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可怕的氣勢,壓迫而下,華天門的修者頓覺,呼吸一窒,一股從未有過的無力由骨子裡悄然滋生。

「想仗著人多麼?」

韓宇嘴角掀起一抹冷笑,眸光瞥向身側那些滿臉無助師兄弟,略動惻隱之心,身前煉域鼎頓時碧光閃爍,識海中磅礴的精神力傾注入鼎。

精神力注入鼎中,在韓宇眸中卻有著一絲躊躇的光芒飄忽不定,似乎此刻他在作一個極為艱難的決定。

「你打算將他們攝入煉域空間?」一直沉寂於火胎中的九炎天龍驟然說道。 這個時候,一個矯健的身影大步地走進古堡大廳裡邊,帶著一陣外邊雨夜涼颼颼的風,顯得十分神秘和詭異。

阿曼達望了這個身影一眼,馬上皺著眉頭對這個來人說:「喲,是信息情報部非洲分部的穆托姆博組長啊!好像本來今晚的秘密會議沒有邀請你哦,你怎麼來啦?」

沒錯,此刻站在古堡大廳入口處的黑人大哥,正是實驗室信息情報部非洲分部的組長穆托姆博!

穆托姆博朝阿曼達鞠了一躬,然後用他那特有的沙啞聲音朝所有人說道:「我是應離仙大人的邀請特意過來的,目的是向大家展現當時,我們信息情報部非洲分部無人機航拍到的情景!」

說完,穆托姆博從口袋裡拿出一個U盤,朝大家展示了一下。

阿曼達眨了眨眼睛,對奎恩斯使了個眼神,奎恩斯立刻心領神會地走了過去,從穆托姆博手裡拿到了這個U盤,然後走到了視屏播放器那裡,插入了U盤。

奎恩斯右手在滑鼠上點了點,大廳的大屏幕上馬上出現了一段無人機航拍的俯視影像:只見地面上出現了兩撥對立的人群,正是巨鯨號小組武裝部隊和厄爾尼諾嫡系部隊,正在劍拔弩張地相互對峙著。

而這兩撥敵對人馬的中間,站著兩個互相廝打的人,雖然距離有些遠,但從那兩個背影上看,依然可以分辨出是陳天和厄爾尼諾。

此刻視頻中陳天動作十分粗狂兇狠,正把厄爾尼諾死死地壓在身子底下,用嘴撕咬著,雖然不雅但看起來十分真切,讓觀看的人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而厄爾尼諾看起來十分驚慌和害怕,不停掙扎和叫喊,雖然距離太遠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大家完全可以通過那不斷扭|動的動作看出他的內心是怎麼樣的一種情況。

古堡大廳裡邊是死一般的沉默,目睹了這個畫面,那些對陳天打敗厄爾尼諾這事實存在疑問的人都心如死灰,不禁為陳天的強悍實力感到震驚,也為厄爾尼諾的落敗感到悲傷。

奎恩斯這時候把畫面定格在離仙把陳天從厄爾尼諾身上拉出的鏡頭上,扭頭對阿曼達問道:「阿曼達大人,還要繼續播放下去么?」

阿曼達不假思索地說:「播,肯定繼續播下去啊!到這裡只能證明李破確實是打敗了厄爾尼諾,但並不能證明厄爾尼諾懷恨在心,引來攜帶致命病毒的果蝠,將實驗室武裝人員害死。」

其他的人一聽,都一致感到阿曼達說得太對了,這隻能說明李破實力已經突破到一個至高境界,足以打敗厄爾尼諾,但不能代表厄爾尼諾引狼入室,自釀苦果。

「那我就繼續播放第二個視頻吧!」奎恩斯說完又點了一下滑鼠,U盤裡的第二個視頻又開始播放了。

只見畫面慢慢地拉近,鏡頭對準了地面上掩面躺倒的厄爾尼諾。只見此刻他已經遍體鱗傷,衣服殘破,之前臉上的英氣和傲氣早已蕩然無存。他嘴巴一張一合,似乎在咒罵著些什麼,忽然顫悠悠地抬起右手,在自己右邊褲袋掏出一個黑色的四方小鐵盒。

