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花朵朵吐出一口鮮血,但是這口鮮血卻是迅速的變黑。

那是囤積在體內的毒素,在秦穆然氣勁的逼迫下,被逼了出來!

「姐夫?」

花朵朵吐出一口鮮血以後,整個人稍微好了很多,毒癮也沒有那麼強烈了。

「朵朵,你讓我怎麼說你好!」

秦穆然看著花朵朵這個樣子,嗔怪了一句道。

「我也不知道,都怪我……..」

花朵朵也知道自己闖了大禍了,都怪自己沒有防備之心,太相信別人,也好奇心太重,讓自己竟然觸碰了毒.品這個東西。

「好了!別說話,這才剛剛開始,底下你會很痛苦,這幾天你就在這裡配合我治療!」

秦穆然瞪了花朵朵一眼道。

此時他不再像以前那般嘻嘻哈哈對著花朵朵說話,而是這個時候他根本就笑不出來。

「我知道。不過姐夫,我有一件事求你,你一定要答應我!」

花朵朵嘴唇有些慘白,臉色虛弱看著秦穆然楚楚可憐地說道。

「什麼事?」

秦穆然問道。

「姐夫,這件事你能不能幫我保密,不要告訴我姐?」

總裁總裁,真霸道 花朵朵有些擔心地問道。

「現在知道你還有個姐姐了?現在知道怕了?在中海,你隨便闖禍,有我們幫你收拾爛攤子,這一次要不是我湊巧來寒國,剛好遇到了你,你知不知道後果有多嚴重?」

秦穆然瞪著花朵朵說道。

「我知道……..」

花朵朵自知理虧,委屈的眼淚不由自主地從眼角流了出來。

原本秦穆然還滿是怒火,可是當看到花朵朵哭泣以後,整個人的心又軟了。

秦穆然最為致命的就是女孩子哭,現在花朵朵哭了,就算自己心裡再怎麼有氣,也不知道該怎麼發作出來。

「好了!不要哭了,這件事我不會告訴你姐,但是我希望你能夠配合我,戒掉毒癮!」

秦穆然說著便是解開了花朵朵手臂上的毛巾,然後走出了房間。

虛弱的花朵朵看到秦穆然離開,一個人蜷縮著身子,躲在被子里哭泣著。

今天如果不是秦穆然來,以她吸食過量,早就已經死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玩鬧。

秦穆然走出房間以後,便是坐到客廳里休息。

此時,他的手機卻是響了起來。拿起一看,不是他人,正是陸傾城打過來的電話。

「喂,老婆。」

秦穆然接通電話道。

「到寒國了嘛?」

陸傾城關心的問道。

「剛到。」

「聯繫上朵朵了嘛?」

「聯繫了,剛才跟朵朵吃了個飯,送她回宿捨去了。我也剛回酒店。」

秦穆然並沒有多說什麼,一方面他答應了花朵朵不告訴陸傾城,另一方面他也是擔心陸傾城知道了以後會趕過來。

「沒事就好。你也別慣著他,有什麼事情就說,這丫頭別玩瘋了,耽誤學習。」

陸傾城語重心長地說道。

「我會的,老婆,時候也不早了,你還不睡嗎?聽你的聲音挺累。」

秦穆然岔開話題關心地問道。

「我累怪誰!還不是怪你!哼,算你溜的快,等你回來要你好看!我睡了!」

說完,陸傾城便是氣鼓鼓地掛斷了電話。

秦穆然看著已經是忙音的手機,無奈一聲苦笑,隨後便是離開了房間。 “你們這羣人這些年一直在我的地盤上,難道不知道我是什麼人麼?”

沈菲兒勾起趙小川的下巴,冷笑的對着趙小川說道,而林趙小川感到恐怖的是自己身體竟然動不了了。

“可惡,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什麼叫她的地盤?等等,之前老婆婆好像要說過要加入鬼婆婆的,莫非她就是居住在鬼婆婆山的鬼婆婆?”

趙小川心電急轉,瞬間回想着剛纔發生的一切,震驚的看着眼前的沈菲兒。

沈菲兒忽然輕笑一聲,腦袋靠了過來,伸出舌頭舔着趙小川的耳朵,似乎明白趙小川在想些什麼,輕聲道:“小子,你想的沒錯!我就是鬼婆婆山的鬼婆婆。”

朕的皇后絕不可能拋棄朕 雖然趙小川心中已經有了答案,但聽到對方這麼說,心中還是一震。

“呵呵!”

