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哎……師父,別急,我就是太好奇了!」小軒子咧咧嘴,趕緊打開車門,三個人合力把棺材裝進了箱車!

回到家,卸完棺材老史就要走,他還要連夜把這個墓的發現做成新聞報道發布呢!

我送他出門,忽然想到他的事還沒說!

「老史,你讓我幫你的事還沒說呢啊?」

老史這才看了看四周,小心道:「卜爺,我可能被人盯上了,有人要殺我……」

此言一出,我頓時嚇了一跳,怎麼個意思?什麼人這麼大膽,還敢殺他這個刑警出身的副局長?

「你看看這個!」老史說著,從兜里掏出了兩枚子彈,還有一個紙條!

我接過紙條一瞧,上面有一行機打字——「管好自己的手,否則要你的命」。

「你的手怎麼了?不會是襲臀摸胸了吧?」

老史白了我一眼道:「東西放在了我家門口,還在我的門上潑了一盆紅漆,看來應該不是惡作劇!」

這就讓我擔心了,忍不住問道:「我艹,你最近又查什麼案子了?顯然,你這是觸動別人的利益了啊?」

老史搖了搖頭,怔了一下,忽然開口道:「我也不確定有沒有關係,在收到子彈之前,有天晚上,我因為一個外省的案子,替人去了馮營村一趟,看見我的警車入村,竟然有輛車無牌照的撞了過來!不過我避開了,等我掉過頭,那輛車已經消失在村子的衚衕了!」

馮營村?我記得這個村可是名聲不太好,據說那以前是雲城最大的神漢聚集地,整天煙霧繚繞的,動不動就有個所謂的大仙火了。政府嚴打之後,沒兩年,又成了最知名的拐賣婦女的村子,將越南女人騙到國內,然後在這裡「打包」發往全國各地!

「對了,你為什麼案子去的?」

老史答道:「其實算不上案子,就是有人說在那看見了一個男孩,長的和外省一個尋人啟事上的孩子很像,我替外省的兄弟過去核實一下。」

「結果呢?」

「壓根沒看見孩子,問了不少人,都沒看見!」老史說道!

「行,這事確實有蹊蹺,明天我隨你再去一趟,我就不信邪,越是威脅,這就說明有鬼!」我拍了拍老史的肩膀安慰道!

老史哈哈一笑道:「夠意思,我就知道你會陪我去,我倒是不怕死,就是怕壞人抓不凈!」

老史的意思我明白,那既然曾經聚集過神漢,說不準會有些旁門左道,他讓我去就是幫他盯著邪門!

送走老史,回了店裡,我看見小軒子正趴在棺材一側附耳聽著什麼。

「怎麼了?小軒子?」

田尚軒豎了豎指頭噓聲道:「師父,這棺材底下有動靜,好像是有東西在爬……」 一副空棺材,裡面會有什麼聲音?

我趴到棺材跟前聽了聽,還真是,就像是老鼠偷米一般,簌簌作響!

「會不會是老鼠?」我小聲嘀咕道。畢竟這棺材在地下放置這麼久,最有可能的就是老鼠、鼴鼠之類的地下動物!

「不可能!」小軒子搖頭道:「老鼠發出聲音其實是有規律的,而且老鼠很敏銳,咱們在外面說話,它聽見後會馬上停止動作!」

既然不是老鼠,難道這棺材底里也有封印,在鎮壓著什麼東西不成?

「小軒子,幫個忙,咱們把這棺材扣過來!」

不管怎麼著,如果不把這榫卯結構打開,無論如何我也不放心!畢竟這棺材要放在家裡,裡面要是有什麼駭人的東西,還是早點除了為好!

「呵呵,看把你們嚇的,你就放心開吧,我打賭不是活物!」我和小軒子正說話,身後突然傳來一聲笑聲!

我嚇了一激靈,回頭一瞧,原來是八卦葫蘆不知道什麼時候放在了桌上!

