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不可以啊,這太危險了。還是讓我們去辦吧。」如果這位小姐出了什麼問題的話,他這個天藍城巨頭,也就活到頭了。

藍瑩瑩自信的說道:「你放心好了,不是還有藍老嗎,有什麼人能夠動得了我。再說,我自己的實力也不弱。我可不相信,那些殘兵敗將能夠怎麼樣我。」

苦勸良久,無奈藍瑩瑩已經決定。藍家家主無奈,心中祈禱,藍老一定要保護小姐周全。至於派人去跟著,有藍老在,還不是剛跟上去就會被發現。

兩條身影快速閃過,順著隱秘的地方,沒有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之下,離開了天藍城。藍家家主心中雖然有些著急,但無奈他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鐵劍盟算是徹底完了,而劉家這個上百年的大家族,也毀於一旦。整個天藍城勢力巨變,他必須抓緊這段時間,快速接手整個天藍城的行業。

天藍城畢竟還有一個李家,雖然兩家都不敢滅掉對方,一面引起上面的插手。但將對方打壓下去,還是雙方都喜歡做的事情。

寵妃無度:戰神王爺請溫柔 天藍城外面,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往前跑著。突然,家主開口道:「好了,我們就在這個地方分開吧。」聽到這話,眾人一愣,隨即好像想起了什麼。

一個青年男子哭喪著臉說道:「父親,你不要拋下我啊,我不想死。」此時已經沒有多少人會去注意他的醜態了,因為其他人也差不多。

劉家家主不屑的看了他一眼。「給我站起來,你這個樣子怎麼振興我們劉家。這次逃亡,你因為李家會不清楚,等他們反應過來,就會前來追殺了。」

劉家家主顧慮的正是這一點,如果此時大家不分散逃離的話,到時候,一定會被人一網打盡。到時候沒有一個人能夠活下來,這一點幾個人心中心知肚明。

家主平時畢竟積威已久,此時一發話,沒有任何一個人敢跟他頂嘴。而且這還只是最好的情況,李家肯定會來追殺他們,那天藍城其他的人呢。

在場眾位公子小姐們,平時有很多,長著劉家的勢力,到處欺壓別人。這些年來,著實得罪了很多人,劉家的敵人也有不少。他們也加入進來呢。

這個時候,劉家家主嘆了一口氣,有些落寞的說道:「都走吧,他們一定不會放過我的。你們跟著我很危險,都散了,能跑多少就跑多少吧。如果能夠活下來,一定要重振我們劉家,將來一定要回來報仇。」

說完,不再理會其他人,自顧自走上一條小道。隨行的還有四供奉和大長老,雖然知道對方不會放過自己,但劉家家主也不想死,人都是有僥倖心理的。

當家主離開之後,眾人對視一眼。愁眉苦臉的有,怒氣勃發的也有,哭天搶地的也不少。人生百態,在這個時候,全部表現了出來。

良久之後,一個中年男子開口說道:「我們都散開吧。家主說的對,如果不分散逃跑的話,我們都別想活著離開。記住,不要都聚集在一起。」

說完之後,中年男子帶著幾個人,快速離開了這裡。這個時候,其他的人也沒有辦法了,商量了一下,分別帶上自己的心腹活著關係好的人,快速離開。

原地,只剩下幾個沒有靠山的老弱婦孺,無奈的看著周圍。最後一個離開的人,看著這些老弱婦孺,心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隨即大聲喊道:「不要留下這些人,不然我們的行蹤會被暴露的。」說著,抽出手中的長刀,快速砍到一人。其他幾個人對視一眼之後,也紛紛動手。

無視這些人的哀求和怨恨,為了趕時間,這些人沒有絲毫的留手。煉星者對普通人的巨大優勢,讓這些人連反擊的機會都沒有,便被人幹掉了。

李陽暗中看著這一切,面無表情。在自己的生命面前,其他的一切都可以無情的拋棄。說實話,對於李陽來說,出了自己親人,自己的生命也是最重要的。

「是時候了,接近一年了,終於有機會報仇了。」李陽眼中閃過一道狠光,快速跟上了家主離開的位置。至於其他的人,李家會讓他們這麼輕鬆就離開嗎。

良久之後,家主幾個人進入了一個偏僻的樹林中。不知道為什麼,幾個人總是覺得心裡有些不安,難道是被李家的人追蹤到了。沒這麼快吧。

他們不知道的是,李陽早就在他們之前,在必經之路上面,布置了不少捕獸夾和金屬絲。果然,當馬車經過的時候。一聲嘶鳴,前面的馬將自己的腿弄斷了。

就在他們注意力擊中到馬車上面的時候,李陽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這是一個好機會。抽出螺旋箭,搭弓拉弦,瞬間瞄準那個饅頭白髮的老頭。

