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噠噠噠~」

「噠噠噠~」

馬蹄聲至,一陣馬鳴長嘶聲響起,楊廣勒馬而立,側目向一旁看去,視線停留在楚帝背影上。

「楚帝?」

「隻身一人藏於百姓中,想要魚目混珠?」

「玉真子,高熲聽令,馬上帶人攔下前方牽馬之人!」

楊廣眼光毒辣,同樣是一眼認出楚帝,對於他最重視的勁敵,別說是一道背影,就算楚帝化成灰怕是楊廣也能認出。

玉真子,高熲得令,帶著一隊人馬向楚帝策馬狂奔過去,聽聞背後傳來馬蹄,楚帝毫不遲疑,飛身躍上馬背,提韁縱馬絕塵而去。

「果然是你!」

「所有人聽令,全力追殺楚帝,決不能讓他活著離開隋陽之地!」

「玄真子,傳朕詔令,泰興城,龍興城大軍集結,在返回楚國必經之路攔截。」

楊廣斬殺楚帝志在必得,惡魔之森內,楚帝就是他的夢魘,要是楚帝返回楚國境內,楚國與隋陽殊死一戰在所難免。

眼下機會就擺在眼前,他怎麼可能讓楚帝逃走,放虎歸山,後患無窮,楊廣豈會不知如此道理。

玄真子策馬進入揚州城,楊廣帶著其他人緊隨玉真子,高熲之後,胯下坐騎迅疾如風,掀起萬丈煙塵向楚帝追擊過去。

城下百姓不知發生何事,戰馬縱橫馳騁,他們紛紛退避三舍,害怕殃及池魚,遭受無妄之災。

百姓落荒而逃,追逐之戰拉開,墨龍飛縱狂奔,楚帝回首觀之,如劍的目光停留在楊廣身上。

「唰!」

「唰!」

驀然,楚帝手臂上滅魂臂開啟,真氣沙漠之鷹激射而出,頃刻間,十道飛矢穿透虛空而去。

飛矢縱橫,快如流星,玉真子和高熲出手阻擋,一道真氣子彈劃過,高熲頭盔下一抹鮮血溢出。

楊廣縱馬而來,瞥了兩人一眼,雙腿拍馬提速追擊,臉上神色猙獰恐怖,一副欲將楚帝碎屍萬段的樣子。

蘭崇山下。

比蒙王,呂布帶領屠魔死士等候已久,見楚帝尚未出現,兩人擔憂出現紕漏,決定前行千米相迎。

此時。

楊廣依舊窮追不捨,楚帝心中擔憂,一旦前往蘭崇山和比蒙王回合,所有人行跡暴露,目標太大,要是楊廣集結大軍圍堵,到時要想前往龍興城,將會難如登天。

他思緒飛轉,腦海中重新規劃一條線路,決定帶著楊廣一行,遠離蘭崇山,繞道千里返回楚帝。

念及於此。

楚帝調轉馬頭,向蘭崇山一側的荒野古道狂奔而去,見楚帝捨近求遠,楊廣神情一凝,疑心重重,可見楚帝就在前方,不再多想其他,縱聲下令,全面追殺。 她為什麼一直躲著,不就是因為這事不好說嗎,難道要她告訴莫書榮,你是我恩人,我們不能在一起。

還是告訴他,他現在只是個碎片,而她是神體,不能在一起。

怎麼說都不行的呀,所以靈汐覺得,還不如跑了來的速度,什麼都不用說,也不用尷尬。

靈籮覺得,莫書榮看不見主人,就會更想她吧,而不是忘了她。

但是,她又好高興主人願意陪著她,嘻嘻嘻!