這個時候,古堡大廳的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清楚了視頻上的這一幕:厄爾尼諾用抖個不停的手指,按下了手裡那個黑色的四方小鐵盒上一個紅色按鍵,然後嘴角依稀出現了一個古怪的微笑,即便從遠處望去都顯得那麼詭異。

隨著無人機的盤旋,鏡頭又拉到較高的角度,所有的巨鯨號小組武裝人員都歡呼雀躍起來,而就在這些人的遠處的天際,正出現了一點異動,似乎有一片灰濛濛的薄霧飄過,但很快就聚成一大片黑壓壓的烏雲。

只見這一片烏雲迅速朝仍在交談的實驗室武裝人員撲來,鏡頭馬上就出現了烏雲裡邊的真實組成,正是一隻只形狀恐怖、生性兇殘的果蝠!

「哇!」這時候所有人看到這畫面,都異口同聲發出了一聲驚呼。

只見幾隻帶頭的果蝠已經狠狠地撲向最近的實驗室武裝人員,發動了一系列猛烈的攻擊,鏡頭裡邊的實驗室武裝人員如同潮水一般地潰敗逃亡,但是遠遠比不過高速滑翔的那些果蝠。

那奔走哀嚎、無處躲藏的慘狀,幾乎讓人不忍再看。

而鏡頭又一次隨著無人機的盤旋,回到了果蝠群最密集的地方,只見畫面之中,兇殘彪悍的果蝠猶如密集度的蜜蜂群似的不斷襲擊著兩個人,那瘋狂的攻擊速度和密集程度,就像圍成一個黑色的包圍圈一般。

可這兩個被團團圍困在黑色包圍圈裡邊的人,動作一點都沒有露出一絲慌亂,而是把手裡的軟劍揮舞的密不透風,最後在共同協作的情況下,居然能夠逮住機會躍入了一處低矮破舊的茅屋裡邊,成功地躲開了果蝠群的圍攻。

看到這個驚險刺激的場景,有幾個組長居然大聲叫好起來!

這兩個戰神一般的人居然可以在這樣的危急時刻存活下來,可以說超神入化的身手和明察秋毫的洞察力兩者都缺一不可,除了站在所有人面前的陳天和離仙還有誰可以做到?

就在眾人看得熱血賁張、心跳加速的時候,視頻的前方突然出現了一隻果蝠,這隻果蝠張大滿是森白的獠牙,惡狠狠地撲向了鏡頭,只聽到「咚」的一聲驟響,整個鏡頭忽然變成了漆黑的一片鏡頭,到這裡戛然而止。

「阿曼達大人,視頻到這裡完了。」奎恩斯扭頭對阿曼達彙報。

穆托姆博立刻大聲對阿曼達說:「報告阿曼達大人,我們信息情報部非洲分部的無人機在這個時候遭受了果蝠的襲擊,結果墜落墮毀。直到前幾天奎恩斯大人和我親自穿著生化防護服到現場撿起,才拿回這部無人機內部的記錄儀。」

阿曼達意味深長地望了奎恩斯和穆托姆博一下,感慨地說:「你們去了現地啊?那可真辛苦你們了。」

穆托姆博拍了拍胸口,一臉正色地阿曼達說:「不辛苦,這是我作為信息情報部非洲分部組長義不容辭的責任。我這一趟來,是獻上這兩段寶貴的視頻,不是為了別的東西或者目的,只是為了給大家帶來事情的真相而已。」

說完穆托姆博用一句「告辭了!」便靜靜地走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之中,就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所有的人望著穆托姆博離開的身影,都陷入了沉思。

俗話說得好,「事實勝於雄辯」,現在在視頻這種最有利的證據佐證下,所有對陳天的詰難和非議都是蒼白無力的。

實際上陳天也有些納悶,因為這是他第一次見到穆托姆博這位黑人老大哥,更沒有想到這位看上去堅毅無比的黑人老大哥會為他拿出最有利的證據,為他做出辯護,這是他事前完完全全沒有想到過的。

陳天知道的是,MI6要求他和離仙出現在這裡,義正辭嚴地打擊和諷刺厄爾尼諾的權威,其餘的由MI6內部來協調,不用他們擔心。

實際上,誰不擔心哦!

菲利普斯隨口這麼一說,陳天和離仙就要為他賣命地表演,真當陳天和離仙是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女主角啊?

