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肖北掛斷電話。

龍天一來做她當然更加放心。

一到下班時間,肖北半點都沒有耽擱的準備離開。

可是她剛打開辦公室的門,卻又看見了龍天一正坐在外面。

丫的,這傢伙不是說今天上班嗎?!

還是說這傢伙早退?

秘書看著肖北出來,又是抱歉的一笑。

官少老公輕輕愛 肖北點頭:「走吧,龍天一。」

龍天一依然把她的手緊緊拽在手心裡,兩個人一起離開了出版色,坐在了他的車子上。

肖北說:「其實以後下班了,你也不用每次都特意過來接我的,我自己回去就好了,而且我覺得每次住在你家也不合適。」

「我順路。」

「……」順路?騙誰呢。

兩個人回到家,吃過晚飯之後。

龍天一帶著肖北回到了他的書房。

肖北為了方便就坐在了龍天一的書桌上。

龍天一打開電腦。

肖北說:「主要是黑沈月鵝的手機。」

龍天一立馬就明白了。

肖北解釋:「左夕的死,我覺得肯定是沈月鵝在後面一手策劃的,肯定跟她脫不了關係。」

龍天一沒有說話,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操作。

「我現在傳你一段錄音,你黑掉沈月鵝的手機之後,就把這段錄音強制性的在她打開她目前最常用的一些APP軟體的時候,進行自動播放,順便附加一張左夕的照片。」

「好的,給我半個小時的時間。」龍天一說。

「只需要半個小時?」肖北有些不相信。

龍天一點頭。

沒再多說,他修長的手指拿著滑鼠已經打開了他的特殊網頁,開始流利的操作。

肖北就這麼理所當然的坐在他的電腦桌上,看著他認真工作的模樣。

龍天一到底都會多少她所不知道的事情。

她以前一直以為他就是身手敏捷,很厲害。

後來時間長了,就發現他在商業上也很棒。

然而直到現在,他居然還是一個黑客。

她就是這麼喜歡在旁邊認真得觀察著他。

她等了還不到半個小時。

龍天一敲下回車鍵,說:「好了。」

「這麼快?!」肖北有些不相信的看著他。

這才二十分鐘吧。

「這並不是特別難。」龍天一解釋。

又騙誰呢。

「一會兒會有數據反饋給對方接收錄音的時間和次數,到時候我把數據提給你。」龍天一自顧自的說道。

「哦。」肖北點頭。

點頭的那一刻,她說:「你黑我手機應該也很簡單吧?!」

所以想要監控她,還真得不需要安裝什麼定位器。

龍天一看著她。

「我就是隨口說說。」

撒旦首席:刺青戀人難再追 龍天一將視線回到屏幕上,默不作聲。

肖北看著他的側臉。

突然,她的頭靠了過去,在他的臉蛋上親了一下。

龍天一眼眸微轉。

「謝謝你。」

龍天一看著她。

肖北突然被他看得有些尷尬:「我回房間休息了,你等會兒把數據給我就好,唔……」

話音未落。

龍天一突然托起她的後腦勺,直接封住了她的嘴唇。

她一怔。

下一秒就感覺龍天一的舌頭有些不受控制起來了。

但是很快,龍天一就放開了她,轉身走出了書房。

腳步甚至是有些快。

肖北就這麼看著他離開的身影。

其實,她真得可以接受。

她咬唇。

聽到電腦發出了兩道信息提示的聲音。

她坐在辦公椅上,拿起滑鼠點開信息。

信息顯示:手機ID75846在打開XX聊天軟體的時候,正常播放一次,12秒。

所以這是不是就代表著,沈月鵝已經聽到了第一條錄音了。

肖北冷笑。

她才不相信沈月鵝真得可以這麼無動於衷。

她無所事事的繼續等待,等待信息反饋。

此時此刻也確實無聊,她隨手拿著龍天一的滑鼠,玩他的電腦。

那一刻就是突然想到龍天一說他的技巧是跟著片學的……

所以,這裡面是不是存了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這麼一想,連忙就打開了龍天一的電腦,進入CDE盤。

那一刻,拿著滑鼠的手突然停頓了一下。

她看到一個文件包,裡面寫著《職場管理方法》的字樣。

她點開,裡面是一份Word文檔,文檔裡面,內容就是她以前看到的那本書的內容一模一樣,只是沒有排版而已。

所以那本所謂的《職場管理方法》就是龍天一自己寫的?!

