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我早就知道,你和辛無痕是穿一條褲子的壞蛋,你現在終於肯承認了?」

看林峰那窘迫的模樣,李薇倩終於是忍俊不禁,破涕為笑。

印象中,這還是林峰第一次看到李薇倩笑,而且笑的如此燦爛,林峰直看的呆了。

就連一旁的萬東,也是連連感嘆林峰這貨的命,真不是一般的好!

「你……你看什麼呢?」李薇倩被林峰盯的一陣臉熱,杏目一白的嗔道。那一臉的薄怒,讓她整個人顯得好不嫵媚!

「薇倩,你……你真是太美了!」林峰由衷的贊道。

李薇倩一聽,頓時羞的低下了頭,幽幽的道「你現在厲害了,膽子果然大了!若是換做以前,你敢說這樣輕薄的話,我非……非殺了你不可!」

「哈哈哈……怎麼會呢,你心裡有我,你捨不得的!」林峰放聲大笑起來,豪氣十足。

「我……我……」李薇倩的臉本就已經很紅了,此時更是艷若桃花,本想大聲的反駁否認,可她一連我了幾聲,卻始終沒能我出個所以然,到了,只能是將螓首再次垂了下去,默不作聲。 默不作聲那就是默認!林峰大喜之下,膽子也變大了起來,竟是突然將李薇倩打橫抱了起來,李薇倩驚羞之下,立時便牽動了傷勢,嘔出了一口鮮血。

領主攻略 林峰直被嚇的臉都綠了,忙將李薇倩小心翼翼的放了下來,滿是自責的道「都怪我,我太混賬了,竟把你傷的這麼重!耀庭兄弟,你怎麼也不攔著我點兒?」

這林峰倒好,竟回過頭來將萬東埋怨了一通,直讓萬東的臉色一陣青紫變換,差點兒沒個氣出內傷來。

「薇倩,你別急,我來為你療傷!」林峰壓根兒就不給萬東發飆的機會,幫助李薇倩盤膝坐好,自己也在李薇倩的身後坐了下來。

正當林峰要調動道氣為李薇倩療傷的時候,突然,他的元府就好像是破了個洞一般,其中的道氣,以驚人的速度消散殆盡,到最後,竟是連哪怕一絲都沒有剩下。

緊接著,更有一種無比強烈的疲憊和虛弱感,如泛濫的洪水一般湧上了林峰的心頭。給林峰的感覺,就好像是接連十天半個月都沒有睡覺似的,那種疲憊虛弱,直超出一個人的極限。

林峰還沒為李薇倩療傷,自己便先倒了下去。李薇倩感覺不到不對勁,回頭一看,只見林峰的臉色,比她還更要難看。只分分鐘的工夫,渾身上下就已被虛汗給浸了個透。

「怎麼會這樣?林峰,你怎麼了?」李薇倩心中大急,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驚呼,不顧傷勢的將林峰給抱了住。

「放心,他死不了的!」算算時間,爆元丹的副作用也該發生反應了,萬東搖了搖頭,沖李薇倩說道。

「你這個混蛋,你給林峰吃了什麼!?」

萬東本想安慰李薇倩一番,可沒想到,他的話音剛落,李薇倩便帶著一臉慍怒的扭頭瞪向了萬東,怒吼著問道。那憤懣的模樣,只怕是活吃了萬東,她都不一定解恨。

萬東剛被林峰埋怨了一通,現在又被李薇倩劈頭蓋臉一通狂吼,心中鬱悶的直要讓他吐血。難怪這倆兒如此有緣,敢情真是天生一對,一路貨色!弄來弄去,他萬東反倒是弄了的裡外不是人。早知這樣,就算烈火血鶴的肉再好吃,養元酒再好喝,萬東也也絕對不會再靠近耗林峰一步!