「我擦,七爺,你什麼時候出的關啊,說話前能不能打聲招呼?你這突然一笑,會嚇死人的好吧!」我看著葫蘆抱怨道!

小韓七爺哼了一聲道:「你害怕是因為你心裡有鬼,你看看小軒子怎麼沒害怕?」

我瞪了小軒子一眼,罵道:「你個小兔崽子,你怎麼知道七爺出關了?也不告訴我一聲!」

「師父,這事真不怪我,那麼大的葫蘆就放在那,你看不到怪誰?誰讓你心裡只有姑娘的……」小軒子撇了撇嘴!

小韓七爺作為蛇類,其感知力極其敏銳,它說裡面不是活物,那就一定不是活物!

既然如此,那我就安心多了!

古代木器,包括桌椅板凳、舟車棺犁,不像現代的各種木件,又是釘子又是膠水,那時候越好的東西都講究原木對接,也就是榫鉚工藝。

眼前棺底第一層木構其實就是最簡單的榫卯結構。棺腳撐子是束腰抱肩榫,攔板則為攢邊打槽。找來一把螺絲刀,抵住邊縫,慢慢拍敲,等到縫隙大一些,再用扁頭撬伸進去小心撬動。四面都是如此,直到四角榫鉚鬆動,整張雕花擋板就卸下來了!

不過,擋板裡面還有一層木構,包括明榫、暗榫、悶榫一共應用了幾十種榫卯結構。有些木構我見都沒見過,更別說拆開了!

「師父,乾脆,拿斧子敲開算了!」小軒子有些急不可耐!

「不行!」我斷然拒絕道:「這東西是文物,早晚經老史的手還得交上去呢,現在損壞了,到時候老史沒法交差。既然老史縱容我了,我不能再給她添麻煩!」

我剋制著內心的急躁,仔細觀察這這些古老的匠人技藝,不得不說,古人的智慧確實令人驚嘆!做這口棺材的人,不僅僅是個陰陽大家,還是個爐火純青的匠人!

足足觀察了半個時辰,我總算找到了下手的端點!一道道榫卯結構開始拆卸,直到最後,剩下的是一道三棍鎖。

所謂三棍鎖,其實就是三直材交叉的一種木構,三根木板彼此死死扣牢。

令我驚愕的是,三棍鎖上還有一個個黑黑的小孔,微微吸一吸其還有一股類似大蒜的刺激氣味!

「師父,怎麼不拆了?是不是累了?要不你指揮我來?」小軒子伸手道!

狼性總裁不溫柔 我趕緊搖搖頭,對其解釋道:「這些小孔可不一般,如果我沒猜錯,裡面可能藏有彈射裝置。這樣吧,因為三棍鎖有可能其中加了彈簧,你幫我按住了,我快速將鎖扣解開,我不讓你放手千萬別鬆手!」

小軒子聽我的口氣就知道此事非同小可,所以鄭重點點頭,兩手合力狠狠按在了三棍鎖上!

我活動了一下手指,握住鑿子,抵在三根木板中央的六角形楔釘上,一下一下輕輕的敲擊,我明顯感覺到有股力量在推著楔釘頭朝外慢慢退著!

連續敲擊了四五十下,突然「噹啷」一聲,楔釘掉在了地上!

「開了,師父,你太厲害了!」小軒子興奮地大叫道!

「別動,千萬別鬆手!」我趕緊高呼一聲!

「怎麼了?師父……」小軒子見我的表情,頓時緊張起來!

「這三棍鎖里加了綳簧,壓著機關!不過你別怕,有我在沒事!」我輕輕地安慰著小軒子,兩手也握在三棍鎖上。

小軒子點點頭,冷汗已經下來了,結結巴巴道:「師……師父,那下一步怎麼辦?」

我鎮定道:「一會我喊三二一,喊完咱們兩個同時鬆手,記著,身子一定要退到一側,切不可對著這三棍鎖,明白嗎?」

「我知道了,師父!開始吧!」小軒子長吸一口氣,努力鎮定道!

