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思緒?你怎麼在這!」御千顏一心只顧著祁慕言絲毫沒有察覺身邊站了位自己的熟人,畫風突然變的有些尷尬了。

顧思緒輕佻一笑照著御千顏的額頭就點了一下「呵哈,你呀你平時看著挺穩當的怎麼這會慌慌張張我都在這觀望你半天了!才發現我~對了你剛才說老爺子怎麼了!?」

「具體我也不太清楚……」御千顏看了眼身邊的祁慕言有些為難的言語著。

這時站在一旁的李成強先回答著「還能怎麼樣!老董事長被這傢伙給氣暈了唄!」

祁慕言搖了搖手連忙跟著解釋著「我沒有,我沒有,我什麼也沒說,也不知道怎麼的爺爺看了我一下就突然暈倒了!千顏你剛出來爺爺他怎麼樣了你清楚嗎?」她說著有些激動的拉起了御千顏的手打聽著爺爺的情況。

「你先別激動,公司這麼安靜老董事長應該沒事的,一會我在給前台打個電話問問具體情況你先別著急!」御千顏輕言安慰著眼前急得爛蹦跟兔子一樣的小丫頭。

「這樣吧,這個時間正好有人約我上去談事,我幫你打聽打聽一有消息我就給千顏打電話~讓她轉達給你~」顧思緒說著看了眼手腕上手錶的時間。

「好好好,謝謝你大哥!」祁慕言像是鬆了一口氣,燦爛陽光的笑容一下子佔據整張面孔。

真是遇見好人了,只要確定爺爺沒有事自己怎麼樣都無所謂了,什麼被冒名頂替被人污衊陷害那都是小事現在爺爺才是第一位的。

顧思緒什麼也沒說只是禮貌性的點了下頭,雙手插兜走進了啟航國際的大門。

「正好快到下班時間了我帶你找個地方先休息一下吧!」御千顏說著拉起祁慕言的手就要走那成思想一聲慘叫嚇了她一跳。

「啊!疼疼疼……」祁慕言一把抓住了御千顏的肩膀扭了扭的腳踝那酸爽別提多刺激了。

御千顏見狀有些著急的皺起眉頭手忙腳亂的也不知如何是好了「你怎麼了不會是受傷?這可怎麼辦要不我帶你看醫生去吧!」

「不用不用就是扭到腳了不礙事的我皮糙肉厚好著呢!」祁慕言極其逞強的笑了笑,心想著可不能在給人添麻煩了不就是扭到了嗎忍一忍過兩天就好了。

御千顏突然轉過身,沒好臉色的看向李成王傑一本正經的說到「你們倆啊早晚被景怡景經理害死了!上次刮老太太就是她讓你們乾的好事吧,人家老太太腿腳不好摔到她車跟前非說人家碰瓷,你們倆聽了她的話為了教訓還拘留了幾天值得嗎?」

「顏姐你說得對,我們錯了下次不敢了!景怡她心眼不會以後我倆哥倆就跟著你混!」李成雙手合十一板一眼的道著歉。

「可別,該幹嘛幹嘛去吧!」御千顏無奈的揮了揮手,想讓他們趕緊離開自己的視線避免讓人誤會。

「是是是……」李成笑了笑夾著尾巴似的跟著身邊的人離開了。

「走吧我找地方帶你休息休息~」御千顏小心翼翼的攙扶著祁慕言兩個人一晃一搖的消失再了啟航國際的門前。 董事長辦公室

一雙陰狠幽怨的目光,注視著窗外啟航大門口漸行漸遠的兩個有些的嬌弱的身影,那兩個人正是祁慕言與御千顏。

「鈴鈴鈴……鈴鈴鈴……」

就在這時站在窗口向下觀望女人的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看著屏幕上的來電顯示極其不情願的接起了電話。

「喂?」

「聽說,今天有個人找你麻煩了?」電話另一頭是一個有些滄桑沙啞聽上去像是中年男人的聲音,他用著有些不耐煩的口氣質問到。

「你監視我?」女人說著的情緒有些激動,下意識的攥緊了自己的手心顯然是有些厭惡。

「呵,別說的那麼難聽這可不是監視這叫掩護,我只是派人掩護你而已,要不然你以為自己怎麼能在短短的時間坐實啟航國際董事長孫女『祁慕言』的身份你說是吧林冉~」電話那頭的男人冷笑了一下,他口氣像是威脅又像是在炫耀,就像是在刻意在說『我能讓你上去就能讓你下來一樣』。