這個人給李陽的感覺最危險,而一路上的觀察。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李陽確定了,家主和另外一個供奉。這個時候是沒有任何戰鬥力的。

一箭射出,李陽並沒有停止。而是再次抽出箭頭,快速射出兩箭。一瞬間,將老者的所有閃避道路完全封鎖住了。

被劇烈晃動的馬車吸引的大長老,突然感到一陣危險的感覺。抬頭一看,三道黑影快速朝自己飛射而來。此時,想要閃避已經來不及了。

完全封鎖住大長老的攻擊,讓大長老只能硬抗。抽出短刀,大長老一刀快速揮過去。「呲啦」一連串的火星發出,大長老感到了巨大的衝擊力和螺旋勁道。

心中已經,這絕對不單單是弓箭的威力。箭矢上面附著的力量,居然如此鋒利,如此強大。從星技上面來說,這絕對是上乘的星技。

李陽雖然前段時間終於突破了凝核期四級的程度。但是論實力,卻遠遠比不上這個老頭。雖然老頭已經受傷,但李陽卻不敢掉以輕心。

三支箭剛剛射出,李陽再次射出三隻箭矢。威力抵擋先前攻擊的大長老,此時再次被三支箭矢鎖定。先前那一箭,讓大長老內傷發作,星力沸騰。

面對再次射來的箭矢,大長老只能快速閃避。雖然不知道這樣有沒有什麼用處。如果不是失去先機,如果不是身上有傷。自己怎麼會怕暗處在這個人。

大長老的反應終究還是慢了一些。閃過要害的大長老,感到左肩一疼。回頭便發現,自己整個左肩已經完全被攪成稀爛,左臂完全失去了行動的能力,恐怕都不可能恢復。

李陽可沒有半點留手,再次一箭。無力閃避的大長老,當場被廢掉了一條腿,跌落地面。這種傷勢,能夠保持不死就不錯了。

「大長老。」其他幾個人見狀,激動的喊了起來。自己最強的人如果被殺,那麼他們這些人還有什麼活路。想到這裡,眾人快速朝李陽這邊沖了過來。

此時李陽也不想隱藏身影了。對付幾個引星期的高手,還用不著這麼小心。抽出幾隻箭矢,快速射出。幾個引星期的傢伙,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便被箭矢穿胸而過。

沒有任何隱藏,李陽從前面的樹上跳下來。連地上的陷阱都沒有收起來,緩緩朝僅剩的三個人走了過來。三個沒有什麼戰鬥力的人,已經不能將自己怎麼樣了。

看到來人,三個人顯露出一個莫名其妙的表情。這個人,他們誰都不認識。自己想不起來,自己什麼時候得罪了這樣的人,為什麼要處處針對自己。 深吸了一口氣,劉家家主拖著疲憊的身子,起身詢問道:「請問閣下是什麼人,為什麼要處處針對我們。如果閣下需要什麼的話,我一定全力以赴。」

劉家家主也很無奈,但是只有保住他們的性命,才能夠繼續延續自己的家族。至於其他那些人,他早就已經放棄了。

也就是說,那些都是一些炮灰。後手,這一點劉家家主早就安排了出去。要不然的話,他也不會讓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家族眾人,就這樣分開。

李陽心中冷笑。「沒什麼,我只是想要確定一個問題而已。如果回答的讓我滿意,我說不定會放過你們。」這只是說不定,其實李陽從來就沒有想過要放過他們。

這裡還活著的三個人,都是劉家的絕對高層。如果不是擔心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別人不知道的話。李陽才不會讓他們三個留下來呢。