「那好,我開始喊了,三……二……一!」

話音一落,我們兩人同時閃身,將手上的力道一撤。三棍鎖頓時被裡面綳簧瞬間攤開,啪啪啪啪啪啪,六聲哨響,六根帶著藍綠色火苗的響笛短從裡面射了出來,一併打在了我們身後的門框上!

我還真被驚出了一聲冷汗,原來,不僅僅有機關,還有磷粉,剛才那股大蒜的味道就是白磷的氣息!要不是考慮到老史以後難交差,我們很可能就直接破壞掉了這層木構,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就算棺材燒不毀,我們倆說不準也會被打成活靶子,活著被磷火燒傷!

小軒子嚇得氣息未定,擦了擦腦門的汗道:「師父,我真是服了你了,你怎麼就知道有機關呢?真是老奸巨猾……啊不對,應該是老謀深算,好像也不對,老當益壯?老氣橫秋?老……!」

「姥姥!少拍馬屁,以後得長經驗,別動不動就頂著腦袋往前沖!」我說著話,將最後的一層木板叩開,裡面果然什麼活物也沒有,只不過卻有一個牛皮包裹,還有一個小紙人,這紙人正在木板里自顧自的來回跑著,看得人有些驚恐!

「哇塞,這紙人難道動了上千年嗎?」小軒子驚愕地伸出手去,剛碰到,那紙人一瞬間馬上化成了灰!

小軒子嚇了一跳,縮回了手,大叫道:「師父,對不起!我不知道……」

我搖了搖頭,這紙人最初應該是被劉海蟾設定了某種術法,為的就是引起後輩的注意!一千年的紙,遇到空氣就化掉,倒也正常,這怪不得小軒子!

我將牛皮包裹拿起來,放在桌上小心打開,裡面竟然包著一包針!

這些針大小長短不一,質地有金銀玉石四種,莫非這是四昧灸針?

「師父,你快看,牛皮上還有圖畫和字跡呢!」小軒子叫道!

我將牛皮攤開一瞧,只見最上端寫著九個大字:孫真人鬼門十三針法…… 所謂孫真人,是道家對藥王孫思邈的尊稱,至於這鬼門十三針,則傳說時孫思邈最得意的針灸術!

不要說是我一個半吊子中醫,就算是稍有中醫常識的人,都知道有十三鬼穴之說!

這十三鬼穴是人體奇穴,都和人的「精氣神」有關,分別是:人中(鬼宮)、少商(鬼信)、隱白(鬼壘)、大陵(鬼心)、申脈(鬼路)、風府(鬼枕)、頰車(鬼床)、承漿(鬼市)、勞宮(鬼窟)、上星(鬼堂)、男會陰女玉門頭(鬼藏)、曲池(鬼腿)、海泉(鬼封)。

古人認為,絕大多數的癔病、精神分裂症、癲狂症都是有邪祟侵體所致,所以,治病先驅邪,這十三鬼穴就是用的最多的針灸術!

不過,由於十三鬼穴每一道穴位都關乎人的陰陽平衡和生死往複,行針時還要輔助以道家的敬神儀式,所以,往往在應用十三鬼穴的時候,都會有各種各樣神鬼莫測的事情發生。久而久之,沒有絕對把握,中醫基本上不會輕易使用鬼穴十三針!乃至到了近現代,鬼門針法大部分失傳了!

我仔細看了看牛皮紙上的圖畫和文字!

圖畫是傳統醫學上人體穴位分點陣圖,包裹穴位的具體點位和針灸時針法深淺要義!

至於文字,後面通篇講的是各種詭症的解決方法,倒是開頭幾句引起了我的興趣!

