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可能是昨天太累了,今早一醒來,我和你爸都發現床單上黑乎乎的。洗了個澡,發現身上也有一層呢!」

「小白,這不會是和昨天用的清神劑有關吧?」小漠想起自己昨天做的事,暗暗的問小白。

「小漠,別擔心。清神劑不是可以起到一定的健體解乏作用嗎?蘇爸蘇媽喝了這個,體內淤積的一些比較表面的雜質就隨著皮膚的呼吸拍出了一部分,這是好現象。」小白解釋道。

「媽,沒事,說不定就是昨天太累了出汗的緣故,要不帶你和我爸去醫院瞧瞧?」小漠放下心來,安慰著蘇媽,同時也知道自己的母親不會輕易去醫院。

果不其然。

「去啥醫院,一堆檢查瞎花錢。我和你爸沒感覺到什麼不舒服,反而覺得更有勁了!」蘇媽倒覺得除了多洗了一個床單,沒什麼不好。

「哇,媽,姐,我也成黑人了!」

小漠看見蘇宇頭髮亂亂,眼角都是污垢,胳膊上有一層薄薄的像泥一樣的東西。而蘇宇一臉驚慌,小漠忍不住不厚道的笑了。

「姐,你還笑我,我都中毒了,成一個黑人了!」蘇宇說著向小漠靠近,試圖把身上的污垢蹭到小漠身上。

「哈哈,喝綠豆湯喝中毒的,我只見過你一個!」小漠早已經料敵於先機,躲在了蘇媽後邊。

「咦,姐,你沒發現我速度也變快了不少啊。」蘇宇驚奇的發現自己移動速度好像比以前快了不少。

「嗯,是有進步,是不是昨晚有高人在夢中替你洗精伐髓,傳授你絕世武功啊!」小漠開著玩笑,心想高人沒有,都是你姐姐我的功勞。

「你倆別貧了。小宇,別擔心,我和你爸也是這樣,快去洗個澡,我把你單子洗洗。」蘇媽潔癖發作,打發蓬頭垢面的蘇宇去洗澡。

小漠這時發現自己的失誤了,全家都排除雜質了就自己沒有,這該如何解釋呢?

「媽,怎麼你們都有雜質被?皮膚排出,為啥我沒有啊,我也想排除雜質,做一個膚白貌美大長腿……」裝傻中的小漠。

「你別裝了,媽還不知道你那兩把小刷子,你一說謊呀,手總是背到後邊。還不從實招來……」

「媽,還是瞞不過你的火眼金睛,我這不是怕你們不用嗎!」小漠趕緊把手從背後伸出來。

「我就說你怎麼這次回來,變白了,也瘦了很多,跟你給我們喝的綠豆湯有關係吧?」蘇媽胸有成竹的說道。

不要小看一個女人的直覺和觀察力,更不要企圖說謊去騙過她們,因為女人的第六感和敏銳的觀察力會告訴她們答案。

「媽,是這樣的。有一天,我下班了。在公司回家的路上,我看見一個老人倒在地上,周圍好多人,每一個敢扶的……」小漠知道如果說出真正的事實,蘇媽肯定不信,所以準備編一個七分假三分真的故事。

「別人都不扶,就你敢扶啊,你能耐了,沒看電視上多少因為扶老人被訛的……」誰知蘇媽剛聽小漠說了一句就不幹了。

「我知道,媽。我看到旁邊有攝像頭的,再說了,有那麼多證人呢。後來叫了救護車,把老人送到了醫院。」小漠解釋。

「這跟你爸你弟我們仨身上排出這些雜質有啥子關係……」蘇媽不耐煩了。

「這個老人是一個中醫協會的,醫術高明,那天躺在地上也是一個意外。後來康復之後,他就給了我兩瓶葯,叫清神劑,說是可以神清目明,解乏健體。服用后,如果身體有雜質,可以排毒養顏呢!」

