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還真是不死心啊。」梁思瑤說。

「這樣下去,我們家又得添人了吧?」江如意說。

「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她那麼優秀,年輕漂亮還是101局的局長,又是唐家的大小姐,她要想嫁人,華國的優秀的男人能排到長城去,她怎麼就看上我們的男人了呢,糾纏著不放。」凡凡說。

龍冰卻說道:「她其實挺可憐的,表面上很幸福,可我知道她一點都不快樂。你們見過她這樣嗎?低聲下氣,把姿態放得這麼低?」

另外三個女人都搖了搖頭,唐語嫣這段時間的表現她們都是看在眼裡的,給她們的感覺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龍冰又說道:「其實,那一次遇刺,如果不是她,我們都不會在這裡,我們的孩子也不會在這裡。她能拿出性命來保護我們,無論她有什麼過錯,我都已經原諒了她。如果她願意脫離唐家,我……我這邊沒什麼意見。」

另外三個女人沒表態,卻都將視線移到了夏雷的臉上。

夏雷慌忙舉手,「你們看著我幹什麼?我什麼都沒說?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們在說些什麼?」

梁思瑤白了夏雷一眼,「你心裡一定在偷著樂吧?得了便宜還賣乖,打你。」

夏雷,「……」

凡凡聳了一下肩,「好吧,我也沒什麼意見,多一個人不就多一雙筷子嗎?一雙筷子的事,小事。」

夏雷想說什麼,可話到嘴邊又沒了。他其實也不知道他想說什麼,可是什麼都不說,他又覺得不合適。總之,他此刻的感覺很奇怪。

梁思瑤說道:「老公,這事你暫時別表態,我們得和她談談。」

江如意補道:「對,談談。」

夏雷說道:「談什麼?這樣的事情,我……」這樣的事情,他能說什麼?說多了,那還真的是得了便宜還賣乖。不說吧,這麼大的事情,他這個一家之主居然沒發言權,還是不合適。

「談什麼?」梁思瑤說道:「當然是要確定她脫離唐家,如果她做不到,這件事怎麼也不會往下發展。」

「還有,我們要考察一下她。」凡凡說道:「我們四個關係這麼好,她來了要是搞獨立,那我們家可就亂套了。」

「對,考察。」江如意說。

夏雷看著江如意,笑著說道:「你在說相聲嗎?她們演逗哏,你演捧哏。」

江如意一粉拳就捶了過去。

也就是這一粉拳將一個嚴肅的場面打碎了,夏雷和江如意打鬧嬉戲,另外三個女人參戰,成為江如意的援軍,五個人頓時亂成一團,你打我一下屁股,我打你一下屁股,你掐我一下,我掐你一下,亂成了一團。

沒鬧多久,凡凡忽然挽住了夏雷的胳膊,臉紅紅地道:「老公,你兩天沒在床上睡了,我扶你去休息一下吧。」

夏雷笑了,她的敏感體質在作祟。給孩子餵奶這樣的事情別的女人能輕鬆勝任,可對她來說卻是很艱難的事情。她在這個時候提出來,十有八九是想給他這個大寶寶也喂點什麼吃的了。

「要去一起去吧?」夏雷笑著說道。

三隻粉拳落在了夏雷的胸膛上,可無論是江如意還是龍冰,抑或則是梁思瑤,她們都點了一下頭。

「睡覺!」夏雷精神百倍地道,哪裡像一個兩天沒在床上睡覺的人。

客廳里,唐語嫣正給夏龍擦屁股上的粑粑,一邊擦,一邊嘀咕,「帶小孩怎麼這麼辛苦啊?我要是生個雙胞胎,那還不把我累死啊……哎喲……夏凡,不要吃挖掘機啊,那能吃嗎?」

PS:感謝JGYMT書友的打賞,謝謝你! 午後的陽光熾烈,唐語嫣撐著一把遮陽傘,夏雷陪著她走,送她出門。

「你也站到傘下來吧,太陽太強,會晒黑的。」唐語嫣說。

夏雷笑著說道:「我一個男人,怕什麼晒黑?你躲著就好,我沒事。」

唐語嫣卻還是湊了過來,將遮陽傘遮住了夏雷的頭頂。夏雷有一米八五的身高,她也有一米七五的身高,再加上一雙高跟鞋,矮也矮不了多少,兩人走在一起看上去還真的是郎才女貌非常般配的一對。