總裁老公太凶猛 對方似乎很滿意他震驚的模樣,笑道:“不用那麼吃驚,說實話,我現在可以出來還多虧了你們這些年在埋骨峯送來的那些美味,不然我也不可能這麼快完全甦醒過來。”

“只不過我沒有想到一出來居然會遇到你這麼有趣的人,當真老天待我不薄,給了我一個大大的驚喜啊!”

“驚喜?什麼意思?她爲什麼要這麼說?”

趙小川腦中閃過一個念頭,而沈菲兒臉上的笑意更濃。

“呵呵,當年各路鬼怪爲了你可是把世界都攪的天昏地暗,可你只說了一句‘百年後相見’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沈菲兒的指尖劃過趙小川的臉龐,語氣說不出的溫柔,但尖細的聲音卻讓趙小川感到心寒。

“想當年我爲了你也是茶不思,飯不想,一心想要吃掉你,只可惜道行太淺,只好窩在這小山溝裏,但這就是緣分吧!”

“那個妖魔鬼怪可以想到他們百年來守候的人兒竟然來到了我身邊?又有誰知道上天如此厚愛我?讓我遇到你!”

“我本來以爲這人生無趣,卻沒想到你帶給我精彩!呵呵.。。”

說到這裏,沈菲兒的聲音一頓,雙手捧着趙小川的的臉,臉上掛着美麗的笑容,眼中好像情人一般深情,然後笑道:“所以,就讓我們的緣分直到天長地久,讓我們化作一體吧!”

趙小川聽到對方的話愈發的疑惑,但無奈身體不能動彈,只能呆呆地看着對方的臉靠近自己,看着沈菲兒的脣慢慢地貼在自己嘴上。

一瞬間,一股柔軟的感覺從他的嘴脣傳來,趙小川心中一震,感覺似乎有一道電流瞬間劃過自己的身體,腦中更是一片空白。

“我的初吻竟然就這麼沒了?”

趙小川腦中驀然閃過這麼一個念頭,但隨即耳邊響起了一個輕笑聲。

“呵呵,沒想到當年英雄的你也有如此可愛的一面?也好,這也是這女娃的第一次,就讓我們雙方的第一次成爲永恆,讓我們融爲一體吧!”

趙小川聽到這個聲音,反應過來,知道這是鬼婆婆的聲音,而很顯然對方再一次窺探了自己的心中的想法。

“你這到底是什麼意思?要和我融爲一體?不行,我又喜歡的人了!”

趙小川腦中閃過李若曦的身影,心底冒出一個念頭。

他知道對方一定會明白自己所想的,果然,那個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只是這次卻充滿了冷冰冰的味道。

“哼,那個女人,你就別想了!她現在可是快樂得很,我根本就比不了人家!”

趙小川聽到對方的話,心中一驚,心中急道:“等等,你知道她的下落?”

“知道,當然知道,他已經是那老妖怪的妻子了,這滿山遍野的孤魂野鬼那個不知道?她近來可是得寵的很,就連那白狐狸都成了對方的侍女呢!”

“等等,什麼成婚?他是誰?你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哦,我忘了你已經不是當年的你了,不過即使你是當年的你,不是照樣打不過他麼?呵呵,冤家,與其想那個****,咱們還是融爲一體吧!”

“你等等,我.。”

趙小川還想問些什麼,但就在鬼婆婆的聲音消失沒多久,他的口腔一漲,然後感覺彷彿一把燒紅的長劍瞬間從自己的喉嚨刺進了五臟六腑。

“唔~”

趙小川瞬間感覺自己的全身一麻,一股巨大的疼痛包裹住了自己,同時五臟六腑像是完全移了位,不斷地翻滾起來。

趙小川的身體僵硬,根本不能動,但身體的本能還是讓他不用自主的顫慄起來,耳中更是‘嗡嗡’作響,感覺整片天空開始眩暈起來。

但讓他更是他害怕的是,眼前的沈菲兒雖然只能看到她的一隻眼睛和半邊臉頰,依然讓他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在趙小川的視線中,沈菲兒的臉上瞬間起了一層灰白的皺紋,頭髮也變得灰白許多,好像蒼老了百歲,讓趙小川心中剛纔的旖旎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但這些都不算最恐怖的,更恐怖的是,沈菲兒灰色的瞳孔越來越亮,好像一面漸漸發光鏡子一般,而在那面鏡子中趙小川清楚的看見一個熟悉的人影。

那人臉上原本光潔的皮膚慢慢地乾枯無比,頜骨像是一把錐子清楚的顯現出來,而在他的眉毛、頭髮更是瞬間蒼白,脊樑瞬間彎曲了不少。

“天啊!這個人,這個人不是我麼?我怎麼會變成這樣?”