劉家家主臉色一滯,小聲的問道:「不知道閣下想要知道什麼消息。在下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這種情況下,劉家家主可不敢有任何其他的動作。

緊緊地盯著劉家家主,李陽低沉的說道:「我想知道,你對李家那個女人,整整用毒藥折磨了五年,到底是為什麼。」

聽到這話,劉家家主頓時臉色一變,驚恐的看著李陽。震驚的問道:「你,你到底是什麼人,你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對了,那個管事,只有他消失不見了。你一定是從他那裡知道的。」家主很震驚,因為委託他做這件事情的人,可不是他能夠招惹的。

地上奄奄一息的大長老和四供奉滿臉疑惑的看著劉家家主。繼而變得憤怒,原來劉家招惹到這樣的人,都是因為這個傢伙搞出來的事情。

將一個人活活折磨五年之久,這是多麼殘忍的一件事情啊。自從李陽實力提升出名之後。他們對李陽都有所研究,他的母親,自然也非常了解。

只是沒有想到,那些居然不是病,而是人為的。這樣的毒藥,絕對不是一般的毒藥,而是煉丹師煉製的毒丹。讓人奇怪的是,這個傢伙為什麼要這樣做。

李陽冷笑一聲。「哼,你不知道吧,我就是那個被你折磨了五年的女人的兒子,李陽。」說著,李陽身上冒出一陣白色的火焰,將身上的樹脂盡數燒盡。

陽光的臉上,現在無比的陰沉,充滿了憤怒和仇恨。來到這個世界上之後,如果不是母親的保護,恐怕他早就不在了。這樣一直保護自己的親人被人害的如此之慘,李陽怎麼不憤怒。

劉家家族一臉震驚。「你,你居然是李陽,你怎麼可能提升速度這麼快,這不可能。」的確,幾個月以前,李陽還是引星期,現在居然已經到了凝核期了。

這種天賦,絕對不會在天藍城這種小地方出現的。更何況,李陽以前是一個廢物,這種情況就更加沒有可能了。難道他找到了神禁藥,有後遺症的。

李陽沒有理會他想些什麼。「好了,既然你知道,那麼就告訴我吧。」看到劉家家主由於不絕。李陽又是一支箭矢射出,將他後面的四供奉了結。

剛才看他的樣子,應該是不知道這件事情的。 舊愛如歡 既然如此,那自己也不用繼續留著他了。聽到慘叫聲,劉家家主頓時反應了過來,目眥盡裂。

「四供奉,你,你這個混蛋。」現在整個家族就剩下三個凝核期高手了。一個大長老已經廢掉。即使恢復,也沒有多少戰鬥力。

現在又死去一個,再這樣下去,他們劉家還憑什麼能夠再次崛起。有些瘋狂的劉家家主,臉色陰沉的看著李陽,似乎想要拚命。但李陽直指他的箭矢,讓他瞬間冷靜了下來。

「最好是告訴我我想知道的,不然下一個就是你了。反正這件事情是你做的,我殺了你也就是給我母親報仇。」手指有些抖動,說明李陽不是在胡說。

劉家家主瘋狂的喊道:「你如果殺了我,你就永遠也別想知道這件事情的真相。這件事情,我只是一個傀儡而已,是別人指示我做的。」

聽到這話,李陽心情激動。手指不由自主的抖動了一下,如果不是李陽即使將弓撥偏,劉家家主恐怕已經死在李陽的箭下了。

一道很有緊貼著劉家家主飛過,瞬間穿透了好幾顆大樹。劉家家主一身冷汗,深吸了好幾口氣,才終於平復了緊張的心情。

以前一直都是自己的手下和敵人,在自己的面前這樣的心情,今天終於也讓他感受了一下。近距離面對這種箭矢,他才真正感受到他的恐怖。

「說,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說不定我還能幫你報仇。」家主臉色一白。這句話顯然就是告訴他,李陽是不會放過自己的。

