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就這樣吧。雷兒你們準備一下,馬上出發。」

雲顯庸還想說些什麼,但是被雲謙直接無情打斷。

「是。」

雲從風兩堂兄弟相視一一眼,然後同時回答道。

雲顯庸見此情景,臉色又是一黑。 金鯉農場徹底恢復平靜,不過翡翠黃瓜徹底火爆起來。那些採購商紛紛過來簽訂合同,而紅果由於數量太少了,雖然有方老的字坐鎮,楊柏並沒有賣出紅果王。

林嬌的帝王魚也是銷量不錯,日進斗金,無論是農場工人還是魚塘工人,都在盼望年底的獎金。

「考試怎麼還有理論考試,不就是開車嗎?」楊柏這幾天專門練車,胖子劉飛都能夠開車了,農場中的皮卡楊柏也能夠熟練的駕駛。

林嬌給楊柏報名的駕校,已經讓楊柏專門要練習科目二三四。科目一的理論考試,駕校居然安排人讓楊柏過了,這讓楊柏就是一愣。

「還有這樣的操作,林嬌是怕我沒時間?」楊柏搖了搖頭,自從體內有金丹,楊柏如今是過目不忘,就那點理論知識,楊柏只要掃幾眼,就能夠全部記住。理論考試是對楊柏最簡單的事情。

「四叔,這幾天我要去D市考試。農場的事情,就拜託你們了。」楊柏安置好家裡的一切,還是前往D市把駕照給弄出來。

「楊柏,上次你讓我救死胖子李剛烈,你要去D市可以找他。」劉飛這麼說著,讓楊柏揮了揮手。

楊柏也跟趙艷紅說了幾句話,全然沒看到趙艷紅偷摸的笑了起來。楊柏坐上鳳縣的汽車,在汽車站有專門去D市的大客。

「以後有駕照,先把車買了,聽說現在買車還得預定。」楊柏在客車站買了幾個苞米,就坐上車來。楊柏專門坐在後面的座位之上,準備有空研究下自己體內的金丹。

如今的楊柏有空就抓緊時間研究金丹和眉心的山字,激發金色的雙瞳也需要靈霧,只要沿著丹田,朝著自己的眉心運功,就能夠進發金色眼眸。由於這樣的原因,楊柏一直兜里都放著黑色的墨鏡。