「大小姐,是你要殺人,我又能怎麼辦,難道伸長脖子,任你殺你嗎?」

「我……我不過是嚇唬嚇唬你們,又不是真心要你們的命!」李薇倩一陣心虛,低著頭的說道。

萬東輕哼了一聲,撇嘴道「抱歉,鄙人眼拙,剛才真沒看出來。」

萬東此話一出,李薇倩的臉就更紅了,都快紅到脖子根兒了。

李薇倩在道門大世界,那可是出了名的魔女。她的修為強,當然是其中原因之一,可更重要的還是她的脾氣。一旦脾氣涌了上來,那當真是九頭牛都拉不住。自己的德性,李薇倩自己當然清楚。

「林峰,對不起,都……都是我的錯!」大名鼎鼎的李薇倩,竟然會主動認錯,林峰開眼的同時,心中卻是竊喜。毋庸置疑,李薇倩是徹底被他給拿下了。

「不礙的不礙的,不就是一年不能動用道氣嘛!有你保護我,我有什麼可怕的?」

「我保護你當然不成問題,可……可是一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你要是耽擱了,對你日後的修鍊,必將非常不利。」

「我才不在乎呢!只要有你在身邊,其他一切都是浮雲!」

見李薇倩和林峰郎情妾意,你儂我儂,越來越黏糊了,就好像忘記了還有萬東這個人存在似的。從沒試過存在感如此之低的萬東,輕哼了一聲,道「一年不能動用道氣,那是幻妖丹才有的副作用,但是我給你服的可不是幻妖丹。」

萬東此話一出,林峰和李薇倩的心同時咯噔的往下一沉,林峰有些緊張的轉頭看向萬東,吶吶的道「對了,兄弟,你還沒對我說過,你這靈丹到底有什麼副作用呢?」

萬東搖了搖頭,做出一副空前凝重和遺憾的神情,幽幽的道「你還記得,在你服用靈丹之前,我問過你,修為和生命,哪個更重要嗎?」

林峰先是獃獃的點了點頭,隨後突然反應了過來,神情直透著一種驚恐的道「兄弟,我……我這一身修為該不會是廢了吧?」

說到後來,林峰的嗓音分明有些顫抖。這也並不奇怪,林峰能接受一年無法使用道氣,卻絕對接受不了成為一個廢人。因為如果是這樣,可想而知,他與李薇倩的婚事,必定會遭到李家的強烈反對。而且,就算是林峰自己,也無法接受,一輩子都生活在一個女人的保護之下。

萬東聳了聳肩膀,做出一個無奈的表情,道「其實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就算憑藉道門平家的力量,也只能煉製出幻妖丹,我一個凡俗世界的無知小子,又怎麼能與平家相提並論呢?」

「我擦!這麼說,我這一身修為真的是……」林峰的表情猛然黯淡了下來,哪怕用一片死灰來形容,也毫不為過。

「混蛋!你……你怎麼敢給林峰吃那麼惡毒的東西?我……我殺了你!」

捅破了窗戶紙之後,李薇倩的一顆心算是徹底的撲在了林峰身上了。眼見林峰那黯然甚至是有些絕望的面容,立時便受不了了,揮掌便要向萬東劈去。

然而李薇倩的手掌還未劈出,面色便突然一痛,一道殷紅的血跡,順著嘴角兒汩汩的流了下來。

「嘿嘿……我看你還是省省吧,別忘了你已經受了傷!」

「受了傷又怎麼樣,殺你這麼一個無恥小子,還是輕而易舉的。」李薇倩一咬銀牙,便要硬來,林峰一把將她給抓了住。

重重的嘆息了一聲,道「薇倩,算了!這事兒不能怪耀庭兄弟,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萬東只是想要出一口氣,見此情景,目的已然達到。笑了笑,正要說出真相,免得林峰一個想不開自殺了,那樣玩笑就開大了。