「解榫卯,避火矢,能見此針法者,自為有緣人。棺中碧玉,為拔里氏蕭家貴主,有再生之相,特封印於棺中,望晚生妙手,還陽回春。不勝感激。現有藥王鬼門十三針法,一作醫法,令作酬勞!海蟾敬上!」

「師父,這老道到底說的什麼意思啊!」小軒子撓著腦袋問道!

我一笑道:「平時讓你不學習,現在不懂了嗎?沒想到啊,大名鼎鼎的道士劉海蟾竟然為了碧瑤親自留書。他說,能解開這榫卯結構,避開機關暗器的人,就是他找的有緣人。又說了,棺材里的姑娘,是拔里氏蕭家的千金,生的就是一副再生之相,所以,他便給封印在這了。希望有緣人一定要把這姑娘救活,他呀不勝感激,現在留下一本針法,用來給她治病,另外呢,也算是給你的酬謝了!」

「那這個道士也太厲害了,竟然能算到一千年後的事!師父,你說碧瑤姐是不是家境特別優越,要不怎麼能這麼幸運呢!」

小軒子這話說的還真不錯,如果我沒記錯,拔里氏就是蕭太后蕭綽的族姓,所以說,搞不好,碧瑤這丫頭還是皇親國戚呢!

「師父,那現在怎麼辦?這譜子里有沒有醫治碧瑤姐姐和小舒姐的法子啊?」

「看劉海蟾的意思是有,不過,穴位針灸一點都不能出錯,所以,我還是先研讀一下,確保萬無一失,才能進行醫治!來,咱們先把她們放進棺中,養魂為先!」

我將牛皮針法和四昧灸針先收了起來,和小姝一起將碧瑤的身體放進了棺中,蓋上棺蓋,僅留一道縫隙,萬一她什麼時候醒來,別再給憋死過去!

安頓好棺材,小軒子也回自己屋睡覺去了!

漫漫長夜,忽然一下子無事可做,以前有時候嫌棄小姝在耳邊嘰嘰喳喳,現在倒好,還有點想!

倒了杯茶水,一邊百無聊賴咂著,一邊看著鬼門十三針法。

這時七爺忽然又開了口!「卜爺,你們回村之後這幾天,每天夜裡都有人過來,敲敲門,也不招呼,等一會見沒人開門就走!」

我一愣,忙問道:「你確定是人,不是其它的東西?」

「當然確定啊!」小韓七爺篤定道:「以我的能力,仙魔鬼怪我不一定能百分百有把握辨識,但是人的氣息重,這一點我還能確定!憑我的感覺,這人應該是個年輕姑娘,有一定修為,而且她身上帶有一點點百合的氣息,雖然我在閉關,但是嗅起來也覺得很舒服……」

我頓時心頭一顫,百合的香氣……那不是蒼顏嗎?

這味道我太熟悉了,蒼顏曾兩次救我,我都在她身上聞到了這股甜甜的味道!

我一時再也喝不下茶,看不下去什麼針法了!

蒼顏竟然來找我了,她是路過嗎?還是……她有什麼事情?連著幾天都敲門,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說?該死,我特么為什麼回村去了!

「小巴蛇,你快告訴我,最後一次敲門是哪天?」我急不可耐地朝大葫蘆叫道!

「喂,卜爺,不會是那個能文能武懂術法會拳腳的妞吧?你不是說一切都過去了嗎?怎麼這麼激動啊!」小韓七爺馬上猜出了我的心思,嬉笑著問道!

對啊……

蒼顏是一個要訂婚的人了,她此刻應該正在忙著各種家事。上次我們分開的時候,我話說的那麼決絕,她怎麼可能還過來找我?呵呵,羅卜啊羅卜,你這個蠢貨!

「卜爺,怎麼了?我就開個玩笑,你不會生氣了吧?我告訴你還不行嗎?前天晚上還敲門了呢,不過昨天今天已經沒再來了!」

我搖了搖頭,苦笑著擺手道:「無所謂了,睡吧!」

半夜無眠,鬼知道我這一夜都想了些什麼!