「如果你打電話給我就是想告訴我讓我認清自己的身份的話,很好你做到了,沒什麼事的話我先掛了再見!」林冉說話的態度明顯有些不耐煩。

因為她特別討厭被人威脅,但是又不得不接受這樣的事實。

叩天門 「那麼激動幹嘛,我打電話就行想要告訴你『她』回來了,現如今你已是鳩佔鵲巢,現如今正主回來了,不用我說你應該也知道怎麼做吧?可別漏出什麼馬腳!」

林冉皺起了眉頭毅然決然的表著態「今天那個突然找我麻煩的就是祁慕言吧,不用你說我也知道怎麼做!我可不想在回到那個曾經如同地獄一般的生活!」

「那樣最好!不過事先說好,我既然能將你從地獄拉回來,當然也能把你重新再推回去。多想想你的母親,可別做些讓我失望的事!至於那個祁慕言我會找個機會幫你解決了,你現在只要完成我交給你的任務就行!」電話那頭的男人一字一句的威脅,就像是提醒著她自己的曾經有多麼的不堪,甚至用自己的母親當做能牽制自己的由頭。

嘖,人渣!

林冉猶豫了一下再次緊緊攥住了自己的手心,手指上的指甲也一點一點的嵌入了肉里「……是,我知道了!我不會讓你失望的也請你不要食言好好照顧我的媽媽!」

她話音剛落對方傳來了諷刺的譏笑生「哈哈哈,那是自然的!我們本就是互贏互利的關係,你放心只要你按我說的做保證不會虧待了你們的,啊!對了一會顧家的小少爺應該會來,祁老爺爺應該是有心思牽繩搭線介紹你們認識,好好把握這可是你翻身的機會別說我沒為你考慮~」

林冉不削冷笑著「呵,那還真是謝謝您了沒什麼事我先掛了!」說罷她便咬著牙掛斷了電話。

現在她林冉甘願也好不甘願也罷,不論如何也擺脫不掉這人的威脅。

自從被那個男人帶出那個地獄一般地方之後,沒有一刻是不受制於人的。

最可笑的是,相處幾年甚至連他的面都沒見過,但這人對自己身邊的事情卻了如指掌。做事更是心思縝密所有的人就像是都在他的棋盤上,然而自己也只不過也是那棋盤山其中的一個棋子。

林冉曾猜想過這個人會不會是祁老爺子身邊的人,可是怎麼也查不出什麼毫無頭緒。

可怕!這個謎一樣的男人真是太可怕了……她想不出這個男人他讓自己頂替『祁慕言』究竟在計劃著什麼?看樣子必須早點擺脫掉才行要不然遲早會引火上身!

『噹噹當……』就在這時一陣清脆的敲門聲穿進了辦公室,迎面進來了一個女人。

「景怡姐你來了,我爺爺怎麼樣了?」林冉放下手機慌張急切的詢問著景經理。

景怡笑了笑示意她安心「沒事沒事,老董事長吃過葯好多了現在正在休息室呢~」

「呼,那就好!你先走吧我隨後就到正好我剛剛給爺爺沖泡了些補養品~一會好了我就端過去~」說著林冉拿起了起桌子上的茶勺攪拌著煮鍋里的湯藥。

「好的!」景怡點了下頭便走出了辦公室。

——分——割——線——

電梯門口

「顧少爺我們董事長在活動室呢您隨我這邊走!」一個女職業走在前面為剛出電梯的男人引著路。

「好!」顧思緒禮貌微笑跟隨在後。

就在這時路過一個岔口,一個身影從對面竄了出來兩個人就這樣撞到了一塊。

「嘶,好痛!」林冉捂著自己撞得有些發紅的額頭,抬頭那麼一看這才發現撞到了一個男人身上。

「對不起沒事吧!」顧思緒調整好身形,連忙詢問對方的情況看樣子應該是給撞得不輕。

「沒事沒事……啊呀不好意思湯藥都撒你身上了!」這時林冉突然有些驚慌失措的叫了一聲。這才察覺自己端的那份湯藥全撒人身上了,更何況那份湯藥還是熱的,這要是燙壞該如何是好啊。