正當萬東要說出實話的時候,一陣啾啾的尖銳啼鳴,突然響徹了雲空。同時,一股異常危險的感覺,好像狂風似的呼嘯而來,讓萬東的心中猛然一震。

「不好!是烈火血鶴!」林峰一聽這啼鳴,面色突然一變,直急聲喊了起來。

「好像還不止一隻!」萬東緊皺著眉頭,豎耳傾聽了一番后,嗓音空前凝重的說道。

烈火血鶴的戰力要高出地火龍,若只是一兩頭,萬東尚能應付的了,可聽這啼鳴聲,卻絕不止一兩頭。

「須彌山這麼大,它們或許不是沖我們來的!」李薇倩如果是在平時,或許不怕,可現在她也傷的不輕,而且還要照顧幾乎連普通人都不如的林峰,頓時也是感覺到壓力山大,自我安慰的說道。

林峰不禁發出了一聲苦笑,道「恐怕就是沖著我們來的!我們剛才剛吃過一隻烈火血鶴,它們應該是給同伴報仇來的。」

「什麼!?」林峰這樣一說,李薇倩的臉頓時垮了下去。

「快!趁著烈火血鶴,還沒來到,兄弟,你趕緊背著薇倩逃!」林峰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大聲的沖萬東吼了起來。

「那你怎麼辦?」李薇倩急聲問道。

「我有辦法,你們不用管我!」

「你有個屁的辦法!你是打算用自己將烈火血鶴餵飽,這樣它們就不會追我們了是吧?」萬東搖了搖頭,道。

「不行!絕對不行!我是不會丟下你一個人不管的!」

此時的李薇倩就好像是換了一個人,再也不是先前那個面若冰霜,生人勿近的李二小姐,變得有情有義,給萬東的感覺,比一開始的時候,要好了不止一點半點兒。

妃你勿嗜 「薇倩!這個時候你就不要再跟我爭了,一個人死,總好過三個人死!」

「不!我不要,不要!」李薇倩一邊搖頭,一邊連聲大喊,眼淚好像噴泉似的,噴涌而出。

啾~啾~啾~~

李薇倩和林峰正爭著的時候,遠處終於現出了烈火血鶴的影子。

一二三四五,總共五隻!萬東的心也不禁往下一沉。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這些烈火血鶴早不找來,晚不找來,偏偏這個時候找了過來,還真是會挑時候。

而此時,林峰也注意到了烈火血鶴的身影,一張臉立時變得更加難看,發急的沖李薇倩吼道:「薇倩,快走!算我求你了還不行嗎?」

就在李薇倩茫然無助,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萬東的眉頭一揚,沖林峰道「別吵了!五隻烈火血鶴,我頂多能支撐半個時辰,你現在只有半個時辰的時間恢復修為,否則我們都得死!」好

「恢復修為?可……可你剛才不是說我這一身修為已經徹底廢了嗎?」萬東的話讓林峰的心神一震,臉上滿是驚異之色的吶吶問道。

萬東輕輕一笑,撇嘴道「我可什麼都沒說,一切都是你瞎猜的!快點兒,時間不多了!」

「你小子!我……」林峰一聽,心神登時大振,悲催的臉上也終於再次流露出了笑容,沖萬東晃了晃拳頭,做了個要打的姿勢…… 「半個時辰?半個時辰,林峰的道氣便能恢復?這可能嗎?要知道,哪怕是平家的幻妖丹,也得足足一年的工夫,才能讓服用者的修為恢復如初,難道你這靈丹比幻妖丹的品質還要出眾?」

林峰興奮不已,李薇倩卻是多了幾分疑惑,吶吶的問道。

萬東回頭瞪了她一眼道「都這個時候了,我哪兒有時間跟你解釋?林大哥,你最好快點兒,我支撐不了多久的!」

「薇倩,我相信耀庭兄弟的話!」見李薇倩滿面疑竇,林峰的神色驀然一堅,擲地有聲的說道。

李薇倩輕搖螓首的道「我不是不相信他,只是……只是足足五頭烈火血鶴,就憑他,能抵擋的住半個時辰嗎?」

其實林峰的心中也有同樣的疑惑,只是現在萬東是讓李薇倩和他活下去的唯一希望。這人總是會刻意的忽略與自己不利的信息,乃是人的一種本性,本也無可厚非。此只是時被李薇倩點破,林峰想不面對也不行了,滿面凝重的向萬東望了過去。

