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嘞,」木兮摸出手機,笑眯眯的應了句。

木媽媽走了兩步,隨後又退了回來,狐疑的看著躺在沙發上的閨女:「開心,你這兩天怎麼一直老看手機啊?」

木兮心頭一緊,她不自然的笑了笑,「我哪有,就是楠楠跟我聊天呢。」

楠楠,對不起啊,你就當幫幫我,謝謝謝謝。

「是嗎?」木媽媽眼睛餘光往木兮手上的那個白色手機上瞥了一眼。

木兮本就不善於撒謊,她臉上堆起甜美的笑容,把手機放進家居服的口袋裡,趿拉著拖鞋站起來走到木媽媽身邊,伸手挽著她媽媽的手臂,搖晃著撒嬌:「媽,你不就是想讓我跟你一起去嗎?」

「那咱們走吧,再等一會兒,藍叔叔家都要睡覺了。」

木媽媽來不及多想,就被木兮推著出了門。

「哎,拿著我的手機,萬一一會兒你爸給我打電話。」

木媽媽在玄關處的柜子上拿起手機,木爸爸今天加班還沒回來呢。

木兮真的不知道怎麼進的藍家大門,主要是現在已經坐在沙發上了,藍叔叔帶著一個金絲邊的眼鏡,很是斯文。

藍阿姨從廚房裡拿出切好的水果,笑眯眯的往木兮面前一放:「開心,吃點水果。」

「謝謝阿姨。」

木兮看了看盤子里的水果,好多樣,她咂咂嘴,拿著牙籤插了塊火龍果。

三個大人有說有笑的。

藍千河彬彬有禮的坐在一旁,給木兮插水果。

木兮就負責笑和吃。

「千河,你帶開心去你房間聊會天去。」藍阿姨笑著看著兩個小年輕。

木兮:「……」

藍阿姨真是體貼入微啊,她笑著點點頭。

藍千河勾著唇揉了揉她的頭髮:「走吧。」

她跟著藍千河輕車熟路的到了藍千河的房間,一到藍千河的房間,她就鬆了口氣,她真是怕她媽媽追問她手機的事。 「沒有。」趙小舟嘆息一氣,「我爺爺的眼睛快看不見了,我奶奶一直在我二叔家照顧他。」

