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小茜寶朝他奔去,可能是跑的太快,被台階跘了一下,眼看著她要撲過去時,潘略急忙奔過去,接住了她。

噓!

鬆了一口氣:「小心!」

「謝謝叔叔。」小茜寶笑的甜如蜜。

潘略抱著小茜寶下樓梯,走了幾步后,後知後覺的他,猛的停下腳步,眼中的不可置信,清淅無比。

「我的腿……好了!」潘略低喃出聲,隨後抱著小茜寶,朝潘偉飛快跑去,邊跑還邊大叫,「哥,我的腿好了,看到沒,我的腿好了,真的好了。哥,是你做的,對不對?你剛才打暈我,就是為了治我的腿?」

他又跑到林若然面前,大喊大叫的:「嫂子,我的腿好了,我不再是瘸子了。」

「林阿姨,我的腿好了,我的腿好了,我的腿好了,是真的好了,我看,我跳給你看。」

抱著小茜寶的潘略,在林媽面前,又跳又叫的,好不開心。

林媽也樂了:「嗯,好好好,你慢著點,別傷著了小茜寶。」

小茜寶在潘略懷裡,咯咯的笑道:「叔叔,舉高高,快,舉高高。」

潘略把小茜寶扔起來再接住,樂的小茜寶笑的整個別墅里都是她的笑聲。

林媽看著被拋上拋下的小茜寶,捂著胸口擔心無比:「好了,別玩了,小心摔了,你的腿才剛好,別玩這麼危險的動作。」

小茜寶這才自潘略身上下來,朝潘偉奔去,興奮說道:「爸爸,叔叔的腿好了,要請我們吃飯嗎?」

潘偉嘴角抽抽:「這話得問叔叔,而不是問爸爸。」

「叔叔,請吃飯嗎?」聽話寶寶小茜寶轉頭問潘略。

「請,當然要請的。」潘略已經笑傻了,「我出去一趟,電話聯繫。」

說著,潘略就跑了:「哥,自行車借我一下。」

潘略騎著山地車就出了帝王別墅,朝大學衝去,他要去告訴張萌萌,他的腿好了,他的腿好了,他不會成為她的負擔的.