不少人移來視線,看著夏雷和唐語嫣。夏雷不認識他們,可這裡卻沒人不認識夏雷。他現在是整個華國知名度最高的人,一舉一動都牽扯著整個世界的神經,不認識他的華人少之又少。不過,他在這個特殊的小區里出名卻不是因為他的雷馬軍工廠,還有最近在新聞頻道上熱炒的荊軻無人.機和幽靈無人.機,而是他的四個妻子還有四個孩子。他的妻子個個絕色,他的孩子個個聰明絕頂,才一個月就能說話,誰不羨慕?這麼多女人,這麼多孩子處在一起,卻又能和諧相處,誰又不好奇?

現在,夏雷又和第五個女人走在一隻遮陽傘下,姿勢曖昧,神情也曖昧,這個小區里的人想不多看兩眼都不行。

面對那些目光,夏雷早已經是死豬不怕開水燙,而唐語嫣畢竟是名門千金,面淺了一些,有些臉紅,有些尷尬。

小區的路彎彎,好像很漫長。

「你……」唐語嫣的聲音低低的,「你就沒有什麼要對我說的嗎?」

夏雷知道她想聽他說一些什麼,可那些話對他來說卻無法輕易說出口。他看了她一眼,然後又沉默了。

唐語嫣的眼眸里閃過了一絲失望的神光,「我已經把龍冰說通了,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嗎?」

夏雷笑了一下,「知道。」

「午飯過後,梁思瑤跟我談了一下,她的意思我明白,如果要進你家的門,就要脫離唐家。梁思瑤是這個意思,凡凡大概也是這個意思。你家做主的女人,一直都是梁思瑤。龍冰也能做主,可她不愛說話,更不願意與人爭什麼。」唐語嫣說。她沒提到江如意,因為江如意以另外三個女人馬首是瞻,根本就不是她的障礙。她其實把夏雷的四個女人琢磨得很透。

「你是想知道我是怎麼想的嗎?」夏雷說。

唐語嫣點了一下頭,「我要跟的男人是你,你不點頭,我再努力也沒有啊。」

夏雷停下了腳步,直視著唐語嫣的眼睛,「我……我沒什麼意見,可你能達到她們的要求嗎?脫離唐家,那對你來說會是一個非常痛苦的選擇。」

唐語嫣沉默了一下才說道:「是的,那會是一個非常艱難的選擇,可是……為了你,我願意做出任何犧牲。」

在遭遇服部家族的殺手使用毒氣暗殺的時候,她願意用生命去保護夏雷的女人和孩子,她連命都可以舍,還有什麼不能舍的呢?

這句話觸動了夏雷的心,他猶豫了一下,「語嫣,我值得你這樣付出嗎?」

「值得,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付出。」唐語嫣說。

夏雷的心中頓時一片柔軟,他伸手抓住了唐語嫣的手,「語嫣,她們要你脫離唐家,這也是我的意思,但我們說的脫離,並不是不認你爸媽、也有和你哥,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你父母對你也有養育之恩,這些融入血液里的親情和恩情不是說割捨就能割捨的,也不能割捨。我們說的脫離,是不想因為你而與唐家有任何經濟或者政治上的牽連,你要割捨的,是這些東西。」

唐語嫣頓時愣了一下。一直以來,她都以為梁思瑤她們要她脫離唐家是從唐家離開,不在和唐家的人往來。在面對這個條件的時候,她表現得很堅強,可她卻知道,要真正去面對她的父母和爺爺做這件事的時候,那卻是千難萬難。夏雷說得對,父母生她,父母養她,這樣的親情和恩情怎麼能說割捨就舍?卻沒想到,夏雷告訴她的卻是這樣的割捨。這樣的割捨對她來說就容易得多了,她完全能做到。

