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鎮!」

最後,蕭凌凌空一躍,拿著無鋒劍朝著地面狠狠的砸來。

轟!

巨大的聲音響徹開來,使得地面有著微弱的震動。

隨著這一招施展完畢后,蕭凌站在原地不動,這讓劍絕眼中終於有了吃驚之色。

因為,他感受到一股重劍奧義的氣勢從蕭凌體內席捲而出!

「不可思議!」

劍絕砸了砸嘴巴,喃喃道:「若是我沒有料錯的話,這應該是頓悟!蕭凌利用頓悟,直接領悟出了重劍奧義。」

「雖然這重劍奧義還是初步稚型,但是好歹也是登入重劍的大殿了。」

「要知道,當初我領悟到重劍奧義,可是用了三年!」

蕭凌的領悟天賦就連劍絕都不得不承認很厲害,劍絕相信,只要在他的細心培養下,蕭凌絕對能夠成為下一個重劍高手! 「有許多人朝這裡靠近。」

劍絕劍眉微皺,原本他可以直接將蕭凌帶走,奈何蕭凌處於頓悟的狀態,他不能出手將蕭凌帶走。

頓悟這種狀態,可遇不可求,劍絕自然不會打斷。

「看來,要出手震懾這些人了。」

劍絕微微沉吟,其實他並不願意暴露自己的實力,因為無法地帶人多眼雜,若是傳到一些人的耳中,恐怕要節外生枝。

「也罷。」

劍絕從自己的納戒拿出一塊黑布遮住臉龐,身形一動,來到數百裡外。

蕭凌有恩與他,他不是那種忘恩負義之人。

他看到了數十道光芒朝著四面八方飛掠而來,這些人身上散發著強大的氣息,實力到達武皇境界。

「誰敢越過此地,殺無赦!」

劍絕手持重劍,緩緩的揮動,一道萬丈劍氣形成屏幕,將這塊區域直接切割下來。

他聲音冷漠無情,在這群強者腦中響徹開來,使得這些武皇強者身軀狂震,全身發寒,眼中滿是畏懼之色。

「走!」

這群武皇強者明白了這個神秘強者實力恐怕已經到達了武宗,若是再繼續前進的話,必定小命不保。

強婚蜜愛:霸道總裁嬌寵妻 旋即,這些武皇瘋狂的催動元氣,以飛一般的速度,原路返回。

「沒想到,無法地帶出現了武宗強者,這個消息一定要告訴門下的弟子,叫他們這段時間千萬不要胡亂得罪人!」

有目光狠辣的強者,他們明白,在無法地帶當中,並沒有武宗強者,就連萬國疆域當中,同樣沒有武宗強者。

由此可以推斷,這個武宗強者是外來的人。

聖蓮城開啟在即,吸引了無數強者匯聚此處,想來,這武宗強者同樣感興趣,才來到此地。

驅趕了這群武皇,劍絕身形一動,來到蕭凌身旁。

此刻,蕭凌依舊處於頓悟狀態,這讓劍絕咂了砸嘴巴,最後在蕭凌旁邊盤腿而坐,放開心神,觀察著周圍的風吹草動,為蕭凌護法。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蕭凌睜開了雙眼,漆黑的眸子爆射出的精芒,使得黑夜都明亮起來。

劍絕立馬察覺,他眼中精光掠過,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氣息在蕭凌體內散發出來。

蕭凌就站在那裡,猶如藏在劍鞘的寶劍一樣,只要拔出劍后,就會散發出攻伐凌厲的劍意。只要收劍后,一切又恢復正常,彷彿普通簡單,沒有了任何殺機。

旋即,蕭凌手中的無鋒劍動了,不似第一次那種意境,而是實實在在的重劍奧義。

他的每一劍,攜帶著天地大勢,面對這一劍,就好似面對天地!

這就是重劍奧義!