不過這件事情原本就另有其人,而且那些人也不是他的上司。在事情成功之後,更是直接消失不見。讓原本就對他們有怨氣的劉家家主,不想維護他們。

思考一下,劉家家主開始緩緩的說道:「五年以前,有幾個人找到了我。發現了你的母親,你的母親好像身份有些不同。那個時候,他們就讓我對你母親下毒。」

李陽沉默了一下,雖然母親從來沒有說過。但有著遠超常人記憶的他,自然能夠看出,母親的氣質風度都不是一般人能夠相比的,根本不像她自己說的那樣是普通人。

後來,自己的妹妹,本命星居然是上品九級的天寒星,更是讓李陽懷疑。雖然本命星有很大的不確定性,但是和血統卻有著很大的關係。

想要擁有上品本命星,一定要上一代的血統,接近,或者本身就是上品本命星。而這種血統,顯然不是李家出來的。即使是李家的本家,也沒有這種可能。

小心的看了李陽一眼,劉家家主接著說道:「我不知道那些人是誰,不過我知道他們的實力,起碼有星象期,我看到過他們背後的星象。他們許諾了大量的好處,還威脅我。我不得不照辦。」李陽默然,這種事情不用說自己也知道。

「接著說,那些人的身份是什麼,我想知道。」李陽心中更加沉重了,能派出星象期高手的,絕對不是一般的勢力。星象期高手,在整個迦葉王國都非常少見。

似乎自己想要報仇,並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麼容易,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啊。搖了搖頭,李陽狠狠的盯著劉家家主,手中再次出現一根箭矢。

家主顏色一凝,沒想到這個傢伙完全不講道理。即使讓自己說實話之前的欺騙,都很吝嗇。同時心中震驚,這個傢伙身上好像有什麼空間物品啊。

家主立刻說道:「我也不知道那些人是什麼人,不過我知道,他們好像和陰影聯盟有些關係。消息是從他們那裡得來的,我也是在他們不小心說漏嘴的時候聽到的。」

李陽沉默,接著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陰影聯盟,很好,傳播消息也是共犯,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想到這裡,一股特殊的戰意在李陽的身上縈繞。

迦葉王國有五大頂級勢力。華家是迦葉王國的皇族,他們還和天華宗關係密切。相當於兩個頂級實力的綜合,無人能敵。

接著就是李家和藍家,還有一個練氣塔。這些人不問世事,一心想要修鍊。實力比李家和藍家還要強大,但為人去十分低調。不顯山,不漏水。

最後就是這陰影聯盟了。陰影聯盟是一個聯盟性質的組織,和鐵劍盟不同。陰影聯盟有著極度嚴格的規章制度,組織內部異常緊密。

實際上,陰影聯盟就是一個黑暗勢力的集合。整個迦葉王國,黑暗勢力都受到陰影聯盟的控制。無論是殺手工會,還是盜賊以及各種地下活動。

想要對付他們,不僅僅李陽的實力還不夠,最重要的是,這個實力很難打入內部。消息是從裡面傳出來的,那想要找到尋找消息的人,不是那麼容易。

回過神來的李陽,對著劉家家主說道:「你就知道這些嗎,還有沒有別的什麼。」家主冷汗直流,難道他要動手了。可是無論怎麼苦思冥想,他也沒有別的消息了。

這個時候,李陽反而將箭矢收了回去。還沒等劉家家主鬆口氣,李陽再次取出一支箭矢,和以前不同的是,這支箭矢上面的箭頭,是菱形箭頭。

劉家家主頓時瞪大的眼睛,悲憤的喊道:「你,沒想到陷害我們劉家的那個人是你。我真是後悔啊,為什麼,為什麼是這樣的結果。」

李陽冷笑,「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既然你犯了錯,當然要受到報復。讓你多逍遙了五年的時間,你也應該知足了。」搭弓拉弦,李陽準備解決劉家家主。

就在這個時候,一種危險的氣息傳遍全身。「星力自爆,你給我去死吧。」倒在地上的大長老,渾身星力涌動。傷口處,不斷有狂暴的星力溢出。 狂暴的星力,順著大長老的傷口,不斷撕扯著。血液彷彿噴泉一般,不斷的噴涌而出。大長老的體內,更是亂成一段。星脈在不斷鍛煉。

