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沒事就好。」是她想多了,「你找我什麼事?」

「哦,是這樣的,小輝夜,也不知是哪個管事不懂事,不小心把你’宿命中無可避免的對手’給加進了幫會。」

「宿命中無可避免的對手?」黎夜蹙眉。

她怎麼有點聽不懂三喵同學說的話,不會是競技打太多,腦子瓦特了吧?

「對呀!」有三隻喵神秘道,「你還記不記得幫會建之初,有個想’搶回心愛表哥’的瘋狂小迷妹來申請加入我們幫會?我這人記性特別好,她的遊戲id我可都記著呢!」

「搶回心愛表哥?」

就在秦風朝這邊看過來的一剎那,黎夜突然想起來一件事。

那個要被「搶」的「心愛的表哥」,可不就是秦風本人么!

黎夜有一瞬間的失神,有三隻喵還在那邊津津樂道,又彷彿在向她邀功:「可不是!第一眼看到她的id我就立馬認出她來了!放心,她沒有矇混過關,已經在被我發現的第一時間給踢掉了!別感謝姐,江湖上早就流傳著姐的傳說,不知’紅領巾’這代號你聽過沒……」

沒時間再聽有三隻喵的絮絮叨叨,黎夜打開幫會操作界面,只見幫會出入記錄裡面刷了一連串的系統消息—— 系統[14:30:40]:玩家「落落」申請加入「觀自在」……

系統[14:30:50]:玩家「落落」通過了入會申請……

系統[14:35:14]:玩家「飛鴻」申請加入「觀自在……」

系統[14:45:32]:玩家「飛鴻」通過了入會申請……

系統[14:50:41]:因「小樣的,可被我逮住了」,玩家「落落」被副會長「有三隻喵」請離了「觀自在」……

系統[14:52:24]:因「對小輝夜出言不遜,不踢你踢誰」,玩家「飛鴻」被副會長「有三隻喵」請離了「觀自在」……

黎夜:「……」

她該說什麼好?

如果說飛鴻對她抱有的那迷一樣的敵意,是因為建幫之初落落曾經申請加入觀自在卻被拒,或多或少地讓這個可愛的小蘿莉沮喪了一段時間,所以義憤填膺。

如今她和落落好不容易加入了觀自在,大家關係也有所緩和。誰知她倆入會還不到半小時,連心都還沒「捂熱」,落落就被毫無預兆地「請」出了幫會。

而做出「請」這個動作的還不是普通的管事,是觀自在的副會長。

依照飛鴻的性格,稍一聯想,十有八九又該把原因歸結到她黎夜的身上,大概覺得她輝夜出爾反爾,當著落落她表哥秦風的面滿口答應,轉頭不想留人又不好意思出面,所以找了別的管事尋了個理由踢人云雲。

這樣才有了後面飛鴻的罵罵咧咧,被有三隻喵看到后一同踢了出去。

至尊紈絝 真是一場猝不及防的車禍現場!

「三喵。」

聽通訊那端的小輝夜語氣凝重,好似有什麼要交代,有三隻喵停下了她的滔滔不絕。

「嗯?小輝夜,有什麼事你儘管說好了,我保證能把你的那個’宿敵’和她嘴jian的同伴趕出我們這片區域。」

有三隻喵信誓旦旦的嗓音讓黎夜的額角又不自覺地突突跳著。

「不能趕。」

聽黎夜的聲音里突然有了些波動,秦風疑惑地望了過來。

「為什麼?」有三隻喵不解道。

黎夜只好趕緊解釋這個讓人頭大的誤會。

「剛才,把她們拉進幫會的人,不是別的管事,是我。」

「不是……你怎麼突然……」有三隻喵似在斟酌該用什麼詞語表達黎夜與那個「表妹」現在的關係,「難道你們姑嫂已經握手言和,打算和平共處了?這劇本讓我這吃瓜群眾情何以堪?哎?也不對呀——」

有三隻喵話鋒一轉:「你不是對秦風沒有感覺的么?」

……

「是沒有。」

黎夜不想繼續這個話題,而且在人家當事人就在她的面前,討論這些顯然不合時宜。

黎夜看向秦風,抬手指指自己腳下,打了個「稍等我一會兒」的手勢,然後轉身往僻靜的角落走去。

在確定秦風聽不到她這邊的通話才再次說道:「秦風的表妹,其實我之前在遊戲里也見過,是一個可愛的小蘿莉,當時她不知道我是誰,我也不知道她是誰。那時我剛好殘血,如果遇到的不是她,很可能被別人給趁機爆裝備。」