「兄弟,要不然,你……你還是一個人走吧!」一番掙扎后,林峰的良知終究是佔據了上風。

「行啦!讓我一個人殺了這五隻烈火血鶴,我是做不到,可只是抵擋住半個時辰的話,應該不成問題。」

林峰搖了搖頭,對萬東的話,顯然並不相信,然而正當他要說些什麼的時候,突然間,萬東身上所綻放出的氣勢,就如同火箭升天般的急速暴漲。

「玄痕……中階!?」雖然整個過程也就幾個呼吸的工夫,可給林峰和李薇倩帶來的震撼,卻是言語難以形容。

林峰的嘴裡呢喃著,一張臉完全被震驚之色所掩蓋。李薇倩也是一臉的驚詫,萬萬沒有想到,一直被她瞧做窩囊廢的凡俗小子,竟然會有如此深厚的修為。而更讓她吃驚的是,萬東竟能將自己的氣息完全斂藏,輕易瞞過她這個地輪初階的眼睛,這在李薇倩看來,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行啊兄弟,你……你瞞得我好苦哇!」林峰忍不住連連搖頭的呼道。

萬東呵呵一笑,也不答話,身形暴起,如鷹隼般的直向著那五頭烈火血鶴迎了上去。

「林峰,不是說凡俗小世界,天地精氣淺薄,修鍊起來事半功倍,若無我道門相助,哪怕是脫胎換骨都不可能,怎麼會有人修鍊至玄痕中階?而且這徐耀庭年紀比你我都要小几歲,如此天賦和成就,哪怕是在我們道門,也絕對是一流的。」李薇倩的眼中滿是疑惑之色。

林峰搖了搖頭,苦笑道「我這兄弟確實不能以常理來論!時間無多,我先恢復修為。」

林峰不再與李薇倩多說,盤膝就座,靜心凝神,開始感應體內道氣。果然如萬東所說,極端的疲憊虛弱之後,他體內便開始有一絲絲的道氣,重新堆積,這無疑讓林峰長鬆了一口氣,再不遲疑,全力運轉起所學之仙訣。

這五隻烈火血鶴當真是尋仇來的,殺氣騰騰,一見萬東,立時便呼嘯著飛撲了上來。當前一隻,體型稍大,似是首領,雙翅猛然一扇,一股好似利刃般的疾風,頓時便向著萬東激射而去。

普通的烈火血鶴,戰力不在地火龍之下,戰力堪比玄痕初階,而這隻烈火血鶴首領,平常戰力就比普通烈火血鶴強出一籌,此番又被神秘力量強化,戰力竟是直追玄痕巔峰。

別的不說,光這一翅膀拍出,便已讓萬東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下意識的便要騰身閃躲。可一想到身後的林峰和李薇倩,只得一咬鋼牙,選擇了硬拼。

一道掌風轟出,結結實實的與那烈火血鶴首領所拍出的風罡撞在了一起。儘管萬東心中已經有所準備,可當一股巨力傳導開來之時,還是將他嚇了一跳。

這烈火血鶴的戰力,比他預估的還要更強,不光是玄痕巔峰,甚至已無限逼近地輪初階。

而看到萬東的身形,好似被推土機推著似的,一連向後爆退了數步,李薇倩的娥眉登時一緊,臉上布滿無限擔憂。急忙也展開仙訣,急速恢復起修為,心中已然判定,萬東絕難撐住半個時辰,說不得到了關鍵時候,她便是拼了命,也得出手!

