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文楠,快跑啊!」宮玉在夏文楠看不到的林子裏大聲喊。

夏文楠聽聲音爬起來,又踉蹌地繼續跑,而他這時也知道那竹筏是宮玉放的了。

那野豬避開了竹筏的投射,緊接着又朝夏文楠追來,那四腳狂奔的姿勢,速度相當的快。

夏文楠拿出吃奶的力,全身心地奔跑。可他眼看離宮玉叫他往上爬的樹榦只有咫尺之距了,卻是沒時間往上爬。

不得了了,野豬跑得太快,他根本就沒有機會爬樹啊!

怎麼辦?

危急時刻,夏文楠不住地思考。

「趴下!」宮玉的聲音這時在前面響起。

跟能夠救命的仙音一樣,夏文楠想都沒想就按宮玉說的爬下去。

倏地,在他趴下的瞬間,前面弔掛着的竹筏就朝他後面的野豬掃過來。

那野豬的速度太快,一時之間來不及躲避,硬生生地被那竹筏的尖端刺中。

只是,那野豬在這山林里混,早都學精了,眼看避無可避,它便往旁邊移動,致使那竹筏最後沒有刺中它的要害。

但道高一丈魔高一尺,宮玉早猜到那野豬會有此自救的舉動,硬是在野豬跳起來的地方等著。

那野豬撲在半空中,而她在野豬的前面,情形看起來驚險又恐怖。

夏文楠回頭時看到這一幕,整個人都嚇傻了。

以為宮玉就要成為那野豬的爪下魂,他下意識地脫口大喊:「芋頭……」

卻料,宮玉巋然不動,雙眼盯着那野豬,手裏拿着一個奇怪的類似於弓箭的武器對着那野豬射出了一支看起來不太長的箭。

夏文楠惶恐地看着,無比擔心宮玉的安危。

時間好似被拉長了一樣,他在這一瞬間眼睜睜地看到那野豬在半空中中了箭,陡然失去力氣,然後哀叫一聲,不可思議地往後倒。

「砰」!

兩三百斤的重量砸到地上,發出沉重的響聲,而那響聲驚嚇得山林里蟲雀啁啾的聲音都暫停了下來。

得逞了!

宮玉確定了后,看了一眼,並不驚喜,轉身就跑到夏文楠摔倒的地方。

「芋頭。」夏文楠惶然起身,整個人都還在發顫。

他自己被野豬追逐那會,他感覺還沒這麼害怕。

宮玉冷靜沉着道:「夏文楠,趕緊爬樹。」

夏文楠深吸了兩口氣,「還爬樹嗎?那野豬不是都死了嗎?」

宮玉提醒道:「你忘了嗎?一共是三頭野豬,還有一頭。」

「哦!」夏文楠一下醒悟過來,瞧他剛才擔心得都忘了這事了。

正要往上爬,他陡然想起什麼,停下來道:「芋頭,你先。」

為了避免宮玉發生危險,他想把先爬樹的機會留給宮玉。

宮玉不領情,催促道:「你別磨蹭,越磨蹭,咱們就越是危險。」

「哦好,那你快些跟上。」夏文楠看她認真而慎重的臉色,只好抓住樹榦往上爬。

大概是剛才被嚇到了,他爬樹時,忽然覺得雙手雙腳發軟,全都沒有力氣。

「快點。」宮玉在後面推他。

「嗷」,野豬的叫聲猛地響徹在兩人的耳中。

夏文楠回頭看了一眼,爬自己耽誤時間而置宮玉於危險之中,一時之間,不知是哪裏來的力氣,一下就爬了上去。

擔心宮玉,他還伸手來拉宮玉。

但宮玉並不需要他相助,宮玉往後退幾步,倏然一跑,整個人就衝到樹榦上,並在下一秒拽住樹枝跳到夏文楠的上面,謹慎地朝視線開闊的地方看。

夏文楠目睹她敏捷的身手,整個人都驚呆了,昨晚來時,夜間光線不好,他還沒發覺宮玉有這麼快的速度。

此刻,與宮玉一比,他真的是……太遜色了。

「嗷」,不多時,第三頭野豬就過來了。

宮玉拿着弓弩準備好射。

怕一擊不足以致命,她靜靜地等著,想等那野豬走近一點再說。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夏文楠爬到她身邊,道:「這頭野豬的速度看起來還挺慢的,不像之前那兩頭一樣見到人就猛的向前沖。」

