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好,好啊!」

天原勝激動不已的大笑道,從此之後,他這個院長也終於能夠揚眉吐氣一次了啊!

周圍的眾人也都是一臉的激動啊!

這次林逸進入仙域已經是板上釘釘了,三天之後,當大能撕裂虛空的時候,也就是他們一生之中最大的機緣了,能夠得到的好處簡直無無法言喻。 「我想要去一趟姜家!」

正當眾人沉浸在激動喜悅之中的時候,林逸卻突然輕飄飄的說道。

天原勝一聽,不禁眉頭一皺,不過卻也清楚林逸的個性,當初,姜冰天仗著實力恐怖,差點沒把林逸弄死,修行講究的就是一個念頭通達有仇必報。

不讓林逸去報仇,這件事兒恐怕會影響林逸的修行。

「你去吧!不過切記小心,若是事不可為就回來。」

天原勝無奈的笑道。

「我跟你一起去!」

天心上前一步,抬頭明眸盯著林逸抿嘴笑道。

「我也去!」

「我也去!」

……

一名名天諭書院的強者,紛紛上前咧嘴大笑道,那神情,到不像是去拚命了,反而有幾分像是外出遊玩一般。

「呵呵,多謝諸位的好意了,不過我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拜託諸位,我的怨靈為了救我被強者所傷處於昏迷階段,所以需要一些靈草,這件事兒我希望大家能夠幫忙,至於酬勞,你們可以放心,大師兄我是有錢人。」

林逸看著眾人咧嘴一笑,隨後,早就準備好的藥材清單就落在天心的面前。

「你可是大師姐,幫我!」

天心眉頭皺了一下,撇了撇嘴,顯得有些不滿,不過還是點了點頭,她也很清楚,這件事兒對於林逸鐵定是十分重要的。

「另外,劍老的問題也不大,這裡有丹藥,按時服用就好了,我就先走了啊!」

林逸說完,留下丹藥就朝著姜家所在的方位而去。

三天的時間,對於他們來說,可謂是稍縱即逝,便是他林逸也不敢耽誤。

「保重!」

天心等人一起喊道。

而此時的姜家眾人卻熱鍋上的螞蟻一般,特別是姜冰天端坐在議事大廳的主座上,一張臉簡直陰沉了到極點。

滅胡家。

殺奎山道人。

不管哪一件都不是他們姜家能夠輕易做到的。

彌天大愛 可現在林逸卻憑藉一己之力,直接把兩件事兒都給搞定了,姜家眾人如何能不緊張呢?

以至於坐在議事大廳內的眾人,都不敢吭聲,氣氛在這一刻也壓抑到了極點。

「你們馬上帶領姜家子弟散開,隱匿在人群中,老夫一個人等他來,我若是能夠能夠斬了他,你們就回來,若是真的死在他手裡,你們就尋找機會幫我報仇吧!」

半晌后,姜冰天開口一臉無奈的說道。

不服輸不行啊!這兩件事兒現在鬧得沸沸揚揚,幾乎都不用懷疑他的真實性了,雖然姜冰天不知道林逸到底是憑什麼做到的,可這卻不妨礙林逸在他心目中的恐怖地位啊!

