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成,你沒事兒吧,你不要嚇我啊,你怎麼樣了,你沒事兒吧!」王芬的哭聲把葉修驚動了,回頭一看,周大成已經昏迷躺在了岸邊兒。

是王芬和陳萌萌兩個人聯手才把他拖上來,要不然的話昏迷的成哥就得被洪水捲走了。

葉修急忙上去查看,周大成已經陷入深度昏迷,面如金紙氣若遊絲。背後中了一槍,現在還在流血不止。

腿上的傷口也二次爆發,腫的跟大象腿一樣。簡直讓人無法直視。

「怎麼樣,大成他怎麼樣了!」王芬急不可耐,拉住葉修的肩膀不停的搖擺。

陳萌萌也哭泣著說道:「葉大哥你快救救周叔叔吧,他是為了救我才被子彈擊中的,你快點兒救救他啊,不然他就沒命了!」

「他已經不行了。」魅兒冷漠道,「周大成被子彈射中後背,還在水中泡了大半天,污水侵入傷口,就算現在送到醫院都只有三成的存活率,更不要說我們這裡距離醫院還很遠!」

「什麼!」王芬大怒,鬆開周大成沖著魅兒撲了過去,「你這個賤女人,你詛咒我男人死,你自己怎麼不去死,大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饒不了你的這個浪蹄子!」

「哎,我說你這女人怎麼和瘋狗一樣!」魅兒大怒,抬手要修理王芬這個潑婦。

葉修急忙上前控制了魅兒,不然的話她還真敢對王芬下毒手,男人毆打女人會有所顧忌,不過魅兒自己也是一個女人。她不會顧忌。

不管怎麼樣,周大成也是為了救王芬才中槍的,讓他這樣躺著等死,可不是葉修該做的,葉修將周大成扛在肩頭,想找個乾燥點兒的地方,給他處理傷口。

「對了!」周欣欣突然說道:「我前兩天放羊的時候,發現對面山腰有一座小房子,我們可以把我爸送到那兒救治。」

周欣欣在前面帶路,大家一起趕赴山腰小房子,也沒多遠,就在一百多米之外。

天上暴雨連綿,山谷內的水位不斷暴漲,住在山腳的這一戶人家也是徹夜難眠,根本就不敢睡覺,睡著以後萬一山洪爆發的話,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

老頭兒端著雨傘在門口張望山洪,葉修扛著眾人一起來到門前,把老頭嚇了一跳。這深山老林的,深更半夜還這麼大的雨,怎麼來這麼多人!

「你們是什麼人!」老頭兒後退一步,目光警惕的盯著眾人。

周欣欣走上前說道:「大叔,我父親收了重傷,我們想借你的地方用用,我給你錢,我給你錢!」

周欣欣從兜里摸出來一大把錢,雖然被雨水打濕了,但這的確是真錢。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老頭兒不敢要這錢,誰知道這些人是好人還是壞人呢。

周欣欣又從懷中摸出來一個卡片,遞給了老頭兒,「大叔,我是一個學生,你不放心的話,我的學生證你拿著,我爸爸需要醫治!」

這一下老頭兒放心了,讓開了道路,眾人一起進入小院子。

一群人把兩間房子都堆滿了,葉修將周大成身上的濕衣服退去,換上一條幹燥的大褲衩。周大成身上的傷勢,讓葉修眉頭大皺。

子彈並沒有打中心臟,不然他現在已經斷氣了,子彈只是打中了他左側的肩頭。

子彈卡在體內,血流不止,必須要把子彈取出來之後,才能進行包紮。外面一群女人哭的天昏地暗,要是讓她們進來,也沒法動手了。

葉修從房間內找來一瓶烈酒,簡單給傷口清洗一番,用消毒后的匕首,直接把子彈給腕了出來,一直昏迷不醒的周大成,在子彈出來的一瞬間,突然張開了眼睛。

「啊!葉修,你要殺我!」劇烈的疼痛讓周大成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葉修將挖出來的血淋淋子彈丟在了周大成的面前,周大成立刻閉上了嘴巴。