「原來如此。」

宮玉記得上一世里正一直是在村裡的,這一世居然一直在城裡。

大概是上一世周氏死了,他在城裡坐不住,才急急忙忙地趕回來幫著夏家處理喪事的。

想著,宮玉又對里正生出了感激之情。

放眼整個上陽村,其實還是好人居多,只是大多數的村民都有從眾心理,才會在上一世做出了一些讓她憎恨的事。

她如今不再憎恨大多數人,只能說她重生回來后,把許多事情都看得很淡了。

宮玉心中的念頭轉過後,道:「趙小舟,你得空的時候去把你爺爺奶奶接回來吧!我給你爺爺治眼睛。」

趙小舟一怔,而後欣喜地問:「二嫂,你會治眼睛嗎?」

「會。」

上一世,宮玉都把里正的眼疾給治好了,這一世自然也有把握。

高誠聽見她肯定的回答,越發地有信心了。

高仁義在屋內躺著,臉色蒼白,面容憔悴,顯然他的病情已經影響到了他的正常生活。

宮玉在高誠的引領下進去,而後給高仁義把脈。

高仁義醒來,迷茫地看著她,腦袋都幾乎轉動不了。

如同上一世一樣,他的脖子下掉著一顆大瘤子。

那瘤子恐有一斤多重,他的下巴被頂得難受,坐起身時,還得用手去托著那瘤子。

宮玉檢查后,道:「高大叔,你的病我能治,但我治病的方法,你們不能有任何異議。」

一聽能治,高誠和高仁義都驚喜了起來。

高誠忙道:「沒有異議,只要宮大夫能治,我們全都聽你的。」

宮玉滿意他的表現,點了點頭便讓他們出去,而只留夏文桃作為自己的助手。

至於那治療的方法,她也就不多說了,省得他們知道后,大驚小怪的反而不好。

手術工具都在藥箱里,宮玉一一取了出來,便把名稱告訴夏文桃,好讓夏文桃一會兒拿給自己。

像高仁義脖子上長的這種大瘤子,一般都是良性的,宮玉上一世了解過高仁義的狀況,現在給他做手術沒有任何顧慮,下手倒是利索多了。

於是,麻藥打了以後,在夏文桃的配合下,才半個時辰的時間,宮玉就把高仁義脖子上的瘤子給摘下來了。

那顆瘤子影響到了高仁義的正常生活,雖然高仁義不說,但其實他早都想將這顆瘤子割下來了。

曾經他問大夫要不要割掉,可那些大夫都不敢下手,今日看宮玉的操作如此大膽,他沒有被嚇到,反而心生佩服。

難怪外間傳言宮玉乃是神醫,果然,這神醫的醫術與膽量和常人當真不一樣。

宮玉割了瘤子,確認沒有傷到他的動脈血管,這才給他把傷口縫起來。

宮玉用的是美容針和美容線,待以後傷口好了,應該看不出多大的疤痕來。

或許別的大夫會覺得高仁義這病就是不治之症,但對於宮玉來說,這充其量就是一個門診小手術,而且還是隨治隨走的那種。

一點私心作祟,宮玉想讓高仁義趕緊好起來給自家建房,收拾了所有手術用的工具后,便調配藥液給高仁義輸液,這樣既能補充他的體力,又能避免感染。

夏文桃出去通知高誠和趙小舟,二人進來后,就看到了一個置於盆中的血淋淋的大瘤子。

那大瘤子把高誠和趙小舟嚇了一跳,好在二人再看高仁義,就只見到高仁義的脖子上包紮好的紗布了。

沒有瘤子了,高誠激動地問高仁義的感覺。

高仁義喜不自勝地回答道:「割了好,割了好,為父現在感覺輕鬆多了。」

高誠感激得雙目含淚,忙給宮玉道謝。

「謝謝宮大夫,宮大夫你真的是神醫,我爹這病到處看了好些年了,可都沒有一個大夫能治好。我爹脖子上的這顆大肉瘤,這後來越長越大,大到頂著我爹的下巴,都讓他沒辦法進食了。」

宮玉:「……」

難怪高仁義的臉色不好,原來是餓的。

為了感謝宮玉,趙小舟和高誠在宮玉做手術之時,配合著在廚房炒了幾個菜,看宮玉忙活完了,二人便請宮玉去吃飯。

高仁義一聽吃的,肚子里便「咕嚕嚕」直叫喚。

「爹。」高誠聽到聲音后,第一時間走到床前。

高仁義苦笑道:「都好多天沒怎麼吃飯了,現在覺得脖子上輕鬆了,冷不丁就感覺到餓了。」

高誠笑道:「餓了好,知道餓,就說明你好了。爹,我去給你端一碗飯來。」

忽然想起什麼,他出去之前,先徵求宮玉的意見,「請問宮大夫,我爹能吃飯嗎?」

宮玉看看高仁義對食物無比渴望的模樣,道:「吃一點比較軟的飯菜吧!注意不要扯到傷口。」

「好,好。」

高誠高興得都快哭了,在遇到宮玉之前,其他大夫都說他爹沒治了,哪知道他爹現在說好就好了,這真是人生中的一大幸事啊!