但是這些疼痛,都無法比擬自己心中的疼痛。原來這件事情的背後,一切的一切,都是這個可惡的小子搞出來的。即使自己拼上性命,也一定要報仇。

一道凌厲的氣息從李陽的背後直衝而來。此時的李陽,已經失去了閃避的機會。星力涌動,一層淡淡的白色火焰溢出,火神附體依然使用而出。

自爆了星力的大長老,此時的攻擊力已經完全超過了凝核期的標準。這一擊的強度,基本已經達到了星象期的程度。如果不是沒有星象加持,李陽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一聲爆響,大長老全力一刀擊中了李陽的身體。但是刀卻並沒有深入。斬碎李陽的護體星力之後,彷彿被什麼東西攔住了。

這個時候,李陽那高品質的軟體幫助李陽抵擋住了這一擊。不然的話,李陽恐怕就已經變成兩節了。噴出一口血,李陽感到渾身開始快速虛弱下來。

這個時候,大長老表情一愣,接著臉色發狠。將自己剩下的星力全部爆發,再次強行自爆已經散亂的星力。既然對方有軟甲,大長老乾脆棄刀不用。

僅剩的一隻能夠使用的手,扔下子視若性命的短刀。在李陽反應過來之前,一拳擊中了李陽的後輩。李陽應聲飛出,不知道吐出多少血液。

背後,原本已經被一刀重創的軟甲。硬接這一圈之後,整個爆散開來。斷裂的金屬絲,加之無數鱗片滿天飛舞。全部被李陽的鮮血染成了紅色。

「咳咳,真是,真是陰險啊。」李陽艱難的起身,想要站起來。但是現在的身體狀況,最終只能半跪在地上。

過度爆發星力的大長老,此時倒在地上,已經全無聲息。李陽心中鬆了一口氣,如果人還能動的話,自己可就真的要死在這裡了。

如果不是大長老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軟甲,偷襲的時候直接偷襲沒有軟甲保護的頭部,自己現在絕對四五葬身之地。看來自己還是太大意了,只有死人才真正的安全。

