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併?呵呵,我和天門會還有些淵源,給馮嘉霆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在這個時候襲擊落井下石,而且這也不是我引起的,首先發起攻擊的可不是我們噢?」葉星辰微微一笑,小刀卻在手指尖來回反轉,如此熟練的玩刀,讓洛雲德身後的兩人也是暗自吃驚,開始不斷的思量要是他忽然出刀,自己能不能躲開的問題。

這正是葉星辰想要的效果,讓他們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手中,洛雲德答應則好,如果不答應,那只有以最小的代價消滅他了,大不了再和天門會火拚一場。

「小研,打電話告訴他們,撤退!」洛雲德緊緊是思量了一會兒,就下達了命令,的確,在這種場合下,自己三人絕對難逃一死。

洛雲德身後的那名女子很快掏出了一個電話,對著電話說了幾句,又低聲在洛雲德耳邊說了一句,洛雲德臉上的神情瞬間變成了苦肝色,原因無他,星曜會除了幾個重要的堂口,其他的產業幾乎全部淪陷,按照葉星辰的意思,他不但要將所有人撤退,還要奉上三倍的地盤,這幾乎等於神龍會一半的地盤啊。

「怎麼樣?德叔,答應嗎?」葉星辰看到洛雲德那張急變的臉蛋,微微一笑,在來的時候,他就告訴了陳小龍守住幾個堂口,盡量將人員集中起來,減少人員傷亡,用他的話說錢沒有了可以再掙,人沒有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也正因為這樣,除了損失了大部分場地外,星曜會其實損失的人員並不多,至少核心成員都退到了各大堂口,而神龍會沒佔領一處地方,都要派遣一部分人鎮守,等他們達到星曜會幾大堂口的時候,卻因為人數上的優勢,不敢貿然的採取行動,還想等待自己會長的命令,可等到的卻是撤退的命令。

戰龍堂堂主林雪仇,血龍堂堂主穆風狂,黑龍堂堂主張德彪,飛龍堂堂主吳慶雲一個個都是吃驚於這個命令,可他們又不得不服從會長的命令,洛雲德在他們的心中可是有著神一般的地位。

也因為如此,在付出了上百人的傷亡之後,神龍會四大堂口火速的從星曜會的地盤退出。

「事情到了這等地步我還能怎麼樣,不過地盤我只能夠割掉南華街,新華街,南城街,這三條街,其他的我可以用財產來補償!」洛雲德也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既然這次輸掉了,付出應有的補償也是應該的,哪怕這個補償實在大了一點。

「當然,如果是錢的話我自然沒意見,不過我的損失有多大,你的小弟應該給了你明確的答覆,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噢?」葉星辰微微一笑,其實要是神龍會真的給他那麼多地盤,星曜會還沒有那麼多兄弟去吞下,這樣反而便宜了其他的小幫派,倒不如直接賠償現金來得實在。

「三億!」洛雲德二話沒說,直接比出了三根指頭,他們混黑道的,錢來的容易,像神龍會這樣佔據靜海市好幾年的大幫派,一次性拿出三億也不算太難。

「嘿嘿,既然德叔這麼大方,我也就不多說了,我覺得我們還是馬上交易的好吧?」葉星辰心裡已經笑開了花,一次性就敲詐了三億,這可是大賺了一筆,要知道,雖然這次神龍會的突然襲擊給星曜會造成了巨大的損失,但只要他們全部撤退後,損失也絕對不會八千萬,可洛雲德現在直接開口說三億,還要附帶三條街,他又有什麼不答應的道理呢?錢,當然是越多越好了。