而且這場表演,是沒有劇本可以照念,沒有導演會喊CUT的一場真人秀,成功與否全靠個人造化,說真的,陳天剛才幾乎都圓不住場子,差點露陷。

要不是穆托姆博及時出現,用無人機航拍的視頻證明了陳天所說的話並非假話,估計陳天也很難在實驗室這些老狐狸面前自圓其說,全身而退。

當然,奎恩斯播放的視頻還是被私底下做了一些手腳的,這些陳天、離仙心裡邊都但是有穆托姆博這個關鍵人物作證,相信所有人都被蒙蔽過去了!

「還真特么的多虧了這位黑人老大哥,不然老子真的得在這了!」

陳天心有餘悸地想到這,懸在心頭的那塊大石頭終於落了地,便開口大聲對剛才開口詰難的尼古拉丁嘲諷道:「尼古拉丁,現在你要的實質性證據看到了吧?現在你知道我是在陳述一個事實,還是在編故事欺騙大家了吧?」

聽到陳天的這一句,尼古拉丁臉上不禁白一陣又紅一陣,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句話來:「就算你活了下來又怎麼樣?厄爾尼諾在我心目中永遠是最值得我尊敬的『聖嬰特使』,即便被你僥倖打敗了也是!」

成天臉上露出了一絲邪魅的笑容,只見他身形一動,眨眼之間已經如同幽靈一般來到了尼古拉丁面前,尼古拉丁完全沒有料到陳天會突然之間來到他的面前,猝不及防地剛想驚叫一聲,可愕然發現任憑自己放開了嗓子,居然發不出一點聲音。

原來陳天已經一把扼住尼古拉丁的脖子,「嗖」把他從座位上舉了起來,就如同抓住一隻獃頭鵝的脖子一般——這難怪尼古拉丁說不出話來了!

此刻陳天怒目圓睜,臉色變得極為猙獰,身上散發出絲絲縷縷的黑氣,猶如羅剎再世一般讓人望而生畏!

「這……這是聖武境的黑炎啊!」這時候見多識廣的鐵漢號組長貝貝托忽然大聲叫道。

「什麼,這是就是傳說中的聖武境?!」在場的所有人都被貝貝托的這一句所深深地鎮住了! 古城中,漫天的元氣涌動,無形的壓迫由沙漠之盟那些修者身上向著四周擴散開來,那凌厲的攻擊在悄然凝聚,城中眾人的視線,霎時有著凝固的跡象,不難想象,若是此戰爆發,該是何等的慘烈。

呼!

颶風肆虐開來,在其中有著濃濃的魔氣躁動,只是,此刻城中那對峙的兩股勢力,已經將眾人的視線緊緊吸引住,一時未曾注意到城中氣流的變化,只當作那股驟然傳來的詭異氣息,乃是由於那對峙的雙方所至。

韓宇眸光流轉,在精神力注入煉域鼎時,卻是掠過一絲猶豫,此刻,已然是千鈞一髮之際,若他不早作決斷,在身後的准奧義修者定然將傷亡慘重,便是就此全軍覆沒也是大有可能。

他的煉域鼎,有著一處神秘界域,仿若一方世界,甚是寬廣,只要及時催發界域之力,可將這些師兄弟攝入其中保其周全,可是此法若是一經施展定將震撼旁人,以來一些強者身處覬覦之心,給他帶來極大的麻煩。

這個秘密,在此間唯有那方元昊知曉,不過,他亦只是模糊知道此鼎有此神通,卻不知鼎中奧秘,若一但泄漏出去,在這個兇險未知的天南戰域,韓宇必然成為眾矢之的。

一念之間,卻關乎著數十名同門的性命,可若是選擇了前者,韓宇卻將把自身陷入絕地,這無疑是給他出了一個極大的難題。

此間沙漠之盟,雖然有著眾多奧義修者,可韓宇自信憑藉著他和九炎天龍合力,定可安然脫身,只是如此卻將捨棄,那數十名師兄弟。

韓宇雖然不是那等大義凜然之輩,可這畢竟是出死入生的同門師兄弟,就此,將之遺棄實在有些不忍,尤其是眾人對他抱著無限希望,那一道道希翼的眸光,使得他倍感難受,若是將這些人遺棄,他知道或許,在往後將成為一個陰影。

「罷了,就算將此秘密泄漏出去,引得此間強者覬覦又如何,大不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韓宇歷經百戰,難道還怕了旁人不成。」

一咬牙,韓宇精神力一動,一股磅礴的精神力便是由煉域鼎中,噴薄而出。

「全部呆在我身後!」

韓宇猛然厲喝道,那股毋庸置疑的語氣,讓得其身旁的師兄弟,都是一愣,只是礙於前者之前所表現出來的種種和煉域鼎驟然爆發出來的那股詭異氣息,使得華天門眾人都是選擇了聽從。

呼!