趙小川在看到沈菲兒眼瞳中的人時,心中一顫,立刻涌現出一陣驚恐。

正當他驚慌失措時,他的餘光再次掃到了沈菲兒的臉上,隨即發現之前滿臉皺紋的皮膚瞬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光潔了許多,而且從這半張臉上來看,這根本不是沈菲兒的臉。

“不是沈菲兒的臉?怎麼可能?我明明在和沈菲兒接吻!不,不對!”

趙小川心頭一震,瞬間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不對,不對,從一開始沈菲兒就已經不在了,現在和我接吻的應該是鬼婆婆!”

似乎察覺了趙小川的想法,鬼婆婆的聲音再次響起,帶着一絲滿足感慨道:“啊,果然如傳言中那樣,你的靈魂是最美味的!”

“原來所謂的融爲一體,是吃了我?是要吃了我的靈魂?”

趙小川聽到對方這麼說,一瞬間立刻明白了對方之前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感覺自己陷入了死亡的深淵。

“妖孽敢爾!”

正當趙小川心生絕望時,一道灰色的道袍在他眼角閃過,緊接着一聲爆喝從房間中響起。 此時,寒國寒城公立醫院特護病房裡面,李成奇躺在病床上面,臉色慘白,奄奄一息。

病房之中,已經聚集了不少的人,但是他們的面目卻陰沉的厲害。

「是誰!」

為首的一個中年男子梳了一個油頭,看起來很是精神,尤其是他身上的氣場,一看就是久居上位的人。

「幫主,我們也不知道,連李先生都被廢了。」

跟著中年男子後面的一人低下頭來,顫顫巍巍地回道。

「哼!連我李敏煥的兒子都敢動!真當我九星幫是擺設?」

李敏煥冷哼一聲,霸氣十足地說道。

眼前的這個男子就是名震寒城地下世界的九星幫幫主李敏煥,同樣,他也是李成奇的父親。

「給我查! 菜鳥神探:大神,矜持點 一定要找出這個人來,我要他付出慘痛的代價!」

李敏煥的目光冰冷,透露著濃烈的殺意。

「是!」

感覺到李敏煥的殺意,他身後的手下點點頭,便是退出了特護病房。

「醫生,我兒子情況到底怎麼樣?」

李敏煥這個時候轉過身來,看向一旁的醫生問道。

「李先生,令公子的四肢都被打斷了,而且遭受了粉碎性的打擊,根本沒有辦法治療。」

主治醫生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道。

「而且令公子恐怕以後都沒有辦法進行房事了。」

主治醫生說的很是含蓄,但是李敏煥卻是知道這意味著他李家以後要絕後了啊!

「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李敏煥看著主治醫生問道。

「真的沒有辦法,全部都是毀滅性的!」

主治醫生無奈地說道。

「沒有辦法?那要你們這群醫生幹什麼!你們想要我絕後是吧,那麼我就先讓你們絕後!來人,給我看住他們的家人,要是治不好我兒子,我就讓他們全家陪葬!」

「李先生,李先生饒命啊!」

聽到這話,主治醫生頓時就懵了,什麼情況啊?遭受這等無妄之災。

「想要你的家人沒事,你就先治好我的兒子!」

說完,李敏煥便是轉身離開了特護病房。

轉眼,一夜便是過去了。

但是這一夜,寒城的地下世界卻是不太平。

九星幫的太子被人給廢了,整個寒城地下世界都震動了。

九星幫行事有多麼的霸道,沒有人再清楚了,連李敏煥的兒子都敢廢,這個人也是個絕對的狠人啊!

只不過,這些震動對於秦穆然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影響,今天他已經跟著夏國中醫代表隊開始與寒國棒醫代表隊見面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