「小研,馬上給星曜會的戶頭匯三億過去!」洛雲德又朝身後的緊身女子說道。

那女子點了點頭,走到一旁的電腦前面,快速的打開電腦,不斷的敲擊著鍵盤,那速度極快,屏幕上彈出許多連葉星辰也看不懂的符號,過了大約五分鐘,那女子回到了洛雲德身邊。

「你現在可以叫人查查恩的帳戶了!」 邪帝追狂妃:鬼命召喚師 洛雲德嘆息了一聲。

「借你個電話用用!」葉星辰儘管心裡笑得花開亂顫,但表面上卻只保持著淡淡的笑容,來到了電話機旁邊,撥通了陳小龍的電話。

「喂,小龍啊,兄弟們傷亡怎麼樣了?」葉星辰開口就問道。

「因為撤退的及時,傷亡不大,你已經抓住了洛雲德了嗎?」電話那頭傳來陳小龍的聲音。

「嘿嘿,德叔這麼厲害的人我怎麼抓得住?你現在查查我們的戶頭上是不是多了三億,填補這次損失應該夠了吧?」葉星辰笑著說道。

電話那頭出現了短暫的沉默了,過了半晌,又傳來了陳小龍的聲音:「的確多了三億,彌補我們的損失應該或許可能勉強足夠吧!」陳小龍和葉星辰生活了那麼久,自然知道該怎麼演戲。

「算了吧,德叔這麼好一個人,我們做晚輩的還能怎麼,讓老七去接受南城街,南華街,新華街這三條街的地盤吧,這也是德叔讓給我們的!」葉星辰微微嘆息道,那感覺就像自己吃了很大的虧一樣。氣得一旁的洛雲德蹬鬍子鼓眼睛的,做人可以無恥,但不能無恥到這種地步吧?

可惜面對葉星辰的強勢,他也只能夠接受這個現實。

又過了半個小時,確定王小虎等人徹底的接受三條街后,葉星辰才慢慢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微笑著朝洛雲德說道:「德叔,這次冒昧的打擾了你的休息,還請不要見怪,小子就此告辭了!」說著直接轉身就朝外面走去,將整個后心都露給了洛雲德三人,他相信,在這種情況下,就算百分之百的把握,洛雲德也絕對不敢動手。

王強等人眼見葉星辰完全走出客廳后,才一個個扶著受傷或者抬著死去兄弟的屍體,跟著葉星辰走出了銅鑼灣,這一戰,他們以極少的代價獲得了巨大的利益,至於死去的幾人,混黑道的,哪兒有不私人。

「小研,給我好好的查查,到底是誰出賣了我們?」等到葉星辰走後,洛雲德卻是猛然一巴掌拍在了眼前的茶几上,整個茶几被拍得粉碎,他活了這麼大年齡,什麼時候被人這等要挾過?如果不是有人泄露了他的消息,葉星辰怎麼會知道這裡?又怎麼可能帶著區區百人殺到這裡?

大意啊!自己終究還是太大意了啊!

「是……」那名女子卻是輕聲的點了點頭。

「雲崖,如果你剛才出手,有多大的把握能夠殺掉他?」洛雲德看了看碎成玻璃渣的茶几,朝身後的男子問道。

「不到百分之十!」那男子乾脆的答道。

「如果你們聯手呢?」洛雲德又繼續問道。

「百分之五十!」女子和男子同時答道。

「這麼說來,我今天做出的決定是對了噢?」洛雲德喃喃道,雲崖和小研卻都沒有再說話,洛雲德做的決定是對是錯可不是他們能夠評定的。

「哎,一子錯滿盤皆輸啊!」洛雲德又微微嘆息了一聲,卻是起身朝外面走去,堂堂神龍會會長竟然也有被人要挾的一天,這要是傳出去了,又會掀起什麼樣的風浪呢?

天龍過海無人敵,玉龍殺神星辰落,這果然並非一句謠言啊……

暴雨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停下,不過烏雲卻並沒有散去,靜海市的天空依舊一片陰沉,銅鑼灣原本金黃的沙灘卻被鮮血染紅了大片,好在大雨的沖刷下,濃烈的血腥味淡去了不少,當神龍會的一干人等在打掃戰場的時候,星曜會的核心成員卻聚集在閃耀之星舉行盛大的慶祝晚會,雖說這一次星曜會取得了巨大的勝利,但每一個人的心裡都清楚,要是沒有葉星辰,措手不及的星曜會上下只會面臨再次覆滅的危險,也因為這一戰,葉星辰這顆閃耀的黑道新星徹底的照耀靜海市夜空,再也沒有人敢小覷這個有一群少年組成的強大幫派……