霎時,幾十名弟子身形一晃,便掠入韓宇身旁。

「這是?」

沙漠之盟的修者,眸光一沉,那鼎中驟然傳來的氣息,竟然有著一股極其詭異波動,那種波動好像來自另外一個世界,讓得他們有著無法觸摸的錯覺。

面具嬌妻:惡魔總裁好霸道 「這小子難道還有什麼絕招么?」高台上,唐劍眸光一凝,那盯著煉域鼎的眸子精光綻放,附近那些圍觀的修者都是露出滿臉疑惑和驚詫。

「給我阻止他!」

紫金男子眉頭一皺,喝道。

刷刷!

旁邊沙漠之盟的修者,眼角一跳,當下視線一轉,都是將那有著碧鼎懸浮身前的青年緊緊鎖定,手中的凌厲攻擊已然凝聚而成。

這由韓宇催發煉域鼎,不過一息時間,驟然的變化卻是讓得所有圍觀的修者,將心提到了嗓子眼裡,他們實在難以想象,這個青年將有著什麼方法拯救他的同門。

嘭!

一聲巨響驟然響起,旋即,整個天際一股暴虐的氣息,好像颶風一般向著此間肆虐開來,其中所攜帶那股氣息,讓得眾人頭皮發麻。

「這是?」

驚詫聲嘩然而起,隨後,眾人眸光轉動,便是向著四周掃視而去,驚詫的眸光中,有著一絲不安掠過。

「這是什麼聲音?」

沙漠之盟的修者一個個面面相覷,滿臉錯愕,他們此時方才鎖定那身前懸浮著碧鼎的青年,準備給予其致命一擊,可是那凝聚而成的攻擊,還沒有施展開來啊!

「這氣息,有些怪異!」韓宇眸露驚詫,正準備牽引著煉域鼎中的界域之力,將身後的師兄弟攝入鼎中的舉動也是停滯了下來,神識掃視而去,當瞧得空氣中蘊含著極其濃郁魔氣時,臉色驟然一沉。

道法的世界 刷刷!

華天門的弟子,滿臉驚詫,眸光流轉在瞧得自身安然無恙后,視線便是向著古城四方掃視而去。

嘭嘭!

巨響聲接連傳來,魔氣肆虐,旋即,眾人便是發現在古城的邊緣,有著一股不弱的氣息正在猛然交鋒。

「是獸潮來了!」

一道驚呼聲,好像悶雷,猛然在人群中響起,旋即,一道道凝重的眸光便是緊緊的鎖定在了古城南部的城牆上,在那裡有著極其濃郁的魔氣向著此處肆虐開來。

虛空中,一道道黑影騰飛而來,猩紅的眸光凶光燦燦,好像那黑夜的幽冥,要來奪人魂魄。

嘭!

在古城邊緣,幾位奧義修者,赫然正和兩頭變異妖獸大戰,一聲聲巨響,好像悶雷一般由天際震蕩開來,隨著變異妖獸的增加,可以清晰瞧見,那幾位奧義修者,已經開始處於劣勢。

「沒有想到此次獸潮來得這麼早。」

高台上,唐劍眸光一凝,那張略顯俊朗的臉龐上,終於是有著一抹凝重浮現而出。

「瞧這氣勢,此次獸潮來勢不弱啊!」墨衣男子也是滿臉凝重,手掌緊握時,眸中有著一絲猩紅湧現而出。

「該死的獸潮竟然來的這麼早。」紫冠男子怒喝一聲,視線落在遠處的城牆時,有著一絲擔憂露出。

那些正準備發動攻擊的沙漠之盟的成員,此時,已然收回了眸光,滿臉憂慮的向著城牆邊緣瞧去,在那裡,有著他們出死入生的兄弟。

「厲隊,現在怎麼辦?」沙漠之盟一位成員,滿臉肅然向著紫冠男子說道。

紫冠男子眸光陰森,視線在城牆邊緣和華天門弟子身上來迴流轉,一時躊躇不定。

此時,獸潮來襲,若是不抓緊時間做好防備,後果難以預料,可若就此罷手,他們沙漠之盟顏面何存?往後如何在天南戰域立足?