萬東被那烈火血鶴首領震退,還未來得及做出調整,只聽四周又是一陣咻咻的銳風破空聲大作,萬東心中一緊,抬頭望去,好傢夥,另外四隻烈火血鶴竟是趁機向他發動了猛攻。

「好畜生!」萬東一聲爆喝,強行將身體穩住,體內道氣奔騰如長江大河,雙掌閃電般輪番劈出,一臉四道掌勁,彷彿四條狂龍,分襲四隻烈火血鶴。

「奶奶的!收拾不了你們的頭兒,難道還收拾不了你們這些嘍啰嗎?」

萬東口中罵的痛快,可現實卻是讓他大跌眼鏡,他還真收拾不了這四隻嘍啰。他的掌勁不可謂不剛猛,可那四隻烈火血鶴就如同風中精靈一般,身形快的驚人,靈活的可怕!萬東的四道掌勁尚未迫近,四隻烈火血鶴的身形便已輕靈的隨風盪開,四道掌勁,頓時便落了空。

「什麼?!」就在萬東心頭震驚之時,一陣隆隆的轟響攜帶著一股彷彿要將他生生絞碎的可怕威壓,陡然自他的身側響起。

萬東轉頭一看,一雙眼睛頓時眯了起來,那烈火血鶴首領雙翅拍動間,竟掀起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風刃,如龍捲般的向著他傾軋了過來。

在道門大世界不敢說,可在凡俗小世界的仙獸之中,烈火血鶴絕對是將風之威力施展到了極致的仙獸,這一點萬東是清楚的,可萬東沒想到的是,眼前這隻烈火血鶴的首領,竟將風之威力施展到了這般讓人驚悚的程度。那每一道風刃,都有著將玄痕中階以下斬殺的威力,更別說這些風刃竟是連成了片。

然而就在萬東心中驚駭之時,靈位四隻烈火血鶴也在此時湊了上來,分立四個方位,與那烈火血鶴頭領隱隱的形成了一個包圍圈,將萬東圍在了中央。隨後齊齊拍動雙翅,立時間,便有四片風刃,好似四堵牆般的向著萬東擠壓了過來。

這些烈火血鶴嘍啰所釋放出的風刃,威力雖然遠不及那烈火血鶴首領,可數量卻是更多,又彼此配合,給萬東造成的威脅,竟是絲毫也不遜色於烈火血鶴首領。

此時在萬東的眼前,漫天都是飛舞的風刃,密密麻麻,幾乎遮蔽了萬物。而隨著風刃的肆虐,瀰漫在四周的空氣,就好像被抽幹了似的,讓萬東的呼吸都不禁變得有些困難。

萬東渾身的汗毛都不禁豎了起來,一股空前的壓力落在他的肩頭,甚至比李薇倩刺向他的那死神一劍還更要可怕!

「給我破!」

雖是可怕,可讓萬東束手待斃,那是絕無可能!雙眼驀然爆發出一道精芒,舌綻春雷間,心念催動,元府中盤踞的神兵,倏然出現在手中,血屠千里所特有的血雲,頓時瀰漫開來,惡狠狠的與從四面八方逼來的風刃撞在了一起。

天地間頓時響起一片密如暴雨的轟隆巨響,直震的大地都為之顫抖。

正在全力恢復修為的李薇倩,被這聲勢所驚動,霍的睜開了雙目,望著漫天絞殺在一起的血雲和風刃,臉上立時露出陣陣驚容,望向萬東的目光,竟是多了幾分駭然。

身體雖然首創,可李薇倩的眼力還在,焉能看不出,這血屠千里的威力?

萬東突破至玄痕中階,修為暴漲,這血屠千里的威力,也是越發的驚人。可這一招血屠千里祭出,也不過只是將漫天風刃擊潰,竟是沒能傷到哪怕一頭烈火血鶴。反倒是將萬東震的體內翻騰,一口逆血幾乎就要脫口噴出。

這些烈火血鶴的難纏程度,著實是超出了萬東的預料。也不知道是什麼人,竟然有這樣的能量,將它們強化至斯。

風刃潰散,五頭烈火血鶴的雙翅齊齊一展,乘著風,驀然拔高數十丈,萬東的血屠千里,威力再強,夠之不著,也是白搭。

待血屠千里的威力散盡,五頭烈火血鶴,齊齊的急轉直下,那速度快的,當真如那狂風一樣,基本上萬東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便已迫至了他的身前。