「沒事沒事,只要是沒傷到你就好!」顧思緒說著掏出西裝口袋裡隨身攜帶的手絹,撣了撣身上殘餘的湯藥漬溫柔的安慰著她。

「謝謝~」林冉說著看著眼前的男人臉色微微泛紅。

這是她第一次遇見說話可以這麼溫柔的人,舉手投足之間流露著一股子紳士優雅,穩重且大方不是一般人可以媲美的。

「我還有事就先走了!」顧思緒點了下頭,確認著沒有什麼事便離開了她的視線。

「大小姐怎麼了這是……」這時景怡跑了過來,有些激動的張望著遠去的身影「誒~這不是顧思緒嗎他怎麼來了!」

「顧思緒?他是誰啊?」林冉看著眼前滿臉花痴沉迷於男人無法自拔樣子的景怡下意識的問到。

「你不認識嗎?他是咱公司大股東之一許老爺子的孫子也是顧家的少爺顧思緒!」景怡有些疑惑的看著林冉不由自主的問到「我聽說祁老董事和許老爺子是至交你們不應該打小的時候就認識嗎?」

林冉突然有些慌了神,有關『祁慕言』小時候的這些事那個人根本沒講那麼細節自己又怎麼會知道的這些事情。

景怡拍了下她的肩膀一下子就靈光乍現像是想到了什麼「哦我知道了,一定是大小姐您離開的太久忘記了吧!畢竟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時候那麼小要是我也會記不清的~」

「是,是啊!」林冉尷尬的一笑像是鬆了口氣「景怡姐,爺爺湯藥被我弄灑了,麻煩發幫我準備一份我先去爺爺那裡看看他怎麼樣了」

景怡點了下頭便離開了。 乾淨寬敞的陽台,翠綠茂盛的植擺設的,休閑活動的娛樂設備應有盡有,甚至還有類似小孩子在牆上塗塗改改的塗鴉和一些類似於小孩子的玩具更是擺放了一整面大櫃。

這間屋子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一間兒童專門活動的娛樂房,然而此一位正坐在高調皮質沙發上喝茶的老人於此場景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咚咚咚……』一陣敲門聲響了起來,顧思緒邁著步子從外面走進了這間休息室。

「你來了快坐!」老人家放下手裡的茶杯看向迎面走進的男人,朝他招了招手。

「祁爺爺真是好久不見了你最近身體怎麼樣了?今天正好休息聽父親說您找我,是有什麼事嗎?」顧思緒說著便坐到了對立的沙發上。

他下意識的來回打量著老爺子的身體,精神煥發,榮光滿面兩眼更是炯炯有神,看樣子並不像他們所說,生過病或者是暈倒過的樣子。

那千顏她們如此緊張慌亂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就在顧思緒思考的時候,坐在對面的祁老爺子緩緩開口。

「我這身體還算硬朗就是偶爾會頭疼,咳不說了,顧小子啊,爺爺今天叫你來其實也沒什麼事就是想找你聊聊天~來嘗嘗這是爺爺剛泡的茶看看味道怎麼樣~」祁老爺子說著倒了杯茶遞到了顧思緒的跟前。

「謝謝,爺爺您真是太客氣了!我自己來就行~」顧思緒顯然是有些受寵若驚,連忙雙手奉上接過了那杯茶水細細品嘗著「嗯味道真不錯啊~」

這好端端為什麼突然找我,難道真的只是為了聊天喝茶?選哪不好偏偏是這裡……

聽說『他』的妹妹回來了……這老爺子不會是打算……

『咚咚咚……』就在顧思緒閑想之際,屋外的敲門聲再次響起迎面一個女孩子走了進來,那人便是撞了他撒了一身湯藥漬的林冉。

「爺爺你身體好點了嗎?湯藥被我弄灑了真是抱歉等下煮好了在找人端過來……」林冉說著有些自我埋怨眼裡不禁泛起了闌珊。

一旁的祁老爺子看那楚楚可憐樣子莫名有些心疼,招了招手示意她坐到自己的跟前輕言安慰著。

重生之再覓良人 「沒事沒事,那東西苦的緊喝不喝的也不差這一頓,快來快來爺爺給你介紹個人~

「嗯~」林冉釋懷一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走到了祁老爺子的跟前用餘光那麼一掃,發現沙發上坐了個人,正眼一瞧這才發現那個人正是被自己撒了一身湯藥的男人故作驚訝到「怎麼是你!剛剛真是太對不起了!真沒想到你是爺爺的客人真的是太失禮了」她說著極為歉意的深鞠了一躬,希望可以得到對方的原諒,然而更多的是希望能給這個人留些深刻的印象才好。