「此時獸潮來襲,諒他們亦插翅難飛,不如事後在動手?」一位修者說道。

紫冠男子略微沉吟后,狠狠的瞪了一眼,華天門的弟子,旋即,說道,「也罷,先抵禦妖獸。」

沙漠之盟的人,對此便沒有異議,在冷冷的掃視了一眼,前方的青年後,視線就是落在了,遠處的城牆上,「此次獸潮,來勢洶洶,只怕難以抵禦啊!」

「諸位,此次獸潮來襲,請隨厲某前去抵禦妖獸。」紫冠男子眉頭一皺,旋即,凌厲的眸光環視,下方那些觀戰的修者,當視線落在一處高台上時,眸光略微緩和,抱拳道,「唐兄,莫兄,稍後還勞煩二位出手相助了。」

「既然城中無人,若到了危機時刻,我等自會出手。」唐劍淡淡的說道。

「走!」

紫冠青年,向著二人抱了抱拳,旋即,拂袖一揮,身形便是向著城中遁飛而去。

咻咻!

沙漠之盟的修者身若星矢,緊隨著紫冠青年遁飛而去,僅僅是數息時間,便消失在黑夜中。

呼!

隨著沙漠之盟的修者遁離,此間,那凝聚的氣氛終於是得以緩和,華天門的弟子都是輕舒了口氣,只是,他們的眸光落在遠處的城牆時,眸中的凝重更甚。

此時獸潮來襲,沙漠之盟的人雖然暫時得以離去,可城外那好像千軍萬馬奔騰而來的變異妖獸,卻是將眾人方升起來的一絲希望深深湮滅。

嗖嗖!

隨著沙漠之盟的修者離去,那些在此觀戰的修者,帶著滿臉凝重,緊隨而去。

此時,獸潮來襲,已然不在是沙漠之盟的事,他們這些身處古城的修者,也是飽受威脅,城池失火殃及池魚,何況他們了。

「獸潮么,或許這將是一次機會。」韓宇眼眸微眯,隨著視線中的妖獸越發集中,嘴角一絲詭笑緩緩浮現而出,身前的煉域鼎氣息消散,能夠不將自己陷入了那絕地,他自然樂意。

「我們該怎麼辦?」華天門的修者,有些茫然失措的說道。

「現在獸潮來襲,若此時離城定將被妖獸湮滅,後果難以預料。」李岱山道了句,旋即,向著韓宇瞧去,「韓師弟可有應付之法?」

「這獸潮來勢不小,我們且先靜觀其變,看是否有機會殺出一條血路。」韓宇說道。

「現在唯有如此了。」李岱山皺眉道,「沒有想到這沙漠之盟的勢力竟然如此大。」

「此次都是我等,連累了各位師兄弟。」梅筱筱黛眉緊蹙,說道。

「梅師妹見外了,我們身為同門自當共進退,豈能看著你們受旁人欺凌?」李岱山揮了揮手說道。

其他弟子雖然滿臉愁雲,不過卻沒有因此責怪誰,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作為一個團體若是不相互護持,抵禦外敵,在他日自己受到欺凌時,只怕將無人相助。

呼!

驀地,古城一道詭異的波動,蕩漾開來,旋即,八道光柱由古城八方衝天而起,極速彙集一點,形成一片絢麗的光幕,仿若一個天然屏障,將偌大的城池緊緊護持。

隨著光罩護持下來,古城中那股躁動的魔氣,終於是得以減弱,眾人眸光掃視而去,便可發現,在城池中有著幾個陣台,正散發著一股可怕的波動。

「防禦陣法開啟了!」韓宇眼眸一眯,在瞅了一眼,那八個陣台後,眸中略露沉思。

「此陣氣勢雄渾,我等現在是難以出去了。」宋淮皺眉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