愣了一下之後,唐語嫣忽然伸手抱住了夏雷的腰,那一雙豐滿堅挺也壓在了夏雷的胸膛上,扁了形狀。

夏雷頓時僵了一下,慌忙說道:「你幹什麼啊?好多人看著呢。」

「看見了又怎麼樣?」唐語嫣的心中已經被甜蜜的味道填滿了,就連說話的聲音里都帶著香草與奶油的味道,「我不怕被他們看見。」

夏雷尷尬地道:「他們都知道我有四個老婆還有四個孩子,你……」

唐語嫣將臉龐埋在了夏雷的脖子間,溫柔地道:「那我就是第五個。,我的孩子也是你的第六個孩子。」

「第六個?」

「我要給你生兩個,一個兒子,一個女兒,你最好一次讓我懷上。」

夏雷,「……」

「你什麼時候娶我?」唐語嫣的眼神能把人融化。

夏雷卻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語嫣,如果……」

「如果什麼?」

「我的人生只還剩下一年多一點的時間,你還會執意要嫁給我嗎?」夏雷說。

「你胡說些什麼?」唐語嫣頓時緊張了起來。

「我是認真的,如果我的人生只還剩下一年多的時間,你還要執意嫁給我嗎?」

「別說是一年多,就算你只剩下一天的時間,我也要嫁給你!」唐語嫣丟掉了遮陽傘,捧住了夏雷的臉,「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夏雷苦笑了一下,「沒什麼,我的事你幫不了忙。」

「這是思瑤和阿冰她們搬到這裡來的原因嗎?」唐語嫣是何等聰明的女人,她一下子就猜到了正確的方向。

夏雷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告訴唐語嫣又有什麼用?一點用都沒有。面對朱玄月和史前唯一那種對手,別說是唐語嫣,就算是國家都幫不了他。

「我以前根本就不知道我想要什麼,我要的和我爭取的也都是唐家需要的,直到你出現,我才漸漸明白過來,我要的是你,我不能沒有你。沒有你的這段日子裡,我甚至不知道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我每天都在想你,每個晚上都能夢到你。我愛你,我要成為你的女人,哪怕只是一天。我是認真的,所以,不管你遇到了什麼難事,我都不會害怕。你需要我做什麼,我都會為你去做。如果我幫不上忙,我會像思瑤和阿冰她們一樣,留在家裡默默的等你回家。你明白我的心嗎?」

夏雷點了一下頭。

唐語嫣一聲嚶嚀,忽然湊唇吻住了夏雷的嘴唇。

那些一直看著這邊的人一下子就傻眼了。一個有著四個老婆和孩子的男人就在他的家門口和別的女人接吻,換作是別的男人,誰敢?

別的男人就算是敢,也沒有這樣的艷福。聚集在夏雷身邊的女人無論哪一個都是絕色,普通男人就算是娶一個都是天大的福分,更別說是四五個了。

在眾目睽睽之下與唐語嫣接吻,夏雷也是第一次。他開始還有些緊張,不過很快就放鬆了下來,用更飽滿的激情回應唐語嫣。對唐語嫣,他始終有一種複雜的情感。他喜歡過她,他也討厭過她,最後又被她感動和融化。其實,在她為了救龍冰、江如意、梁思瑤和凡凡而差點死掉的那一次,他的心裡就徹底接受了她。

吻到舌頭髮麻唐語嫣才依依不捨地鬆開夏雷,她的眼角流出了幸福的眼淚,「我等這個吻等了好久。」

夏雷笑了一下,拉著她繼續往前走。他不想停留在這裡,那些圍觀的人讓他很不自然。

出了門,夏雷將唐語嫣送到了她的座駕旁邊。唐語嫣又控制不住地摟住了他,在街邊又獻上了她的香吻。熱戀中的女人就是這樣,為了愛,不顧一切。

她的激情也點燃了夏雷,她的熱辣的吻和她的充滿激情與慾望的身體讓他忘記了所有的煩惱。他忘記了朱玄月,忘記了史前唯一,還有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屠龍者計劃帶來的壓力,他的大腦之中只有唐語嫣的吻,她的舌頭,她的溫暖而柔軟的身體。他其實需要這樣的放鬆,哪怕只是暫時的。

