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陳英擰著眉頭爬起來,一幅困惑的樣子,「你怎麼把我帶到你家了?」

撩頭髮的動作,那可真不是一般的風騷,看得唐宋兩眼直突突。「那個,我家裡還有人,還得帶她們一起去,所以……」

陳英揉了揉雙眸,又露出動人的笑容:「我聽說,你未婚妻是個絕美雙胞胎。怎麼,不打算讓我到你家坐坐?怕我,吃了你?」

「怎麼會,呵呵……」唐宋尷尬訕笑,他還真有點怕。她這麼明目張胆,傻子都看得出來想做什麼。

這女校長今天到底怎麼回事,穿成這樣故意勾誘,難道是寂寞難耐,饑渴難受?

沒敢拒絕,唐宋還真帶著陳英回家。

還好,家裡有人。一開門,劉欣然就從樓上飛奔下來了:「哥哥!咿,又一個漂亮的姐姐?」

沒有意外,陳英很快就被劉欣然吸引了,主動迎上去打招呼。

「你叫什麼名字呀?呀,劉欣然啊,你爸爸媽媽是誰啊……」

唐宋在後邊卻有點想哭,劉欣然在家就意味著方怡方雅其中一個肯定也在。這將是一個非常尷尬的事情,畢竟陳英這穿著很容易讓人多想。

走到二樓之後,唐宋頭皮更是發麻,恨不得轉身下樓。方怡方雅都在,她倆好像在收拾行李!

可能是聽到腳步聲,姐妹倆同時從房間走出來。陳英也恰好抬起頭,氣氛瞬間就變得尷尬了。

殺氣,唐宋站在後邊都能感受得到三個女人之間的空氣瀰漫著強烈的火藥味!

不過也僅僅是幾秒之後,方雅率先開口:「英姐,你怎麼來啦?!」

英姐?

更讓唐宋傻眼的是,陳英居然還過去跟兩姐妹相互擁抱!

寵妻成癮:腹黑總裁別碰我! 握草,這都什麼情況,怎麼陳英跟她們姐妹倆這麼熟悉?

獃獃的看著三女親昵的聊天,唐宋腦子有點懵。走過去,尷尬的問道:「那個,你們認識啊?」

「廢話!」方雅翻著白眼,「我的醫院跟學校這麼近,能不認識?英姐之前可是我們家族的得力助手,後來才去當校長而已。」

好像也是哦,靠得這麼近,而且學校跟醫院之間一直都有合作,不可能不認識。

沒等多想,陳英忽然眯著雙眼:「我早就聽說,他有個絕美女朋友。看來,不止一個喲。你們姐妹倆都跟他同居……」

劉欣然在旁附和:「對啊對啊,唐哥哥有兩個老婆,天天晚上都跟她們一起睡!」 氣氛瞬間變得極度尷尬,唐宋僵硬的俯視著劉欣然這小丫頭,一時間竟然無話可說。

實在是,這話說得太刺激了!

方怡方雅兩女也沒想到她會這麼說,一時間也是愣了。倒是陳英反應快,細眉頓時擰緊。不過很快又舒展開,不懷好意的邪笑:「看樣子,他的腎功能不錯嘛。」

方雅冷不丁回答:「也就那樣,一般!」

卧槽,什麼叫一般?說得好像,她知道一樣!

唐宋真想直接脫了褲子,讓她知道什麼叫男人雄風。不過,他還是忍住,咧嘴笑道:「今晚我得去一個朋友家吃飯,要不你們先回去……」

不等說完,方雅的面色頓時冷下來,方怡也是雙眸寒光閃爍,周遭空氣溫度驟然下降。

心頭頓時一陣惡寒,唐宋略顯尷尬。怎麼感覺,這倆姐妹有點,太激動了。

陳英勾著嘴角在旁詫異道:「你們不知道?學校來了個美女老師,好像是他的好朋友。」故意把「好朋友」三個字拉長,可真是意味深長,「她媽媽是個大明星呢,聽他說要去吃飯,我順便也去蹭飯。正好我現在一個人,不想做飯。」

這話說完,方怡方雅的臉色更加不好了。尤其是方雅,雙眼眯成一條線,殺氣橫生。

方怡倒是一貫的冷淡,冰冷的站起來:「那走吧!」

唐宋一抽,略顯尷尬:「你們,都去?」

「要不然你先給我們做飯再去也行。」方雅撇著嘴跟著站起來,那眯眯的樣子真的很滲人,「怎麼,我們不能去?」

「額,也不是……啊哈,沒啥,走吧走吧。」唐宋暗暗叫苦,真後悔回來了。

本來他是想著讓方怡跟去就好,畢竟秦葉雨說要帶女朋友。現在跟方怡也算是有婚約在身,正好讓她去擋箭牌。這下可好,兩姐妹都在,而且還都要去,這可如何是好!

