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舒服啊!」

「這是靈湖,鄉巴佬!」

火鳳又變回了小黃雞,之前的一副莊嚴感消失。

你特么……竟然還會著仰泳!

「不愧是慕容選中的人,還算經得起誘惑。」

小黃雞游著游著,又切換著蛙泳,還蝶泳……

秦天累的有些斃了,洗完就跳上岸,直接熟睡。

……

不對啊!

「這裏沒有夜晚嗎?」秦天一覺睡醒,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沒有!」小黃雞趴在秦天肚子上,懶洋洋的說着。

「不行,我得出去了!」秦天起身,「這裏的出口呢?」

一眼望穿,根本沒有門之類的啊!

我要困在這啦?

「你進來的是你的元神;如果要離開,就直接走進這個石頭就好了」

小黃雞飛在空中,指著花叢一處大石頭。

「你確定?」秦天半信半疑道,感覺有點糊弄洋鬼子。

「看着也沒什麼特別的啊!」秦天伸手一摸,手指處還真就融進了石頭裏。

「信了吧!」小黃雞有些傲嬌。

哦哦哦……還真的嘿!

到此為止,火鳳的教導結束……秦天勉強算是合格了,離火神宗下一任宗主,即將開場!

新手村畢業了。

秦天抱拳!

「雞兄,再見……」。 霍剛的臉上長滿鬍鬚,顯得尖嘴猴腮,可卻是貨真價實的地極境高手,速度快得驚人,剎那之間便衝到紫茜的身前。

五指捏成爪形,在半空一揮,抓向紫茜的胸前。

紫茜的臉色一變,立即施展出一種詭異的劍法,身前出現八道劍影,分向八個方向,向著霍剛刺過去。

在赤空秘府之中,紫茜也有奇遇,修為已經突破到玄極境大圓滿。可是她的身上有傷,出劍的速度也就慢了很多,出現很多破綻。

「你的劍法都是虛招,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霍剛狂笑一聲,五指被真氣包裹,竟然浮現出一層金屬般的光澤,猶如帶着一雙金屬拳套。

「嘭!」

他一爪擊了下去,將紫茜刺出的劍影全部擊碎。

金屬般的手爪,從紫茜腰部抓過去,刺啦一聲,將一大片衣袍給撕下。

紫茜腰部到左胸下方的肌膚顯露出來,凹凸有致的曲線,雪白晶瑩的皮膚,看得石窟中的三個剛剛從煉獄中逃出來的邪人眼睛發直,眼神變得十分火熱。

紫茜伸出一隻手,擋在胸口下方,遮住若隱若現的春光。

霍剛抓着從紫茜身上撕下的一大片白袍,放在鼻尖嗅了嗅,露出陶醉的表情,道:「真香!」

「去死!」

「殺神一式!」

紫茜施展出一招靈級下品的劍招,劍如閃電,橫空刺過去,擊向霍剛的心臟。

霍剛的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絲狡詐的笑容,以更快的速度衝出去,避開紫茜的劍,一指擊在紫茜纖細的頸項,封住紫茜唇部的經脈。

隨後,又一連打出七道真氣柱,封住紫茜身上的另外七道經脈。

紫茜提着劍,停下腳步,猶如石化了一般,動都不能動一下。

「美人,我知道你的嘴裏含着毒丸,只要被擒住,就立即咬破毒丸自殺。可是現在,你的全身經脈都被封住,你還能咬破毒丸嗎?哈哈!」看着紫茜修長婀娜的嬌軀,霍剛渾身顫抖起來,眼中散發出灼熱的光芒。