二人請宮玉吃飯,宮玉恍惚覺得自己也餓了,剛才出門想著要給高仁義治病,她都沒怎麼吃飽。

但一般情況,她是不在別人家吃飯的,而她之所以留下,主要是看到了夏文桃和趙小舟。

趙小舟人品好,還有能力有本事,是一個不錯的人選,若是夏文桃能看上趙小舟……

這麼一想,宮玉就大大方方地留下,給夏文桃和趙小舟製造相處的機會。

只是,沒有夏文樺陪著,為了避嫌,趙小舟送上了飯菜,卻是不與二人同席,而只在旁邊招待。

宮玉發覺那飯菜的味道不錯,問道:「趙小舟,這飯菜是你做的嗎?」

趙小舟羞窘地回答:「是,不知道是否合你胃口?」

宮玉誇讚道:「挺好吃的。」

高誠在旁邊道:「小舟做飯可好吃了,哪像我,糙漢子一個,就只會燒柴。」

宮玉道:「你也不差,你會建房啊!」

高誠嘆息一氣,「建房的事我爹懂得多,我還得跟我爹好好學呢!」

挺謙虛,謙虛的人做事向來都不會太浮躁。

宮玉欣賞他,微微頷首道:「既然如此……」

。 宋相念躺在病床上,眼睛盯着一滴滴往下掉的藥水。

門口傳來敲門聲。「48號床。」

她扭頭望過去,看見一名穿着『小黃粥』制服的服務員進來,他走到宋相念的床邊,「你的粥。」

「謝謝。」

「祝你用餐愉快。」

「請問,是不是一個長得很漂亮的男人給我定的?」

那服務員覺得宋相念這形容真不錯,「對,就是很漂亮,你男朋友吧?」

「不,不是。」怎麼什麼都能扯到這層關係上呢。

賀執遇回到家裏,一眼看到宋相念的小包還沒拿走,他忍不住又捏了把那隻小兔子。

到晚上的時候,宋相念就退燒了,整個人舒暢不少。她給宋全安打個電話,沒指望他過來,但至少和他說一聲。

不過電話始終聯繫不上,應該又醉死在哪個角落了。

這是個三人間,旁邊兩張床也住了病人,屋子裏鬧哄哄的,到處都是說話聲。

宋相念沒胃口,一份粥吃了兩頓,她將桌子上的藥丸吞到嘴裏就睡了。

許是吃了葯的緣故,宋相念這一晚睡得特別沉,早上睜開眼時,猛地發現窗邊站了個陌生女人,她嚇得心臟一下衝到嗓子眼。

「醒了。」

賀熾夏手裏挎著一隻愛馬仕包,頭髮束在腦後,她上了精緻的眼妝,烈焰紅唇,一股子美艷直衝人的眼球。

宋相念目光往旁邊移,看到了臉色陰沉沉的賀執遇。

「小賀先生。」

賀熾夏一個冷眼掃到賀執遇身上,「你就把人直接丟醫院了?」

「怎麼,不行?」

「你小子,還挺橫是吧?」賀熾夏將包往床頭柜上一放,轉動下腕錶,看着是想動手。

「你別亂來,想上新聞嗎?」

宋相念坐起身,醫院的病號服在她身上顯得寬大不合身,「您是賀總嗎?」

「不用這麼客氣,叫我小姐姐就行。」

賀執遇唇瓣往上挑,嫌棄的表情做得不是很明顯。

賀熾夏朝身後看眼,隔壁病床上也躺了個和宋相念年紀相仿的病人。只不過人家被伺候得妥妥的,媽媽削蘋果,男朋友喂水,再一看宋相念這邊,難免顯得可憐。

「是你把人弄醫院來的,要不是管家跟我說人被抬上了救護車,你打算把人玩死是不是?」

這是什麼虎狼之詞?

旁邊病床上的人咽進去的水差點噴出來,「真能玩。」

宋相念紅著一張俏臉,賀執遇的面色也沒好看到哪裏去。

賀熾夏將帘子拉上,「你先換衣服吧,接你出院。」

宋相念坐到車上時,她跟賀執遇一人靠着一邊的車窗,賀熾夏坐在另一輛車上,總裁就是總裁,出門都聲勢浩蕩。

車子一路往前開,很快卻停在了一棟建築物的跟前。

宋相念不由朝外面望了眼,怎麼跑民政局來了?

賀熾夏的車停在後面,她上前幾步,在車窗上敲了下。

司機落下了玻璃,賀熾夏輕描淡寫地沖賀執遇說道,「等我十分鐘,我去結個婚。」

宋相念吃了一驚,邊上的賀執遇也擰起眉頭。「跟誰?」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