「那個牧師……」

「嘴巴不行,但人還行,只是比較護短,也不算壞。」黎夜嘆口氣,「怪我,也沒來得及跟你打招呼。不過說實話,我其實也沒想到你還記得她。」

「啊,這樣啊……」有三隻喵思忖著覺得這還真是個烏龍。

「你替我把人喊回來吧。」

飛鴻對她應該有抵觸情緒,黎夜出面解釋,很有可能是越描越黑或者乾脆不聽解釋。

三喵就好操作一些。

「沒問題,這個就包在我身上。」

「嗯,那我也不多說了,這邊還有些事。」通話結束之前,黎夜想起還有話要對有三隻喵說,「哦對了,競技固然開心,也別把自己的等級落下。」

「放心吧,小輝夜,這點逼數我心裡還是有的。」

掛了通訊黎夜剛打算往回走,忽然發現秦風的身旁多了個玩家。那人側身略微背對著她,看兩人交談的模樣,顯然是認識的。

秦風經常一個人,但這也不意味著他沒有一個遊戲好友。

或許那人是秦風喊來,一起幫助他完成任務的也說不定。

因此黎夜也沒在意。

只是當她離那兩人越來越近,兩人交談的聲音也逐漸清晰。

「我猜猜,你該不會是在等人?我再猜,那人該不會是個妹子?」秦風對面那男子嗓音里滿是調侃意味。

卻非常地耳熟。

黎夜的腳步隨之一頓。

秦風不作聲,反倒似有所察地往她所在的方向掃了一眼。

黎夜走近。

雖然是自己現實的相親對象,但黎夜也不會如同老鼠遇到了貓似的懼怕,只是有點意外,畢竟「奇迹」那麼大,暗曜城也不小,這樣都能碰上,簡直不知道讓人該說什麼好。

順著秦風的目光,玄凰側過了身。剛才他遠遠一瞥,只隱約看了個綽約身影,沒看清對方什麼樣子。

現在,那女玩家就站在他身後,一轉頭就能看清楚。

雖然蒙著面紗,但從露出的清亮眼眸、飽滿的額頭以及面紗之下隱約的輪廓來看,應該是個美女玩家。

正想著該怎麼進一步深度調侃自己的好友,玄凰忽然覺著那美女玩家看向別處的神態非常地熟悉。

熟悉到甚至還讓他回想起記憶深處,另一個女人站在大理石雕刻的圍欄旁,迎著微涼的夜風遙望至暮色深處的側影。

彷彿覺察到他的存在,那女人緩緩轉過了頭——

彷彿覺察到他的視線,那美女玩家筆直地看了過來——

兩雙黑亮攝人的眼眸擺脫了現實與虛幻的雙重桎梏,不可思議地高度重合在玄凰的腦海里。

是,是她么?

驚喜來得太快,讓人猝不及防,玄凰的大腦在那一瞬間出現了短暫空白,隨後才想起。

是了,她是遊戲名人,所以隱藏了自己的遊戲id。

他沒料到的是,那女人竟然連自己的容貌都遮了起來,使得他沒有第一眼認出。

可畢竟沒有錯過不是么?

玄凰為自己的發現在心中暗暗欣喜。

可當他轉眼看到立於黎夜身旁的秦風,徒然又覺得似乎有些不對勁——

黎夜為什麼會和風華這個傢伙在一起? 這一發現猶如晴天霹靂,浩蕩的落地雷直接在他的心中炸響。

「你……你們……」

他看看秦風又看看輝夜低聲喃喃,握著匕首的手抖啊抖,抖啊抖,終於沒能盡數拔出,將這對男女祭作刃下「亡魂」——

理由很簡單,他師出無名,甚至都算不上黎夜的正牌男票,最多只是個「再加把油搞不好就可以轉正」的預備役。

事實上他也一直這樣安慰自己。

可如今卻發現,無論他如何努力,總是會落後那麼一步。

如果他的對手是別人也就罷了,他有自己的資本自然不虛。

可若他的對手是自己的好友,那個兼具實力與氣運的男人,叱吒商海運籌帷幄的風華,林玄忽然又不確定了。

而眼前,他最擔心的事,終於還是發生了!