子彈取出,葉修這才用簡單的材料包紮了周大成的傷口,周大成看到子彈后,又昏迷了。

要殺他的,可不是葉修這個人,而是那一顆致命的子彈。

腿上那個刀傷,也在渾濁的河水中二度感染,葉修把這個傷口也給他處理了。

看到周大成的這個傷勢,葉修才想起來自己腿上也有槍傷,不想還沒關係,一想之下,立刻便感到腿上傳來的劇痛。

「好了!」葉修開啟房門。

王芬蹭的一聲就沖了進來,跑到周大成床頭查看情況,陳萌萌也跟著撲了進來。

眼看她們幾個人又要好酷,葉修急忙開口喝道:「都不要哭,周大成現在陷入了深度昏迷,他失血過多,如果能輸血就好了。」

「趕緊來抽我的血給他輸,快點兒!」王芬掀開袖子之後,才驚訝的意識到,葉修也不是專業醫生,拿什麼給她抽血啊?

葉修搖頭說道:「輸血條件不足,不過你們可以給他補充一些有營養的食物,或者獸血之類的物品熬成湯。」

王芬蹬蹬蹬跑出了大門,緊接著外面傳來一聲凄厲的慘叫,老頭飼養的一條小狗被王芬殘忍的打死了。

「你要做什麼!」胡老漢大怒,「這狗是我養的狗,是有主人……賣給你們了」

胡老漢怒不起來了,周櫻櫻的錢包是防水的,直接丟出去一摞子錢,把胡老漢家所有的家禽家畜統統購買了。

魅兒動手,把葉修腿上的傷口也包紮了一番,葉修腿上的傷口也非常嚴重,不過葉修現在的身體素質很好,問題並不大。

胡老漢為了多賺點兒錢,把熟睡的老伴兒也喊了起來,老夫妻一起去廚房幫忙,房間都給他「出租」。一間房一千塊,比星級酒店還貴。

王芬給周大成燉了一碗狗血湯,周大成在洞中一天一夜都沒有吃上東西,她很著急,抓住什麼就是什麼,全然不顧狗血的寒意。

周大成虛弱的連嘴巴都張不開,王芬就把湯喝道自己口中,用管子直接吹到他嘴巴里。直接吹到喉嚨里。

葉修非常睏倦,喝了一杯熱水之後,躺在客廳的床上就睡著了。

那一夥女人比他更加不堪,除了王芬和周欣欣堅守在周大成床頭,其他人統統去側室休息。

到天亮醒來,周大成竟然脫離了昏迷狀態,王芬竟然鑽進被窩和他睡在了一起。主要原因是周大成體溫過低,躺在被窩裡面大半夜都沒有暖熱,王芬著急了才進去的。

兩人都穿著衣服,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不過這「發展速度」,卻是讓人驚異萬分。太快了吧?前天還是仇人,今天就同居了。

當天中午,大雨終於停歇,周大成雖然脫離危險,但身上的傷口仍未徹底穩定,若不及時送往醫院救治的話,恐怕一條腿都得截肢。

所以,不能在這兒等了,葉修用木櫃製造了一架簡單的擔架,眾人一起抬著周大成立刻山谷,在泥濘山谷中摸索了一天,終於在黃昏時分,踏上了310國道。將周大成送上了救護車!

重生后我渣了死對頭 ……

陳江醫院,葉修過來看望周大成,毛靚是不可能過來看望周大成的,不解釋。魅兒她們和周大成也沒什麼交情。

王芬蹲在床頭,拿著一份兒文件仔細觀看,陳萌萌也是撅著嘴巴站在身後。

「咚,咚」葉修走到,門口敲響了房門。

王芬抬頭一看是葉修,急忙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嬌聲說道:「小弟,你可算來了,趕緊過來,把這一份兒協議簽了!」