吃完苞米,眼看著大客已經發動。一個半小時就能夠到D市,楊柏戴上墨鏡慢慢的激發體內的靈霧。

隨著靈霧的運行,金丹在轉動,而楊柏的視線再次發生改變,金色瞳孔之下,客車上任何人都看的一清二楚,真正的一清二楚。

隨著楊柏的目光,楊柏居然看到中間幾個座位之上,有三名男的衣袖當中都夾著刀片,嘴裡也夾著刀片,正在四處尋找什麼。

「小偷?」楊柏也不想管閑事,不過現在是為了試驗自己的能力。楊柏早就發現,隨著《寸崩勁》的運轉,自己好像也能夠激發氣流。

楊柏把《寸崩勁》凝聚在手指當中,這是楊柏研究很長時間的結果,或許也是楊柏小時候看武俠書看多了原因。

一個響指出現,一道無形的氣流直接就撞在一個人的座位之上。夾著刀片的男人剛要起身,就感覺腦後一疼,直接就昏迷過去。

「哈哈,準確!」 情入膏肓 楊柏興奮起來,可另兩名同夥有點傻眼,看到自己的人在那睡覺,氣的鼻子都歪了。

用暗號喊了半天,也沒有把人喊醒。這兩個人也準備起身,看著旁邊一個抱小孩的女人,就要划人家包。

兩道氣流再次出現,直接就轟進兩個人的后腰之上,這兩個人慘叫一聲,半邊身子都動不了,猶如見鬼一樣。

車上的人都驚訝的看著兩人,然後就看到這兩人的手中顫抖的一個個刀片掉落下來。惹得眾人發生尖叫。

這兩人哪有臉在車裡待著,讓司機停車,也不管昏睡的同夥,扭身就下車跑了。車上的人議論紛紛,而楊柏卻眯縫的眼睛,繼續研究自己的雙瞳。

客車晃晃悠悠來到D市客運站,楊柏坐上一個計程車,直接來到洪都駕校。駕校的操場之上,好多轎車都在練習的倒樁。

楊柏站在操場待了半天,看到一輛車上面有好幾個學員都在等著練習。看著這些人一個個笨拙的樣子,楊柏也笑了起來。

「第一次練車,是不是都是這樣,幸虧我在村裡都開車了。」楊柏找了一個陰涼的地方,等了半天也沒有人搭理自己,這讓楊柏有點著急。

就在楊柏等不及的時候,遠處一個胖胖的教練對楊柏一招手,然後指了指操場邊上的一輛白色吉利轎車,吼道:「你,你去那輛車。」

楊柏點了點頭,朝著吉利轎車走去。楊柏早就在兜里準備兩盒雲煙,畢竟來到駕校,煙給教練,能夠讓教練態度好一下。

楊柏本來不想整這些事,這都是趙艷紅等人囑咐的。楊柏拿著煙,直接來到吉利車上。未等楊柏開門,就看到駕駛車門打開,一身黑色皮衣的林嬌從裡頭走了出來。

黑色皮衣很緊,勾勒出林嬌無敵的身材,林嬌本來身材就火爆,頭髮好像有意的經過打理,柔順光滑,輕輕一甩,猶如波浪一樣,一股獨有的香味,就讓楊柏有點傻眼。

紅色的運動鞋特別醒目,應該是名牌,林嬌簡直就吸引了操場中所有男性的目光,無論是學員還是教練員都紛紛注視在林嬌的身上。

「教練,你們駕校還有女教練,那什麼,我要求由女教練培訓我。」每一個教練車旁白都有一個熱情如火的男子對著教練說的。

而每一個教練內心已經都斯巴達起來,紛紛暗想:「靠,老子還想有這樣的女學員呢,這怎麼回事?」

這些人都羨慕的看著林嬌,沖著楊柏一勾手,示意楊柏上車。現在的楊柏,絕對讓眾人羨慕嫉妒恨。

楊柏看著眼前的林嬌,再次看了看教練車,半天才嘟囔一句:「你不在魚塘,你當什麼教練?」

「哈哈,趕緊上車,我教你倒車入庫,明天是科目二考試,後天路面考試,最後一次都過了。」

「你還真是教練?」楊柏有點無語,在駕校看到林嬌,這讓楊柏有點轉不過來。而林嬌看到楊柏傻傻的樣子,偷摸暗笑,再次甩了甩秀髮,那種飄逸的感覺,讓楊柏臉皮也紅了起來。