聽小白講清越上仙在十級文明也算是一個風靡無數人的帥哥,小漠只得在心裡默默地對清越上仙說聲抱歉。

「你不是老說我又懶又胖嗎,我就試了試這個藥劑……」小漠看蘇媽沒有質疑,繼續往下說。

「不明來歷的東西你也敢瞎吃,吃壞了怎麼辦?」蘇媽擔心道。

「媽,我這不是沒事嗎,所以我把另外一瓶清神劑給放到綠豆湯里了。媽,你沒覺得你皮膚變好了很多,斑都淡了很多……」

美,是女人討論的永恆話題,美容,更是上到八十下到十八女性永恆不衰的話題。

蘇媽果真驚喜道:「真的嗎,我就說今天早上照鏡子怎麼覺得自己有什麼變化呢……」

編一個謊話,要千百個謊來圓。所以不要輕易說謊。

終於找到合理的解釋了,小漠鬆了一口氣,並為自己的機智點贊。以後有什麼藥劑也好用這個理由直接拿給家人用了。

「媽,那我回去了看能不能找到那個中醫大師。不過上次那個大師告訴我這個藥物還在完善階段,沒有批量出現在市場呢。」

小漠想到一個致富途徑:努力升級美食級別,達到掙點積分,爭取自己也可以煉製,以後批量生產,造福廣大人民群眾,也造福自己的錢袋子。

「小漠啊,這可是個好東西,肯定不便宜。人家老人看你救命之恩的份上給你兩瓶藥劑,你出去了不要亂說,萬一他們都要你買,你去哪裡給他們買來?買不來,豈不是要結成仇人了。」蘇媽語重心長的囑咐。

「好,媽,我知道了,我不會亂說的。」小漠知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 這麼隨意一編,就編出來一個老中醫,這可能跟小漠曲折的出生有關。

小漠經常愛聽蘇媽講小時候的事情。

當初蘇媽懷著小漠的時候,蘇家奶奶當時一心要一個男孩,因為已經生了小漠的大姐二姐,蘇爸只好帶著蘇媽去醫院檢查胎兒性別。

誰知去的太早了,醫院沒有開門。恰好附近有個老中醫,給蘇媽把脈,說小漠脈搏跳動強勁,是個男孩。

蘇爸蘇媽歡喜的回家了。

小漠也得以出生在這個世界。

這給小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至今小漠對於那個不知名老中醫還是比較感激的。

「媽,我發現我可能不近視了,現在看東西更清晰了耶!」整理好自己衛生的蘇宇開心的說道。

「那太好了,等你再去上學,找個眼鏡店測試一下看看視力恢復了沒有。」蘇媽知道這也是清神劑帶來的效果。

「那太好了,今天有廟會,我正好想在家玩,那就不用進城了。」蘇宇開心起來。

「你呀,都高三了,還這麼愛玩,作業都寫完了沒?」蘇媽看到蘇宇又開始暴露愛玩的天性,不由又開始嘮叨。

「媽,你放心吧,這次學校知道農忙時節,放假布置的作業沒多少,就每科一張卷子,我一會就寫完了,不會的正好可以問我姐。」蘇宇辯解。

「媽,我弟的學習水平你就放心吧。別給他太大壓力,再說了,高考一年不成功,可以再考一年啊。實在不行,步入社會找工作也挺好的。反正咱家有地,只要肯努力,餓不著肚子的。」小漠想起新聞經常有學生學習壓力大,而導致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行為,趕緊制止蘇媽的諄諄教導。

「好好好,我不說了,蘇宇你可不敢做新聞報道里那些孩子們做的傻事,大不了回家修理地球,當你們說的地球的園丁。」

蘇媽顯然除了愛嘮叨外,是個很開明的家長,知道不能給孩子太大的壓力,以免孩子承受不住,可就罪過大了。

「媽,姐,你倆放心吧,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強,除非你用敵敵畏……」蘇宇又開始皮了。

小漠家的秋收,田地里已經做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把運回家的莊稼,整理,晒乾,賣掉或者自用。