周大成把手中的另一份股權也要轉給葉修,王芬對此表示支持,她能夠組建一個幸福家庭算是不錯,最關鍵的是周大成手中還有一筆大約700萬左右的資金,夠他們花一輩子了。

丟了大成集團之後,周大成還能夠全心全意的照顧她,何樂不為呢?所以王芬對著數十億的資產,也沒什麼興趣。

葉修走上前,毫不猶豫的把合同簽了。

王芬這才滿意:「小弟,以後大成集團就有你來掌管了,我和你姐夫安心經營芬芬屋,有個小錢花就行了。」

「等等!」葉修擺手說道:「姐,你和姐夫的大婚我就不參加了……」

「什麼!」王芬大怒,抬手一把掐住葉修的脖頸,獰聲說道:「那再說一遍兒我聽聽,是不是我跟了周大成,你就生氣和我決裂了?」

「不不不。」葉修擺手解釋道:「姐,不管什麼時候,你都是我姐,只是姐夫養病尚需一段兒時日,我還有點兒事情,必須得離開蓬萊城一段兒時間,所以……」

「有什麼事情,不能等我們結婚了之後再走!」王芬拉住葉修的手腕不依不饒。

葉修湊在王芬耳朵邊兒小聲嘀咕了幾句,主要是毛靚現在見不得周大成和王芬卿卿我我。

她現在可是一天到晚黏在葉修身後。 葉修帶著她過來參加周大成的婚禮,還不得把她神經病氣的複發了?毛靚這個精神病並不是裝的,而是真真切切的精神分裂症。

「那好吧。」王芬點了點頭,「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勉強了,不過你把毛靚安排好了之後,回來一定把禮數給我補上了!」

「嗯!」葉修點頭笑道:「姐,我雖然不能夠參加你的婚禮,但是我卻已經給你把結婚禮物準備好了,我希望你喜歡。」

「啊!」王芬大喜:「什麼禮物,什麼禮物,快拿出來我看看。」

她驚喜過度,抱著葉修的手臂不斷的晃蕩。

周大成半死不活道:「王芬,是不是葉修的禮物好的話,那就跟他走了,不要我這個老頭子?」

冷血總裁求放過 「是啊!」王芬轉過身軀,獰聲說道:「老娘就是給你帶綠帽了,怎麼樣?我和我小弟親密一下你也管,要不是他救我,你能得到我?」

「可是我……」

「你什麼你!」王芬繼續訓斥道:「要不是葉修救我那麼多次,你就算追到我,也是追到一具屍體罷了。」

「我和你開玩笑的,你緊張什麼!」周大成有些急眼了。

「總之,你們兩個都是我這一生最愛的男人!」王芬凝聲說道:「不過以後若是條件允許的話,我還要關照一下老梁。」

這傢伙夠花心的啊,最愛的男人有兩個,還要去關心別人的男人,我去!

葉修從懷中摸出來一份兒小文件,給王芬遞了過去,王芬撅了撅嘴巴道:「我還以為是什麼好寶貝呢,就是一張廢……」

說道這兒,她的聲音戛然而止,片刻之後她突然張開雙臂,抱住葉修的脖頸哭了起來。

「葉修,你這一份兒厚禮,我們不能要!」王芬哭泣著說道:「那一份資產是周大成賠償給毛女士的,我不能要!」

「姐,收下吧。」拍了拍王芬的肩膀,說道:「讓周大成掌握資產的話,我怕他對你不好,如今大成集團的資產掌握到你的手中,我想他以後不會再亂來了。」

王芬突然張開手抱住葉修的時候,周大成緊張萬分,還以為王芬背叛他了,現在一看根本不是那回事兒,葉修要把毛靚手中的那一半兒資產轉手給王芬!

那可是數十億的資產。

周大成和毛靚離婚,本想給毛靚十億資金賠償,但是毛靚為了讓他回心轉意,就找律師深究起來周大成的資產,把周大成所有的資產,都划入到了夫妻共同財產中。

周大成當時一心想著和毛靚離婚追求王芬,加上他覺得自己的確是對不起毛靚,葉修同意了此事兒,把大成集團一分為二。

另一半兒已經轉手給了毛靚,毛靚又立下遺囑轉給葉修,葉修現在又轉給王芬。

周大成本想用另一半兒資產從葉修手中換走王芬,但卻遭到葉修斷然回絕,周大成自己努力追求到了王芬。

本以為他的這一半兒財產算是保住了,沒想到的是,王芬仍堅持讓周大成把資產轉給葉修,算是償還葉修對她的救命之恩。

周大成如果不這麼做的話,王芬寧願用自己的命償還周大成的恩情,也不願意嫁給他!

沒想到幾經波折,還是變相保住了一半財產。

王芬含著淚簽署了協議,接手了大成集團一半兒的資產。

這一半兒資產的法定人是王芬,不過王芬很快要和周大成結婚。這一份兒資產,以後算是他們的夫妻共同財產。

葉修提醒道:「姐,這一份兒財產,我可不是白給你的,以後讓姐夫幫我們打理這一份兒財產,賺到的錢按時給我哦,你監督著,可不能讓她搗鬼坑我啊。」

「你放心你放心!」王芬拍著胸脯保證道:「有我在,就不會讓他黑了你的錢,我們只會多給你,不會少給你一份兒!」

葉修點了點頭,轉身要走。

周大成突然說道:「葉修,記得照顧好毛靚,她是一個很不錯的女人!」

葉修攤手一笑,真不知道該說你什麼好了,你知道她是一個不錯的女人,還這麼折騰她?