莫書榮在看到靈汐留下的書信后,當時雖然很生氣,後來他就平靜下來了。

既然靈汐不願意跟他在一起,為此不僅給他找一個妻子,還跑了,那他不跟她在一起就好了。

只要待在她身邊,他莫書榮可以退步的。

莫書榮倒是隨性,說走就走了,也不管後面的事情,可是夜無雪不行呀。

人家當時就有所感覺了,他要是不把這些話圓回去,後面可怎麼辦呀。

所以夜無雪帶著禮物來到錢府,一番話下來,表明了當初辦賞花宴,是為了靈汐。

想給靈汐找幾個玩的好的小夥伴,只是沒想到,這丫頭會自己偷偷跑出去玩。

如此,倒是冷落了錢小姐,要是哪日她回來了,還望錢小姐多去看看她。

夜無雪回到家裡,就被下人告知,莫書榮走了,他去找靈汐了。

夜無雪當時就不知說些什麼了,以前,弟弟並不是這樣的,他從來不任性。

無奈過後,就讓暗衛跟著他,保護他的安全。

莫書榮猜測,靈汐應該會躲在某個小山村裡玩。

因為她以前不就常常跑到山裡去嗎,只是不知道她會躲在哪個小山村。

靈汐雖然走了,但對於莫書榮的事情,還是很關心的,所以當她知道,莫書榮出來找她,就有點焦急。

這人怎麼就這麼不聽勸呢,非得找她幹嘛。

知道夜無雪有安排人保護莫書榮,靈汐稍微安心了那麼一點點。

但是,皇權爭奪戰已經到了最後關頭,一步都不能出錯,所以,莫書榮這個時候出門,是很危險的。

夜無雪以為,派人保護好莫書榮就可以了,他們現在都盯著京城,應該不會去管其他的事情,但四皇子從來就沒有忽視過莫書榮的存在。

知道莫書榮離開后,他就派人去盯著他,見他似乎是在找什麼人,而跟著他的人也不算多的時候,他就想了個辦法。

把莫書榮引到他的地盤上,然後捉住了莫書榮。

「第一次見面,容我做個自我介紹。」

四皇子覺得,他抓住莫書榮,就已經贏了一半了,所以現在很得意。

也有空跟莫書榮好好聊會,但莫書榮並不慌張。

他就看著四皇子,等著他說那些他知道的廢話。

「本皇子叫李勤,是當朝四皇子,但很快,就會是皇帝了。哈哈哈哈哈!」說著說著,李勤就笑起來了。

莫書榮默默說了句有毛病,然後沒眼看的撇過頭去。

「現在,信應該已經送到你哥的手裡了吧,你說,他會怎麼做呢?」李勤說到這,更得意了。

他外公一直說,不能為我所用,就要毀去,可是,他覺得,能把不願為你所用的人收攏過來,那才是本事。

看看,夜無雪多傲的人呀,現在還不是只能憋屈的乖乖聽他的話。

「李勤,你的膽子很大呀!」

莫書榮聽到熟悉的聲音,激動的回過頭去看。

果然看見靈汐,她手中拿著一把劍,氣勢洶洶的對著李勤的人。

靈汐看了莫書榮一眼,見他身上沒有什麼傷,稍微消氣了一點。

然後,靈汐就瞪了莫書榮一眼,別以為她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莫書榮笑嘻嘻的看著靈汐,就算被她瞪也不怕。

李勤根本就沒有見過靈汐,他剛才見到靈汐,直接就被她的美貌給吸引了,壓根就沒有聽到她說的話。

可是,他看見靈汐跟莫書榮兩人眉來眼去了一會,就反應過來,這是來救莫書榮的。

「美人,你認識這小子?」

靈汐猛的被叫美人,差點沒反應過來,然後她就生氣了,靈汐最討厭的,就是別人這麼叫她。

手一揮,李勤臉上就多了一道印子,靈汐冷冷地看著李勤,「要是不好好管住自己的嘴,我不介意收了它。」

眼神一轉,靈汐看向莫書榮,一根絲帶揮過去,纏上莫書榮的腰,把人一拉,就帶出了包圍圈。

李勤的人從靈汐出現就一直處於震驚的狀態,因為他們動不了了。

李勤倒是可以動,但他本事不高,而且靈汐沒有久留的意思,帶著莫書榮就走了。

靈汐走後,那些人就可以動了,李勤責問他們為什麼不把人攔住,他們都說自己剛才動不了,但李勤不信。

還是李勤的心腹跟李勤說了剛才的怪異,李勤才不再追究,只是,他卻在想,要是自己能得到靈汐這樣的人,那皇位還不手到擒來。

然後他就慌張了,有靈汐這樣的人在,夜無雪他們不就…

心腹見李勤臉色慘白,忍不住安慰道,「殿下,那人並沒有對付我們,說不定也不會插手這些事。」

畢竟有些高人,是不能插手凡塵間的事,不然這不是亂了套嗎?

