憐惜急著道。

「那龍家和印度大覺寺的人怎麼辦?他們今天可是全到了!我們現在就是不讓他們動手,恐怕也不可能了吧?」文叔苦笑著道。

「他們願意動手就動手吧!不過我會把這件事情告訴給金清石!把我們先摘出來再說!」周憐惜冷笑著道。

「這件事情可不是小事!你最好先問一下首長!」文叔連忙說道。

「問什麼問?別以為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他一邊讓我來安撫金清石,一邊又在背後下黑手!不到最後一刻他是不會放手的!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周憐惜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了手機。

「砰」的一聲!文叔突然一掌切在了周憐惜的頸部的大動脈上,周憐惜翻了一下白眼立即倒在了座位上。

「對不起!憐惜!這件事情我必須要向首長彙報!」文叔苦笑著說完,馬上撥通了周國忠的手機。

「阿文!你怎麼打這個號碼了?」電話一通周國忠聲音立即傳了過來。

「首長!姓金的手中有我們跟三大世家的通話錄音,我擔心你的那個號碼已經被監聽了!所以我才打這個號碼!憐惜的意思是讓我們放棄這次的行動,然後準備將這件事情告訴姓金的,我就把她打暈了!」文叔小聲的道。

「什麼?監聽?你能確定這是真的嗎?」周國忠急著道。

「應該是真的!我相信憐惜的判斷力!」文叔想了想道。

「你馬上通知龍家和大覺寺的人不要動手!等把這件事情查清楚了再說!」周國忠連忙命令道。

「好的!那憐惜怎麼辦?」文叔苦笑道。

「把她先關起來吧!」周國忠猶豫了好一會才開口道。

「好的!」

金清石和靈靈在李浩洋家一直喝到了晚上十一點,才回到了自已的宿舍,靈靈一進到房間,連續聞了幾下后,立即向著金清石小聲的道:「有陌生人氣味兒!一定是有人來過我們的房間!」

「可能是周憐惜的香水味還沒有散吧!」金清石笑著道道。

「不是她的那種香味!好像是那種燒香的味道!」靈靈皺著眉頭道。

「我們去搜一搜!」金清石馬上拉著靈靈,從五樓跳了下去!

兩個人一邊走一邊展開神識向著四周搜索著,當圍著大院里轉了一大圈后,並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人。

「這裡已經不安全了!我們還是換個地方睡吧!」金清石向著靈靈小聲的道。

「換什麼換?來一個殺一個!來一雙殺一雙!反天閑著也是無聊!」靈靈笑著道。

「萬一有人在我們房間里下毒怎麼辦?我們總不可能24小時呆在房間里吧?」金清石認真的道。

「那也是!那現在我們去那裡睡啊?」靈靈想了想道。

「辦公室!」金清石笑著道。

就在金清石和靈靈進到辦公樓的時候,突然兩道黑影出現在了圍牆外面的一棵大樹上。 「摩鳩羅!這個年輕人的身上真的有儲物神器嗎?」一個穿著土黃色僧服、鬍子足足有一尺多長的老和尚小聲的問道。

「這個年輕人就是被你打傷的那個無塵的徒弟!我曾經跟他交過手,他如果沒有空間神器,不可能隨身攜帶那麼多的武器彈藥,當時如果不是你急著讓我回去,那個儲物神器已經到手了!」印度大覺寺金剛伏魔院主持摩鳩羅兩眼發光的道。

「我這不是也沒辦法嗎!有人一直在監視著我們,如果不趕緊回去,我怕那個釋素空找上門來啊!」大覺寺達摩院的主持詹尼柯苦笑著道。

「現在你因禍得福突破到了築基中期,以後再也不怕那個釋素空了吧?」摩鳩羅微笑著道。

「那是當然!雖然我剛剛突破沒多久,但是他已經不可能再傷到我了!」詹尼柯得意的道。

「那一會就由你出手!一定要速戰速決,萬一被周家的人發現我們私自動手,那可就麻煩了!」摩鳩羅點了點頭道。

「沒問題!全部包在我的身上!」詹尼柯馬上點了點頭道。

凌晨三點鐘,兩道黑影出現在了五樓的陽台上,一道人影進入到金清石的房間里后,沒過一會就轉身走了出來。

「人不在?難道他發現我們來過了嗎?」詹尼柯小聲的道。

「不可能啊!房間里的東西我們沒有動過啊!」摩鳩羅皺著眉頭道。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回去嗎?」詹尼柯鬱悶的道。

