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怪我不給你機會。」就在這時,渾身都閃爍著雷光的隱雄瞳孔中電花閃爍,看著前方的葉子晨沉聲喝道,「要是怕了便求饒,別為了逞一時英雄丟了性命。」

看樣子他靈技的蓄勢已經結束,在兩人的頭頂有著一枚直徑足有十米的雷電球。

雷電球的周圍雷蛇吐著信子,就算是周圍的看客看到都忍不住頭皮發麻!

對此,葉子晨做出的回應依舊緊緊是朝著他勾了勾手指。

「哼,那就別怪我了。」

話音一落,隱雄右手劃過劍刃,朝著葉子晨凌空一指。

「天罡玄雷暴。」

轟隆。

驚雷響徹天際,空中的雷暴也驟然間落入地面。

「隱雄這小輩竟然這麼強了。」左宏信搖頭。

「趕緊結陣,要不誤傷了賓客你擔當不起。」

左宏德眉頭一簇朝著左宏信爆喝,左宏信這才反應過來,趕緊著急百寶塔的長老以及客卿在演武場的周圍布下禁制。

十幾名天仙級別的高手聯手結陣,將那雷暴全部關在內部。

轟。

攝人的爆炸從陣內傳出,這十幾名天仙也在這一刻臉色變得不太好看,可為了保證周圍人的安全,他們依舊咬著牙支撐著這道屏障。

這巨大的聲勢將周圍的看客也嚇了一跳,看到這一幕的穆承天更是忍不住嗤笑道。

「哼,找死的傢伙,這回不炸的他連渣都不剩。」

「有種你再說一次。」左茉冰著臉回過頭,穆承天下意識的吞了一口唾沫,其實在他的心裡還是蠻怕左茉的。

左傾城將他朝著後面拽了一下,挺胸走了上去眯眼道。

「姐姐,你這麼凶的話,妹妹可是很看不過去的。不管怎麼說,承天他是我未來的夫婿。」

「哼,葉子晨還真是沒說錯。裱子配狗天長地久,我告訴你們,最好祈禱著葉子晨沒有事情。要不,就算是你們也拖布了干係。對,我就是在威脅你們。真的別將我逼急了,我左茉這麼多年的名聲不是讓人捧出來的。」

左茉的眼中滿是凜冽的寒光,左傾城心中驟然一寒。

倆人相互間較勁了這麼久,她真的是頭一次看到左茉這副模樣。以往在交鋒之際,至少她還能保持理智,可這一次……

她的眼中儘是瘋狂。

「應該不會有問題吧。」一時間左傾城氣勢弱了幾分,左茉不置可否的哼道,「最好是這樣,要不你們還有百花門,都等著給他陪葬吧。」

「可惜,挺好的苗子……真是不知道,這是我第幾次抹殺天才了。哼,這種感覺還真是讓人身心愉悅。」

隱雄淡漠的回過頭,雷暴的餘韻逐漸散去。

他朝著外面的布置禁制的人揮了揮手,讓他們將禁制散去。可就在這時,在那雷暴的青煙中,一道身影卻是緩緩的走了出來。

「老子的髮型就這麼讓你給毀了。」

葉子晨拍著身上的血晶,剛才他在雷暴出來的時候便召喚了血晶鎧甲,至於為何不用百轉流光鎧……

這的高手可是不少,眼尖的人比比皆是。

他穿個神器在這晃悠,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要是讓人搶了,他哭都找不到著調。

「他竟然沒死。」

看客忍不住驚呼,左茉看到這一幕也露出驚喜的笑容。

「這都沒死。」穆承天忍不住嘀咕,可感受到左茉的那一縷寒光便趕緊將嘴閉上。

其實最為震驚的是隱雄,他可是動用了實打實的全力。

這小子竟然防禦下來了,看他的樣子還……沒受傷!

