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咪,我給腦紀打電話了。」

「他現在回來嗎?」

「腦紀好可憐,都哭了。」

「哭了?」不會吧,紀澌鈞怎麼可能當著木小寶的面哭起來。

「是啊,他說你不要他了,他走的時候,你都不去挽留他,腦紀以為你要跟他離婚差點傷心到抹脖子了,一個大男人,還要自己的老婆去挽留他,他這個人怎麼做人家腦公的,媽咪,我已經把腦紀狠狠的教訓和批評了,他知道自己的錯誤,哭的很傷心,我可是從來沒聽見老紀那麼傷心過,媽咪,我想腦紀應該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了,不過,為了腦紀的面子,咱們明天去接老紀回來吧。」

「那他在哪兒?」應該是在赫戰洺那裡,只可惜她沒有赫戰洺的電話,不然就能打電話過去問問。

「我忘記問他了,我一會給他發個信息問問他在哪兒,明天早上,我讓衛衛哥開車載你出乃,咱們一塊去接腦紀回家。」

「那我明天早點出門。」

「嗯嗯,咱們跟腦紀一起在外面吃早餐吧,我想去吃爪子。」

「好。」

電話掛斷後木小寶一口氣喝光飲料,直到紙盒子被吸的扁扁才滿意的張嘴,用手擦了擦額頭,「有一對,那麼不讓人省心的爹地媽咪,太累人了。」

回頭看了眼病房那邊,他還得去照顧新叔叔,又得擔心四叔,和撮合四叔跟小狒狒,一個禮拜,至少要去療養院看老祖母一次,學習上,那一堆雜七雜八的東西就不說了,哎,他簡直就是,世界上最忙碌的幼稚園小孩。

嗅到空氣中飄散著一股熟悉的味道,木小寶回頭就望見拿著一個油紙袋朝自己走來的費亦行。

「寶少爺,你看這是什麼?」

開心的木小寶抓住不鏽鋼座椅靠背,興奮到直跺膝蓋,沖著費亦行伸手要東西,「快點拿乃。」

過來后,把東西遞給木小寶,「我把許衛支到病房去了,你快點吃吧,沒有人會告訴紀總跟太太的。」

像這麼好的人,才有資格做他四叔的腦婆,不,腦公。

咬了一嘴食物的木小寶,伸手拍了拍坐在自己旁邊的費亦行。

沖著回頭看自己的費亦行眨眼,「小狒狒,我愛你喲。」

坐在旁邊,手裡端著一盒炒河粉的費亦行也學著木小寶的口吻回了句,「我也愛你喲。」。 可能她下午走的時候,路彥琛也未必能回來。

她在心裡嘆口氣,看向路彥琛:"那就好,你趕緊去忙吧,我在這裡陪烈風就行!"

路彥琛點了點頭,轉身走了。

葉一朵突然覺得,有點不適應這個空蕩蕩的房間。

雖然路烈風還在,可是,葉一朵卻覺得,這裡好像自己一個人似的。

她打電話給雲夢恬。

雲夢恬那邊呢接到電話的時候,還在電腦前,她玩遊戲的聲音,隔著電話,葉一朵都能聽到。

她這會應該是玩到了關機時刻,聲音還挺著急的:"朵朵,你有什麼事嗎?我忙著呢!"

聽到雲夢恬的聲音,葉一朵差點就忍不住,衝過電話那頭,將雲夢恬這貨捏死。

她沒好氣的開口道:"你玩遊戲有那麼重要嗎?今天晚上回去,我給你玩,保證讓你分分鐘經驗值成倍翻!"

雲夢恬的聲音,突然有點猶豫:"朵朵,你在逗我嗎?我在學校,就沒見你玩過遊戲!"

葉一朵冷哼了一聲:"那是你見的少,你壓根就不知道,你玩的這些,都是姐姐我玩剩下的!"

雲夢恬愣了幾秒,但是,葉一朵還是聽得出來,她手上還在打遊戲。

終於,她鬆了口氣,才說:"朵朵,你的臉真大!"

葉一朵壓住自己心裡的小火苗:"雲小夢,我跟你說,你今天別惹我,我心情不好,小心我回宿舍揍你!"

雲夢恬笑了一聲:"那我就等著你來揍我咯,反正現在你打了我,我就告訴家裡人,我表嫂欺負我! 婚後霸愛:槓上特工甜妻

葉一朵被她氣的哭笑不得:"我現在不是你表嫂!"

雲夢恬皺眉:"你是我表哥女朋友,怎麼就不能使我表嫂呢!"

葉一朵的聲音,突然前所未有的認真:"因為女朋友是妻子是不一樣的,我要是真跟你表哥結了婚,你就算是天天喊我表嫂,我也沒關係!"

雲夢恬大大咧咧的說:"你們結了婚,我本來就應該天天喊你表嫂啊!"

葉一朵差點吐血:"雲小夢,我快被你氣死了,你的重點在哪裡呢,就你這理解能力,你是怎麼考上南大的?"