不說內容精湛,但是兩本書好幾十萬字,他平時這麼忙哪裡會有時間寫?!

那一刻。

就是有被感動,但是她還是很平靜。

她關掉Word,準備退出他的電腦,總覺得,有些秘密其實不知道的好!

而就在那一刻,肖北就是看到了一個女人第六感就會覺得比較特別的文件夾,而她又鬼使神差的點開了。

文件夾裡面,就放了一張照片。

她雙擊滑鼠點開,點開之後發現卻是一張連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拍的照片。

看來,龍天一這傢伙還有偷拍別人的習慣。

……

翌日。

肖北吃過早飯之後,就準時出現在了自己的辦公室里。

可沒多久冷秋顏也走了進來。

肖北說:「你這段時間太頻繁的拉著,終究而言不是什麼好事兒,人言可畏。」

「我知道。」冷秋顏點頭,「但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你有什麼事情就直說吧。」

「今天沈月鵝有些神經衰弱。」冷秋顏難得笑了起來,「今天一早,我明顯看到她臉色蒼白,然後我跟著凌雲洛一起來上班的時候聽到凌雲洛隨口說什麼沈月鵝昨晚上一直都在做噩夢,吵得他一個晚上都沒有睡好。」

「做噩夢很正常,畢竟虧心事兒做多了,自然會心虛。」

「如果沈月鵝每個晚上都這麼睡得不好,凌雲洛這麼愛惜自己身體的人,肯定會和沈月鵝分開睡。」冷秋顏說,「而我就有機會重新討好凌雲洛了。」

「確實是一個好機會。」肖北點頭。

冷秋顏說:「肖北你果然是很聰明,我想都想不到,會用這種方法去對付沈月鵝,我甚至不知道該怎麼對付這個老奸巨猾的老女人。」

「可是你還是不要高興得太早。」肖北說,「以我對沈月鵝的了解,她不會這麼容易就上當的,還有可能反彈。」 「可是她現在還能怎麼反彈?才討好了凌雲洛,她根本就不敢做什麼極端的事情,她清楚得很,這次要是真得惹毛了凌雲洛,她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留在凌家了。」

「所以現在這個關鍵時刻,我們一定要穩住。」肖北提醒。

「好。」冷秋顏點頭。

越發的信任肖北。

肖北說:「你先出去,以後有什麼事情盡量給我打電話,太頻繁到我辦公室里,也會引起別人的懷疑。」

「嗯。」

「出去吧。」

冷秋顏離開。

很難得,心情確實不錯。

肖北看著冷秋顏的背影,她到沒有冷秋顏的樂觀。

如果沈月鵝真得那麼好對付的話,也不會到現在還能夠在她面前耀武揚威。

她眼眸微轉拿起電話給杏兒:「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嗯?」

「你替我去凌家一趟。」

「凌雲洛家裡?」

「是的,就是幫我去看看沈月鵝在不在家。」

「好。」杏兒又說,「那我用什麼借口?!」

「借口你就隨便編吧。」

「好的。」

杏兒一口答應。

肖北掛斷電話沒多想,將注意力投入在了工作中。

半個小時之後,杏兒打來電話。

「人不在家裡,聽人說凌雲洛出門之後她就跟著離開了,但是去了哪裡沒有人知道。」

「好,你現在可以來公司接我一下嗎?現在。」

「好的。」

肖北等了一會兒,下了樓。

樓下杏兒將車子停在了門口,看著肖北上車之後問道:「你是要去哪裡?」

「去左夕的墳墓。」

「你去看她看嘛?」

「不,我是去找沈月鵝的。」肖北直白。

車子很快就停在了一個郊區的墓園。

墓園據是在一個據說風水很好的山頭,一般達官貴人才能夠被安葬在這裡,真正的是寸土寸金。

車子停下。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