這次烈火血鶴不再祭出風刃,而是直接揮動翅膀向萬東拍了過去。

萬東倉促間來不及反應,只得將神兵橫起,以劍鋒硬擋烈火血鶴的翅膀。那感覺,就好像是被鐵鎚狠狠的砸中了一般,縱然是身穿鐵甲,也不能豁免。

一股可怕的力道,就如同鑽子一般,鑽透了神兵,直轟在了萬東的身上。

萬東的喉中一甜,一口鮮血便已噴出,整個人更是如斷線的風箏般,向後狂退。

然而,還不等萬東從這一擊中反應過來,眼前一道暗影閃過,又是一隻烈火血鶴沖著他一翅拍來。萬東揮動神兵再擋,立時又是一口血箭噴出,他整個人隨之變了方向,再次倒飛了出去。

萬東還在空中飛行之時,第三隻烈火血鶴,又以驚人的速度沖著他俯衝了過來…… 這哪兒還是戰鬥,分明就是一場白熱化的乒乓球大戰,可惜的是,萬東扮演的不是選手,而是……乒乓球。

一邊在空中飛來飛去,一邊還要承受著彷彿散架似的劇痛,萬東的心情之鬱悶可想而知。如果不是他手中那柄尚缺一截劍尖兒的神兵,每一次都幫他卸掉了大部分的力道,說不定他此時已然被拍的四分五裂了。

「你們這尋扁毛畜牲,老子不將你們活拔了毛,老子就不姓萬!」萬東的一雙眼睛,因為憤怒,早已是赤紅一片,心中更是不停的發著毒誓。

可眼睛再紅,誓言發的再毒,卻都不能幫助萬東擺脫困境。實際上,萬東此時的處境,越來越糟了。如此沉重的打擊,不斷累加,就算有神兵抵擋,他也不可能無限度的承受下去。

邪帝追妻:火爆妖妃好凶猛 萬東已經記不住自己到底噴了多少口鮮血,他體內的五臟六腑,都受到了不小的震動,一股股虛弱之感,就好像波浪般的,不停衝擊著他的心神,提醒著他,也許潰滅就在下一秒。

「嗖!」

就在又一隻烈火血鶴向萬東俯衝過來的時候,突然間,一道紫瑩瑩的劍芒,仿若閃電般劃破虛空,激射而來。那頭烈火血鶴分明意識到危險,口中發出一聲高亢的啼鳴,身形猛然一折,不得不放過了萬東,選擇躲避。

如此一來,五隻烈火血鶴的配合連擊,立時被打斷,萬東終於是得到了關乎生死的喘息之機。

哪裡顧得上渾身上下鑽心般的痛楚,萬東硬是咬著牙,提起一絲道氣,快速遊走全身,最大限度的恢復修為。半個時辰,剛剛才過了十分之一,戰鬥才剛剛開始。

稍稍恢復了一些氣力,萬東便下意識的向劍芒射來的方向望去,只見李薇倩的嬌軀驀然一顫,張口噴出了一道血箭,神色比之前看上去,更加萎靡。

萬東心中不禁一熱,那救命的一劍,果然是李薇倩所發。

她一定是在療傷的空隙中,見萬東身處絕境,於是便不顧一切的中斷療傷,向烈火血鶴髮出了那一劍。這小妮子外表冷若冰霜,內心卻是炙熱如火,看起來林峰並沒有看錯人。

「走!」就在萬東心中對李薇倩湧出激賞之時,李薇倩突然掙扎著的沖萬東擺了擺手,雖然兩人相隔不近,李薇倩又十分虛弱,萬東聽不到她的聲音,可是從她用力開合嘴型中,萬東還是看懂了她的意思。

走?萬東搖了搖頭。且不說他此時能不能走的了,就算是能,萬東也不會走。

人皆有天命,從一出生,便已註定。而修鍊求道,便是要逆轉天命,以求我命由我心,跳出輪迴。如此一來,我心便是修士對抗天地的根本,逆轉天命的關鍵。

而要與天地對抗,就必須讓我心強大起來!那如何讓我心強大呢?別無它途,唯有事事隨我心,以我心的意志為本。哪怕是赴湯蹈火,身死九段,只要我心使然,便是風淡雲輕,不管不顧。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