默默運轉星力,止住繼續流淌的鮮血,轉頭看著一臉愣神的劉家家主。時間發生的太快,讓周圍人都來不及反應。誰也沒想到,大長老居然有這樣的決斷。

這個時候,劉家家主大笑道:「哈哈哈哈,天不亡我劉家啊。我今天就要親手為我劉家的人報仇。」拔出一把劍,劉家家主對著李陽笑道。

但是由於先前大長老的事情,劉家家主不敢現在就靠近。如果李陽也自爆星力的話,豈不是要同歸於盡。以李陽現在的情況,只要等一段時間,他自己就會死在這裡了。

但是,意外再次發生。這個時候,樹林裡面發出一聲驚叫,頓時將劉家家主給吸引了過去。一道藍色身影快速閃出,直朝李陽衝去。

「李陽,嗎沒事吧。」話語中包含著關心,心疼,還有哽咽的語調。艱難的轉過頭來,李陽注意到,來人正是藍瑩瑩。

李陽沒有說話,但是奇怪的眼神,卻是在奇怪,藍瑩瑩怎麼會到這裡。其實,藍瑩瑩和藍老兩個人,出了城市之後,便跟著痕迹追了過來。

以藍瑩瑩的觀察離,雖然花費了一些時間,但卻也找到了李陽離開的方向。在李陽布下陷阱之後不久,兩個人便來到了這裡。

為了防止被李陽發現,兩個人離這裡很遠。而李陽和劉家家主的談話,兩人也清楚的聽到了。只不過後面的事情發生的太快,兩人都來不及反應。

藍老一臉苦笑,走出了樹林。隱隱並沒有靠近兩個人,而是隱隱將劉家家主逃跑的後路給截斷了。劉家家主臉色一白,怎麼會遇到他們。

李陽轉回頭來,冷聲道:「我沒事。」就是這三個字,也讓李陽倒抽一口涼氣。不知道為什麼,藍瑩瑩感到自己十分心疼,連忙取出自己身上的丹藥,送到李陽面前。

李陽古怪的看了藍瑩瑩一眼,隨後將丹藥吃了下去。丹藥就是丹藥,和普通的葯完全不同。剛剛吃下去,一道清涼的氣流流轉全身,身體也舒服了很多。

藍老無奈,開口說道:「李陽小子,要不要我幫忙,將這個傢伙給幹掉。」聽了先前的話,藍老對於能做出這樣事情的劉家家主,也是深惡痛絕。

劉家家主一個激靈,反應了過來,隨即大聲吼道:「李陽,你要給你母親報仇,難道還要藉助劉家的力量。」現在只能希望,李陽手自己激將了。

李陽緩了一口氣說道:「當然,我要報仇當然不會藉助任何人的力量。我自己就可以。」聽到這話,劉家家主臉色一喜。藍老則是更多的無奈。

可是,就在大家以為李陽要放過劉家家主的時候,李陽再次拿起了自己手中的大弓。一直螺旋箭頭箭矢出現。李陽艱難的拉開了弓弦。

因為這個動作,原本已經不再流血的傷口,頓時迸發出鮮血。李陽對此彷彿毫無所覺,僅僅盯著劉家家主。全身星力涌動,勉強在箭矢上面形成一道劍氣。

「李陽,別在逞強了,讓我幫你好嗎。」看到李陽這個樣子,藍瑩瑩感到自己心中好像有什麼東西碎了,語氣中都帶有一種哀求。

從來都是天之驕女的藍瑩瑩,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會這樣。這個時候,藍瑩瑩終於明白了,李陽在自己的心中,似乎已經佔據了一個很重要的位置。

但是,李陽對此毫無所覺,彷彿一切都已經離自己遠去。自己的眼前,就只有一個不斷躲閃著的劉家家主。那個害自己目前五年痛苦的直接兇手。

「你,你到底想要怎樣。」劉家家主被李陽的樣子震撼到了,從來沒有看到,有人居然能做到這種程度。一項無所畏懼的劉家家主,這次終於感到了恐懼。

李陽一句話也沒說,神色漠然,眼神中充滿一往無前的堅定信念。彷彿在這種信念之下,一切的一切,都將化為飛灰。

此時的李陽,彷彿進入了一種特殊的境界當中。面前就只有自己的目標。箭隨心動,箭矢彷彿就是李陽心靈的延伸,雖然眼睛已經模糊,但李陽卻知道,自己已經瞄準。

果斷的鬆開手指,離弦的箭矢在空中劃過一道黑影,快速絕倫。劉家家主感到自己彷彿被一瞬間鎖定了。這種感覺,從來沒有過,自己好像無路如何都無法躲過去。

看到這一箭,藍老藍色頓時就是一變。這已經不單純是一種技術了,而是一種境界。這麼年輕的人,有可能達到這樣的境界嗎,藍老眼中閃過驚訝和疑惑。

黑影穿透而過,這一箭彷彿爆發出李陽全部的力量。劉家家主並不是被穿透那麼簡單,而是整個上半身,幾乎都被完全攪碎。

連反應都沒有,就這樣氣絕身亡。縱橫天藍城四大實力之一的劉家家主,就這樣死在了這個地方。讓人感到不可思議,這標誌著一個家主的滅亡,也標誌著一個少年的崛起。

射出這一箭之後,李陽保持這樣的姿勢,居然昏迷了過去。如果不是旁邊的藍瑩瑩搖晃了一下,還無法發現。

「小姐,現在怎麼辦,他……」指著李陽,藍老有些鬱悶。這可是李家的人,如果被人發現他變成了這樣。天知道會不會再次引起什麼誤會。

藍瑩瑩瞪了他一眼,「還能怎麼樣,當然要救他。你擔心消息泄露嗎,那我們就找一個隱蔽的地方好了。到時候再去通知天藍城那些人。」

擦掉臉上不知道什麼時候低落下來的眼淚,藍瑩瑩扶起李陽,便準備離開。李陽主要的傷都在背後,想要弄走他,也不容易。

藍老苦笑,也不知道這個小姐最近到底是怎麼了。無奈之下,只好接過李陽,將李陽背在自己的背上,然後快速離開。好在這裡離後山不遠,想找隱蔽的地方,也不是那麼困難。

不再讓你孤獨 許久之後,一群人來到了這個地方。這正是前來追殺劉家眾人的李家隊伍。來到岔路之後,眾人分頭行事,分別追殺其中一支。

如果不是確定,劉家的高手都失去了戰鬥力,他們也不敢這樣分兵行事。他們可不知道,劉家的大長老沒有喝下有散氣丹的酒。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