沒敢多說,牽著劉欣然的手下樓。陳英跟方怡姐妹倆在後邊聊天,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給人一種關係很好的錯覺。

只是,唐宋總覺得不太對味。三個女人看起來一片祥和,卻又帶著幾分奇怪的火藥味……

剛走到樓下,陳英忽然笑吟吟道:「開我的車就行了吧,我又不知道地方。」

唐宋剛要拒絕,方雅爽快應道:「好啊,反正我們也不想開車。上車上車,蹭飯去……」

真不太對勁,這三個女人之間肯定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

唐宋開車,方怡坐在副座,陳英跟方雅在後邊。

車子里瀰漫著強烈的女人氣味,著實讓人心猿意馬。唐宋儘可能集中精神開車,陳英跟方雅在後邊不停的與劉欣然閑聊,方怡則是閉目養神。

還沒到六點鐘,車子已經進入別墅區。

一下車,陳英就意味深長的嘆道:「沒想到,秦老師家裡這麼有錢,人還長得那麼漂亮……」

隨後,唐宋又收到了方雅那殺氣騰騰的眼神,看得他一陣惡寒,同時也是莫名其妙。

正朝著小樓走,後邊傳來叫喊。幾人停下腳步,回頭卻見一個略顯消瘦的中年男子帶著兩個西裝男子走過來。那中年男子看起來也就四十來歲,兩眼凹陷,門牙倒是挺亮。關鍵他還穿著略顯寬大的唐裝,走起路來飄忽飄忽的,要是晚上肯定以為是鬼。

沒等多想,中年男子已經走到跟前,笑容滿面打量著方怡三人:「幾位美女,你們也是來找秦晴的?」

「你怎麼知道?」方雅本能反問,剛才在車上的時候,她已經跟陳英了解了一些情況。

那中年人的笑容更是濃厚,從口袋掏出一張名片遞過去:「你們好你們好,我是個導演,也是來找秦晴商量點事情。」

看了一眼名片,陳英略帶困惑:「你就是著名導演,馮易?」

終於有人認出來,馮易立馬驕傲的挺著胸膛,心裡美滋滋的。當然,表面上還是非常和氣的樣子:「著名不敢當,就是個導演,叫我馮導就好。嘿,你們找秦晴,是為了上戲吧?我這裡倒是有不少角色,以你們的姿色……哦不,是你們的條件,一兩年之內肯定能當女主角……」

這下眾人聽懂了,又是個皮條客!一時間,一個個都是翻白眼。

方怡更是冷淡,直接牽著劉欣然往前走,無視馮易的啰嗦。方雅倒是接過名片看了一下,漫不經心的回答:「不好意思,我們對演戲不感興趣。」

昨晚差點就被強暴,到現在她都還有心理陰影呢,當個屁演員啊。

然而,馮易卻不依不撓的跟著:「美女,考慮一下啊。這個圈子沒你們想象的那麼骯髒,只要努力就一定會得到回報。想象一下,只要成為明星,你們將擁有無數的粉絲,每天都收到無數的崇拜,到哪裡都萬眾矚目……」

「咳咳,不好意思,我是她們的經紀人,你跟我談吧。」唐宋實在憋不住擋在前邊,這丫跟昨晚的周迪差不多,很欠揍。

方雅皎潔一笑:「對對,他是我們的經紀人,你跟他談。只要他答應,不管什麼事情我們都做的。」說話間還送了個媚眼,這才快步跟上方怡。

唐宋哭笑不得,怎麼到處都是坑!

馮易先是上下打量了一眼唐宋,依舊顯得很和氣:「你好小兄弟,怎麼稱呼?哦你別誤會,我是真心誠意想帶她們出道。畢竟現在的娛樂圈到處都是妖魔鬼怪,我看她們條件這麼好。正好我這裡有不少角色,如果相信我的話,跟著我先拍幾部電影,積累個三五十億票房……」

不得不說,這丫真的很能吹。霹靂啪啦說一大堆,什麼現在的觀眾好騙,什麼票房不是問題,什麼他隨便一部電影就能搞個三十億票房。天昏地暗,聽得唐宋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反駁,就這麼傻傻的看著。

