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那福祿壽到手了嗎?」趙金龍急著道。

「他們的房間、車裡都沒有!我懷疑他們把福祿壽藏起來了!」

「我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一定要給我把福祿壽找出來,如果找不出來,你就給我去死吧!」趙金龍大吼著道。

「是是是!」張龍連忙回答道。 早安,總統大人! 趙金龍掛斷了電話后,黑著臉向著還坐在身上的柳思思道:「福祿壽還沒有找,張龍和帶去的人也被那兩個人給大傷了!」

「哦?要不讓李所長過去看看吧!用證據的名義把福祿壽找出來!」柳思思想皺著眉頭道。

「先不要讓他過去!這件事情如果傳了出去,誰還來我這裡買毛料啊!」趙金龍搖了搖頭道。

「讓孫錢和王猛過去看一看吧!這兩個人的身手比張龍強一些!」柳思思想了想道。

「嗯!如查真的找不到福祿壽也不能讓這兩個人離開這裡,敢不給我面子的人,只有死路一條!」趙金龍冷冷的道。

金清石穿著防彈衣拿著手槍向著老廣苦笑著道:「老廣!我們是不是先衝出去?我怎麼有一種等死的感覺?」

「現在出去更危險!走廊兩邊都是房間,如果槍手埋伏在房間里,我們不死也得重傷!」老廣搖了搖頭道。

這個時候包廂的門慢慢的打開了,那個叫虎頭的大漢走了進來,他點頭哈腰的微笑著道:「二位大哥!是二哥讓我過來給你們稍個話!只要你們交出那塊玉胚,傷他的事情就算了,而且還會平安的送你們離開!」

「你回去告訴你二哥!那塊玉胚我們已經送人了,如果他想報仇就動手吧!」老廣冷冷的道。

「好的!好的!我馬上轉告他!」虎頭慢慢的推了出去。

在離這間包廂不遠的一個房間里,已經將手指和手掌包紮好的張龍躺在沙發上,雙眼腫得只剩下了一條縫隙,他滿口漏風的向著一個身高175、體型偏瘦、手裡拿著一把手槍的年輕人道:「阿錢!這兩人身手非常的高,而且還說自已是警察,你一定要小心點!」

「嗯!大哥已經派王猛過來了,一會我和王猛過去會會他們,現在不管這兩個人是什麼人,都不能讓他們活著離開這裡!」阿錢點了點頭道。

「我一定要把他們所有手指全砍下來!這仇我一定要報!」張龍大叫著道。

「你還是先去鑲牙吧!這裡的事情我會處理好的!」阿錢微笑著說完馬上轉身走了出去。

在走廊里站著二十多個拿著獵槍、手槍和砍刀的人,他們看到阿錢出來,馬上一齊大叫著道:「錢哥好!」

「阿海!你三個人先埋伏在那個包廂兩邊的房間里,如果兩個人衝出來,你們立即開槍!」阿錢向著一個染著黃髮,拿著一支五連發散彈槍的人小聲的道。

「是!」阿海馬上帶著拿槍的三個人向著金清石他們包廂的方向走去。

半個小時后,一個身高190、體重近200斤,手裡提著一把50厘米長的開山刀的大漢,從夜總會的電梯里走了出來。

這個時候,金清石拿著黑龍短刀從洗手間里走了出來,向著守在門口的老廣做了一個OK的手勢,老廣笑著點點頭道:「他們一直沒有動手,看來是要給我們上大餐了!」

「唉!現在的社會,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把人命都不放在眼裡了!」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那是咋爹太仁義了!把貪官的腰包養肥了,把黑社會的膽子養大了!」老廣笑著道。

這個時侯包廂的房門打開了,一胖一瘦兩個年輕人走了進來,老廣看著瘦子手裡拿著一把沙漠之鷹,他立即冷笑著道:「只來你們兩個人嗎?拿著一把沙漠之鷹,就以為能幹掉我們嗎?」