(鮮花動力二十朵的話,晚上再更新兩章8000多字。拜謝……) 銅鑼灣住宅區,也就是洛雲德和葉星辰談判的那座別墅的頂樓上,一身黑衣的洛雲德靜靜的站在那裡,他的身後恭敬的站著九男一女,他們都獃獃的望著下方正在收拾戰場的神龍會成員,一個個眼中露出了驚訝之色。

「怎麼樣?這就是一個被你們所忽律的少年的力量,一百多個人,就將我這裡殺得天翻地覆,眼鏡蛇當場死亡,克魯斯也成為了廢人,這些都是被他一人所斬殺,你們還會懷疑他的實力嗎?」洛雲德眼中一片冷漠,彷彿下面死去的不是他的兄弟,而是一群螻蟻一般。

「德爺,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唯一的一名女子,也就是神風堂堂主董韻驚訝著說道,她今年已經二十八九歲了,打扮很普通,根本讓人難以想象她會是神風堂的堂主。

「怎麼辦?在沒有完全的把握之前,只能夠隱忍,否則面對他的瘋狂報復,你們沒有任何人能夠抵抗!」洛雲德卻是冷笑了一聲,他敢這樣打賭,自己的手下沒有一個人能夠是葉星辰的對手,這一戰神龍會雖然威名掃地,但至少元氣未傷,如果真的要和葉星辰對抗的話,也不是沒有,但就算勝利了也一定是個慘勝,洛雲德自然不會為了一口氣而讓天門會佔點便宜。

也從這一刻起,星曜會將不再是暴發戶,而是真真正正的靜海市三大幫派之一,只是這個三足鼎立的局面能夠持續多久呢?

洛雲德不知道,他身後的眾人同樣不知道,對於洛雲德最後關頭的撤退,他們也心悅誠服,不敢再多說什麼。

而星曜會上下經過這一戰,對葉星辰也更加的崇拜,他們的自信心達到了前所未有的膨脹,在閃耀之星舉行了盛大的慶祝會,葉星辰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對陣亡兄弟的安撫費,每一個人的安撫費都高達好幾百萬,但葉星辰卻依舊覺得這根本不夠,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就算擁有再多的錢又能怎麼?

不過他終究不是兒女情態,出來混的,早應該有了死亡的覺悟,想要在這條道路上不斷的走下去,唯有不斷的變強。

一批傷員被送到了醫療所,剩下的人則是盡情的享樂,很快就將那背上的情緒所掩蓋,這一戰的意義非同凡響,如果說擊敗骷髏會還存在僥倖的話,那麼這場本來必輸的戰鬥卻在最後的關頭起死回生,這不得不說明了星曜會本身的實力,他們是當真無愧的三大幫派之一。

三足鼎立,星耀取代骷髏,還會像曾經一樣平衡嗎?他們不知道,他們唯一知道的就是追隨葉星辰,追隨這個年少的男子,只要他想,哪怕是征服全世界,他們也會拼上自己的性命為他完成。

整個閃耀之星今夜停止營業,大廳中全部是星曜會的成員,每一個人的身邊都圍著三四名少女,清純的,可愛的,亮麗的,性感的,等等應有盡有,這一刻的閃耀之星就是人間天堂。

葉星辰身邊跟著黃奕菲,羅丹,葉艷幾人,那些想要巴結葉星辰的少女也只能夠望洋興嘆,只能夠將目光移向了同樣英俊的的歐陽俊,可惜歐陽俊對於這些胭脂俗粉卻沒什麼興趣,依舊一個人靜靜的坐在角落,品嘗著鮮紅的美酒,望著大廳中瘋狂的人們,他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卻是那麼的苦澀,這一刻,他也總算明白了自己和葉星辰的差距不是一星半點,自己當時想到的是如何的守住星曜會的地盤,防止有心人的突然襲擊,可他想到的卻是怎樣起死回生,並得到最大的利益,這種天馬行空的思維,這種置之死地而後生的魄力,都是自己無法擁有的。