畢竟剛剛從景怡那裡誤打誤撞得知了他的身份,顧家的少爺顧思緒與真正的『祁慕言』是小時候一起玩鬧過的,同樣也是那個人說的可以翻身利用的好機會,一定得把握才行。

「沒關係的我一個大男人沒那麼嬌氣用不著這麼客氣呢,你是慕言吧,多年未見想不到都出落得亭亭玉立都成大姑娘了!剛剛都沒認出來呢~」顧思緒放下手中的茶杯,依舊保持那象徵禮貌的溫柔微笑。

「你們兩個是見過面了?」看著眼前的有說有笑的兩個人祁老爺子有些喜出望外的問到。

「是!」林冉靦腆一笑有些害羞的撩了撩頭髮。

「嗯」顧思緒什麼也沒有說輕聲應了下。

「丫頭啊,你還記不記得小時候爺爺總帶你去許爺爺家,這就是小時候和你和哥哥以前玩的那個小哥顧思緒!你回來這麼久還沒讓你們見過面呢!」祁老爺子說著將目光轉到了顧思緒的身上「你還記得不小旭慕奕還在的時候你倆……玩的最好了,那時候啊我的這個小孫女慕言特別就喜歡跟在你們屁股後面亂跑……」

看著這間屋子的一切,再提及那些曾經的往事,祁老爺子的眼睛突然就濕潤了起來。

「爺爺!」林冉拉住了他的手,不想再讓他繼續提及傷感的往事。

坐在對面的顧思緒見狀也上前跟著開導了起來「好了爺爺慕奕的事……不是說只是失蹤么,沒準過幾天就回來了那小子命大著呢!他要是知道您整天這麼惦記著他,那不得樂的上天那還顧著回家了!」

「你呀你,不提了不提了」祁老爺子說著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禁感慨著「這歲數大了老了老了的這還嬌氣起來了,這裡曾經就是你們的快樂玩耍的活動室,多少年過去了屋子裡的擺設風格玩具甚至塗鴉大大小小的一切什麼也沒變過……一看到這些呀,動不動就煽情的想流眼淚~害~一隻腳都踏進棺材板了還這麼沒出息!」

這時坐在一旁的林冉嘟起來小嘴故作生氣的撒著嬌「爺爺!您歲數才不大呢!我不許您亂說!」

「就像慕言說的祁爺爺年輕著呢!保持好心態身體才會越來越年輕~你說是吧慕言妹~」顧思緒說著下意識的看向了林冉,可是她卻沒有任何反應就像不是在跟她說話一樣。

「……對,對啊!思緒哥哥說的是~」反應了好一會林冉才意識到是在叫自己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果然不管多久有的時候都還是很難適應『祁慕言』這個稱呼。

「你們倆啊~還真是討人喜歡不愧是爺爺的好孫女好孫子~」祁老爺子說著又將話題意味深長的拉到了顧思緒的身上「思緒啊,今年多大了有沒有女朋友啊~」

顧思緒察覺老爺子話裡有話故作無奈的說到「今年28了,您也知道我的工作,閑暇的時間實在是太少哪有時間交女朋友,~」果不其然跟他預想的一樣是要做媒拉線事已至此只能如此拒絕「更何況我也沒那個打算~畢竟還小呢哈哈~」

祁老爺子一聽沒有良配眼前突然一亮「不交女朋友怎麼行!你爺爺那老古董能同意?我知道了是沒遇到合適的吧,這樣吧你看我這孫女怎麼樣!」

「爺爺!」聽了祁老爺子的話林冉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的拉了拉他的手,臉上的紅暈更是不矜持一層接著一層的泛濫,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很心儀卻口是心非的樣子。 說真的先不說家世,像顧思緒這樣長相英俊瀟洒,溫潤如玉談吐更是得體文雅的男人,又有幾個女孩子不動心呢?