說了足足有兩分鐘,馮易才吞了吞口水,兩眼冒著星光:「小兄弟,怎麼樣,考慮一下?經紀人嘛,我懂。你放心,片酬這方面我肯定會好好爭取。」

亂世梟雄之紅顏劫 吐了口氣,唐宋抿著微笑:「不好意思,你沒能說動我……」

馮易一怔,不滿的皺眉:「小兄弟,你這就不近人情了啊。我說了這麼多,你應該知道機會多難得。現在好多人塞錢找我,我都懶得搭理。我是真覺得她們條件不錯,這樣,片酬方面,只要你敢說,我都可以考慮!當然,我要三個一起,尤其是那對姐妹花。」

完全藏不住貪婪和興奮,讓唐宋尤為厭惡。保持著微笑,意味深長搖頭:「我要的價,你給不起。」 吳鐵男扭動了幾下下巴頦,只聽咔吧作響,隨後用力晃動了幾下腦袋,又對我發出一陣傻乎乎的笑聲。

我發現一點較爲奇特的狀況,吳鐵男的瞳仁並非盡黑,而是顏色極深的黃褐色。

他合十雙手,大拳頭衝我狠狠砸來,我側身讓開,一膝蓋抵在他的小腹上,只聽又是喀喇一聲,受撞擊的部位出現了一個深深的癟窩。

只見吳鐵男緩緩站直身體,伸了個懶腰,癟窩就像重新加入氣體,鼓起恢復原狀。

雖然未有手上,但連續幾次的捱打以讓吳鐵男內心充滿了憤怒,他雖然不停發出古怪的笑聲,但喘氣也是越發急促,而我能聽見四下不斷響動的腳步聲,有許多人朝這裏趕來。

這裏是東閣老祖的地盤,所以註定會有不平凡的人存在,如果他們趕來後兩方人前後夾擊,甭說殺死吳鐵男,說不定我會成爲他們的刀下鬼。

想到這兒我越發焦急,只見吳鐵男又一拳搗入水泥牆中,扒拉出一大塊水泥,不等他出手我連使刻天指。

轟!他手中水泥塊炸成粉屑,接着我又對他接連使出刻天指,轟轟爆炸聲讓吳鐵男胸膛多了數道血痕,但轉眼血痕消失,他的傷口再度癒合。

真他孃的要了親命,這算是怎麼回事?元力四重境作用在他身上居然絲毫不起作用,怎樣才能徹底殺死他?

這是走廊上有人高聲道:“在那兒,給我上。”

只見六七個身着黑衣,手拿砍刀管刺的年輕人朝這邊衝來,而吳鐵男也繼續傻笑着搬起房間裏的平板電視,朝我狠狠砸來。

這些人只是普通打手,對我不會有任何威脅,於是我暫時不理會吳鐵男,迎着他們而上,一陣拳打腳踢輕易便打跑了他們,隨即撿起一把砍刀。

吳鐵男也跟着走出了房間,嗷嗷怪叫着朝我走來。

他的速度並不快,身體上的肌肉緊緊繃起,顯得異常強壯,我不想再與之纏鬥,催動四重元力,一招血濺浮生透過砍刀****而出。

只見不算寬闊的走廊瀰漫着如白霧一般的戰氣,呼的一聲穿透吳鐵男的身體。

轟!

或許是我勁氣過於強勁,一招發出後居然發生爆炸。

強壯的吳鐵男居然被炸的無影無蹤,整個走廊的鋼化玻璃被震碎,拋射入空中四散而去,牆體瞬間佈滿蜿蜒裂縫。

沒有一絲血肉,吳鐵男整個身體彷彿隨着白煙一起消失的乾乾淨淨。

而爆炸產生的氣流震的我騰空而起狠狠撞在走廊盡頭的牆壁上。

終於把他幹掉了。我這才發現整個走廊裏都是探頭探腦,暗中窺探的人,見我起身他們齊齊關上了屋門。

我暗中覺得好笑,只聽見樓下警車鳴叫,伸頭望去發現整棟樓的進出口都被警察封鎖了。

打的太嗨,忘記世界上還有警察這回事,我無奈的搖搖頭,先打電話給小六子道:“你帶着餘芹想辦法出去,我身份暴露了,得走另外的路。”

“老大,這不太合適吧。”

“別廢話了,這小丫頭現在還記着仇呢,先分頭行事,你們趕緊離開。”

說罷我又打電話給蕭克天,號碼是他事先輸入手機的,但接電話的人並不是他,而是一個聲音甜美的女子,聽說我要找蕭克天,很客氣的道:“蕭先生不在,委託我全權處理這件事,請問您確定對方已經死亡?”