歐陽俊想到了林芸妃,想到了這個自慕容蓉之後自己所愛的女子,嘴角的苦澀越發的濃烈。

「怎麼?一個人在這喝悶酒?」穿著一件哈哈派衣裳的陳小龍搖搖擺擺的走了過來,直接坐在歐陽俊的對面,開口問道。

「呵呵,你怎麼也一個人?」歐陽俊也是淡淡一笑,反問道。

「操,你沒看見那婆娘一直在那看著我嗎?本來想出來獵艷的,結果凡是我看上的女孩都被那婆娘給弄走!」陳小龍低聲罵道,眼中很是無奈。

「呵呵,現在後悔了?」歐陽俊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張航婷,意味深長的說道。

「後悔?呵呵,這到不會,說句實話,其實我一直很愛她的,只不過你也知道,男人嘛,偶爾出來找找樂趣也算不得什麼,只是她也在會內,這麼多漂亮MM就沒一個能夠上手,真是鬱悶啊!」陳小龍也露出了一絲苦笑。

「這一點你該向葉星辰那斯學習學習,你沒看見他身邊的女人都很和睦嗎?」歐陽俊微微一笑,抿了一口手中的紅酒。

「算了,那斯天生就是個磁鐵,各色各樣的美女都是倒貼上去,我怎麼和他比?不過說真的,老子也不得不佩服他,連這種冒險的方法也想的出來!」陳小龍重重的嘆息了一聲,他一向自認為智商過人,布局算計更是一等一的厲害,所欠缺的就是經驗而已,卻沒想到這次連自己都束手無策的情況下,葉星辰會想出這樣的妙計。

「呵呵,你的智慧在我們所有人之中是最高的,不管是我還是星辰都比不上你,不過你就像一台計算機,什麼因素都要考慮進去,算計的清清楚楚,所追求的也是利益的最大化而已,所以很多時候在受到了局限的影響。」歐陽俊淡淡一笑。

「或許吧,對了,你那林芸妃怎麼樣了?」陳小龍搖了搖頭,不再考慮這些問題。

「還能怎麼樣?慢慢來唄?」歐陽俊苦澀一笑。

「慢慢來?我日,現在什麼社會?現在是信息時代,你慢慢來能泡到妞?操,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兄弟我奉勸你一句,有的時候男人要適當的壞一點。

「我怎麼感覺你和星辰所說的一樣?」歐陽俊眉頭一挑。

「嘿嘿,這是所有成功男人的心得嘛,小麗,曉梅,過來,今天歐陽堂主很鬱悶,你們兩個好好的招待他,要是讓他滿意了,有你們的好處!」陳小龍不等歐陽俊反駁,已經朝不遠處兩名身穿學生裝卻打扮性感的少女招了招手。

「我可告訴你了,這兩個還是處女噢?能不能了解女人,能不能泡到女人,同樣要從女人著手,了解女人的心理,首先要了解女人的身體,自己慢慢玩吧,我走了!」陳小龍又附耳在歐陽俊的嘴邊說了幾句,哈哈大笑的轉身離開了。

歐陽俊想要叫罵,那兩名少女卻是來到了歐陽俊身前,一左一右的挽著歐陽俊的手,臉上露出楚楚可憐的樣子,歐陽俊就是有心想要讓她們離開也於心不忍。

只能夠任由她們在自己身邊摩挲。

陳小龍悄悄的穿過人群,來到了大廳偏僻的另一個角落,那裡葉星辰正坐在那裡喝著紅酒。

「怎麼樣了?那傢伙開竅沒有?」葉星辰趕緊問道。

「誰知道呢,我覺得應該在他的酒里下點春藥,那樣看他怎麼辦?」陳小龍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操,你也太狠了吧,對兄弟做這種事情,不過根本不用,小麗和曉梅雖然是個處女,卻也經過了余嬌嬌的訓練,媚功十足,除非歐陽那斯那裡有問題,否則我還不相信他能夠抵擋誘惑!」葉星辰說著,臉上露出了邪邪的笑容,他可是清楚的明白,歐陽俊可是他們一群人中唯一的處男,而且他一直堅信,想要了解女人的心理,應該先從了解女人的身體開始。