正所謂,重劍無鋒,大巧不工,在這一刻,蕭凌才算淋漓盡致的施展出來。

雖說,這是重劍奧義的稚型,屬於最開始的階段。

但是,可不別忘記了蕭凌的年齡,他只有十六歲,能夠在這個年齡段領悟重劍奧義,足夠讓神武大陸諸多大人物重視了。

「我只是隨意點播了下,蕭凌就能夠領悟重劍奧義,看來,他在重劍方面,比當年的我,還有天賦。」

劍絕心中生了愛才之心,雖然他很冷傲,對於許多強者很不屑,但是面對蕭凌,他心中由衷的佩服。

「若是好好培養蕭凌,讓他在我手中,成為又一個重劍強者,豈不妙哉?」

劍絕心中一定,已經打算好好培養蕭凌了。

再說了,他體內的黑氣還需要蕭凌消滅,他教導蕭凌,就全當報恩了。

「劍絕前輩。」

蕭凌收劍而立,含笑的看著劍絕。

他明白,自己已經初步領悟重劍奧義的精髓。

這還要多虧了劍絕的指導,因為劍絕的指導,在重劍奧義領域,終於是打開了一扇大門,讓蕭凌認識到更加玄奧的重劍奧義。

現在,他隨意揮動無鋒劍的攻擊,完全超越了他施展破敗劍法的力量。

「來攻擊我。」

劍絕獨手持劍,冷聲道:「讓我瞧瞧,你領悟了重劍奧義后,究竟強大了多少。」

「劍絕前輩,得罪了。」

蕭凌一笑,手持無鋒劍,身形一掠,朝著劍絕殺來。

「劍起。」

蕭凌手中無鋒劍抬起,陡然間,朝著劍絕斬去。

咻!

無鋒劍在空氣當中拉出嗤嗤的聲音,攜帶著天地大勢,直接轟撞在劍絕面前。

面對蕭凌的攻勢,劍絕一動不動,站在原地。

當蕭凌的無法劍到達劍絕的面前時,劍絕終於動了,他后發先至,手持重劍,簡簡單單的朝著蕭凌襲去。

鐺!

無鋒劍與劍絕的重劍碰撞在一起后,發出悶雷般的巨響,朝著四面八方傳開。

噠噠噠!

在這一次交鋒下,蕭凌直接倒退數十步,手臂微微顫抖,目光驚駭的看著劍絕。

劍絕依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雲淡風輕。

僅僅一次對碰下,蕭凌明白劍絕已經將實力壓制到一星武王,憑藉著劍術,才將他擊退。

「再來!」

蕭凌眼中有著濃濃的戰意,身形一動,再度朝著劍絕掠來。

看著蕭凌眼中好戰的目光,劍絕笑了,笑的很輕。

他很久沒有這樣笑過了,蕭凌好戰的模樣,讓他看到了年輕時的自己,多麼的意氣風發。

鐺!鐺!鐺!

劍的對碰聲,在這片區域不停的響徹,絡繹不絕,猶如交響曲一樣,動人心魄。

在不停的對碰中,蕭凌每次都會後退,隨著後退數步后,他都會思考自己在那些方面需要加強,然後繼續攻向劍絕。

因此,他每次的攻擊越來越強大,一點都不拖泥帶水。

「很好,照這樣的水準下去,你會越來越強。」

劍絕點了點頭,對於蕭凌的表現,十分滿意。

「劍走!」

「劍疾!」

「劍鎮!」

蕭凌的重劍劍術越來越精妙,他猛然大喝一聲,雙手持劍,朝著劍絕狠狠的砸去。

鐺!

火光四濺,在這一次對碰下,劍絕劍眉微挑,竟然後退了一步。

這一劍,不似之前純粹的重劍奧義,還附加了強大的蠻力,才讓他後退一步。

「你很懂得變通。」

劍絕點了點頭,嘴角露出笑容,道:「今天就到此結束。來日方長,相信要不了多久,你的重劍劍術一定會震驚許多人的目光。」

「多謝劍絕前輩的指點了。」

蕭凌額頭有著豆大的汗水,他收起無鋒劍,雙手抱拳,認真道:「若不是劍絕前輩的話,我恐怕還停留在粗淺的重劍劍術上了。」

他慶幸救下劍絕,若是沒有救下劍絕,他就不能夠領悟重劍奧義。

「這是你自己的本事。」

劍絕淡淡一笑,道:「若你是悟性遲鈍,沒有領悟一絲重劍奧義,我也不會繼續傳授劍術。」

他來到蕭凌身旁,抓著蕭凌,道:「現在可以回去休息了。只不過,你要用修鍊代替睡眠,好好感悟下今晚的心得。」

「謹記前輩教誨。」

蕭凌點了點頭,他現在觸感極深,需要好好思考下重劍奧義的玄妙。

咻!

