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這些都是不值什麼錢的,我就看著好看,你們不嫌棄就好!」白果兒說道。

「坐!」廖亦剛把盒子放到旁邊的桌子上。

坐到沙發上后,白果兒不想讓廖亦剛忙活,又站了起來,「師兄,你別忙,我馬上就回去,我就是順便來問問,你知不知道周天出去要多久回來嗎?」

廖亦剛停下倒茶的動作,看了白果兒一眼,「可能還要一段時間!」他說道。

「那你知道他這次去了哪裡嗎?」白果兒有點猶豫的問道,她以前從來沒有問過周天出去做什麼。

「這次是上面的事情,需要他協助,幫個忙,我爸和亦菲也去了,什麼時候回來我還真不是很清楚!」廖亦剛說道。

「哦!」白果兒點點頭,沒有得到她想得到的消息,有些失望,「那師兄,我先回去了!」

「好,我送你!」廖亦剛也沒多留白果兒,兩人畢竟不算太熟。

回去的路上,白果兒一直都在想,周天出去,廖亦菲也和他一起,他們會不會……

白果兒完全忽略了廖亦剛說的,他父親也是一起的話,心裡堵的厲害。

想的太多,就導致了白果兒晚上睡不著了。

她之前聽過柳秀芬太多的什麼狐狸精之類的話,本就心思單純的她,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周天和廖亦菲一起出去了,他們兩個會不會住在一起等等亂七八糟的事情。

想著想著,白果兒就有些不淡定了,心煩意亂的從床上坐了起來。

她覺得周天對她的感情並不是愛情,他們之間本來就是兩家父親做的主,後來也只是見了幾面,緊接著就是商量婚期,拍結婚照。

後來,周天家破產,婚禮雖然如期舉行了,可是柳秀芬卻對周天變了態度,導致她也對周天失去了信心。

他們兩個的關係緩和也就是過年前不久,滿打滿算也就不到一年的時間。

她和柳秀芬落魄到那種地步,周天都沒有拋棄他們,反而給了她們更好的生活。

周天對自己的感情,白果兒不敢想了,潛意識裡,她認為周天對她的責任多於感情。

而周天和廖亦菲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認識的,他們之間的互動,她也看在眼裡,如果他們之間才是那種讓人羨慕的真正的愛情呢?

那自己是什麼?

白果兒掩面搖頭,責怪自己不要想太多了,等周天回來就什麼都明白了。

現在這個樣子胡思亂想,結果什麼都沒有,那豈不是自尋煩惱?