阿錢看著兩個人手裡的92式手槍,他皺著眉頭道:「朋友!我最後再問你們一次,那塊福祿壽藏在哪裡了?」

「少廢話!你想單挑還是群毆? 夫命難爲:嬌妻不二嫁 我馮世民全接著!」老廣冷冷的道。

「那塊福祿壽真的不在我們手裡!為了一塊破石頭,至於動刀動槍的嗎?」金清石鬱悶的道。

「媽B的!那可是價值連城的翡翠!今天你們要是不交出來,老子就把你們的腦袋砍下來!」那個大漢怒吼著道。

「靠!你辣椒吃多了?還是來了大姨媽啊?拿著一把破刀竟然敢威脅我們?」金清石冷笑著道。

「我他媽的先砍死你!」那個大漢說完揮起開山刀向著金清石劈了過去。

「哼!你這是在找死!」金清石冷哼一聲,身體一閃迎著開山刀沖了過去。

「呼」的一聲!開山刀帶著風聲向著金清石的腦袋狠狠的劈了下來。

金清石拿著黑龍寶刀向著開山刀迅速一揮!黑龍瞬間穿過開山刀的刀身,那個大漢感覺手一空,他連忙向著右手看去。

「啊?」自已的右手只剩下了開山刀的刀柄,他立即驚叫起來。

金清石並沒有繼續對他發起攻擊,而是站在他的身前冷冷的道:「這是給你的一個警告!如果再敢動手,殺無赦!」

老廣右手緊緊抓著手槍,兩隻眼睛死死的盯著拿著沙漠之鷹的阿錢。

阿錢也緊緊抓著沙漠之鷹盯著老廣,在緬甸當過五年雇傭兵的孫錢,這個時候心裡開始打起鼓來,眼前這個人不簡單啊!眼神里沒有流漏出一絲驚慌,而握搶的手沒有絲毫的顫抖!手上沒有幾條人命的人,是不可能有這樣的表現!

「王猛!我們走!」阿錢一邊慢慢的後退一邊向著那個大漢大聲的喊道。

「石頭!我們也該走了!這樣玩下去也沒有什麼意思!不過倒是省下了買單錢!」老廣微笑著道。

「唉!早知道這樣我就多點一些好吃的!」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阿錢和王猛慢慢的向後退著,而老廣和金清石一步一步的緊*著,四個慢慢的來到了走廊上,在走廊里的二十多個人看到金清石和老廣從包廂里出來,馬上將槍口對準了兩個人。

金清石一出包廂門口迅速轉身,將後背貼在了老廣的背上,舉起手槍緊緊盯著後面。

阿錢和王猛慢慢的加快倒退的速度,同時向著身後的手下大聲的道:「都退後!放他們走!」

這些聽到錢哥的命令,開始閃到了兩邊,阿錢和王猛慢慢的退到了張龍的所在的房間里。

老廣和金清石慢慢的向著樓梯里倒退著,兩個人剛剛走進樓梯里,突然一顆手雷「咣當」一聲!從樓下扔進了樓梯里。 「手雷!」走在前面的老廣立即大叫著道。

金清石聽到老廣的喊聲心裡一驚!他左手抓住老廣迅速向身已身前一拉,同時身體向著走廊里撲了過去。

「轟!」的一聲巨響!

金清石和老廣撲到走廊里,金清石的雙腳迅速向著牆壁用力一蹬,身體「刷」的一聲,竄進了對面的一個包廂里,與此同時跟在他們身後的阿錢和那些人也扣動了扳機!

「砰!砰!砰!」密集的子彈,呼嘯著打在了金清石和老廣剛剛落地的位置。

老廣從地上爬起來,瞪著眼睛大叫著道:「媽的!竟然想用手雷轟死老子!石頭!趕緊以牙還牙!轟他狗日的!」

「這樣不太好吧?會死很多人的?」金清石猶豫著道。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娘們了?把手雷給我!我不怕報應! 繁華盡頭愛過你 更不怕入地獄!」老廣咬牙切齒的道。