能不紅嗎,楊柏想到用金瞳看到林嬌的樣子,楊柏在那幻想,惹得林嬌一腳就踹了過來。

「趕緊上去,沒看到那些人都看著嗎?」林嬌的話,讓楊柏系好安全帶,朝著倒樁訓練場而去。

「穩當點,倒樁很簡單,車上的幾個點,對應倒樁的不同的位置,只要你按照我說的,進行打輪就能夠進去。」

「哎呀,你怎麼那麼笨,你不是在農場會開車嗎,怎麼倒樁半天都進不去。」半個小時后,林嬌已經化成真正的教練,一頓把楊柏數落。

楊柏也滿頭都是汗水了,也不知道是緊張的,還是被林嬌訓的。楊柏也沒空問林嬌,看著林嬌得意的樣子,最後楊柏真的沒忍住。

「你行了,訓了半天了,你真當我進去不?」楊柏突然沖著林嬌揚了揚脖子,惹得林嬌笑眯眯看著楊柏。

「你想進就進,你真當科目二那麼容易?」林嬌的話,已經讓楊柏開始加速起來,而楊柏已經戴上墨鏡,車輛的加速,惹得林嬌再次笑了起來。

「我可告訴你,這是我表哥開的駕校,你可別把車弄壞了。」林嬌還以為楊柏有點著急,趕緊再次勸道:「好啦,第一次倒樁都那樣,我不說你了,不逗你了,還不行嗎?」

「我們打個賭,我們倒樁進去,你答應我一件事?」楊柏掃了一眼林嬌,這樣的打賭,也讓林嬌興奮起來。

「好啊,你要這次進不去,你也答應我一件事。」林嬌瞪著美麗的大眼睛,滿是笑意。

林嬌的話,也就說到這,就看到楊柏都沒有回頭,吉利車停在遠處的位置,然後瘋狂的加速后倒。

「你瘋了,這麼快,你在裝車。楊柏,你停下。」林嬌有點慌,感受著車速,楊柏一點減速的意思都沒有。

其他訓練場的人都看著呢,楊柏這樣的速度進行倒樁,這根本不可能倒進去。車上的林嬌看到楊柏認真起來,還以為楊柏生氣了。

就在這一功夫,楊柏的吉利車彷彿游龍一樣,一個擺尾,完美的滑進倒樁的位置當中。墨鏡之下,楊柏的金色瞳孔慢慢的恢復。剛才的一切,都是楊柏利用金色瞳孔,沿著某種軌跡,進行的操作。

「哈哈哈,完美,怎麼樣,林嬌,你輸了。」楊柏盯著林嬌,林嬌的心臟都要跳出來,沒有想到楊柏這麼厲害。

「你,你怎麼做到的?」林嬌鬱悶的看著楊柏,結果卻看到楊柏笑眯眯看著自己,指了指自己,好笑道:「來吧,今天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楊柏的話,讓林嬌也笑眯眯,那種笑容讓楊柏就是一愣,感受到某種危險。

「你笑的太滲人,你到底要幹嘛?」明明是打贏賭的楊柏,卻好像陷入某種陰謀當中。尤其此時的林嬌已經弱弱的伸出手來,輕輕的拽著楊柏的胳膊,嬌滴滴乞求著。

「好楊柏,好金主,你幫我做一件事唄?」林嬌這樣的魅力,哪個男人也承受不住。

冷麪總裁強寵妻 楊柏吞了吞口水,看著林嬌這樣,滿頭都是黑線,也瞬間斯巴達起來。

「妖精,就是妖精。幫你辦事,肯定有危險!」 雲顯庸乾脆閉上眼,直接來了個眼不見為凈。

「你們兩個一定要小心,調查清楚崑崙的事以後,便直接給我們發消息。千萬不要逞英雄!聽到沒有?」

雲謙臉色嚴肅的對兩兄弟吩咐道。

「是,你放心吧,我心裡有數。」

「聽到了……」

兩兄弟認真的保證道。

「嗯。」

雲謙見狀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便又吩咐的一些其他的旁枝末節以後,便直接轉身離開。