「張萌萌!」

咀嚼著心愛姑娘的名字,潘略衝進學校,站在女生宿合樓下大喊:「張萌萌!」

一個女生探出頭來:「張萌萌出去直播了,打她另一個手機吧。」

潘略興趣無比:「那你知道她另外一個手機號碼嗎?」

拿到張萌萌的手機號碼,潘略讓自已平心靜氣下來,但是心臟還是狂跳不止,他試著讓它靜下來后,打電話給張萌萌,想了好久才接通:「救命啊……」

「萌萌,張萌萌,你在哪?」潘略沖著手機大喊,心跳中速,好怕他去晚了,張萌萌就出事了。

「我在東湖路的……」

話說到一半,手機就被掛了,任憑潘略怎麼喊也沒了聲音,他急急騎上山地車朝東湖路趕去,幸好,離的不是很遠,騎個十分鐘就到了。

東湖路就是東湖公園的外側一條路,那裡夏天倒是人挺多的,可是到了秋天這個時候,人就有點少了。

潘略到的時候,只看到情侶出沒,其他的大人小孩倒是沒有見到。

「張萌萌!」潘略扯開嗓子大喊,「張萌萌,你聽到沒有,你在哪裡?」

然而根本就沒有人回答他的話,潘略急的心跳加速,朝登高山奔去:「張萌萌!」

此時的張萌萌被幾個男人按在草叢裡…… 此時的張萌萌被幾個男人按在草叢裡,聽到潘略的聲音,掙扎的更加厲害,終於一腳踢在了男人蛋蛋上,令男人暴發出痛喊聲。

「張萌萌!」尋著聲音奔去的潘略,看到被按在地上的張萌萌,怒氣衝天,不管不顧的衝過去,一拳揮向眾人。

「砰!」

經過這幾天的保衛隊訓練,潘略對付這些小人物,還是卓卓有餘的。

一個歹人倒地,被潘略踩著撲過去,舉起的另一拳砸在了另一青年身上。

青年被砸的倒飛出去,直接滾下了小山丘。

還有兩個青年一見此,主動鬆開張萌萌,轉身就想跑。

「混蛋!」潘略雙拳出擊,擊打在兩青年身上,正對面門,兩青年連句哀嚎都沒有,倒在暈過去。

得到自由的張萌萌,朝潘略撲過去,哭的梨花帶雨。

差點點,她就要被這群混蛋……真是太可怕了。

第一次被女人抱著的潘略,全身僵硬的一動不敢動,良久,才伸出手拍拍受到驚嚇的女孩的背:「別怕,我在。」

張萌萌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待到哭舒透了,才打著哭嗝問他:「你怎麼想著打電話給我?」

「張萌萌,我喜歡你,做我女朋友吧?」潘略一刻都不想等了,就在這個透過樹葉射下來燈光的樹下,對心愛的女孩,喊出了最浪漫的話語。

張萌萌驚的直捂唇,淚眼婆沙的望著他,頭拚命的點:「嗯,好!」

聽著她的回答,潘略笑的如個傻子般,撿起地上的東西,旁邊還有一部手機,他也撿起來了,屏幕上還散發著光芒。

直播居然還在繼續。

【主播,你沒事吧?】

【靠,剛才那幾個混蛋,居然說要給我們現場直播羞辱,真是不可忍。】

【幸好,有人自天而降,從而救了咱們的主播。】

【這麼巧,該不會這是一場陰謀吧?】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同上+1】

張萌萌也看到了這些彈幕,沖著老鐵們打招呼:「不是的哦,他就是我同你們說的,我喜歡的那個男孩子,我並不是因為他救了我,而答應做他女朋友,而是我真的喜歡他。」

潘略看著裡面的老鐵們,冷笑出聲:「你們看著她受辱,打電話報警了嗎?」

然後,屏幕上就彈出了報了報了的話。

警笛響起的聲音,正好應驗了老鐵們說的話,潘略尷尬的笑笑:「真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張萌萌向大家歉意后關了直播,不想和制服者們打交道的兩人,把四個青年扔在制服者來的路上,兩人就跑了。

