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庫第一層發生的事情,你西方武道界,是不是該給葉某一個解釋。」葉飛眼泛起了殺意,望向前方沉聲開口道。

這次天宮寶庫的開啟,西方武道界,基本上只有強者進入,顯然是早就有所算計。

若非是葉飛被困在陣內,晚進入了第二層幾天,寶庫第一層之內,華夏隱門後輩,怕是無一人可活,連葉家之人也不能倖免。

「這件事,與本皇無關,全都是法王殿的那位所為。」教廷之主,抬頭望向葉飛,下意識地開口回應道。

葉飛全身靈力涌動,靈識將前方之人牢牢鎖定,同時冷聲道:「是嗎,此事,你這位教廷之主,難道一點都不知。」

那神秘的法王殿,葉飛並不是特別了解。

但在寶庫開啟前,西方武道界各大勢力,定然是早就得到通知。

「這……」教皇聞言,一時間有些語塞。

前方的半空之中,葉飛此時懶得多言,掌中神魂烙印隨即打出,向著前方的教皇襲卷而去。

「葉某的話,不想再說第二遍。」葉飛眼中殺意涌動,聲音中的冰冷之感,讓人心神發顫。

若是那教廷之主,膽敢有半點的反抗之意,他會毫不猶豫將其抹殺。

山谷上空,教皇此時一臉的苦悶之色,在感受到前方之人身上的殺意之後,他忍不住輕輕搖頭,只能將心神散開,任由神魂烙印種下。

葉飛見此情形,身上的殺意這才消退,眼前之人他可是有著大用,這般殺之著實有些可惜。

「我有問題要問你,若是膽敢隱瞞,葉某保住你無法活著離開此地。」葉飛種下神魂烙印后,目光隨即凝聚在了前方之人身上。

此時的教皇,只感覺腦中一陣嗡嗡作響,葉飛的聲音彷彿在他的顱內爆裂開來,帶著無言的威嚴之勢。

「葉家主,你只要不殺我,本皇知道的定然不會隱瞞。」教皇此時連忙開口,他此刻只感覺,自己的生死,只在眼前之人一念之間。

葉飛微微點頭,靈識之力隨即收回,前方之人腦中的嗡嗡之感,這才慢慢消散。

「很好,血族族長,以及那位紫發妖風,可是在土城主城之內?」葉飛掃了前方之人一眼,隨即低聲開口問道。

餘下的三座主城,已經西方武道強者的分佈,葉飛如今一無所知。

他想要得到長生源,就必須將三大主城內的情況了如指掌,那兩位近乎站在西方武道界頂端的強者,葉飛心中也是有些忌憚。

「土城,已經被血族族長德古拉掌控。」

「法王殿的人,聽說掌握著水,火,另外兩座主城,具體的事情,本皇也不是很清楚。」教廷之主一番沉吟之後,緩緩開口回應道。

他自進入寶庫第二層后,教廷便是一直遭受到排擠,根本無法掌握一座主城,最終只能淪落到那血族族長的麾下。

「掌控……」

「主城,不是屬於魂帝的嗎?」葉飛目光一凝,此時臉上的表情,同時變得嚴肅了幾分。

聽眼前之人話語中的意思,西方武道界的強者,似乎是完全將三大主城控制,否則這位教廷之主,也不會淪落至此。

「哼,你懂什麼,魂帝也是魂奴,這一點我西方武道界早就知曉。」

「西方武道界對於天宮寶庫的了解,遠不是你們華夏隱門能與之相提並論。」前方的教皇,此時連連開口,臉上不禁露出自傲之色。

華夏隱門強者,還臣服在魂帝之下時,他們西方武道界,就已經開始算計控制魂帝,掌控主城。

葉飛在聽聞之後,隨即微微點頭,並沒有開口反駁。

天宮寶庫,第一層內發生的事情,葉飛是輕身經歷過的,那位法王殿的紫發男子,對於寶庫的了解,遠遠要凌駕與華夏隱門之上。

「先帶我進入土城主城,血族的那位,葉某也有許久未見了。」葉飛思索片刻之後,隨即抬起來,看了前方之人一眼低聲道。

若是只有那德古拉一人的話,他如今的戰力,完全可以將其壓制。

「什麼!你要進入主城?」教皇面露吃驚之色,望向葉飛的目光,此時如同在看待一個傻子一般。 土城主城,早已被德古拉掌控。

城內西方武道界強者不少,眼前之人一旦入城,在教廷之主看來,哪怕時擁有魂王級別的魂奴,那也是死路一條。

葉飛掃了眼前之人一眼,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遠空。

「前方百里之外,有著一座小城的城池,城內是否有逆空傳送陣?」葉飛目光沉靜,此時低聲開口問道。

他不想在此地浪費時間了,尋到土城魂帝之後,餘下的還有水,火,兩大主城等待著前去。

距離天宮寶庫開啟,已經過去有一段時間了,儘管葉飛並沒有聽到過,進入寶庫之內,有著時間限制,但寶庫開啟的時間,一定有著一個極限。

或許有著半年的時間,又或者明天就回關閉,這一點誰也無法確定。

「有。」