金清石苦笑了一下,從空間拿出兩顆手雷遞給了老廣,老廣搶過手雷,拔出兩個保險環,蹲在門邊,左手雷扔向了右邊,右手雷扔向了左邊樓梯口的位置。

阿錢帶著二十多個人,一邊開槍一邊向著金清石他們藏身的地方慢慢的靠近著。

而在樓道里,那個身材魁梧的虎頭,拿著槍帶著十多個拿著砍刀的保安從樓梯里沖了上來。

「轟!」

「轟!」

兩聲巨響過後,走廊里立即有五六個人倒在了血泊中,樓梯里三、四個保安也被炸飛到樓梯下面,躲在保安后在的那個虎頭馬上轉身就往回跑。

阿錢沒有想到金清石他們身上竟然帶著手雷,他馬上向著手下大叫著道:「手裡的槍的繼續射擊!其他人趕緊救人!」

拿著砍刀的人連忙扔下砍刀,將躺在血泊中的兄弟拉到進了包廂里,王猛這個時候拿著一把五連發的散彈槍,一邊開著槍一邊向著金清石躲藏的包廂沖了過去。

「砰!砰!砰!……」

包廂木門上的玻璃已經子彈打得粉碎,金清石和老廣拿著手槍緊貼著牆身,老廣冷冷的道:「再給我四顆手雷!手雷一爆炸,我們就衝出去!」

「萬一包廂里還有客人怎麼辦?這會傷及無辜的!」金清石馬上搖了搖頭道。

「還有屁人啊?這麼長的時間,他們早就清完場了!再不扔手雷我們就被堵在這裡了!」老廣瞪著眼睛道。

「還是別扔了!你躲到我的空間里,我劈開身後的牆逃出去!」

「靠!我們什麼這麼窩囊過?被一幫黑社會追得到處逃?」

「就再給他們一次機會吧!我不想自已的雙手沾上太多同胞的血!」金清石認真的道。

「你丫的!你現在怎麼越來越像師父了?再過兩年你也削髮為僧,遁入空門算了!」老廣鬱悶的道。

「我只是不想沾同胞的血,又不是不殺生!」金清石苦笑著道。

「走吧!走吧!看見你就鬧心!」老廣白了一眼金清石道。

金清石迅速將老廣收到空間裡面,然後拿出黑龍寶刀,在牆上劈開了兩刀后,一腳將牆身踹出了一個洞口,飛身從二樓跳了下去。

王猛率先沖了進來,當他看到牆上大洞,馬上轉身一邊大叫著「他們破牆跑了!趕緊給我追!」一邊向著向著樓下衝去。

金清石回到了隔壁賓館的客房裡,老廣從空間出來后,馬上擔心的道:「這酒店裡可住著很多人!萬一他們追殺過來怎麼?」

「機會已經給了兩次!如果他們還是得寸進尺,那就一個不留!」金清石冷冷的道。

「現在發狠有吊用!你已經由老虎變成病貓了!」老廣鄙視著道。

「哼!就是病貓也會露出鋒利的抓子!」金清石冷哼一聲道。

就在老廣等待著金清石露出貓抓的時候,趙金龍黑著臉站在玉龍夜總會的大堂上正大聲的罵道:「一群廢物!幾十個人連兩個人都對付不了!還養你們有屁用!」

「大哥!這兩個人絕對不是普通人!他們穿著防彈衣,手裡拿得的軍隊配發了92式手槍,我懷疑他們是軍隊里的人!」阿錢小聲的道。

「他們還有手雷!我們沒辦法硬沖啊!」王猛苦笑著道。

「大哥!那兩個人跑回到隔壁的賓館里了,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這個時候那個虎頭跑過來急著道。

「回賓館里了?難道賓館里有人接應他們?」趙金龍疑惑的道。

「我想那塊玉胚一定就藏在賓館裡面,要不然他們就不會冒著被追殺的危險逃回去!」阿錢皺著眉頭道。

「嗯!我們先不要動他們,等他們把玉胚拿出來再動手!」趙金龍點了點頭道。

「大哥!我看還是讓李所長以借查房的名義去房間里看一看,萬一玉胚在房間裡面,我們就立即殺進去!」虎頭小聲的道。

「好吧!」趙金龍猶豫了一下道。

這個時候在賓館的房間里,金清石拿著蜂巢酒倒進了老廣手中的茶杯里,一邊倒酒一邊疑惑的道:「怎麼還衝上來呢?他們不可能不知道我們回來啊?」

「也許他們正在做準備呢!你的一個不留一定會實現的!」老廣喝了一口酒道。

「要來那就快點來啊!我還想去天光市場看一看呢!」金清石看著手錶鬱悶的道。

「希望在天光市場能淘到好寶貝!要不然這次我可虧大了!」

「怎麼會虧呢?你不是還得了兩塊毛料了嗎?這裡面的翡翠至少值二千多萬啊!」

「二千萬跟一千二千萬相差得太遠了!我現在腸子都悔青了!本來這裡有一半是我的,可是我想信了一個小人的讒言,讓我失去了分錢的機會!」老廣瞪了一眼金清石道。

「叮咚!叮咚!」這個時侯門鈴響了起來!

金清石和老廣馬上站起身來,金清石好奇的道:「什麼情況?怎麼變得這麼溫柔了?」

「也許是他們冒充服務員來騙我們開門,我過去看一看!」老廣說完就要向門口走,這個時候金清石一把將他拉住,然後搖了搖頭道「還是我去吧!萬一你掛了,我也沒法活了!」

「少跟我玩斷背!我對同性不感興趣!」老廣笑著道。

「快開門!警察查房!」這個時候門外響了男人的大叫聲! 「查房?不會吧?」金清石和老廣同時大聲的道。

「石頭!這警察一定是盜版的!看來是送外賣的來了!」老廣冷冷的道。

「我過去看看!你先躲到卧室里去!」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躲什麼躲?我又不是在嫖娼!你又不是在賣*!」老廣瞪著眼睛道。