雲夢恬偷笑了一聲:"可能是買的吧,你也知道,我家裡錢多,所以……"

沒等雲夢恬說完,葉一朵就打斷了她的話:"別廢話了,告訴我,你這會在哪裡呢?"

雲夢恬沒有回答她的話,而是問:"你問我這個幹嗎,你不是跟我表哥在家玩嘛,問我幹什麼,還莫名其妙的打電話騷擾我!"

葉一朵沒忍住爆粗口:"玩你妹,雲小夢,你知不知道,我真的能把你打成餅兒,你嘴裡怎麼就沒有一句我愛聽的話呢!"

雲夢恬笑的沒心沒肺:"那好吧,你說你要聽什麼,我說給你聽!"

葉一朵徹底給她跪了:"好吧,我服了,你們家人,真是賽個的厲害,我問你在哪裡,是因為家裡就剩下我跟烈風了,你家偉大的表哥,臨時有事,去公司了,還有,我太無聊餓了,就問你在哪裡,想讓你回來陪我玩,就這樣,你有問題嗎?還在嫌我打電話騷擾你嗎?"

雲夢恬似乎在點頭,因為她說話都帶著頓音:"嗯嗯嗯,我當然嫌棄你打電話過來了,而且,我也沒有辦法繼續陪你了,我好不容易,才從我表哥公寓那邊,擠地鐵回到學校,你都不知道,周末的地鐵有多麼難擠,我差點就把自己擠丟了,才千辛萬苦的回到宿舍,打開電腦,剛剛玩了半局遊戲,你就來騷擾我了!我也是很不容易的,你知道嗎?為了給你和我表哥製造一個……"

葉一朵實在是聽不下去了,她帶著怒聲:"停,雲夢恬,你夠了,你真是夠夠的了,你語文老師是體育教的吧,用詞怎麼就這麼挫呢,你回宿舍了就回宿舍了,不能來找我,你就說就行了,怕我聽不懂嘛,還是怕我不能理解你,你這貨我真該把你從樓頂扔下去,讓你自由飛翔一次!"

聽到葉一朵的聲音,雲夢恬縮了縮肩膀:"朵朵,我問你句實話啊,你這麼暴力的一面,我表哥知道嗎?你在我表哥面前,展現過你這麼不講理的樣子嗎?"

葉一朵一下子就梗著脖子,想要揍人:"雲夢恬,你丫的才不講理呢!"

雲夢恬嘖嘖嘖了兩聲:"朵朵,我感覺,這才是你真實的樣子,你覺得,我要不要錄個音,讓我表哥欣賞一下呢?"

葉一朵愣了一秒,沉聲道:"雲夢恬,你要是敢錄音,你丫的就死定呢!"

雲夢恬癟了癟嘴:"好吧,我不錄音,讓我表哥自己去發現吧,好了,我要打遊戲了,可憐的朵朵,你就一個人慢慢無聊吧,其實,我在宿舍也挺無聊的,只不過,能玩遊戲,還是蠻不錯的!"

"你說了半天,說的全都是廢話,我就不該給你打電話!"葉一朵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她的胸口不斷起伏,真的好暴躁,好像揍人。