……

周天四人在這個堪稱豪華的石屋群里,找了整整一天,又被他們找到了不少東西。

可是,他們現在都累了,坐在石桌前,四個人拄著下巴不說話了。

從外面進來已經三天了,也不知道外面現在是什麼情況,而他們就算是守著金山銀山,最後也帶不出去,現在還要想辦法找到出去的方法。

「先休息吧!休息好了再繼續尋找!」周天說道。

這裡的空屋子很多,鬼眼和黑鷹就在旁邊的屋子裡找了個地方睡了。

周天看向廖亦菲,而廖亦菲卻沒看他,直接往後面走去,之前就發現了一處地方,那裡在靠上一點的位置。

周天見狀,緊跟在她後面。

上面這個地方不大,但是整個看起來更像是獨門獨院的一個石屋。

這間石屋的位置很有意思,就在這處空間的右上角,要到這裡還要爬幾級台階。

周天想拉住廖亦菲,不料被她一把甩開了,周天訕訕的摸了下頭,轉身往後看去。

「如果是在外面,這裡可真的是世外桃源一般!」周天沒話找話的說道,從上往下看,下面就像是一幅畫。

「你也早點休息吧!」廖亦菲說道,轉身就要進去。

不料,周天忽然一把拉住她,然後一動不動的看著前方,「亦菲……」他幾不可聞的叫了她一聲。

「周天?」廖亦菲發覺周天有些奇怪,就叫了他一聲。

「你看那邊!」周天指著遠處說道。

廖亦菲順著他指的方向看了過去,可是遠處只有燃燒著的點點燈光,什麼都沒有。

「看什麼?」她問道。

「走!」周天一拉廖亦菲的手,從石階上下來后,往那邊跑去。

「周天!到底是什麼?」廖亦菲一邊跑一邊問道。

「我看到有東西在那邊!」周天說道,拉著廖亦菲跑過一座石橋。

漸漸的,他們看到了空間的一處不同的地方,一塊如刀切一般的扁扁的巨大石頭,從頭頂延伸下來,懸在十米左右的上方,仿若古代行刑的閘刀。

怪不得他們在下面的時候沒有發現,建築和那個閘刀石擋著,讓人覺得那邊就是一塊完整的山體,要不是他們登高看過去,真的很難發現。

這裡又是一處空間,那裡有波光閃現,周圍的溫度也隨之升高。

「是溫泉嗎?」廖亦菲問道。

周天搖搖頭,「不清楚,當心點,我們過去看看!」

走過懸在頭頂的巨大閘刀石,兩人走進了另一處不同的地方。

出現在兩人眼前的是一片寬廣的湖面,如果沒有兩邊的山體襯托,可能會以為這是外面哪處旅遊景點。

周天看到的波光點點,竟然都是從水下發出來的,不知道裡面究竟有什麼。

不了解的地方,最好不要好奇試探,他們沒有靠過去,站在湖邊放眼望去。

這片湖不知道有多大,中間還有個小島,小島叢林密布,中間一個山脈衝天而起。

周天運氣本源之力,看向湖水,這是……

周天愣了一下,轉而又笑了,現在對於這些東西已經免疫了。

拒不承歡:總裁的倔強女傭 他走到湖邊彎腰把手伸進了湖水裡。

「周天!」廖亦菲驚叫了一聲,周天回頭對她一笑,手從湖水裡拿了出來,然後拿到廖亦菲的面前,張開了手。

「天哪!」廖亦菲眼睛瞪得大大的,「這是珍珠?」

「應該是吧!」周天撓撓頭,「或者說夜明珠?」

對於珍珠和夜明珠的區別,周天真的有些撓頭,迄今為止,他和劉順學習了那麼久,還真沒接觸過這方面的東西。

在那間石屋裡,滿眼的金銀珠寶,他都沒有來得及一一去查看。

現在也只不過是好奇心起,順手撈了一顆出來。

果然女人對亮晶晶的東西都沒有抗拒力,就看廖亦菲拿著那顆珠子開心的樣子,就知道了。

「還有嗎?還有嗎?」廖亦菲玩夠了又問道。

「湖底都是!」周天說道。

「這要有多少啊!」廖亦菲唏噓著,自己乾脆往湖邊走了兩步,伸手又撈了幾顆出來。

「這麼多,我拿幾顆不要緊吧!」廖亦菲一邊說,一邊把撈出來的珠子往自己的口袋裡裝,「早知道,就把背包拿過來了!」

周天看著好笑,也不說話,坐在了湖邊的一塊石頭上,看著廖亦菲玩。

過了好一會兒,廖亦菲終於口袋裝不下了,才走回來,「可是,這東西能看不能吃,我們還是沒找到打開那扇門的方法!」說完,拿這些珠子當成石塊,一顆一顆的往湖裡丟。

周天也在想著,這個地下城處處透著詭異,他們能進來,那就一定能出去,只是還沒有找到方法而已。

而他們不知道,他們進來后,外面就是一片兵荒馬亂。

先是興奮的歡呼,接著就是不斷的各種擔憂。

他們看不到裡面,也聽不到聲音,只能束手無策的乾等著!

他們所有人的擔憂只有一個,那就是,四個人進去后,什麼時候才能出來?