「速度慢?」宮玉喃喃說着,仔細看去,陡然發現……

。 唐月華轉過身,嗔怪著的唐昊怒聲道:「這麼多年了,你才知道來找我!走,跟我上樓。」

說完,也不等唐昊,兀自雙手各自拉著唐元和唐三,便走上樓梯,來到了月軒的頂層。

唐月華微笑道:「頂層是我的私人空間,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會上來,坐吧。」

她將唐三和唐元二人帶到椅子前,讓他們坐下,才轉身看向唐昊。

「這孩子……」唐月華正準備問唐昊關於唐元的事情,卻發現自己還不知道唐元的名字。

隨即,她又看向唐元,微笑問道:「孩子,你叫什麼名字?」

唐元笑道:「姑姑,我叫唐元,您可以叫我小七。」

唐月華點了點頭,笑道:「好孩子,小七,姑姑記下了。」

這時候,唐昊走上前來,幽幽嘆了口氣,道:「小七的名字,都是比比東取的。」

「比比東?」唐月華聽到這句話,十分驚訝,「她……聽說她叛逃出武魂殿十多年了,這怎麼……」

看著唐月華那疑惑的眼神,唐元不知該如何分說,便對唐昊道:「老唐,你來說吧?」

「老、老唐?」唐月華很驚訝唐元對唐昊的稱呼。

唐昊無奈一笑,對唐月華道:「孩子一時還改不了口,慢慢來。」

唐月華似懂未懂地點了點頭,卻沒有什麼在意。

隨後,唐昊便將唐元如何被武魂殿擄走,如何被比比東救出,然後撫養長大的事情,盡數都與唐月華說了。

當然,關於死亡山莊的事,唐昊卻避過不談,他覺得現在還不是時候,而且沒有經過比比東的同意,唐昊也並不打算讓昊天宗知道死亡山莊的存在。

這都關係到與武魂殿的對抗。

末了,唐昊又道:「我也是幾年前,偶然遇到比比東才知道的,原來她這些年,一直在尋找我的蹤跡,為了告知我此事,可惜我一心只想報仇,不敢顯露於人前,所以多次錯過,這才拖延了十幾年才知道。」

聽完之後,唐月華也有些動容,她也是女人,深知一個女人為了孩子,一邊擺脫武魂殿的追捕,一邊還要將孩子撫養長大,十分地艱難,對於比比東,她雖然沒有接觸過,但是在她心中,已經升起了濃濃的欽佩。

此時唐月華看向唐元,緩緩走到他的身前,柔聲道:「孩子,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唐元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微微笑了一笑。

之後,唐昊和唐月華又談論著關於昊天宗的事情,話里有一些,也是唐元不知道的,他和唐三沒有打擾唐昊兄妹二人的對話,安靜地聽著。

當說到昊天宗宗主,嘯天斗羅唐嘯,也就是唐元和唐三的大伯之時,唐月華有些激動。

又講到唐昊和宗門如今的關係時,唐月華有些按捺不住了,便有些憤怒地道:「他們明白個屁!你堂堂天下最年輕的封號斗羅,還說幫不上宗門?大哥能理解你?」

說這話時,唐月華的嬌軀有些顫抖,而唐昊靜靜地站在那裡,他的背影,看上去是那麼的孤寂。

這時候,唐三站起身來,看向激動的唐月華,道:「姑姑,不要再逼爸爸了,他並不是不願意幫助宗門,而是,他已經不能,他的身體……」

話還沒有說完,唐昊便打斷唐三道:「夠了!月華,我把小三交給你了,他剛從殺戮之都出來,只有你能最好的幫他。」

唐月華點了點頭,隨即看了一眼唐元,詫異道:「那小七呢?剛才你不是說,小七是和小三一起從殺戮之都出來的么?」

唐昊搖了搖頭,道:「小七不需要,你看他的樣子,需要留在這裡么?雖然他也從殺戮之都出來,但是他沒有受到殺氣的影響。」

此話一出,唐月華更加詫異了,滿不可思議地看著唐元,見到唐元那溫暖陽光的笑容,她不信也得信了。

隨後,唐昊又甩手拋出一卷羊皮地圖,落入唐三的手中,便道:「一年後,按照地圖回山谷找我。」

說完,唐昊轉身離去,又道:「小七,我們走。」

唐元聞言,當即站起身來,看了一眼唐三,見唐三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便對唐三點了點頭,追隨唐昊而去。

「站住!」唐月華大步地跑了過去。

唐昊停下腳步,沒有回頭,而是道:「月華,你對大哥說,小三是我給宗門的交代,一年後,等小三來找我,我就會讓他們兄弟兩個去找你,你帶他們回宗門認祖歸宗,我不能做到的事,小三會替我完成,還有,你告訴大哥,他們,是我和阿銀的兒子。」