此刻,紫茜後悔莫及,早知道最開始就該咬破毒丸自盡,不應該抱有僥倖心理。

現在說什麼都遲了,落入這三個邪人的手中,絕對會讓她痛不欲生。

她本就是黑市中人,太了解黑市的邪人的手段。

不知為何,她的腦海中浮現出寧小川的身影,心頭暗嘆,想他幹什麼,就算他來了,也不可能是這三個邪人的對手。

就在紫茜浮現出這個念頭的時候,耳中傳來一聲慘叫。

「嘭!」

霍剛倒飛出去,身體撞在石壁上,雙眼瞪大,全身僵直,竟然已經氣絕身亡。

一枚拇指大小的石子,擊穿霍剛的胸膛,強大的衝擊力,在霍剛的胸口留下一個碗口大小的血窟窿,身體被打得對穿。

原本已經絕望的紫茜,突然又生出希望,向著石窟洞口望去。

「噠噠!」

腳步聲緩緩響起。

張若塵穿着一身潔白的長袍,五官清秀,身材挺拔,顯得十分年輕俊逸,身上帶着一股王族的高貴氣質。

張若塵走進石窟,看到被封住經脈的紫茜,徑直走了過去。

「小子,你是武市學宮的學員?」陳離道冷聲的道。

見張若塵根本不理他,陳離道的臉上露出怒色,一掌向著張若塵攻擊過去。

陳離道不敢輕敵,要知道霍剛可是被對方一顆石子殺死,對方的實力絕對不容小覷。調動全身真氣,打出排山倒海的一掌,一絲絲雷電從掌心湧出,發出噼啪的聲音。

張若塵微微停下腳步,反手一掌拍了出去,就像拍飛一隻蚊子一般,將陳離道打飛了十多米遠。

「嘭!」

陳離道撞擊在石壁上,嘴裏吐出一口鮮血,身體就像一片紙頁,輕飄飄的從石壁上滑落下來,摔倒在地上。

石壁上,留下一個人形的坑。

陳離道躺在地上,站不起身來,全身所有骨頭全部都被剛才那一掌打碎。若不是他是地極境的武道強者,生命力強大,恐怕此刻已經死去。

屠雲十分震驚的盯着眼前的白衣少年,不斷後退,他縱橫武道界數十年,也算是一代狠人,見過很多武道強者。可是卻從未見過如此年輕,武道修為卻如此恐怖的人物。

不僅僅是屠雲震驚,就連紫茜也十分吃驚。

她沒有想到,張若塵的實力已經達到如此強大的地步,隨手一掌就拍飛一位地極境的武道高手。

屠雲也算是見過大風大浪的強者,雖然心中吃驚,卻並沒有敗張若塵嚇倒。

他奪過紫茜手中的袖中魚腸劍,指在紫茜的脖子上,冷冷的盯着張若塵,道:「你若是想要救她,就最好聽我的指令,乖乖的退出石窟。」

張若塵站在原地紋絲不動,道:「你沒有資格與我講條件,現在放了她,我可以留你一條活路。但是,你必須要重新回到炎河煉獄,繼續做一位囚徒,為你曾經犯下的過錯贖罪。」

「哈哈!你在開什麼玩笑,老子好不容易逃出來,怎麼可能乖乖的回去?」屠雲譏笑道。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道:「意思就是,你要放棄這一次活命的機會?」

屠雲的眼神冰冷,將袖中魚腸劍又向紫茜的頸部靠近了幾分,咬着牙齒,道:「你若是不放我離開,信不信我現在就可以殺了她?」

「我不可能放你離開,也不信你能殺得了她。」張若塵閑庭信步一般,向著屠雲走過去。

距離越拉越近。

屠雲看着不斷靠近的張若塵,也被逼急,就要一劍將紫茜的脖子斬斷,然後再和張若塵拚命。

對方只是一個十多歲的少年,就算再強,能夠強到什麼地步?

他可是地極境中期的強者,就算不是對付的對手,至少也有逃走的機會。

但是,就在屠雲下定決心要殺死紫茜的時候,卻驚恐的發現自己全身上下都無法動彈,猶如被封在寒冰之中了一般。

「怎麼……怎麼會……這樣……」屠雲艱難的張嘴,嘴裏發出含混的聲音。

張若塵使用的是空間領域的其中一種力量,空間凝固。

在空間領域之中,張若塵可以讓空氣就像水一樣凝固,將空間領域中的修士「凍結」。

當然,若是敵人的修為足夠強大,依舊可以強行將空間領域破開,逃出空間凝固的壓制。

很顯然,屠雲還沒有那麼強大的力量,所以,在張若塵的空間領域之中,他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張若塵走到屠雲的面前,看着屠雲驚恐的臉,道:「我給過你機會,你自己沒有珍惜。」

張若塵的手掌放在屠雲心口的位置,寒冰真氣從掌心湧出,將屠雲的心口完全包裹。

「哧哧!」

寒冰真氣將屠雲的心臟凍結,變成了一塊血紅色的冰晶。

屠雲的身體痙攣了一下,渾身的肌肉綳直,隨後,就徹底沒有了呼吸,身體僵硬得就像一個冰人。

殺人的手法十分文雅,不見一滴鮮血。

張若塵將屠雲手中的袖中魚腸劍移開,一指點在紫茜的眉心,一股強大的真氣湧入紫茜的氣湖。

真氣在紫茜的體內,順着經脈運行一圈。

原本被封住的經脈,立即回復順暢。

紫茜的身體一軟,直接倒進張若塵的懷中,氣若遊絲的道:「謝謝。」

說完這話,紫茜就暈厥過去。

當她再次醒過來的時候,依舊還是在石窟之中,躺在一張石床上面,身上的傷勢已經恢復得七七八八。

六具屍體已經被清理出去,只剩受了重傷的陳離道還軟綿綿的躺在地上,不過也是昏迷不醒,處於半死不活的狀態。

張若塵就盤坐在地上,似乎正在修鍊。

在她醒過來的時候,張若塵也睜開了雙眼,向她盯過去:「傷勢已經恢復了?」

紫茜看着身上嶄新的長袍,原本冰冷俏麗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紅暈,低着頭,道:「你幫我換了衣服?」

張若塵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點了點頭,道:「是我的衣袍,雖然大了一些,應該還是可以穿。」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