“確定,都炸沉粉屑了。”

“哦,您確定沒有留下任何線索?”

“絕對沒有,放心吧。”正說着話忽然見到小青和抱着小男孩的小紅,兩人慌慌張張的迎面走來,我放下電話道:“你們倆這是……”

轟!

電話居然爆炸了。

一股火焰頓時從我手中升騰而出,將整個人吞噬其中。

但是就在爆炸發生的一剎那,我身體瞬間被一股淡藍色的氣體包裹,烈火嗖呼產生又嗖呼熄滅。

除了手被炸的焦黑一團,身體絲毫無損。

雖然沒有性命之憂,但我依舊痛入骨髓,如果不是因爲這湊巧發生的插曲,讓我放下了手機,此刻我的腦袋啥樣,簡直不敢想象,蕭克天居然事後要滅我的口。

想到這兒我內心出奇的憤怒。

兩個女孩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她們想不明白爲何我能抵禦爆炸的傷害。

沒時間作解釋我道:“你們跑這來幹嘛?”

“老闆,你救救我們吧,姓王的肯定猜到兇手是我們,所以讓手下找小紅呢,萬一被他抓到了,後果我真不敢想。”小青滿臉慌張的道。

這女孩算是講義氣的,關鍵時刻沒有拋棄朋友,這讓我對她刮目相看道:“沒啥可擔心的,現在警察就在樓下,只要找到警察……”

“他的人已經在逐層搜查小紅,你可得想想辦法。”

“別緊張,和我在一起你們不會有危險的。”嘴裏這樣說,但我心裏沒有把握可保證她兩的安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往樓下肯定等於自投羅網,只能往樓上走,剛到樓梯口就聽急促的腳步聲迎面而來,小青慌張的道:“是那些打手。”

我道:“緊緊跟着我。”說話間已在樓梯轉角看到幾隻腳脖子,對付這些人只需運起元力就可以,根本無需入境,隨手對準腳脖子彈了幾下,打手吃痛不住,慘叫着從樓梯滾落。

不等他們反應,我對準幾人面門一人一下,立時全部昏死過去。

後面的人發一聲喊跑了沒影,我們一路向上,到後來兩個女孩累的不行,我接過熟睡中的小男孩繼續往上。

最終我們到了頂層。

登高一看我叫苦不迭。

飯店屬於獨棟建築,周圍沒有登高樓體,所以不可能借助別的建築逃生,這就是一座大監獄,將我牢牢困於其中。

此時此刻我擔心的不是被警察抓,而是殺死無辜的警察,就像在醫院發生的狀況。

想到這兒我儘量讓自己冷靜下來四周審視一圈,看到了樓頂左側巨大的水泥制的儲水箱。

從外形看應該是廢棄已久的建築,我道:“先藏身水箱,再做下一步打算。” 「呵,不是我說,」馮易傲嬌的昂首挺胸,「在電影這個行業,我開的價應該是最高的。只要你敢開,我就敢考慮。多少明星想要巴結我,我都覺得他們條件不好呢。」

唐宋抿著微笑,什麼也沒說的豎起一根手指。相當筆直,讓馮易楞了一下,很不確定:「一百萬?一千萬?」

然而,回應他的只有搖頭。馮易臉色瞬間變得難看了,皺著眉頭低沉道:「年輕人,不要這麼狂。就算是超一線大明星也不敢開一個億。現在錢不是那麼好賺……」

「一百!」唐宋冷不丁打斷他的話。

「一百?!」馮易傻眼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還以為一個億,沒想到竟然這麼低……

「對,一百!」唐宋極為肯定的點頭,面色非常平靜,「一百塊,每天按照二十四小時算,十年簽約起步,先給一年定金。一百塊,你買不了吃虧,也買不了上當。」

馮易猛地反應過來,兩眼瞬間迸發出精光,迫不及待大喊:「要,我要……」

然而,還沒等高興,唐宋勾著嘴角繼續:「別誤會,我的意思是,一百塊一秒!」

沃日!

馮易差點沒吐血,精明的腦子瞬間盤算。一百塊一秒,一個小時三萬六,一天八百萬多萬,一年定金豈不是……

「我幫你算好了,」唐宋陰險的挑著眉頭,「十年,總資金就是三百多億。你呢,現在只需要給我三十個億定金,我馬上跟你簽約。買二送一,如假包換!」

「你……」馮易差點沒吐血,這他媽叫一百塊?

旁邊兩個保鏢也是抽得不行,見過坑錢的,沒見過這麼坑。特么幾百億,怎麼不去搶啊。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