更何況像林冉這種曾經沒見過什麼大世面貧苦人家的小女孩,如果不是因為陰差陽錯有機會頂替『祁慕言』的身份,可能這輩子都遇不見他這樣身份尊貴且一見傾心的人了吧!況且還是彼此身份懸殊兩個世界的人,自願給人家提鞋都不配不,應該說是沒有那個機會。

早在一旁察言觀色的祁老爺子自然也看出自己家孫女的心意,趁熱打鐵的竄羅著「她呀,今年剛剛20歲,雖然比你小些但是知書達禮,溫柔嫻靜!你們兩個要是在一起絕對是天賜良配!我們兩家在生意的事情上更是錦上添花了!」

顧思緒早就料到祁老爺子有這個打算,聽了他的想法並沒有表現的太過意外,只是慷慨一笑明言婉拒著「祁爺爺您真能開玩笑~這都什麼年代了還包辦婚姻況且慕言才多大啊!您老也不問問她的意見就敲板釘釘,以後這樣的玩笑可別跟我瞎開了~」

顧思緒的一番話讓林冉的情緒一下子就沉了下來,默不作聲的低下了頭。

也是,有幾個人願意隨隨便便的找個人結婚,更何況的還是以生意來往而前提的聯姻,有幾個人願意犧牲自己的幸福來換取利益呢。

祁老爺子察覺出林冉的異樣情急之下站起身子質問著「顧小子你是不滿意我這孫女是嗎?她都還沒說什麼你這先給我們否了!」

自己已是年過半百黃土都要埋脖子上的人,怎麼可能聽不出這小子話里話外的意思。

「爺爺!」林冉見祁老爺子有些激動連忙起身小聲勸阻著。

這時的顧思緒意味深長的長嘆了一口氣也跟著站了起來「祁爺爺啊我知道您是什麼用意,我二叔二嬸出事之後沒幾年慕奕又接連失蹤,啟航甚至是祁家的人內用外患人心惶惶哪個不都打著自己的小算盤,您不就是害怕以後你不在了慕言沒有依靠嗎!」他說著將手搭在了老人的肩膀上「您放心今天我顧思緒把話放著,只要我顧思緒在一天他祁慕奕的妹妹就是我的親妹妹,從今以後她祁慕言的事就是我顧思緒的事,同樣也就是我顧家寒家的事! 代嫁宮婢 這一點我是說到做到,你真的沒有必要為了眼前的這些去毀了一個小女孩這輩子的幸福,讓她和一個沒有感情的人強行綁在一起這樣划不來的!而且你不正是也想聽我說這些嗎?」

祁老爺子愣了一下長長的嘆了口氣「唉!你小子說話還真是滴水不漏啊!哈哈罷了罷了!今天有你這番話老頭子我日後閉上眼也能放心了!」他說著拍了拍林冉的手眼神里洋溢著滿滿的慈愛。

自己何嘗不想讓寶貝孫女平安快樂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要不是因為祁家接二連三的遭遇事故,自己也年紀大了,怎麼捨得將自己珍惜的至寶託付給別人……

「好了爺爺,您就別想那麼多了思緒哥哥都說了會照顧我幫助我你就安心好了……」林冉突然被祁老爺子的話感動到了,原來聯姻只不過是一個借口。

說真的有那一瞬間她真的感覺有些害怕,害怕這份疼愛會消失不見,害怕真正的祁慕言回來揭穿這一切。明知道不是給自己的但還是忍不住去想享受,這份從未擁有的關愛……

說實話她真的很嫉妒祁慕言一切,先不說從小就含著金湯勺出生過舒適奢華的生活,只是擁有這麼疼愛她的爺爺就讓人嫉妒不以。

同樣是人為什麼自己生來沒有這些呢,小的時候除了挨凍受餓再不就是棍棒相加的謾罵侮辱,到頭來只能過著從她那裡偷走的人生在角落裡偷偷竊喜……林冉啊林冉你還真是狼狽不堪噁心至極的人呢!

「好了老爺子您的心就放在肚子里有我給您托底呢別想太多了對身體不好,我今來的時候還聽說您讓人給氣暈了誰啊這麼厲害?」顧思緒信誓旦旦的說笑上前攙扶著祁老爺子讓他坐下休息。

這時站在一旁的林冉突然有些哭腔的自責說到「都怪我! 名媛S小姐大曝光 爺爺要不是為我出頭也不至於突然暈倒。」

「唉,年紀大了最近也不知怎麼渾身不舒服還頭暈的厲害……跟你沒關係別難過了。」祁老爺子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欺負你的那丫頭呢?這不提我還忘了她人呢?」

顧思緒很有眼力見的倒了杯茶遞給了祁老爺子「您說的可是樣貌與慕言有幾分相似的那個女孩子?我看著她兩個男職員架著膀子轟出去了呢!」

其實剛看林冉第一面的時候他就覺得和被拖出去摔在地上的女孩有些相像,混淆之下說是姐妹也不為過了。但話又說回來天底下長得相似之人也不在少數,現在看來也談不上什麼稀奇了。