坐在山地車前扛上的張萌萌,還在問潘偉:「制服者那裡真的沒問題嗎?那些人會被制裁嗎?」

「會的。」

臉色通紅的潘略,感覺整個人都是踩在雲端上的,輕飄飄的,特別是秀髮上傳來的香味,讓他差點沒踩好摔下去。

「我很重嗎?」感覺到車速慢下來的張萌萌,回頭望向潘略。

正低頭想聞聞她用了什麼洗髮水的潘略,頓時就感覺一道溫熱,自臉上擦過。

四目相對,兩人都怔住了。

「吱!」

剎車聲響起,一輛賓士停在他們前方,林永凱自車上下來,氣勢洶洶的指著潘略大罵:「你踏馬的眼瞎啊,騎個破自行車還不看路,信不信老子撞死你?」

說到自行車,林永凱下意識的朝潘略的自行車望去,定睛一看,嚇了一大跳,心中嘀咕著:踏馬的,怎麼長的那麼像。

可是再看看潘略和張萌萌兩人的狼狽,林永凱可不會相信他那麼背,會再次遇上那種事,這一看就是一個山寨牌的自行車。

自知理虧的潘略,趕緊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說著,把自行車往旁邊拽了拽。

這一拽就看到了斑馬線,他眼微冷,抬眸朝林永凱望去,「哥們,是你開錯了路,這是人行道。」

林永凱瞄了一眼路線,伸手推潘略:「我就開人行道上了,你能把我怎麼樣?公路是你家的?老子想開哪就開哪,信不信老子撞飛你?」

潘略看著戳在胸口的手指頭,冷聲道:「請注意你的言行。」

「屁,老子就是這樣的人,一個騎破自行車的,也敢在這裡大聲說話,信不信老子一根手指頭就能捏死你。」林永凱見他不敢還手,更加囂張。

張萌萌生怕潘略吃虧,扯著他輕聲說道:「咱們走吧?」

潘略微點頭,推著自動車走人,沒有想到林永凱卻一把抓住張萌萌的手,銀(淫)笑出聲:「撞了我的車就想跑,把她留下,反正你們剛才野、戰了,也……」

「砰!」

潘略扔掉自行車,一拳打在林永凱臉上,把嚇著了的張萌萌護在身後,再一拳打在林永凱臉上,滿臉寒霜:「混蛋!」

挨了兩拳的林永凱火起,握拳朝潘略砸去:「你踏馬的也敢……」

「砰!」

潘略抬腳踢在林永凱胸口上,踢的他倒飛出去,摔倒在地,捂著肚子直吐黃水。

一旁的張萌萌看呆了,她沒有想到,潘略居然這麼有男人味。

林永凱立即打電話:「鄧逸凡,有人打我,你快……踏馬的敢掛我電話,你這個兄弟老子我不要了,我要報警。」

他的報警電話還沒打出去,一輛警車由遠而來停了下來,林永凱倒在地上,痛苦哀嚎:「制服同志啊,有人攔路搶劫,還打傷我,你看,臉都打腫了。」

兩名制服迅速下車,檢查了一下林永凱,對潘略說道:「走,跟我們回去一趟。」

潘略說道:「他開車撞我們,還強搶我女朋友,我是出於自衛動的手,若是你們不信,可以查看監控。再者,他的車停在人行道上,就是最好的證明。」

林永凱看了一眼電杆上的監控,縮了縮脖子,苦笑出聲:「制服同志,我剛才突然響起,我還有點事,先走了。」

制服同志冷臉,拿出手拷朝他奔去,他嚇的臉發白:「不是的,我們是朋友,就是開玩笑,開玩笑的,兄弟,你說是吧?」

潘略推起自行車:「若是制服同志哪需要我,隨時出現……」

「你還有理了。」林永凱也是如個傻子般,突的飛起一腳踹向了自行車,「你真以為你騎個破自行車我就怕你了,我告訴你,我也是有人的。」

潘略手裡的自行車被踹了一腳,因為對方力度很大,也因為他自已扶的很正,所以車軲轆被踹歪了。

「制服同志,我要報警。」潘略全身寒氣溢出,「我這自行車價值130萬,是我爸送給我哥的結婚禮物。」

130萬!

這個敏感數字一出,林永凱就打了一個抖,尖叫出聲:「你怎麼不去搶?」

潘略很認真的對制服同志說道:「剛才他踹了我的自行車,你們是看到了的,而且我哥手裡也有自行車發票。我要報警。」

林永凱傻眼了,他真的有那麼背嗎?自已的愛車還在車行里沒修好,就又遇上了這輛天價自行車,還作死的踹了一腳。

當看到潘偉帶著發票出現時,林永凱想死的心都有了。

匆匆而來的齊冬幾人,聽了制服者說的話來,眼一閉真想暈死過去,可偏偏兒子還在人家手裡。

齊冬朝潘偉走去,舔著臉笑道:「侄女婿啊,咱們都是一家人,這件事就算了吧?」

潘偉淡淡出聲:「親兄弟明算帳。」

齊冬氣結,真想一拳砸在潘偉臉上,卻不得不忍著怒氣,再次出聲:「侄女婿,你那自行車還是能修的,你拿去修下,我們出修理費可好?不需要完全賠償吧?」 130萬啊,把他們按兩賣了,也拿不出這麼多錢來?