那絕對是一個能夠輕易滅掉了他們整個姜家的可怕存在。

姜家以他姜冰天為尊,而他姜冰天現在的修為也不過才是地仙之境後期而已,甚至對上天原勝他都沒有必勝的把握。

「老祖,不可!要不,你跟我們一起走吧!」

「是啊老祖,姜家不能沒有你啊!這崑崙虛這麼大,大不了我們藏起來我就不信他還能夠找到我們不成。

「藏起來?哼!老夫縱橫崑崙虛一生,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做那樣的事情的。」

姜冰天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一臉憤怒的呵斥道。

「呵呵,還挺硬氣啊!那你就出來受死好了!」

林逸的聲音驟然響起,手中的狼牙棒猛的往前一揮,呼!可怕的力量化成一道可怕的風龍恐怖的朝著姜家的別院沖了過去。

「嘩啦啊!!!」

一座座房屋在這恐怖的風龍吞噬之下,就像是豆腐渣做成的一般,直接被連根拔起,朝著姜家別院深處而去。

一路崔古拉朽硬生生在姜家的別院中開出了一條足足有五六米寬的馬路。

而林逸則如同那妖族大聖一般,肩膀上扛著奎山道人的狼牙棒,嘴角噙著一抹桀驁不馴的笑容,緩緩朝著前方走去。

「什麼?他怎麼會來的這麼快?」

姜家眾人頓時變色大變,一個個簡直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般,瞬間就急眼了。

「林逸,老夫沒去找你,你竟然敢提前來找老夫,好,好啊!我到倒要看看這段時間,你多有大的進步!」

姜冰天豁然起身,看著那一條恐怖到了極致的風龍,雙掌一揮,恐怖的靈氣直接幻化成一隻近乎透明的猛虎朝著風龍撲了過去。

「轟!!!」

驚天巨響,猶如原子彈爆炸了一般,轟然響起,整個姜家別院所在的大地都猛的一顫,如同遭受了地震一般。

「快,馬上按照老祖的吩咐走!」

有人扔下一句話就急匆匆的朝著遠處狂奔而去。

「對,必須要為我們姜家保住血脈,快走,帶上老婆孩子啊!」

一道道驚呼聲不斷的響起,一名名強者也急匆匆的從廢墟之內逃竄。

勉強抵擋住風龍的姜冰天,面色一瞬間陰沉到了極點,他本以為姜家最少會有一半人留在這裡幫他,卻沒想到,竟然一個都沒有留下。

「恩?」

當看到一名瑟瑟發抖的年輕人還站在角落裡不曾離開的時候,姜冰天頓時面色一喜,看著對方說道:「你這個下人倒是有點良心,竟然願意跟老夫同生共死,今日我若是能夠活下去,老夫讓你當姜家的一把手。」

「不,不是啊老祖,我,我腿打顫走了不了啊!老祖我不想當一把手啊!你要不送我一程?」

下人看著姜冰天,一臉哆嗦焦急的說道,林逸的威名已經是整個姜家盡知,留在這裡豈不是等死?

「什麼?好,老夫送你一程!」

姜冰天一聽,那叫一個憤怒啊!當即大手一探,一股恐怖的力量瞬間就把下人禁錮,緩緩朝著天空上而去。

「不……不要啊!我不想死!」

下人面色漲紅,用盡全身力氣焦急的呵斥道。

「姜冰天何必欺負一個下人呢?你的對手可是爺爺我啊!」

林逸盯著姜冰天冷冷的嘲諷道,隨後手中的狼牙棒一揮,一股透明的光芒一閃而過,猶如利刃一般直接切斷了姜冰天的靈氣,讓下人重重的跌落在了凌亂的地面上。

「你……」

姜冰天一看,頓時眼睛一瞪,齜牙咧嘴,宛如猛虎一般憤怒的鎖定了林逸。 「我什麼我?老狗,當初你仗著境界高欺負小爺我,可曾想過你自己也會有今天?」

林逸盯著姜冰天冷冷的笑道,一年之約可一直都是他心裡的一根刺,否則他也不會為了血珀珠冒險進入七彩毒瘴了。

姜冰天一聽,頓時不屑一笑,冷冰冰的嘲諷道:「小子,不要以為有點進步就了不起了,老夫的底蘊依舊不是你能夠想到的。」

「底蘊? 一吻成癮,鮮妻太美味 嘖嘖,就你這樣的廢物也敢說底蘊?今天老子一招敗你!」

林逸手中的狼牙棒遙指姜冰天,神情冷漠不屑的呵斥道,那神情簡直就像是一頭巨龍說要收拾一頭孤狼一般,似乎沒有任何的懸念。

「什麼?一招敗我?」

姜冰天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簡直就像是見到了鬼魅一般啊!

他可是地仙之境後期,更是崑崙虛內威名赫赫的存在,就算是林逸的修為提升到了天龍之境,可彼此之間還隔著一個化神期呢,可現在,林逸竟然敢說一招敗他,這簡直就是狂妄到了沒邊的地步。

「小畜生,我倒要看看你今天怎麼敗我!」

姜冰天咬著槽牙,憤怒的盯著林逸呵斥道,在他看來,林逸說這話完全就是為了羞辱他,彼此之間的差距擺在那裡,就算是林逸能夠戰勝他,也應該會比較困難。

林逸見狀懶得廢話了,體內的力量在這一刻宛如一頭頭蘇醒的巨龍,慢慢在體內沸騰起來,他本身就已經擁有十二龍之力,此時再加上這狼牙棒的加持,直接便擁有了接近十七龍之力的恐怖力量。

這些力量簡直就像是泄閘洪水一般,滔滔不絕的朝著狼牙棒之中涌去,一股彷彿讓天地都要顫慄的恐怖氣息,也在這一刻轟然從林逸的身上爆發出來,形成了一股無形的風暴,死死的鎖定了姜冰天。

「這,怎麼可能,他的力量怎麼會恐怖到這種地步?」

一感受到林逸那可怕的氣息,姜冰天就忍不住尖叫了起來,他作為一名老牌強者,實在太清楚力量的劃分了,現在的林逸明明只是天龍之境的修為,可是爆發出來的力量,竟然已經超越他這個地仙之境後期的強者了,他如何能不震驚呢?