第二天一大早,老史打過電話來,要來接我去馮營村!

我趕緊起來,到廂房看了看棺材中的碧瑤。還別說,雖然只有一晚上,其原本黯淡的皮膚已經又開始白皙光滑起來!只不過,仍舊沒有脈搏,三魂火也仍舊熙熙微微!

不管怎麼說,這棺材真是個寶貝,要是靠它開個美容院應該不錯!長的在黑的人,在裡面睡上幾晚,出來也變成小白臉!

不一會,老史來了,我囑咐了七爺和小軒子幾句,便和老史直奔馮營村!

說來怪了,儘管老史穿了便裝,可是當我們一進村,村裡人還是朝我們投來了戒備的眼神!

「老史,你最近老是上電視,不會是被人記住了吧!」我小聲問道!

老史的大牛臉皺了皺,答道:「按理說不至於吧,就我這張大眾臉,誰能記住啊!」

我呸,就他的臉還大眾臉,要是大眾都長這張臉,中國的面膜企業盈利得多增加一半!

「你好,老鄉,這個小男孩您見過嗎?」老史拉住旁邊一個閑逛的漢子,從懷裡掏出了一張照片!

那漢子只看了老史一眼,便詭異地笑了笑,幽幽說道:「嘻嘻,他啊,在和天尊做遊戲呢!」

這人說完,忽然轉身就跑,仰天尖叫一聲:「天尊護佑,天尊護佑,邪靈來啦……邪靈來了!」

一瞬間,街上的人都跑了,我和老史被孤零零了地留在了街上,茫然無措,壓根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空氣凝滯,四周冷冷清清,本就破敗的城中村好像剛剛爆發完一場瘟疫一般,一點生氣都沒有!

老史攤了攤手,朝我道:「看了嗎?這次比上次還邪門!乾脆都跑了!」

我皺了皺眉,剛才的情景確實有些詭異!那個漢子你要說他是瘋子吧,自己走路的時候很正常,你要說他是正常人吧,神神道道的樣子又完全像個瘋子!

「走,到別處看看!」我拉上老史,穿過兩個小巷子,總算又見到了大街上悠悠逛逛的村民!

老史摸出照片,又要找人去問,我趕緊一把將他拉住,我有種預感,或許這張照片就是根源!

我看了看四周,前面有一家包子鋪,蒸籠白霧朦朦,不由得靈機一動!

既然不能明察,那咱們就來個暗訪。康熙微服泡妞記有雲,明的不行那就來暗的,暗的不行就先扯淡的,總之,多想法子唄!

「還沒吃早飯,咱們先吃飯!」我拉住老史,不由分說地走了過去!

一看來人了,老闆娘迎了出來,客氣道:「兩位小哥,吃點啥?咱們店裡各類米粥都有,主食包子!」

老史看了看價單,來了闊氣,朝我道:「這頓我請,你隨意點!」

我心道,你小子就會假大方,答應我的大餐從來沒兌現過!我就是滿肚子胃,往死了吃,這一頓豹子也不過百八十塊塊,看把你仗義的!

「你不點?那我來了啊!」我還沒吭聲,老史自顧自開了口:「兩屜包子,肉素一樣價嗎?要是不一樣價就肉的一份,素的一份!一碗混沌,一碗小米粥,哦對了,鹹菜免費嗎?要是免費來一份!」

我已經都習慣了,我這位局長兄弟歷來如此,吃煎餅果子都捨不得煎蛋的主,你還指望著他能點出啥花樣!

「免費,鹹菜都免費!等著啊,馬上就上來!」老闆娘說話露笑,聲音嘹亮悅耳,給人的感覺很舒坦!

老史朝我眨眨眼道:「喂,卜爺,莫非真的不能提找人的事?你看,這次態度就不一樣嘛!」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