「嘿嘿,說的也是,對了,老子實在想不明白,林芸妃那妮子怎麼會喜歡你?」陳小龍也露出了同樣詭異的笑容。

「操,老子怎麼知道?要不是那妮子是歐陽看上的,老子真想找人滅了她,奶奶個熊,憑空給老子增添麻煩!」葉星辰一提到林芸妃就是一肚子火,無緣無故的說喜歡自己,媽的,這不是添麻煩是什麼?

「算了,先不討論這個,你能不能幫我把婷婷調開,你看,她在這裡,老子連去勾搭MM都不行!」陳小龍也是搖了搖頭,這個問題他也一直無法明白,要知道,這麼久以來,葉星辰和林芸妃說話的時間可不多啊,唯一的解釋就是葉星辰實在是太帥,魅力也實在太大,不過陳小龍可不會去想這個打擊自己信心的可能。

「自己想辦法,老子還有事,要先走了!」葉星辰想到了答應李筱婷的事情,現在還要去蘇姍那裡。

「操,你怎麼都不幫兄弟一把?」陳小龍一張臉成了苦瓜色。

「媽的,女人的事情老子也是一肚子煩惱,怎麼幫你,就這樣,你們繼續玩,我先閃了!」葉星辰說完從沙發上站起來,就朝外面走去,留下一臉鬱悶的陳小龍。

葉星辰走出了閃耀之星,一路上都有小弟不斷的朝他點頭問好,雖說裡面熱鬧紛繁,但整個閃耀之星的防禦卻是極其嚴密,獨自一人來到了停車場,開著李筱婷的那輛紅色跑車駛出了閃耀之星。

此時已經晚上十點過了,空氣中還瀰漫著大雨的清香味,星曜會的眾人卻還在狂歡,他們的會長卻開著跑車,疾馳在靜海市的街道之上。

清涼的夜風吹來,將那一絲酒意吹散,葉星辰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還呆在醫院的慕容蓉,她什麼時候才能夠記起自己呢?

掏出了剛剛買來的新電話,撥通了慕容茗嫣的電話,他有著過目不忘的記憶,上午的時候慕容茗嫣打過電話給他,當時雖然只是看了一眼,但現在仔細想想卻能夠想起來。

「喂,你是?」電話那頭傳來了慕容茗嫣的聲音。

「我是葉星辰……」葉星辰淡淡說道。

「啊,你怎麼換號碼了?」 妖精兩萬歲 電話那頭的慕容茗嫣明顯有些驚喜,顯然沒料到葉星辰會主動給他電話。

「上個電話不能用了,就換了一個,容蓉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葉星辰語氣依舊一陣冷淡。此時慕容蓉身邊就只有慕容羽和慕容茗嫣,他實在沒辦法才給慕容茗嫣打電話的。

「醫生說她只是短暫性失憶,其他的都沒什麼問題,不過什麼時候能夠恢復記憶卻不知道了!」慕容茗嫣的語氣明顯有些失落,不過不管是她還是葉星辰都沒有注意。

「這樣啊,那麻煩你好好照顧她!」葉星辰心裡微微嘆息了一聲,語氣也稍微有些緩和。

「你放心吧,她是我姐姐,我自然會照顧她的了?」慕容茗嫣那頭淡淡說道。

「姐姐?」葉星辰很想說你心裡還有這個姐姐嗎?可一想到是慕容茗嫣主動通知自己的,而且從她現在的情況來看,和以前似乎有著很大的不同,或許慕容羽的那件事情她真的改變了許多吧?