「呃……這是什麼?硬硬的。」唐語嫣忽然送開了夏雷,她的一隻柔荑停留在了夏雷的大腿上。那個位置是褲兜,靠近夏雷的那個地方。她或許是情不自禁想要去觸碰什麼東西,但卻抓到了別的東西。

夏雷伸手進褲兜,將合金項鏈和吊墜掏了出來。

「你一直帶著它,從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你就帶著它了,為什麼解下來了?」唐語嫣說。

夏雷說道:「這個吊墜裡面有一顆膠囊。」

因爲愛情 唐語嫣頓時愣了一下,「什麼膠囊?」

夏雷停頓了一下,湊到了她的耳邊,「AE膠囊。」

「啊?」唐語嫣驚得合不攏嘴了。

夏雷只是靜靜的看著她。最後一顆AE膠囊,這是他的秘密。唐語嫣為了救他的女人和孩子可以連命都不要,她為了她也可以與唐家割捨,他對她至少應該有這樣的坦誠。而且,他已經準備要吃下最後一顆AE膠囊了,只是在吃之前還要做一些「身後」的安排。

唐語嫣笑了。夏雷告訴她這麼重要的事情,對她來說比剛才的吻更讓她幸福和感動,因為這意味著他已經將她當成是他的女人了。

四目相對,一個新的吻似乎正在醞釀之中。

卻就在這時,一輛軍用越野車忽然停在了兩人的身邊。

唐博川從駕駛室里探出了頭來,臉上帶著笑容,「嘿!妹子,你和夏雷這樣,你就不怕他家的四隻母老虎拿刀追砍你啊?」 這個小區門前的街其實都是被華國最頂級的保鏢團隊控制了的,所以只要有可疑的人員,在街外就會攔截。如果被確認為危險目標,甚至可能被直接擊斃。所以,夏雷才沒有對身邊的環境刻意去觀察和掌控。不然,唐博川驅車過來,他一早就會發現他,根本就不會等到他停下車來才發現他。

唐博川的到來讓夏雷感到有些意外,讓唐語嫣有些尷尬和緊張。

夏雷將項鏈和吊墜塞進了褲兜,笑著打了一個招呼,「博川,你來找語嫣嗎?」

唐博川笑道:「嗯,是的,她現在可是我的頂頭上司啊。對了,你們剛才?」

夏雷只是聳了一下肩,沒有解釋。他和唐語嫣的事情與唐家沒有任何關係,他不需要向任何唐家的人解釋。

唐語嫣這才恢復過來,她說道:「哥,你找我有什麼事?打電話不就行了嗎?」

唐博川說道:「剛收到入境處的情報,幾個危險人物一個小時前入境了。」

「危險人物?來自哪方面的?」

唐博川說道:「還能是哪裡,當然是美國。」

夏雷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他忽然想到了克斯汀,還有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屠龍者計劃。

唐語嫣說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我稍後就回來。」

唐博川說道:「爺爺來京都了,他想讓你回去陪他吃晚飯。」不等唐語嫣說句話,他又看著夏雷,「夏雷,要不一起來吧。」

「我?」夏雷跟著搖頭,「我就不去了吧,我還有點事要處理。」

唐博川的眼裡閃過一絲不悅的神光,但很快就消失不見了,他的臉上依舊保持著笑容,「夏雷啊,你看,你都和我妹妹在大街上接吻了,你拐走了我爺爺的寶貝孫女,你總該去見見我爺爺吧。」

泡了人家的孫女,理應該去見見的,可是想到唐雲海、唐天龍和張玉梅的臉孔,還有他們做的那些事情,夏雷的心裡就忍不住會生出不舒服的感覺,很排斥。他看了唐語嫣一眼,如果唐語嫣想讓他去,他還是會去的。