而雲從風和雲從雷則被他們各自的父親帶走,做另外的吩咐。

……

陰平並不只是給雲謙打了招呼,他還給自己的家族陰家說了昆崙山的事情。

陰家的人就沒有雲家的那種擔憂,他們收到消息以後,便直接讓家主長子陰嵩帶著兩個族裡最強的兩個小輩——陰蚩和陰琉璃連夜趕往崑崙。

在陰家和雲家以及特管局高層有了動作的同時,一些一直盯著他們動靜的人,立馬派出高端戰力尾隨。

到第二天天色大亮的時候,昆崙山玉虛峰前突然聚集了一大片的人。

跟昨天不同,今天來的這一批人,各個都在半空中待著。

有長著翅膀,容貌俊美的西方男子。也有直接輕鬆懸浮在半空中的陰家和雲家等人。還有忍者打扮的矮子,和做和尚打扮的異域人士,以及如同普通上班族的青年和中年人。

總之這一群人看起來,可比昨日那些暗暗跟蹤著姜辰的那些人強多了。不過從他們的裝束來看,他們跟昨天的那些人,其實是一夥兒的。

「看來,昆崙山是真的出了變故。」

雲從風看了一眼身旁的這些高端進化者和古修行者,輕聲說道。

雲從雷沒有接腔,不過從他凝重了不少的眼神可以看出,他此刻非常慎重。

「給父親他們發個信息吧,可以讓他們過來了。」

雲從風輕聲說道。

聽到雲從風的話以後,雲從雷的眉頭皺了皺,然後便輕按了一下手錶的錶盤。

雲氏兄弟兩人右邊正是陰家的人,而此時陰家的陰琉璃正一臉輕笑的盯著雲氏兄弟。

陰琉璃嬌好的面容上帶著一絲別有深意的輕笑,讓她看起來格外的動人。

「沒想到雲家只派了他們兩個過來,雲家的人還真是自信呢。」

陰琉璃的聲音顯得有些嫵媚,讓人聽了只覺骨頭一酥。

「或許他們不是自信也說不一定。」

陰蚩聽了陰琉璃的話以後,瞥了雲氏兄弟一眼,然後意有所指的說了一句。

「不過他們倒還是其次,我倒是沒有料到,這次居然會有這麼多的人跟過來了。」

陰蚩轉頭看向那些面孔一看就不是華國人的異人,眼中不由得閃過一絲殺意。

陰琉璃聞言也看了看右手邊的這些人,嘴角的笑容不由得更甚。

除了陰家和雲家人多以外,然後就是看著像天使的鳥人有三個,忍者有兩個,異國僧人有三個。

鐘山紀事之屠龍 至於其他的便是各自獨立,一看就是獨行的,這些人比較多,足有七個。

能夠看出來,這些人要麼是一方勢力的首領,要麼就是小國派來的。

總之這一次昆崙山的又一次變故,把各方勢力的人都吸引了過來。

比起上一次崑崙之變,這一次來的人無疑更多,牽扯的也更廣。

而且這裡面有些還只是先頭部隊,後面還會有人陸陸續續的趕到。

眾人為什麼來到這裡,他們互相都心知肚明,於是他們也沒有繼續聊天扯皮,而是直接朝著山上飛去。

不過當他們來到山腳下的時候,一股強大的壓力突然落到他們的身上。

「啊——」

伴隨著陣陣慘叫聲,所有人都跌落在地,摔成滾地葫蘆。

不過也有人仗著自己身手靈敏加反應迅速,迅速的便調整好了身體下落的軌跡,安然落地,沒有太過狼狽。

這些人便是雲家和陰家,以及僧人隊伍和忍者隊伍。除了這些人以外,也就散人中有那麼一兩個表現還算好。

這是因為這些進化者普遍不連身體,全靠自己的異能逞威的緣故,如果他們的異能消失,大多都跟普通人沒什麼兩樣,就連那些鳥人也是如此。

在這些人從空中落下的時候,玉虛峰頂斷崖上盤坐著的馬爾斯,又才緩緩閉上雙眼。

「這才有趣。」

馬爾斯的嘴角微微翹起,似是發現了什麼很有意思的事物一般。

雲從風沒在意不遠處那些狼狽的進化者,他此時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眼前的空地上。空地上還留著大片的腳印,以及屍首和箭羽。

看到這一切后,雲從風的眉頭便不由得微微皺起。

「沒想到,此處居然有禁空的領域!」

雲從雷沒有在意地上的痕迹,他嘗試著能不能飛起來。

結果任憑他怎麼調動能量,也沒法離地半步。

「應該不是領域,很有可能是陣法之類的存在。」

雲從風拔一隻黑色箭羽,認真觀察起來,同時輕聲說道。

聽到雲從風的話以後,雲從雷的麵皮微微一抖,陷入了沉思。

上次崑崙的變故發生以後,他們便不止一次來過崑崙探查,這玉虛峰他們也是仔細的查探過了的。

當時並沒有什麼禁空的領域之類的,也就是說這禁空的領域是最近才出現的。這麼說的話,很有可能是什麼陣法被激活了。

「看來,這玉虛峰,沒有我想象的那麼簡單啊。」

想通了了的雲從雷此時也把注意力放到了地面上,看到地面上痕迹以後,他面色複雜的說道。

「走吧,我們上山。」

雲從風扔下手中的長箭,直接朝山上走去。

雲從雷見狀一愣,看著雲從風的背影,雲從雷的眼神微微閃動,片刻后才起身跟上。

「大伯,他們上山了。」

一直注意著雲氏兄弟的陰琉璃,一看到雲氏兄弟動身,立馬對陰嵩說道。

陰嵩聞言轉身朝雲氏兄弟兩人的背影望去,濃密的眉頭不由得皺了皺。

「走吧,我們也上山。」

沒有想太多,陰嵩直接開口吩咐到。

陰蚩和陰琉璃聞言立馬起身跟上。 楊柏不想幫林嬌辦事,結果兩個小時之後,已經來到大潤發超市當中。林嬌興奮的開始選購吃喝用的,楊柏只能夠在那皺眉,幸虧楊柏戴著墨鏡。不過這一路之上,林嬌的回頭率簡直都要爆燈。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