「那就這樣吧,如果她有什麼狀況請第一時間通知我,好嗎?」葉星辰第一次用上了請字,足以見證他對慕容蓉的愛有多深。

「嗯,放心吧,如果她有什麼事情,我一定第一時間通知你!」慕容茗嫣一口答應下來,心中也是倍感吃驚,現在沒料到葉星辰會用這麼溫和的語氣對自己說話,還用了請。

「恩,謝謝,那就這樣吧!」

「恩,再見!」慕容茗嫣也不知道再多說些什麼。

「再見!」葉星辰說完之後掛斷了電話,卻是繼續開著車朝蘇姍所居住的地方開去。

或許是心情的放鬆,葉星辰的車速並不快,就這麼慢慢的行駛在街道上,看著路旁燈火通明的各種商店,而他心中的失落與殺戮之氣也慢慢的消散,逐漸恢復了應有的寧靜。

而街道上也有很多行人,但或許是大雨剛過的原因,並沒有往日的繁華,這對於靜海市來說實在是難得的寧靜。

剛剛來到一個十字路口,紅燈亮起,換成以前,葉星辰可能會直接衝過去,可現在卻停在了路口,等待綠燈的到來,若無其事的朝路旁看去,卻不料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挽著一個男人的手臂朝街道的另一頭走去,心中一陣驚訝,怎麼會是她? 葉星辰不得不驚訝,眼前的那名女子穿著一件粉色的超短連衣裙,露出一雙修長的大腿,豐滿的雙胸凸現出來,一頭短髮披在腦後,雖說樣貌算不上超一流,但也絕對漂亮,吸引了無數路人的目光,但讓葉星辰驚訝的卻不在於此,不管是李筱婷還是蘇姍,又或者黃奕菲等人都遠比眼前的女子漂亮,讓他驚訝卻是她叫劉雨婕,那個被他意外剝奪第一次的女人,這個曾經還救過她的女人。

操?怎麼會是她?難道她有男朋友了?葉星辰心中暗罵,正準備下車,劉雨婕卻與那名男子轉過了拐角,當葉星辰趕去的時候哪裡還有半點人影。

對於劉雨婕,葉星辰除了愧疚之外並沒有太多的感情,但不管怎麼說,也算得上自己的女人,此時猛然見到她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心裡要說坦然面對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他不是聖人,還沒偉大到那種境界。

操,這妮子到底怎麼想的?一會兒說愛自己愛得死去活來的,現在倒好,竟然跟別的男人在一起,葉星辰心中大罵,也不再去蘇姍的家裡,直接開車朝余小琴的內衣店而去,劉雨婕一直和余小琴在一起,也只有餘小琴知道她的情況了。

此時已經十點過了,不過對於靜海市這座不夜城來說並不算太晚,余小琴的內衣店自然也沒有關門,葉星辰將車泊到了路邊,滿臉陰沉的走進了內衣店內,立馬有兩名穿著超短旗袍的女子走了過來。

「你們的老闆呢?」葉星辰很久沒有來這裡了,也沒心情掃視店內的各種情趣內衣,不等兩名女子開口,直接問道。

「對不起先生,您要是找我們老闆的話還請明天再來,她都已經離店了?」左邊的那名女子眼見葉星辰是來找余小琴的,不敢怠慢,趕緊說道。

葉星辰二話沒說,轉身就走,走出店門,拿出手機,撥通了余小琴的電話號碼。

「喂,請問你是?」電話那頭傳來余小琴那清甜的聲音,還隱隱有小女孩的苦叫聲,顯然她是在家裡。

「小琴,是我,你現在在家很忙嗎?」葉星辰淡淡說道。

「不忙,不忙,一點都不忙,星辰,你現在在哪兒?找我有事嗎?要我馬上出來?」余小琴知道葉星辰一直很忙,而且知道他身邊的女孩子眾多,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從來不主動給葉星辰打電話,可葉星辰這一段時間來一直忙著幫會的事情,很少給她打電話,此時猛然聽到葉星辰的電話,一陣驚喜。