說完,唐昊又對唐三道:「小三,你是哥哥,你要肩負作為大哥的責任,昊天宗的事情,我就交給你了。」

唐昊這些話,好像交代遺言一樣,唐三的心中猛然一驚,但是想到唐元還跟著父親,定不會眼睜睜看著父親胡來,而且唐三對於唐昊的話,也不敢有絲毫忤逆。

於是唐三點了點頭,道:「爸爸,我明白了。」

唐昊「嗯」了一聲,便消失在了此地。

唐元嘆了口氣,回頭看了一眼唐月華,只見她淚流滿面,情緒十分悲痛,於是頗受感染,走上前去,張開雙臂,給了唐月華一個擁抱,輕輕拍了拍她的背,柔聲道:「姑姑,我們走了,您放心,我們還會回來看您的。」

唐月華抬起頭來,淚痕劃過臉龐,美目之中神采流轉,點頭道:「好孩子,姑姑知道,姑姑會等你們的。」

唐元點了點頭,鬆開唐月華,轉過身去,身影逐漸淡化,已經追隨唐昊而去了。

……

出了月軒,唐元對唐昊道:「老唐,我們現在去哪?」

唐昊道:「我們要回到之前你們特訓的山谷那裡,在那裡等你哥哥,你要不要先回一趟死靈山莊?」

唐元想了想,道:「還是算了,我正準備找個安靜的地方,開始修鍊,現在如果再不下工夫,到時候和武魂殿決戰,哪有足夠的實力幫上忙。」

話雖如此,但是實際上,唐元是害怕回到死靈山莊后,自己私自跑去殺戮之都的事情被比比東知道,那又逃不過一陣嘮叨了。

想到這個,唐元就有些頭大。

此時聽唐昊道:「可是你媽媽若不知道你的行蹤,難免擔心……」

唐元沉吟片刻,又道:「這樣吧,咱們先去一趟天寶樓,讓天寶樓的朱伯伯,幫忙送一封信回去,不就結了?」

唐昊聽到這個辦法,略微思慮,便也同意了。

於是,唐昊便跟著唐元,一路到了天斗城的天寶樓之中。

入了天寶樓,唐元也不管其他,徑直上了頂層,他的畫像早已傳遍全大陸的天寶樓,只要是天寶樓的人,沒有人不知道他是天寶樓的少主,所以自然不會阻攔。

到了頂層之後,唐元果然見到了朱三。

朱三見到唐元到來,十分激動,同時又十分詫異,道:「小七?你怎麼來了?你不是在幽冥嶺……」

說到這裡,朱三見到了唐昊,當即一愣,隨後便恭敬道:「見過昊天冕下。」

唐昊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算是回禮。

之前唐元和唐昊、唐三結束特訓后,回到死靈山莊之時,恰逢朱三從天斗城返回,進行述職,所以也參加了那場宴席,自然是認得唐昊的。

對於唐昊這般少許冷漠的姿態,朱三也沒有在意,本來人家就是封號斗羅,有些高傲在所難免,而且朱三在死靈山莊之時,就已經知道,唐昊這樣,倒不是不禮貌,而是他性情的確如此。

故而也沒有在意。

唐元這時候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低聲道:「噓!朱伯伯,這件事可不能讓別人知道,您幫我帶封口信回死靈山莊,給我媽,就說我跟老唐去修鍊了,晚點再回去看她。」

朱三聽得一愣一愣的,但是他也沒有追問唐元到底是什麼事,等唐元寫好信交到他手上之後,他便道:「好吧,你放心,我明天就派人送回去。」

唐元道:「好,辛苦朱伯伯了,那我們就不久留了,朱伯伯,我們還有事,就先走了。」

朱三點了點頭,也沒有什麼叮囑,一個封號斗羅級別的親生父親跟在身邊,唐元肯定沒有什麼危險,他也不好再說。

離開天寶樓之後,唐元又道:「老唐,我們等一等再走,我的酒沒了,我得再去採購一些,畢竟我們這次要在那裡待一年,你說是不是?」

唐昊精芒一閃,一本正經地點頭道:「我覺得你說的很有道理。」

他已經等了很久了,把唐三送到月軒,然後又陪唐元去天寶樓送信,腹中酒蟲已經饞的不行,就等唐元這句話了。

於是,父子二人,便快步走向天斗城最大的酒樓。

到了酒樓中,唐元二話不說,便帶著唐昊進了一座雅間,喚來服務員,點了好一大桌子的酒菜。

隨後,又叫來這座酒樓的老闆,讓老闆在他們用完餐結束后,打包一百壇好酒,其中烈酒五十壇,果酒三十壇,米酒二十壇。 華國,職業挑戰研究部。

禿頭部長看着上面批下來的文件,摸了摸自己鋥光瓦亮的大光頭,感慨道:「這個蘇晨,真是能整活啊!」

一旁的女部員撇了眼文件,眼中露出羨慕之色。

見女部員撇了眼文件,老部長趕忙瞪了她一眼:「噓!」

「瞎看什麼,這是機密文件!」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