「媽媽,快接電話;媽媽,快接電話……」

蘇媽的手機鈴聲響了。

「是大姐要帶著姐夫回來幫忙吧?」

蘇媽的手機上沒幾個聯繫人,除了親人外,就是幾個經常跳廣場舞的姐妹們了。

而小漠四姐妹的鈴聲由四個人分別錄製,所以一聽鈴聲,小漠就知道是大姐蘇曉葉。

「曉葉,家裡忙完了,有啥事啊?」蘇媽接通電話。

「媽,家裡忙完沒?我今天帶著文斌回家幫忙去。」蘇媽總是顯電話聲音太小,一向接電話都是開著免提,所以小漠清晰的聽到電話那頭的大姐說道。

「基本忙完了,回來吧,這幾天不是有廟會,很熱鬧。」蘇媽也想女兒了。

「好,我們一會就到家。」蘇曉葉答應道。

「太好了,大姐大姐夫要回來了,好久沒見到她倆了!」

小漠的大姐蘇曉葉和二姐蘇曉菡因為家境貧困,到了初中,看到同村同齡的大姑娘小夥子紛紛南下打工,也隨著打工潮流一起去了深圳。

小漠和蘇宇的學費基本上都是大姐二姐在外打工補貼的。所以小漠姐弟倆對大姐二姐一向很是感激。

「小宇,給你二姐也打個電話,讓她和你姐夫回來看廟會,今天中午多做點好吃的。」蘇宇拿過蘇媽的手機。

「好……」

「最美的媽媽,你最最可愛的二閨女來電話了……」

蘇媽話還沒說完,蘇曉菡的電話就來了,不愧是母女倆,心有靈犀。

重生之嫡女蓉歸 可能會有人奇怪了,為啥大姐二姐名字中間都是個春眠不覺曉的「曉」字,而小漠就變成了小山重疊金明滅的「小」呢?

這一切都是因為給小漠上戶口本的工作人員給寫錯了的原因。

不過小漠上學之後發現好多人叫「曉」的,倒是覺得「曉」字還不如「小」呢,因為等自己年紀大了,還可以是「小漠」,豈不妙哉?

「老蘇,你帶小宇和小漠去河裡網點魚,今天中午做水煮魚,孩子們都愛吃。」蘇媽開始指揮了。

「好。」蘇爸一向聽蘇媽的話,說要向東,絕不往西,典型的寵妻好男人。

這估計也是蘇媽當初看上蘇爸,而且和蘇爸和和睦睦過了三十多年的原因吧。

去河裡網魚是小漠和蘇宇小時候最愛的活動。

還記得小時候有一天雨下的特別大,河裡的水漫過道路,分不清哪裡是河,哪裡是路。

小漠四姐弟一起在路上拿著大盆子,逮了不少從水庫里被衝出來的草魚,鯉魚,個個有十多斤呢。

蘇宇還不怕龍蝦夾著手,撿了不少龍蝦。

蘇家村熱熱鬧鬧的撿魚撿蝦,個個滿載而歸,小漠四姐弟也不例外。

因為蘇家村地處平原,河不是很多,大家都不知道魚應該怎麼吃,畢竟這麼多刺的肉很容易卡著喉嚨。

蘇爸大顯身手的時候到了,因為蘇爸在部隊里是炊事班的,部隊也經常採購魚類給士兵們補充營養,所以蘇爸對做魚很是拿手。

九十年代蘇家村還不是很富裕,能得到這麼多意外的食物,自然不能錯過。

蘇家村村長找到蘇爸,請蘇爸教村民們如何烹飪魚類。

從把魚洗乾淨,到切段,片片,再到腌漬入味,再到蒸,煮,煎,燉,炸……

清蒸魚,酸菜魚,水煮魚,剁椒魚頭,煎魚片,魚頭豆腐湯,魚丸湯,炸魚塊……

從把龍蝦,河蝦用清水空出肚中淤泥,到如何把蝦醉倒,再到去除蝦線……

麻辣蝦尾,白灼蝦,爆炒河蝦,蒜蓉炸蝦,芙蓉蝦球……

蘇爸可是把自己的一身才藝給展示的淋漓盡致。

蘇媽和小漠幾姐弟也是吃的不亦樂乎,蘇爸自此在蘇家村奠定了第一廚師之位。

所以說,小漠的吃貨屬性是有家學淵源的,也蘇爸這個廚藝高超的廚師是分不開的。 為了能改善下生活,也是蘇爸一個小小的愛好,蘇爸每年都會在村邊東頭的一個長魚塘里,放一些小魚苗。

這個魚塘長二十米,寬十米,算是無主之物,也算是全村人共有的財產。所以即使很多時候魚不大的時候就被村民們撈走,蘇爸也不在乎。

今天很幸運。

蘇爸帶著漁網,擼起褲腿,帶著小漠姐弟倆來到池塘,站在岸邊撒下漁網,不一會就撈出了一條一斤多的鯽魚,一條兩斤多的鯉魚,還有一條兩斤多的草魚。

「給,小宇,你來網一網。」看著蘇宇躍躍欲試的樣子,蘇爸笑著將漁網交給蘇宇。

看著父子倆其樂融融地網魚,小漠看著這池塘,還有旁邊的河,倒是想起來小時候在河裡和小夥伴們一起洗澡的美好時光了。

小時候,村裡的小夥伴們都會在幾個村子中間的「大隊」上學,下課後,蘇家村的小朋友們就會一起相約去河邊玩耍。

那時候小朋友們被家長們教育男女有別,不可以一起洗澡,所以村東頭的河就是下課後男女生爭奪優先權的戰場。

小漠小時候體育很好,人稱「飛毛腿」,作為種子選手,小漠經常放學后等老師讓小朋友排隊走一段路后,就開始快速跑步沖向河邊,扔下書包,就跳進河裡為女生們爭奪今天河的使用權。