這個時候門鎖傳來了「嘀」的一聲!緊接著四個警察沖了進來,其中一個年齡在三十歲左右,肩上掛一杠一豆的三級警司,拿著手槍衝到金清石和老廣的身前,大聲的喝道:「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不開門接受檢查?」

「你又是什麼人?如果是警察為什麼不先亮出證件?」金清石冷冷的道。

「哦?還挺懂行啊!你們兩個不會是慣犯吧?」那個三級警司冷笑著道。

「我就是一個慣犯你也要先亮出證件!」金清石冷笑著道。

「少廢話!趕緊把證件拿出來!」三級警司瞪著眼睛大聲的喝道。

這個時候另外三個警察在房裡四處搜查著,把床墊都掀了起來,金清石看著忙來忙去的警察,他冷笑著道:「我知道你們在找什麼!我已經對某些人說過了,東西已經不在這裡了!」

「那東西去哪裡了?」三級警司急著問道。

「這個好像不歸你們警察管吧?你回去告訴趙金龍!狗急了跳牆,人急了也會咬狗!」金清石冷冷的道。

「哼!我們走!」三級警司看到三個手下向著他搖了搖頭,他馬上冷哼一聲道。

四個警察從酒店裡出來,直接來到了夜總會,那個三級警司馬上快步走到趙金龍面前小聲的道:「龍少!東西不在房間裡面!要不要我把他們抓回去,好好問一問?」

「你帶著兄弟們先上去玩一下!等他們離開酒店的時候再說!」趙金龍搖了搖頭道。

「好的!那我們先上去了!如果需要我們出手的地方,請龍少儘管吩咐!」三級警司連忙微笑著道。

「嗯!」趙金龍微微的點了點道。

而在警察離開房間后,金清石黑著臉道:「這幫狗日的!完全就是趙金龍的走狗!」

「這種現象很普遍!警匪是一家親嗎!兩者是對立和互補的關係!現在,他們沒有在房間里搜到福祿壽,如果我們再出去就會更危險了!」老廣擔心的道。

金清石看了一手錶然後向著老廣道:「過十分鐘,如果他們不上來,我們就去天光市場,然後直接回佛山!」

「路途可不平坦啊!如果你再手軟,他們很有可能會追殺到佛山去,你可別忘了我的車牌可是真的!」老廣皺著眉頭道。

「嗯!如果我們搞不定,我就打電話給唐書記!讓他出面擺平這件事情!」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其實以官制官到是一個不錯的方法!可是現在都是官官相互,沒人願意撕破臉皮!」

「我爸爸現在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啊!上面的利益鬥爭更激烈,我爸爸已經做好了干一屆的心裡準備!」金清石痛心的道。

「一個好漢三個幫,一個籬笆三個樁!如果你要走政道就要開始布局了,走軍旅也要培養自已的勢力了,現在你有這個能力,也有這個條件,你一直跟高層打交到,有沒能想過,他們是真心對待你嗎?如果沒有師父和你的醫術,我估計沒有幾個高層會真心的對待你!」老廣認真的道。

「這個問題我最近也在考慮!因為這些人好像並沒有全力支持我父親的工作,而且一直在推自已人上位,這個結果讓我很震驚!所以這次回京城這些人我都不會走動了,在家陪陪父母和兄弟們聚一聚,然後就去香港把療養院的事情處理一下!」金清石表情凝重的道。

「嗯!回去后,先把那四個混蛋扔到地方去,不過一定要老謝扔到廣南省,這個傢伙詭計多端,來這裡還能幫我出出主意!」老廣點了點頭道。

「我回去就開始辦這件事情!唐浩欠我一個人情,如果我提出來,他一定會同意的,強子就回黑龍省,奎奎去黔南省,小志可能要跟他父親商量一下才行,我的意見是讓他還是留在京城!」金清石想了想道。

「你還是聽聽老爸和二叔的意見吧!他們應該比我們更懂得布局,不過我的幾個叔叔就算了!他們有利就會忘義,如果你現在變得一無所有,他們連正眼都不會看你一眼!」老廣搖了搖頭道。

「不說這些了!現在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去天光市場!」金清石晃了晃腦袋道。

金清石和老廣先去總台辦理了退房,然後開著比亞迪向著城東的方向開去。

在比亞迪剛剛開出賓館的時候,一輛麵包車和兩輛250CC的雅馬哈摩托車慢慢的跟了上來,坐在麵包車裡的阿錢拿著手機向著趙金龍彙報著道:「大哥!兩個人辦理了退房手續,可是卻空著手從賓館里走出來的,一塊毛料也沒有看到!」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