唐語嫣的表情有些複雜,心事重重,猶豫不決的樣子。

「語嫣,你說句話呀。」唐博川說。

唐語嫣咬了一下嘴唇,她忽然鑽到了夏雷的懷裡,當著唐博川的面吻了夏雷的臉頰,然後在他的耳邊說道:「我知道你不想去,可是……我想你陪我去,面對我爺爺,我爸我媽的時候,我……有你在我的身邊,我會勇敢一點。」

夏雷明白她此刻的感受。她從小在那樣的環境里長大,唐雲海、唐天龍和張玉梅在她的心中建立了很難違逆的威嚴,還有整個唐家,那個古老的家族就像是一座大山壓在她的身上,現在她與這些對抗,她不僅需要有足夠的勇氣和決心,她還需要他的幫助。

她有求,他必應。

夏雷點了一下頭,「好吧,我陪你去。」

唐語嫣的心中一片感動,她再次吻了夏雷的臉頰,「謝謝你。」

夏雷在她的耳邊說道:「一家人,這麼客氣幹什麼?」

一句一家人,唐語嫣的一顆心便掉進了愛的池塘里。 傅小姐你老公又在作死了 她的眼裡看不見街上來來往往的人,也看不見身邊的唐博川,衝動之下她一口就吻住了夏雷的嘴唇,丁香小舌也撬開了夏雷的牙關,溜了進去。她的反應,她此刻的心情,如果不是街上,她恐怕就主動地將夏雷推倒了。

唐博川移開了視線,不是他妹妹和夏雷接吻的畫面太刺激,而是因為他的心裡很不舒服。

唐家,幾百年的大家族。夏雷要是明媒正娶,同時又沒有梁思瑤、龍冰、凡凡和江如意的存在的話,他會很開心的,整個唐家都會很開心的。可是,夏雷已經是一個有了四個妻子和四個孩子的男人,卻還在大街上和他的妹妹如此舌吻,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當著他這個當哥哥的面,唐家的臉面何在?他唐博川的臉面何在?他能舒服嗎?如果唐語嫣摟著的男人不是夏雷,他惹不起,他恐怕早就衝上去一頓老拳了。

足足兩分鐘之後唐語嫣才鬆開夏雷,她的玉靨上含著淡淡的潮紅,她的眼神能把熊一樣強壯鐵一樣堅硬的男人融化。

夏雷笑著說道:「你先去處理事情吧,我準備一下,然後給你電話。」

唐語嫣點了一下頭,「嗯,我明天來幫她們帶孩子。」

夏雷笑了一下。

唐語嫣上了她的車,慢慢開走。她的視線,至少有百分之五十在後視鏡上。在後視鏡里,夏雷漸漸遠去,而她的心裡就像是少了什麼東西一樣,空空的,需要填滿。

熱戀中的女人就像是含著嘴裡的一塊奶糖,粘人。

唐博川卻沒有立刻驅車離開,他下了車,走到了夏雷的身邊,淡淡地道:「你打算怎麼辦?」

夏雷知道他說的是什麼,但他說道:「什麼怎麼辦?」

唐博川皺了一下眉頭,眼裡又閃過了一絲不悅的神光,「大家都是男人,就不用裝了吧?」

「博川,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夏雷說。

唐博川聳了一下肩,「好吧,既然要明說,那我就明說吧,誰讓你是夏雷呢。我說的是你和我妹妹的事,如果我沒撞見,你肯定是不會提出來的吧?你們都發展到這種程度了,作為男人,你打算給她一個什麼樣的歸宿?」

夏雷沉默一下才說道:「我晚上不要是去你家嗎,晚上再談吧。」

「好吧,我只是隨便問問,期待你的光臨。」唐博川的視線移到了夏雷的褲子上,笑著說道:「來的時候我看到你手裡拿了一條項鏈,是要送給我妹妹的嗎?」

夏雷微微愣了一下,「不,那是我的項鏈,扣子壞了,所以取下來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