「還是算了,一會兒我到你家吧!」葉星辰聽到那邊還傳來余曉彤的聲音,知道她一定很忙,可為了自己竟然連自己女兒也顧不上了,心中一陣感動。

「嗯,好的!」余小琴溫柔的說道。

「那先這樣!」葉星辰說完掛斷了電話,上車開著寶馬疾馳而去。

電話那頭的余小琴卻是忙著哄自己的女兒睡覺,當葉星辰趕到她家裡的時候,已經將自己的女兒哄睡。

「他們都睡覺了?」葉星辰看著穿著一身低胸睡裙的余小琴,輕聲問道。

「嗯,彤彤和我媽睡覺,你進來吧!」余小琴的臉上掛滿了歡喜,葉星辰已經很久沒有來找過她了。

「嗯!」葉星辰點了點頭,隨著余小琴走進了她的房間,立馬聞到了一股動人的幽香,而她的床鋪也整理的乾乾淨淨,是那種紫紅色的床套,給人一種溫馨的感覺。

「星辰,要喝點什麼?我……」余小琴話還沒說完,就被葉星辰打斷。

「不用了,我想問問你劉雨婕這段時間做了些什麼?」

「雨婕?她前段時間說在我們家住著不方便,然後就一個人搬出去住了,怎麼啦?你怎麼突然問起這個問題?」余小琴滿臉好奇。

「我今天在路上發現她和其他男人一起,而且很是親密!」葉星辰也不瞞余小琴,直接說道。

「有這事?」余小琴神色一變,很是吃驚。

「嗯……」葉星辰點了點頭,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那……那你準備怎麼辦?」余小琴有些擔心的問道,她可是清楚明白葉星辰現在的身份,對於背叛他的女人,他會那麼輕易的放過嗎?

「是不是我冷落了你們?」葉星辰卻是沒來的問了一句,在來的路上他已經想過了很多,劉雨婕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而且自己又一直那麼冷落她,就算找其他的男人也是正常,自己何必那麼霸道的要將她留在自己的身邊呢?

他一直都認為自己的愛是擁有,可他對於劉雨婕幾乎除了愧疚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的感情,可是和慕容蓉李筱婷她們完全不同的存在,甚至心裡對何雪梅也產生了愛戀,卻唯獨對劉雨婕沒有感情,不為別的,只因為兩人相處的時間實在是太少,而且劉雨婕和這些女人比起來又實在是太過的平凡。

「傻瓜,我知道你這段時間很忙,又何來冷落呢?不過這段時間我的確發現她有些不正常,經常很早就離店,原本我以為她是年輕人嘛,喜歡玩玩也正常,卻沒想到……」余小琴說到這裡的時候眼中也充滿了悲憤,此時在她的心裡,葉星辰的地位高於一切,甚至比自己的女兒還要重要,這對於一個母親來說實在很不容易,畢竟這是她曾經的初戀,那絕對是刻骨銘心的一段愛戀,所以聽到劉雨婕做出這等事情后,要說不生氣是絕對不可能的。

「算了,既然你也不知道這件事情就當作什麼都沒發生,我會派人調查的!」葉星辰不想再在這個問題上討論下來。

「你準備怎麼做?難道要殺了她?」余小琴卻也有些擔心。

「殺了她?呵呵,怎麼會呢?現在什麼社會,相戀的愛人也會因為其他的原因而分開,我和她又算什麼呢?說起來還是我對不起她,如果她真的找到一個好男人,就讓她去好了,這有什麼!」葉星辰洒脫一笑,但心裡卻很不是滋味。他不是一個小氣的男人,卻也不是一個大度的男人。

「你心裡就從來沒有喜歡過她?」余小琴驚訝的問道。

「應該沒有吧!」葉星辰喃喃說著,心裡想著劉雨婕的樣子,卻是一陣模糊,似乎要不是今天在路上看到她,可能早已經忘記了這個女孩。

「既然如此,那就克服你內心的佔有慾,讓她去吧,她終究還是一個可憐的孩子!」余小琴卻也低聲說道。

「可憐么?」葉星辰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余小琴的過去,心中也是一陣感嘆,的確是自己的佔有慾在作祟啊,一個自己都不喜歡的女子,為何還要將其強留在自己身邊呢?讓她尋找屬於她自己的幸福吧?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