「老狗,去死吧!」

林逸猛的揮動狼牙棒朝著姜冰天砸了過去。

「呼!!!!」

一道刺耳的風聲驟然響起,林逸一棒子揮出,彷彿背後的天空都跟著一起朝著姜冰天鎮壓而去一般,給人一種上天無門入地無路的恐怖壓迫感。

「瑪德,無極冰封,給老子殺!」

在這種恐怖到了極致的壓迫感中,姜冰天也怒了,咬著槽牙宛如一頭困獸一般,歇斯底里的怒吼道,同時,體內的靈氣也在這一刻徹底的沸騰了。

一股把人骨頭都彷彿要凍壞的可怕寒氣驟然瀰漫在天地間,直接把周圍的一切都冰封了起來。

便是林逸手中的狼牙棒在這一刻,都受到了極大的干擾,落下速度竟然慢了一分。

「吟……」

一聲龍吟驟然響徹天地間。

遠處尚未逃走的姜家子弟一聽到那龍吟之聲,竟然忍不住雙腿一顫跪在了地上,隨後紛紛扭頭一臉驚恐的看向了背後。

只見,一條七八米長,通體晶瑩,宛如寒冰雕刻而成的冰龍,竟然在姜冰天的頭頂上方緩緩飄著,它的眼眸冷漠,高傲,蘊含著恐怖到了極致的威壓。

五爪鋒利,宛如一把把閃爍著寒光的尖刀一般,給人一種頭皮都要炸開的可怕感覺。

「龍,龍,竟然真的有神龍?」

姜家子弟全部都驚呆了,一個個指著天空上的冰龍尖叫了起來。

龍那可是崑崙虛內的聖物,也是傳言中擁有莫大神威的可怕存在,只是這些年人們一直無法見到,漸漸的幾乎都要忘掉了,也只有在地球上一些荒山惡水之地,才偶爾能夠聽到一些有關龍的傳聞。

只可惜,卻並沒有真正的證據而已。

此時,親眼見到這等高高在上的神物,眾人如何能不震驚不惶恐呢?

七八米的長度,對於巨龍來說的確算是小的了,可是對於人來說,卻是無比巨大恐怖的存在了,甚至便是這麼大的一條蟒蛇,也足以讓人亡魂俱冒了啊!

「林逸,這是我姜冰天最強一擊,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也敢來我姜家撒野!」

話落。

姜冰天手臂一揮,那猙獰可怖的寒冰巨龍便腦袋一甩,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之後就朝著林逸的狼牙棒沖了過去。

「呵呵,看來姜家的祖上還真的出過人傑啊!」

林逸不屑一笑,在絕對強大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會變得十分脆弱不堪,而他的力量已經可以說是這崑崙虛內最強大的一個,沒有之一。

巨龍呼嘯。

狼牙棒攜帶濤濤天威。

在千分之一個呼吸之後,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瞬間。

拒嫁豪門:總裁的迷煳妻 猶如山崩地裂的海嘯一般,一股恐怖到了極致的場景驟然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肆虐的能量更像是原子彈爆炸時產生的餘波,周圍的一切都直接化成齏粉,以一種十分詭異的樣子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而寒冰巨龍跟狼牙棒也陷入了僵持之中,狼牙棒死死的抵住巨龍的腦袋,無法前行,而巨龍此時鋒利的爪子也在瘋狂的抨擊狼牙棒,只是去也無法拿下狼牙棒。

姜冰天見狀,心頭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他還真的有些擔心林逸一招秒敗他,畢竟這些日子,有關林逸的傳聞實在太過恐怖,幾乎要把林逸說成神明了!

「呵呵,林逸我還真以為你有多大的本事呢,現在看來,不過如此啊!」

姜冰天得意洋洋的大笑了起來,在得知林逸在無垠森林之中斬了胡家老祖跟奎山道人之後,他就給自己準備了大量的資源,只要林逸沒有一辦法一招秒敗他,那麼他就有立於不敗之地的底氣。

「呼呼,老祖威武!」

跪在地上的姜家子弟見狀,紛紛眼睛一亮,激動的大叫了起來。

「呼呼,老祖威武!」

「呼呼,老祖威武!」

……

所有人都在這一刻,激動的咆哮道,那聲音,簡直能夠跟冰龍的龍吟之聲相提並論了。 姜冰天的為人他們可是無比清楚的,一旦他真的殺了林逸,到時候他們這些逃走的人可就是死罪啊!

現在不巴結一下,難道等刀架在脖子上的時候再巴結嗎?

「嘖嘖,瞅瞅把你能耐的,老子這一招還沒有打完呢。」

林逸撇嘴一臉不屑的冷笑道,而後狼牙棒上的力量再度暴漲,一股重於山嶽的偉力轟然爆發出來。

「什麼?」

姜冰天一感受到那恐怖的力量整個人頓時眼睛一瞪,蒼老的臉頰上充滿了濃濃的驚恐之色。

便是天上那神駿不凡的寒冰巨龍,此時身上也炸開了一道道可怕的裂痕。

「不!!!!不……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姜冰天震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