覺察到玄凰的異樣,秦風皺起雙眉。

「怎麼了,一個大男人跟丟了魂一樣?」

風華並不清楚林玄跟黎夜有過一段相親的淵源,正如林玄不知道他和黎夜曾經「陰差陽錯」。

男人們的友誼可不像女人們的那樣,一旦有了中意對象,就迫不及待同閨蜜分享。

風華只聽林玄說起過走出新手村后,他要去別的地圖找人,僅此而已。

「沒……沒事……」

玄凰直直地望向黎夜。

秦風順著他的目光,也看到一直保持著靜默姿態,彷彿對一切都漠不關心的黎夜。

以他的洞察力,不難看出玄凰對黎夜態度尤為在意。只是對方在意的究竟是遊戲里的輝夜還是現實里的黎夜,就不得而知了。

黎夜知道林玄和秦風在看她,也大致猜到林玄這樣失態或許是看到她跟其他男性玩家在一起活動,心裡不舒服罷了。

但她始終覺得,所謂的相親對象和男票還是有所區別的。因此她覺得自己也沒必要向林玄解釋什麼。

至於秦風,誰會沒事向遊戲里的朋友介紹自己在現實的相親對象啊?想著本來就是現實沒有交集的兩個人,黎夜也就沒有向秦風解釋的意思。

但被相親對象和朋友這樣看著,氣氛總是怪怪的,而且兩人都齊齊看了過來,再裝作無動於衷好像又稍微刻意了些。

於是在秦風和玄凰二人的注視之下,黎夜終於「後知後覺」地回看過去,挑了挑眉,不多也不少地各對了一眼,那盛滿疑惑的目光彷彿在說「看我作甚麼」,然後又在二人視線之下,旁若無人地回過頭,繼續她欣賞別處風景的姿態。

秦風:「……」

玄凰:「……」

見秦風一同被無視,玄凰心裡忽然好受了些。

雖然他是預備役沒錯,但從剛才黎夜對風華的態度上來看,他們的關係似乎也沒有預想之中那樣親密。

而只要黎夜和風華不是「鐵板上定釘」的那種關係,他覺得自己似乎還可以再搶救一下。

萬一搶救回來了呢?

夢想總是要有的!

何況一想到優秀如同風華,也只是預備役中的一員,那麼同為預備役的自己看起來好像也沒那麼委屈了。

思想上一通,玄凰整個人頓時活泛起來,好似老鐵樹開花重新煥發出生機,與剛才生無可戀狀似鹹魚的模樣簡直判若兩人。

並且,他右手貼在左胸口,微微躬身,打算以紳士之禮向黎夜隆重地做個自我介紹,好讓對方重新再認識自己一次:「百聞不如一見,輝夜女神!我叫玄凰,很榮幸也很慶幸能在這裡遇見你!」

「很榮幸」自然不必說,「很慶幸」是因為他們之前雖在守望之城錯過,但於茫茫人海之中又邂逅暗曜城。

他相信黎夜聽得懂自己話中的深意,這是只屬於他們倆的小默契。

介紹完畢,玄凰勾了勾唇角直起身,看向秦風時眼裡多了一抹春風得意。

霍二少,該離婚了 林玄刻意向她做了個自我介紹,黎夜猜測他葫蘆里大概賣著什麼葯。

還記得當初第一次在她家別墅見面,林玄說出她遊戲id的時候,還高高在上一副貴公子派頭,嘲諷她情趣不像其他名門小姐那樣高雅,玩的什麼平民遊戲。

現在居然在遊戲里喊她輝夜女神,大概又在嘲諷她了。

不過黎夜也沒有回懟的興緻。這裡是遊戲世界,有秦風在場,可不是現實里的她家客廳,她也不想和林玄在牽扯下去。

不管對方是貶是褒,反正不咸不淡地「嗯」一聲准沒錯。識相的,話題也可以就此打住。

可玄凰明顯沒有領悟到這一層。黎夜對他冷淡的態度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多這一次不多,少這一次不少,通俗說就是已經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了。

聊天被聊死?

那怎麼可以!

之前他糾結「風華和黎夜一起出現」這件事本身的含義,現在他更想橫插一腳,把原本的「雙人游」變成「三人同行」。

有自己在旁邊看著,想必風華和黎夜的感情再怎麼好也升華不到哪裡去。

「輝夜,你們這是要去哪裡?我操作不錯,可以跟你們一起去!」

聽林玄自動拉近與自己的距離,黎夜略微無語。

她看向秦風,好似在說「這個問題,你來回答」。

除了她確實懶得同林玄交談這一因素,另一方面其實連她也不清楚此次的任務目的地。

因為他們還沒來得及找個僻靜的地方詳談,這一路上就冒出一連串的幺蛾子。

隊長也不是她,雖然打心底她也不想林玄跟著一起做任務,但加不加人還是秦風這個任務持有者說了算。

看別的男人在自己面前給黎夜獻殷勤,秦風的唇角一直斂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

和著他雕花面具上清薄的光,猶如初春還未來得及融化的雪——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