要是在臨海市……要是在臨海市……她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會去酒吧混混。

她不嗑藥,不抽煙,就是誰惹她,她就揍人。

這些年,她都快成臨海市一霸王花了,父母寵著她,各個世家的叔叔伯伯都認識她,沒有人為難她。

可是,到了南希市,好像就剩下她一個人了。

心情不好的時候,她要麼沉默,要麼跟雲夢恬這樣亂七八糟的說一通,繼續壓著心裡的火。

葉一朵知道雲夢恬說的最後一句話,她的確不敢讓路彥琛知道,她在臨海市是什麼樣子。

她可以肆意,可以囂張。

但是,在路彥琛面前,她希望他看到的,全都是自己的閃光點。

她不否認自己很混,但是,她也不否認自己的優秀。

葉一朵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發了一會愣。

她走過去,推開路烈風的門,發現小傢伙歪著腦袋,睡著了。

她走進去,幫路烈風收起拼圖,給他蓋好被子,她又退了出去。

她直接去了路彥琛的書房,因為路彥琛說,她可以看書,還可以去鍛煉。

葉一朵進了書房,看著這將近五十平米的房間,好幾個書架,在窗戶不遠處,有一個書桌,像是路彥琛平時坐的。

她在各個書架來回的看著,她發現,路彥琛的藏書,真不是蓋的,各個領域的書籍,似乎都有,分類整齊的放著,家裡都快變成一個小圖書館了。

她翻了翻書架里的書,她本來以為,路彥琛這麼多書,應該沒怎麼看。

可是,等到她隨意翻了幾本之後,她立馬發現,自己真的是大錯特錯了。

路彥琛的書,不僅翻了,而且,翻的相當厲害,幾乎每本書,都做了筆記,是看過的樣子。

葉一朵最後隨便挑了幾本書,找個地坐下來,認真的看書。

她發現,路彥琛的藏書雖然繁多,但是,除了那些專業知識書之外,其他的都很有意思。

葉一朵看著看著,兩個多小時就過去了。

她收了書,放回書架,去了旁邊的健身房跑步。

葉一朵選了一個音樂,把手機放在跑步機上,她跑了幾步,就加了速。

只不過,她剛加速,手機就突然響了起來。

葉一朵嚇得差點從移動帶上掉下去。

手機也被她耳機帶著,摔到了地上。

葉一朵差點就想罵人,她拿出手機看了一下,電話是同專業的一個男生打過來的。

葉一朵關了跑步機,手機還在不停的響。

葉一朵氣得一個勁的皺眉,要是路彥琛打過來的,她保證不會這麼生氣。

問題是,打電話的這個人,她不熟悉,而且,還害的自己差點跌倒,真的是不能忍。

葉一朵拿起手機,剛要接,手機就斷了。

葉一朵走上跑步機,打算不理會這個人。

結果,還不等她打開跑步機,手機又響了。

葉一朵低聲罵了一句,接通手機,心情很不好:"喂,你誰啊,打電話有事嗎?"

葉一朵的口氣很沖,因為她心情很不好。

對方是同專業的一個男生,叫關金浩,是班裡的團支書。

因為是個不大不小的官,老師讓大家記下班長和團支書的電話,葉一朵這的號碼,還是雲夢恬幫忙存的呢!

不然,這人就算是打電話過來,葉一朵也不知道他是哪個。

她這會心裡,已經把這人罵了個狗血噴頭。

話說,對方聽到葉一朵生氣的聲音,先是愣了兩秒,隨即,聲音有些小心翼翼的問:"葉一朵同學,是你嗎?"

葉一朵很暴躁的,想回一句,是你大爺。

只不過,礙於同學之間的友好關係,她還不想太過分。

她壓住聲音,點了點頭:"是我,怎麼了?"

關金浩終於鬆了口氣:"是這樣的,葉一朵,你晚上八點在不在學校,到時候有個事情,需要你下樓一趟!"

葉一朵悶聲道:"什麼事,你在電話里說吧!"

關金浩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些緊張:"不是的,這個事情現在還不能告訴你,但是,要等晚上八點,確定你在宿舍里之後,才能跟你說,而且,還要你下樓來的!"

葉一朵忍不住皺眉:"什麼事啊,怎麼這麼麻煩?" 關金浩似乎有些無措:"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你現在能跟我確定一下,到時候,你在不在學校嗎?"

葉一朵環視了健身室一圈,悶聲道:"可能在吧!"

她自己也不確定,路彥琛去工作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

下午,阿姨就能來上班了,可以照顧路烈風了,她也可以回學校了。

說實話,如果路彥琛不在,她一直待在這裡,感覺也沒意思。

只不過,晚上八點,路彥琛會不會晚上跟自己一起吃飯呢?

葉一朵想到這點,就不能確定,自己到底能不能在學校了,所以,說話都帶著不確定的音。

關金浩愣了幾秒,突然開口:"葉一朵,你是不是不確定,自己到時候在不在,但是,你晚上肯定會回來的,對吧?"

葉一朵點了點頭,她這會心情已經平復了一點:"可以這麼說吧!"

關金浩立馬笑了:"那行,我要找你的那件事情,也不一定非得在八點,你回學校告訴我就好!"

葉一朵皺眉:"不行就明天說吧,明天不是還有專業課嗎?"

對方卻笑著說:"你不跟我說也沒關係,我會讓同學注意你回來的時間,到時候,我打電話找你就行了!"

葉一朵徹底無語了:"你隨便吧,沒事的話,我先掛了!"

關金浩的聲音,一下子聽起來有點難過:"葉一朵,你是不是很討厭我啊?我感覺,你平時說話雖然冰冷,但是,也沒有這麼不耐煩啊!"

葉一朵有些無語:"我沒有必要跟你解釋這些破事,我平時什麼樣子,現在又是什麼樣子,好像跟你沒多大關係吧,我今天只是心情不好,我對你談不上討厭不討厭,只是普通同學,無感,你懂嗎?"

對方愣住了。

葉一朵有些煩躁:"你沒正事我真的掛了!"

關金浩的聲音有些難過:"沒事,你掛吧,我不會放棄的!"

葉一朵有些傻了,這是什麼鬼,什麼叫你掛吧,我不會放棄的?

她有些惱怒的掛了電話,乾脆不去理這個傻叉。

話說,葉一朵在路彥琛家裡的時候,路彥琛已經在一個飯局上了。

他是不喜歡出來參加飯局的,尤其還是大中午的,喝那麼多酒。

雖然說今天是周日,下午可能不會有什麼工作,可是,他就是不想讓葉一朵聞到自己身上的酒味。

沒有人敢給他灌酒,他就是坐在那裡,默默的沉著臉看著。

今天的這頓飯,是南希市新晉的一個商家,這兩年崛起的,勢頭不小,生意做得還不錯。

他們名字起的也不錯,叫關氏集團,按照他們家的姓命名的集團。

當然了,路彥琛對這些都不敢興趣。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