「城內的逆空傳送,可以直接進入土城主城,本皇就是通過那道傳送通道來到這裡的。」教皇頓時眼前一亮,連忙開口回應道。

他倒是希望葉飛前往主城,只要血族的那位,將此子斬殺,他體內的烙印之力就會隨之消散。

「很好,帶我前往。」葉飛微微點頭,直接開口道。

前方的半空之中,教廷之主面露笑容,此時同樣不在多言。

「等進入主城之後,只需想辦法通知德古拉,此子必死無疑,到時候本皇定是可記大功一件。」教皇此時心中竊喜,但並沒有表現出現,說罷帶著身旁之人,向著前方踏空而去。

二人速度很快,僅僅是幾息之間,前方遠處的附屬城池,便是落入了他們的視線之中。

城池門前,半空之中,二人的身形陡現,下一刻隨之消失不見,憑藉他們的實力,進入一個小小的附屬城池,城內的魂修,根本不會察覺。

哪怕發現了,以教皇主帥的身份,也自然是無人敢阻。

入城之後,二人幾乎沒有遲疑,在教皇的帶領之下,閃身的速度極快,很快便是出現在了一處府邸的後院之中。

「葉家主,這裡就是傳送點。」

「待本皇開啟陣法……」教皇此時顯得有些迫不及待,說完之後連忙上前一步,體內的力量同時爆發出來。

府邸後院,葉飛只是靜靜地站在後方,並沒有阻止眼前之人。

伴隨著一陣耀眼的靈光,後院的中心處,一道視線可見的靈力漩渦,出現落入了葉飛的眼中。

「進去吧。」不等那教廷之主開口,葉飛隨即走上前去。

教皇面露笑容,同時連連點頭,說罷二人移步,進入了逆空傳送通道之內。

下一瞬,待他們的身影消失之後,府邸後院之內,那道靈力漩渦,也是很快消散在了空氣之中,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

視線一陣模糊,待葉飛的靈識恢復之時,他已然從傳送陣的另外一頭走出。

同樣的府邸後院,只是相比起那座附屬城池,看上起要大上許多,前方不遠處,更是有魂修鎮守,與他第一次進入風都城主的情形相似。

「是你,葉飛!」前方不遠處,一聲低喝傳來。

話音未落,只見一位身穿銀色輕甲,手持白色長劍,背後披著一片銀色披風之人,閃身前來站在了葉飛的跟前。

此人身後的披風無風自動,眼中滿是警惕之色,體內的力量同時洶湧而出。

「裁決之主,你們西方武道界之人,果然有不少盤踞在土城之內。」葉飛面色如常,一眼就認出了眼前之人,教廷中除了教皇之外,另外一位通神境的強者。

如此同時,後方的魂修,同時迎了上來,魂力均是轟然爆發。

「葉飛小兒,廢話少說,你竟然敢出現在這裡,那就永遠的留下吧!」裁決之主手中長劍,已然被白光籠罩,身上的氣勢可謂驚人。

葉飛與教廷的恩怨,早已是積累不少,如同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府邸後院之內,那座逆空傳送通道前,氣氛頓時變得有些劍拔弩張,一場惡鬥彷彿一觸即發。

「裁決,還不住手。」後方傳送陣內,此時忽然出現一道聲音。

伴隨著一陣白芒閃過,教廷之主隨之現身,後方的轉送陣通道,這才慢慢消散。

「教,教皇大人。」

「屬下參見大人……」裁決之主微微一愣,在回過神來之後,身上的氣勢瞬間收斂,同時上前一步,向著前方之人恭謹一拜。

後院之內,那些魂修,同樣也是識得這位主帥,同時恭謹抬手。

此時的裁決之主,可謂一頭霧水,之前還與那葉飛勢不兩立的教皇大人,如今為何會與此子走到一起?心中疑惑不已,但他也是不敢多問。

府邸後院內,教皇此時臉上露出笑容,緩步走到了葉飛的身旁。

「葉家主,這裡就是土城主城,不知你來此所為何事,本皇或許能幫到一二。」教皇臉上的神情不變,此時緩緩開口說道。

土城主城,可以說已經是西方武道界的地盤,從此刻教皇臉上的神情來看,他心中對於葉飛的畏懼明顯少了許多。

「德古拉,可在城內?」葉飛面色不變,低聲開口道。

一旁的教皇聞言,連忙點頭開口道:「在的,不光是血族族長,土城魂帝也在城內,他們如今就居住在城主府,本皇可帶葉家主前去。」

教皇此時臉上的笑容,明顯更多了幾分。

後院之中,前方保持恭謹之色的裁決之主,臉上的不解之色,可謂是越來越濃郁,他實在是有些想不通,為何教皇會將西方武道界的事情,毫無保留地告知這葉飛。

葉飛聞言,微微點頭,他此時的靈識,已然向著四周橫掃開來。

這土城之內,四處遍布的遊魂無數,幾乎以風都主城,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唯一不同的是,位於城東方向,葉飛感受到了濃郁的血氣之力。