或者說,還能不能出來? 湖邊的溫度有些高,坐的久了,再加上進來后一翻查看,廖亦菲的眼皮就開始不停的想要合上。

坐在周天旁邊說著話,慢慢的就靠到了他的身上,沒一會兒的功夫就睡著了。

周天笑了下,稍稍找了個舒服點的姿勢,摟著廖亦菲也閉上了眼睛。

等到兩人睜開眼睛的時候,一看時間,已經整整過去了十個小時,外面現在應該是上午八點多了。

「周天!」

「老闆!廖小姐!」

另一邊傳來鬼眼和黑鷹的呼喊聲。

「起來了!」周天把身上的廖亦菲搖醒,站了起來,往回走了幾步,到了那個「閘刀石」下,「鬼哥!黑鷹!我們在這裡!」

聽到了周天的聲音,黑鷹和鬼眼從遠處跑了過來。

「這裡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湖?」黑鷹一過來就被眼前寬廣的湖水吸引住了。

鬼眼也看愣了。

「你們再看看湖水裡面!」周天說道。

黑鷹彎下腰看向湖水裡,然後把手伸進了湖裡,「湖水是溫的!」隨後又撈出來一顆珠子,「這也太他媽有錢了!」他狠狠的說了一句。

鬼眼沒撈珠子,而是看向中間的小島。

「龍珠!」鬼眼幾不可聞的說了兩個字,眼裡竟然流露出罕見的熱烈來。

周天對鬼眼的來歷很清楚,對他的本事也略知一二,只是並不懂他所掌握的所謂的尋龍點穴的本事。

聽到鬼眼說出這兩個字,就好奇的看向他。

鬼眼有些激動,但是卻在努力的剋制著,「竟然真的有龍珠!」他這次說的話比以往多,「竟然真的有……」

「鬼哥!」周天叫了他一聲,鬼眼回神,但還是能看出來他有些激動。

「周天!秦嶺為龍脈,這裡正是它的龍珠所在!」鬼眼說道,又看向了湖中島。

周天順著他的目光也看向了那個湖中島,忽然,他感覺那座小島透著一股說不出來的氣息,那是本源之力?

之前沒有仔細打量,竟然沒有發現!

沒想到,在這種地方竟然能看到外界散發出的本源之力!

一瞬間,周天竟然也有些激動起來。

「老闆?」黑鷹走了過來,「接下來我們要做什麼?」

周天手一指,「去那裡!」

地下城裡,到處是石頭,就算是有木頭,也怕年代久遠早就腐朽了,根本不可能拿來做簡易的渡水工具。

看了看距離,游過去的話,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誰都不知道水下的情況,萬一出現什麼不可抗拒的危險,到時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逃都沒有地方逃。

「我們先回去!」周天道,「看看有什麼東西能用!」

幾個人又返回了石屋那邊,坐在一起先吃了點東西后,就開始商量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我覺得還是先找到開啟大門的方法,打開大門,外面的人進來了,想要再去那個小島就容易了!」黑鷹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覺得也是!」廖亦菲贊同,剛才醒來發現自己是睡在周天懷裡的,現在都有些不敢看他。

鬼眼沒說話,周天知道他等著自己呢,就想了一會兒。

「這樣,我們也只是才看到那裡,對於周圍還不是很了解,也不知道別處還有什麼,我們還是按照之前商量好的,先把這裡搜索一遍再說!」周天道。

幾人同時點頭,等大家都吃完了,檢查了一下身上的東西,還按照之前說的,分四個方向探索周圍。

之前他們一通亂找,都是被突然發現的寶藏搞得有些興奮,幾乎都沒有注意發現有沒有出口或者其他不同的什麼。

現在,四個人暫時先把那些金銀財寶放到了一邊,開始認真的對這處巨大的空間開始了搜索。

……

京都。

一本書,一本藏著只有周天能揭開秘密的一本古籍,讓劉、宋、陶三家如臨大敵。

本來並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事情,不就是一本書嗎?

但是三大家本能的就感到了危險。

如果單純只是一本書的話,李家為此付出的代價也太大了,那麼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這本書里的秘密是一個會讓所有人都顛覆以往認知的秘密。

要不然,李家不會輕易對實力雄厚的劉家動手,更不會動用管制武器伏擊周天,後面還冒著會被上面抓到的風險,派人回來尋找。

但是,也有人提出了疑問,佛爺怎麼這麼肯定李家回來尋找的一定會是這本書呢?萬一是為了尋找別的,或者回來只是探聽一下風聲呢?

佛爺聽了也只是微微一笑,有鬼眼和周天出馬,怎麼會漏掉其他更重要的東西呢?

要不然,上面接手李家后,也不會挖地三尺鬥毆沒有找到其他有價值的東西了。

所以,佛爺非常肯定,因為他見識過周天的能耐了。

宋白衣最近一直呆在家裡沒出門,他住的的地方或者他去別的屋子的時候,別人看不見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保護他。

而他,已經把那本古籍完全的翻譯了出來,今天就是通知劉順過來,他好把古籍連帶著翻印本交還給劉順。

劉順到了宋家,宋家大爺正坐在正屋裡等著他,宋白衣親自到門口把劉順接了進來。

「宋老哥!最近身體怎麼樣?」劉順一進門就看到宋大爺剛收了打拳的動作。

「棒著呢!」宋大爺一拍胸脯,「坐!」

宋白衣給劉順和自家爺爺倒了茶后,也坐了下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