潘偉淡淡出聲:「親兄弟明算帳!」

齊冬真想一巴掌呼他臉上,可還得笑著討好的說道:「你那車子可是你家老爺子,送給你的結婚禮物,若是這樣子殘廢掉了,實在是可惜,不如修理一下吧?」

潘偉淡淡出聲:「親兄弟明算帳。」

齊冬怒了,指著潘偉罵道:「你個傻子,就知道親兄弟明算帳,這車子明明是你弟弟弄壞了,憑什麼讓我兒子賠,不賠,我們就不賠,你們能拿我們怎麼滴?130萬的自行車,這說出去,誰都不信,那麼貴的車,你就不要開到馬路上來啊。」

「馬路上貴的車子,千萬的都有,更何況我的一百三十萬的車?」潘偉淡淡出聲,「親兄弟明算帳!」

齊冬氣的手指頭都在顫抖,最後打電話給林若然:「你表哥把你老公的自行車給撞了,他要讓我們賠一百三十萬,你來不來一句話……什麼,讓我們賠?」

隨後,齊冬暴燥的語氣溫柔了起來:「若然啊,我可是你二舅媽,俗話說,打斷骨頭連著筋,咱們都是一家人,沒必要把事情算的這麼精對不對?這一百三十萬,你也知道,咱們家拿不出來,反正就是車軲轆歪了點,不如拿去修一下,怎麼樣?」

「更何況,那130萬的自行車,是你公公送給你們的結婚禮物,全損壞了,也不好,對不對?嗯,好的,你打電話問個情況先吧,放心,二舅媽等著你電話。」

潘偉捏了捏眉心,他的手機就響了,正是林若然打來的,他把這裡的事情和她一說,林若然說句知道了就掛了,然後把電話打到齊冬手機上:「二舅媽,事情我也知道了,如你所說的,公公送的結婚禮物不好破壞,那你就拿五十萬的修理費用吧?」

「五十萬!」齊冬當下就跳起來,「你怎麼不去搶?」

電話那頭的林若然,語氣淡然的很:「嗯,畢竟是一百多萬的車,修理費用定是很貴的,就比如明傑一樣,被打的得了皮外傷,不是也花了十萬去修理嗎?」

齊冬:「……」

好啊,居然拿一個破自行車,和郭明傑來相比。

齊冬心中恨得想把林若然給啃了,嘴上也不得不說道:「那是你姑姑家的事,和你二舅媽的事不相干,我是不知道的。」

「沒事,我就是打個比喻。五十萬這事就算了。」

咬牙切齒的齊冬說道:「要不,一萬吧?」

「二舅媽,聽說現在的那個地方,都是管吃管住的,你就讓他在裡面歷練一下,也是好的,省得永凱表哥老是闖禍,若是日後……」

「五萬!」齊冬不想自旁人嘴裡聽到兒子的壞話,一口打斷林若然說的話。

電話這頭的林若然,淡然的很:「二舅媽,實話說,你們三家都這樣慣著孩子,真的很容易出事,看吧,這次就得賠個一百三十萬。」

聽著這一百三十萬,齊冬再大的怒氣也不敢發出,卻威脅林若然:「你若是敢對我兒子做什麼,信不信我不拿錢出來修理破自行車?」

林若然一笑:「二舅媽,我們竟然買得起一百三十萬的車,還在乎那五十萬的修理費?但是你兒子卻修理不好了。」

「十萬!」

「看在咱們親戚的份上,二十萬!若是再討價還價,我就直接掛電話。」

「好!」

……

黑著臉的齊冬,領著林永凱走人,走了幾步還回頭,朝潘偉幾人回頭吐口水:「卻,一家子土匪……」

「我這衣服是義大利手工定製的,一套二十萬。」潘偉淡淡出聲,齊冬即將吐出來的第二口口水,硬是生生的吞了回去,可把大家噁心的。

齊冬不敢再找麻煩,拉著不肯走的林永凱走人:「看什麼看,別看了,都說了,讓你長點睛睛,卻非得給我找麻煩。」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