可是男生們往往「不拘小節」,被小漠佔領的可以游泳的河,他們也會毫不猶豫的跳進來,因此而產生的男女生之間的對戰,不計其數。

小漠的游泳可謂是自學成才。小漠的二姐蘇曉菡大小漠兩歲,經常帶小漠去游泳。

學習游泳的方法就是:把你放在河裡,讓你自由的在河裡胡亂揮舞。(不會游泳的小夥伴們請勿模仿!)

小漠經過河水的洗禮,終於無師自通,學會了著名的「狗刨式」。

小漠覺得自己在河裡離死亡最近的一次就是帶一個表叔家的妹妹游泳。

表叔家的妹妹嗆水,小漠去救她,小漠被一起拉下了水。

堂妹的四肢緊緊攀附在小漠身上,做出了溺水人的本能動作,使勁把小漠往下拽,小漠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懼。

最後小漠嗆了幾口水,索幸最後兩人都被同行的夥伴們救出。

後來小漠才知道在水裡救人要量力而行,而且絕不能背著溺水人施救,而要讓她在你前面,這樣她才不會幹擾你游泳的動作,而且給你造成更大的阻力。

小漠三人到家的時候,大姐大姐夫,二姐二姐夫都已經到家了。

「大姐,大哥,二姐,二哥,你們回來了!咱爸剛打到不少魚,今天咱們有口福嘍!」蘇家村口語中稱呼姐夫們按大小叫哥。

「那太好了!爸你先歇著喝杯茶,我去處理這些魚。」大姐夫李文斌說道。

「我也來幫忙,今天中午我主廚吧!小漠,你上次不是說想吃水煮魚,想吃火鍋,今天我就給你弄個『金玉滿堂’!」二姐夫王維說道。

「太好了!謝謝大哥二哥。好期待啊……」小漠開心不已。

小漠的大姐夫李文斌是大姐蘇曉葉在深圳打工認識的,二人是自由戀愛。

李文斌是離蘇家村正好還在一個鄉,兩個村子相隔十里地。

蘇爸蘇媽看重李文斌的老實能幹,為人正直;李父李母也很相中蘇曉夜的美麗大方,賢惠懂事;所以雙方家長一拍即合,立馬開始走禮,定親,定婚期。

蘇曉葉和李文斌也就沒有上演被棒打鴛鴦的情節,成功步入婚姻的殿堂。

小漠的二姐夫和唐代大詩人王維有著相同的名字,但是確沒有和詩人王維一樣作詩,從政,反而是一個商人。

小漠的二姐蘇曉菡自小就長的漂亮,到了十七八的年紀,家裡的門檻都快被十里八鄉的媒人們給踏破了。可能是大多數美麗女孩的天性,對於這些提親的,蘇曉菡卻沒一個看上的。

直到有一天蘇曉菡和大姐蘇曉葉在逛街時包包被搶,而且因為穿著高跟鞋被小偷拽的跌倒在地。

說時遲,那時快!一個面目俊朗的年輕人幫助挺身而出,奮勇直追,找回了蘇曉菡的包包。

接下來的劇情想必各位都知道了,那可不就是電視中常常上映的偶像劇情,英雄救美!而正好英雄很帥而且未婚,恰好美女很美而且未嫁,於是以身相許……

當然,電視劇劇情中,如果這個英雄顏值不高,被救的美女只會說:「小女子無以為報,下輩子做牛做馬……」如果英雄顏值高,這句話就是:「小女子無以為報,唯有以身相許,方能報答一二……」

而英雄的回答也會不一樣,針對顏值不高的女子,他會回答:「舉手之勞,何足掛齒。」然後直接輕功遁……而如果是被救的女子顏值很高,英雄的回答就是:「豈敢豈敢……」然後風度翩翩,笑而不語,直接帶走。

自古真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啊。

咳咳!扯的太遠了,我們回歸正題。繼續說蘇二姐的戀愛史。

讓人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幫蘇曉菡搶回包包的人並不是小漠的二姐夫王維。

而是一個便衣執勤的警察……

而小漠後來的二姐夫王維是那個剛好在蘇曉菡旁邊路過,看到有人跌倒,趕緊上前攙扶的那一個……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