現在把一個大好姑娘折騰成了一個瘋婆娘,這就是你想要的結局了?

王芬瞪了周大成一眼,走上來說道:「葉修,你把毛靚的賬戶給我,我以後每月私下裡給她轉過去五十……一百萬!」

王芬突然想起自己現在有數十億的資產,所以膽氣也壯了三分。

「不用了。」葉修搖頭回道:「姐,我手中這個資金裡面的錢,都是她的,夠她用了,你資金有充裕的話,可以照顧一下萌萌他們。」

「廢話,這還用你說!」王芬毫不猶豫道:「回頭我就給他們姐弟倆一人十億!」

「萬萬不可!」葉修斷然回道:「芬姐,你直接給他們十億,不是關愛他們,而是在害他們,你看看毛峰你就知道了。」

「額……那我不管他們了,讓他們自由發展。」 重生麻辣小軍嫂 王芬面色微變。

因為毛峰就是因為毛靚給他丟了幾百萬的橫財。然後這傢伙什麼正事都不做,一天到晚和一群狐朋狗友瞎混,吃喝嫖賭,吸毒鬥毆。

什麼壞事都做,就是不做好事兒。

葉修這一次過來,是看望周大成,也是過來和王芬辭行的。

張倩果那個瘋子,耗費重金把別墅買到了周家別墅的隔壁。

一天到晚陰魂不散纏著葉修,她的確是懷孕了,葉修也不好對她動手,但是葉修對這種惡毒女人沒興趣。

我不能揍你,我走行了吧,告辭!

文素素和李妍妍,都決定留在芬芬屋發展,因為芬芬屋現在承接了金湖別墅區十多家富豪的訂餐。

芬芬屋日均收入就高達三萬多元,一套涼粉宴999元,每一頓只做十二套。限量供應,想多要都沒有。

大頭給王芬了,不過幾個小美女一月也能撈到五六萬元,她們想走才怪了。

葉修帶著周欣欣,毛靚兩個人離開蓬萊市,準備去魅兒老家九江國呆幾天。

周欣欣這妮子一點兒都不傻,還非常聰明,周櫻櫻看到她就「自卑」,所以毛靚邀請了半天,周櫻櫻也堅決不走。

當天傍晚,葉修,周欣欣,魅兒,香兒,毛靚五人一起,就踏上了客機,離開了蓬萊城。

金湖別墅區,張倩果抬手甩了手中的手機,獰聲說道:「葉修,你休想逃出我的手心,無論你跑到天涯海角,我都要抓住你!」

抓?張倩果的追蹤人員甚至都不知道葉修坐了那一趟航班,能抓到才怪了。

幾經波折,次日清晨時分,葉修終於來到了這個神奇的九江國。

說是國,事實上就是茫茫大海中的一座島嶼,領地很小。

「九江國真不簡單啊!」葉修一下船,就被這一座繁華的水上城市給驚呆了。

茫茫大海上,一條長約十幾公里的狹長海島連綿其中,就像是一條奔騰的巨龍。

長倒是夠長,但是這小島寬度卻是有些寒酸了,最寬的地方尚不足兩千米,中間狹窄的地方還是海域。

靠一條條大橋橫穿連接在一起的。

「哼!」魅兒自豪的說道:「葉修你來的正是時候,今年正是我們九江國三年一度的填海運動,你也可以來填海。」

「你有沒有搞錯啊!」葉修搖頭苦笑道,「魅兒姑娘,我來你們這兒只是旅遊!」

島國想要擴建,必須得填海造地,這可是一項大工程,可不是葉修一個人扛鐵鍬,挖幾鐵杴土丟進海里就搞定的。

「你這個膽小鬼!」香兒撅著嘴巴斥責道,「九江國每一次填海擴建都是一次機會,抓到一小筆,就是一筆巨大的收入。」

毛靚點頭回道:「像是這種海上島國,經濟高度發達,人口密度極大,土地資源是限制島國經濟發展的致命因素。」

這城市絕對是寸土寸金。填海造出來的地面,也一定非常值錢。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