李勤不知安慰自己,還是欺騙自己,很快就信了這話。

卻說靈汐,她把莫書榮帶出來后就一句話也不說,莫書榮好幾次想跟靈汐說話,都被靈汐冷冷的眼神給堵回來了。

莫書榮知道,靈汐這是生氣了,氣他不愛惜自己,就這麼中了別人的圈套。

「汐汐,我錯了。」莫書榮拉著靈汐的袖子晃了晃,一臉委屈。

「你還好意思委屈。」靈汐扯回自己的袖子,找了塊石頭坐下,背對著莫書榮。

「誰叫你一聲不響的就走了。」

莫書榮說完,又覺得這話不能說,萬一她還跑了怎麼辦,然後就轉到靈汐面前。

「你要是不樂意,我不說就是了,幹嘛走了呀!」莫書榮蹲在靈汐面前,把頭靠在靈汐腿上。

「我們從小就相依為命,我一直都跟著你,你怎麼忍心把我一個人丟在夜府就不管了呢?」

莫書榮說著說著就哭了,但是他哭的很有技術含量,眼淚一點點的下來,他本來就長得好看,這麼一番下來,顯得更加動人了。

靈汐:「……」我懷疑你是故意的!

。 意外歸意外,張曉卻不會放過這麼好宣傳自己新電影的機會。

當然了,他本人並不打算上這款和前世一部電視劇名字一樣的綜藝節目。

「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挺忙的,你們三人去這款綜藝節目上面露露臉什麼的也算是很不錯的事情。」

「到時候只要記得宣傳一下《活埋》。」

「不行,你要記住一定要重點宣傳一下《活埋》。」

張曉一邊玩著遊戲,一邊對着周悅彤囑咐。

「。。。」

周悅彤一臉的無語,她看了張曉電腦屏幕一眼,「這就是你要忙的事情?」

「咳咳。」

張曉暫停遊戲,轉頭看着周悅彤一臉正經。

「你以為我是在玩遊戲,其實我是在寫下一部電影的劇本。」

周悅彤一百個不相信,「我信你個鬼,玩遊戲還能夠玩出一個劇本來?」

「你不相信,不代表我不能夠在玩遊戲的時候寫齣劇本。」

「雖然你看我是在玩遊戲,其實我一直都在腦袋裏面構建著劇本,已經有了一個雛形的世界觀。」

「你這一打斷,本來可以構建的世界觀直接就塌了。」

張曉無奈的攤着手,偶爾玩玩遊戲放鬆還是蠻不錯的。

雖然現在也算是有錢了,但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花這筆錢。

還有這些天,他的父母也打電話過來詢問他最近過得怎麼樣。

他想了想直接將自己這次賺到的錢轉了一大半給父母。

畢竟辛苦了半輩子的父母,拿着這錢去旅遊旅遊,或者是做一些能讓自己愉快的事情都挺不錯的。

還有他現在也沒有什麼花錢的慾望。

「。。。」

周悅彤狠狠的掐了一下張曉的胳膊,對於這個睜眼說瞎話的傢伙感到了很無奈。

最後又是狠狠的瞪了張曉一眼,她這才轉身離開了張曉的辦公室。

「嘶,這小丫頭下手真狠啊。」

張曉揉着被掐的生疼的胳膊,這個小丫頭今天有些暴力,肯定是來那啥了吧。

來了那啥的女人最好不要去招惹。

他重新將注意力轉到了電腦屏幕上,繼續玩上了遊戲。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