「回去!我們現在不能打草驚蛇,等周家的人走了以後,我們在過來!」摩鳩羅點了點頭道。

兩道人影在樓頂快速的閃動了幾下后,眨眼間消失在了黑夜裡。

一大一小兩道人影,在詹尼柯他們和身影消失后,出現在了宿舍的樓頂上。

「哥哥!我們為什麼不追上去殺了他們?」靈靈皺著眉頭道。

「你能將那個高手一擊斃命嗎?」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如果是偷襲,也許還有可能!正面交手的話可能要十招以內!」靈靈想了想道。

「如果不能一擊斃命,就不能在部隊和市區里動手!我不想因為自已的私事,而讓戰士和群眾受到傷害!我已經知道他們來自哪裡了,等天亮以後,我們就把他們引到咸陽的山裡去,順便帶你去玉皇池看一看!」金清石小聲的道。

「真是麻煩!我去睡覺了!」靈靈說完直接從樓頂跳到了陽台上,然後衝進了卧室里。

金清石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後從樓頂走了下來。

第二天上午十點鐘,李浩洋拿著一個文件袋急沖沖的來到了金清石的辦公室里。

「司令!那個叫摩鳩羅印度的人和一個叫詹尼柯的人,就住在離我們一千米遠的金豪大酒店裡,他們是昨天早上入住的,用的是旅遊簽證過來的,這是從酒店監控里拷貝回來的視頻資料!」李浩洋一邊將文件袋遞給金清石一邊小聲的道。

「果然是他們!看來我的心結又要解開一個了!浩洋!你通知所有常委和烈士家屬,中午我在金豪大酒店私人請大家吃個飯!具體的事情你來幫我安排!菜式一定要豐盛,千萬不要為我省錢!」金清石馬上說道。

「司令!你這是唱的那一出啊?」李浩洋皺著眉頭道。

「這兩個人是來殺我的!我想把他們引到太白山上去,剛好我也要請烈士的家屬吃個飯,順便引他們上鉤!」金清石微笑著道。

「有危險嗎?」李浩洋急著道。

「十分鐘就可解決掉他們!」靈靈一邊吃著冰激凌一邊自信的道。

「那就好!那就好!那我現在就去安排!」李浩洋說完馬上轉身走了出去。

「我們去逛街! 腹黑少年愛上野蠻女孩 要不然我的小公主都沒有衣服穿了!」金清石站起來笑著道。

「我要買零食!」靈靈馬上高興的大叫著道。

「好!你喜歡什麼就買什麼!」金清石拉著靈靈的小手一邊笑著,一邊向著門外走去。

金清石帶著靈靈在市裡的商場,給靈靈買了十幾套衣服和一大堆零食后,開著龍霸來到了金豪大酒店。

在金豪大酒店的門口,停著掛著武警牌照的二輛猛士和一輛中巴車,李浩洋帶著一個少校站在酒店的大門口向著門外張望著,當看到龍霸后馬上跑了過來。

「司令!那兩個人和另外三個人正在一個包廂吃飯!我已經查過了,有兩個姓龍的是安溪省黃遠市人,一個姓周的是京城人!」李浩洋向著金清石小聲的道。

「哦?看來有些人還是不死心啊!」金清石冷笑著道。

「那現在怎麼辦?我們要不要換個地方?」李浩洋小聲的道。

「就在這裡!吃完飯你就送大家回去!其他的事情就不要管了!」金清石馬上搖了搖頭道。

「那萬一….」李浩洋急著道。

「我這裡沒有萬一,只有一萬!我們還是趕緊進去吧!」金清石微笑著道。

「那..那…那好吧!」李浩洋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後引著金清石和靈靈來到了二樓餐廳的一個大包廂里。

趙忠誠連忙走過來,向著金清石介紹著道:「這三位是左雲鵬同志的父母和家屬!這兩位是段海龍的父母!這兩位是趙兵勇的父母!」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