劍絕點了點頭,抓著蕭凌,身形一動,眨眼睛,蕭凌就來到了客棧當中。

「武宗強者,果然就是牛逼啊。」

蕭凌內心忍不住一嘆,告別劍絕後,蕭凌回到自己的客房當中。

蕭凌在床上盤腿而坐,修鍊起來,思考著今晚的修鍊心得,讓他受益匪淺。

「無鋒劍。」

拿出無鋒劍,蕭凌撫摸著無鋒劍的劍身,心神一動,竄入無鋒劍裡面的空間。

當初,他得到無鋒劍的認可后,進入過無鋒劍的空間,在那個空間當中,蕭凌接觸過無鋒劍的劍魂。

這一次,他領悟重劍奧義后,無鋒劍有了久聞的動靜。

來到這片劍的空間當中,蕭凌來到無鋒劍的劍魂身旁。

很久沒有來看望無鋒劍的劍魂了,在這段時間,他不斷的戰鬥,逃亡,挑戰。

這些,充斥著他的生活,而無鋒劍則是默默的陪伴他一戰到底。

「無鋒劍,我來看你了。」

蕭凌輕輕撫摸著無鋒劍的劍魂,離開的這段時間,無鋒劍的劍魂變得越加的生動活潑,彷彿有了生命一樣。

無鋒劍的劍魂感受到蕭凌的撫摸,顯然很開心。

在蕭凌領悟重劍奧義的那一刻,無鋒劍的劍魂也得到了很大的好處,使得劍魂越加的凝實。

「沒想到這段時間,無鋒劍成長的這麼快。」

南宋風煙路 蕭凌微微點頭,在這段廝殺的日子,無鋒劍一直陪伴的他戰鬥,得到了很大的成長。

「主……人……」

無鋒劍的劍魂突然說話,這讓蕭凌瞳孔猛的一縮,眼中有著驚喜之色。

「無鋒劍,你能夠開口說話了?」

蕭凌沒想到自己這次進入無鋒劍的空間,竟然知曉了無鋒劍的劍魂可以說話了,這無疑是撼人心魄。

「我……能了……主人……」

無鋒劍的劍魂說話有點停停頓頓,顯然是初步學會了說話。

蕭凌與無鋒劍耐心的聊了很長時間,終於知曉了無鋒劍為何可以開口說話了。

他不停的戰鬥,無鋒劍可以吞噬玄器的靈氣,滋潤自己的劍魂。

最後,到達一個臨界點后,蕭凌領悟了重劍奧義,無鋒劍也受益匪淺,終於使得靈智開啟,學會了開口說話。 「無鋒劍,覺醒了。」

蕭凌知曉了很多事情,喃喃道:「無鋒劍能夠吞噬對方玄器的靈氣。這種靈氣,就是玄器要誕生靈智的時候,產生的一種靈氣。只要吸收了這些靈氣,無鋒劍就能夠變得越來越強。」

仔細想想當初的戰鬥,無鋒劍每一次與對手的玄器對碰,都給對手的玄器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打擊。

直到戰鬥過後,無鋒劍都以微弱的程度強大起來。

現在他領悟重劍奧義后,知曉了無鋒劍的劍魂成長,才來到無鋒劍內的空間。

「主人,我需要不停的吞噬玄器的靈氣。」

無鋒劍道:「以後,你一定要常常拿著我戰鬥,我才能夠變得越來越強大,恢復以前巔峰的力量。」

「巔峰時期的力量?」

蕭凌眉頭一挑,顯得很驚訝。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