「怎麼這麼魯莽,再怎麼說也是小姑娘批評就好了,不過話說回來那女孩長得不僅像慕言,我一見面就從她身上感覺到了從未擁有的熟悉像是認識好久了的樣子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祁老爺子說著陷入了沉思。

那時的頭疼也是因為在想在什麼地方見過她才會如此,胸口更是悶得厲害就,越執意去想頭就越疼心臟也越難受,自己的身體就好像是不願意讓人想起什麼有關於她的事情一樣……

林冉感覺情況有些不妙連忙打著岔「爺爺,別想太多了您看都這個時間了要不然咱們和思緒哥哥吃個晚飯吧!」

祁老爺子看了一眼手錶「哎呦,真的這都幾點了在有幾個小時就下班了,正好老頭子我也約了你爺爺爸媽咱們就一起去小聚一下!」

其實這次聚餐是為了聯姻兩家而準備的,但沒成想被這小子巧妙的給搪塞了,那就只能當是朋友之間的飯局了。

聽了祁老爺子的邀請顧思緒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那個爺爺我可能去不了了,今天晚上有人約了我聚會一會我還要回公司處理的公事沒辦法赴您的約了真是抱歉了」

「這樣啊,那不打緊像你這樣事業有成的年輕人就是忙啊哈哈~」祁老爺子有些遺憾,看樣子這小子是鐵了心。

「那個沒什麼事的話爺爺那我就先告辭了」顧思緒說著看向林冉摸了摸她的頭「慕言妹妹照顧好爺爺那我就先走了!」

「我送你!」林冉站起身子叫喊著遠去的身影。

「不用,不用!」顧思緒說著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北安醫院

主治醫生辦公室內

「……好了這樣就可以了,回去的時候多休息,勤用花油揉揉腳沒幾天就好了」醫生說著用毛巾擦了擦手上的醫用手套便將它摘了下來丟進了垃圾桶里。

這時坐在醫護床上的祁慕言捏著身子站了起來「哇,真的不疼了!醫生你太厲害了揉了幾下就好了謝謝你!」她小心試探著感覺腳踝不疼了以後是興奮的又蹦又跳。

早就站在一旁的御千顏點頭微笑向醫生表示著感謝「謝謝你啊~之恆耽誤了你這麼長的下班時間!」

「沒關係的,不過這小丫頭體力真好叫喚了那麼久還那麼有活力,當醫生這麼久我還是頭一次見揉個腳踝竟然能喊成殺豬的那個樣子真是太嚇人……這知道的我是在治病這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在虐待病人呢!」李之恆推了推臉上的眼鏡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想起祁慕言剛來時候……

———分———割———線———

時間還得追溯到半小時前……

那時候說起御千顏要帶著祁慕言休息,可是轉念一想她腳上有傷萬一情況惡化怎麼辦?所以二話沒說就開車帶著祁慕言來到了自己朋友的醫院。

「之恆,之恆你在嗎我朋友腳崴了有紅又腫的怎麼辦……」御千顏說著推開醫生的門扶著祁慕言慌慌張張的走了進來。

「躺下躺下我看看……」正在休息的李之恆帶上手套脫下了祁慕言的鞋子,又挽上了她的褲腳小心翼翼的來回檢查著「怎麼這麼不小心扭成這樣,你別動忍著點……」他還沒說完手就突然用力的揉了一下。

穆少太偏執 「啊啊啊!」一陣突如其來的慘叫響徹了整間診室。

「啊啊啊!好疼啊!」祁慕言疼的突然挺屍坐了起來,正巧對著正屈檢查身醫生的耳朵哇哇大叫,她的眼淚也是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沒,沒事吧!傷成那樣肯定疼之恆稍稍輕一點吧……」御千顏有些擔心的說著著看向了此時一動不動的醫生「之恆?」

「……啊?」反應了好一會李之恆這才一副呆愣的站直身子看著床上的病患冷不丁的打了個冷戰,然後下意識的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耳朵生無可戀的說到「你知道嗎?我剛才有一瞬間突然感覺到自己好像失聰了……我彷彿能感受到我的聽力在向我揮手告別……」

「對,對不起!我忍著我不叫了!」祁慕言看著被嚇的失了神色醫生極其內疚的道著歉。

看樣子他真的是嚇得不輕整個人都嚇掉色了。

站在一旁的御千顏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哈呵呵,之恆你沒事吧……」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