「嗯,那是……」葉飛目光一凝,眼中靈光微閃。

在他的靈識之下,可見東城之內,有著一道視線可見的血霧,包裹了很大一片範圍,他的靈識無法穿透,看不清裡面隱藏著什麼。

這道血霧,有如有個血色巨球,籠罩著一方區域。

「界脈之力,那是德古拉的血界。」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幾乎是瞬間就反應過來。

在外界之時,他與那位血族族長,有過數次的交手,對於這股力量較為熟悉。

一旁的教廷之主,似乎是看出了葉飛此刻心中所想,隨即身形向前一步,同樣抬頭望向東城的方向。

「葉家主,那道血色結界內,正是城主府所在之地,你要是想要進去,本皇助你破開一道缺口。」教皇臉上的表情,此時變得有些讓人難以捉摸。

「不用,葉某自己前去便可。」

「你留在此地,待我離開之時,還需你開啟逆空傳送。」葉飛掃了身旁之人一眼,淡聲開口說道。

界脈之力雖強,但還無法擋住葉飛,他想要破開血界,比不是什麼難事。

教皇聽到這話,臉上的笑容,頓時更盛了幾分,隨即不在多言。

說罷,葉飛便是沒有遲疑,身形同時踏空而起,眨眼之間便消失在了這座後院之中。

「大人,您為何要幫助那葉飛?」

「這裡是土城主城,此子就算戰力再強,憑藉一人之力,也不可能與我西方武道界為敵。」待葉飛離開之後,那位裁決之主,此時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

一旦動起手來,這裡的動靜,必定會被城主府察覺,即時哪怕是那葉飛有三頭六臂,多半也是難逃一死。

府邸後院,教廷之主面露笑容,始終抬頭望向東城的方向。

「那葉飛,敢隻身一人進入土城,肯定有著自己的依仗,說不定真能將那德古拉斬殺。」教皇面露冷笑,沉聲開口回應道。

裁決之主聞言,身形不禁一顫,頓時反應過來。

「您的意思是……」

「不錯,本皇身為教廷之主,憑什麼被那德古拉壓上一籌,法王殿佔據兩座主城,本皇已經忍了,這土城是屬於教廷的。」教皇臉上的笑容不變,冷聲開口回應道。

進入寶庫第二層,所有人的目的都一樣,那就是得到長生源。

教廷之主,儘管不清楚,該如何獲得,但佔據一座主城,一定是沒有錯的,否則他也不會受到排擠,如今只能屈身在那血族之下。

「一旦那葉飛與德古拉動手,到時候無論誰勝誰負,定會落得個兩敗俱傷。」

「大人好計策,屬下佩服。」裁決之主,在反應過來之後,隨即彎身向著前之人一拜,他的臉上也是露出了笑容。

前方的教皇,微微點頭道:「密切關注城主府的情況,無論是葉飛,還是那德古拉,都不是好惹之人,我們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

「屬下領命!」裁決之主連忙開口,隨即便是立刻轉身離去。

府邸後院之內,此時教皇慢慢收回目光,他眼中白茫一閃,體內的力量轟然爆發,將前方不遠處,那幾位魂修鎖定。

白光閃動之下,通神境恐怖的威壓之力,彷彿要將空氣壓碎一般。 「你們,成為本皇的魂奴吧。」教皇眼中寒芒一閃,低聲低喃一句。

前方這幾位魂修,魂力還沒有達到魂將級別,在教皇的力量封鎖之下,幾乎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待做完這一切之後,教廷之主這才轉身離去。

……

土城主城,此時的葉飛,並不知道教皇的目的,就算還是知道,他多半也只是一笑而過在,通神境初期,他根本沒有放在眼中。

半空之中,葉飛身形化作一道流光,以極快的速度,向著東城的方向閃動而去。

「德古拉有土城魂帝相助。」

「而我如今手中,掌握了木風,趙山河兩大魂帝,一戰之下不會落到下風。」葉飛此時已然進入東城,他的臉上露出冷漠之色。

若是能夠將土城魂帝,收入他的紅仙笛內,有三位魂帝在手,剩餘的兩座主城就好辦多了。

土城,東城,此時的半空之中,葉飛的身形不知為何忽然停了下來。

半空之中,葉飛緩緩抬起手臂,只見他的儲物戒指上,正閃動著靈光,下一刻一枚黑色的玉簡,從其內閃動而出。

「暗島林帝。」

「我差點忘了,他應該也進入寶庫了。」葉飛臉上露出笑容,抬手將玉簡抓入掌中。

從玉簡之內,頓時傳來一道靈識傳音,正是那位暗島之主林帝無疑。

只是片刻的沉默,葉飛緩緩轉身,低頭望向下方的城內,靈識橫掃之下,竟是輕易感受到了暗島林帝的氣息,此人竟然就在此地。

「林帝若肯助我,拿下土城輕而易舉。」葉飛淡笑一聲,二人的關係一直不錯,這位暗島之主的實力,那可謂是極強。

縱觀整個武道界,哪怕是華夏的三大掌教,多半也不是林帝的對手。

在外界之時,林帝展現出現的戰力,至少達到了通神境後期,與那法王殿的妖風一個級別,戰力更是在血族族長德古拉之上。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