「你……」

「我什麼我呀,打架就打架,你幹嘛破壞我髮型。瑪德,你知道一瓶髮蠟多少錢,我早上起來抹了整整一盒,這都讓你給電炸毛了。」

葉子晨不停的弄著頭髮,同時蹙眉道。

「本來我打算防下來你這一招就算了,可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我要對我逝去我髮型報仇。」

話音一落,葉子晨就跟瞬移出去一般,不過剎那的時間便又回到了原地。

「你……怎麼會……這麼……強。」

周圍的看客都沒有看清這中間發生了什麼,只見隱雄瞳孔朝著外凸著倒在地面。

「學著點,這才叫一招制敵!」 第639章去聖地

一招制敵。

葉子晨淡笑著看著伴著他這句話徐徐倒地隱雄,想來他聽到這句話也是頗為惱怒吧。

信誓旦旦的要一招打敗葉子晨,可結局卻是如此逆轉。

周圍的看客也是莫名唏噓,剛才幫忙維持陣法的洛威淡淡的嘆了口氣。劍眉豎起看了葉子晨幾眼,還是搖了搖頭沒有做出其他的反應。

「隱雄他不會……」

穆晟和左宏信從一旁走了過來,小心翼翼的問著。

隱雄可是百花門很有號召能力的年輕一輩,代替門內長輩到場,這要是在這落下什麼好歹,他們也不太好交代。

看著倆人緊張的神色,葉子晨忍不住撇嘴笑道。

「死不了,不過貌似要在病床上躺幾天了。」

「那就好那就好。」左宏信不停的重複著這句話,同時叫來侍者將倒在地上的隱雄送到客房休息。

左茉也在這時興沖沖的跑了過來,那精緻的眸子中還隱約間能看到淚光。

「葉子晨,剛才嚇壞我了。」

「這麼信不過我,就這點小場面……」葉子晨揉了揉她的頭髮,左傾城和穆承天也走了過來,輕笑道,「我姐姐當時可是很擔心你,不知何時能吃到你們的喜酒。」

「這就不牢你費心了。」

左茉眯著眼看著左傾城,對方也不想在這裡討沒趣,便挑了挑眉轉身離開。

「葉兄,我還以為在至尊山覓得造化已經很不錯,沒想到你這沒在至尊山多留,卻變得比我更強了。」

許久未見的阮青天從人群中走出,感受他周圍靈力的波動,看樣子是突破了天仙。

「恭喜阮兄踏足天仙。」

「何喜之有,明明最開始我的實力要強於你,可現在你已經遠遠將我落在身後了。」阮青天不禁苦笑,葉子晨沒接這話茬,挑眉道,「至尊山那邊怎麼樣了?」

「還能怎樣,就跟當日帶你走的前輩說的一般。至尊山的禁制解除,沒有鑰匙的人也可以進入,現在至尊山裡應該有不少撞大運的人在。」

阮青天淡淡一笑,葉子晨點頭道。

「邱元還沒出來么?」

「要是他出來的話肯定會有天地異象的吧,怎麼說也是至尊的傳承,在差他出來也能到仙王的級別。說實話,我真是挺羨慕他。不過我倒是想問你,是不是你故意讓那位前輩那麼說的,想將傳承送給邱元……不止我,不少人都這麼談論。」

阮青天狐疑著,葉子晨搖頭苦笑。

「我可不是那種人,神選之人的確是他。」

「那這小子倒是好運氣。」阮青天忍不住搖頭,旋即目光深沉的看了看左傾城她們那邊,「竟然他們倆湊合到一起了,左茉,看來你這塔主競選的位置頗為艱難呀!」

「哼,我還真沒給他們放在眼裡。」

在面對外人的時候,左茉永遠都是那麼強勢和自信。阮青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他們認識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對左茉的性格自然很是了解。

叮咚。

口袋中的手機莫名一響,葉子晨下意識的摸了一下口袋,朝著身邊的兩人笑了笑走到一處沒人的位置將其掏出。

可當他點開社交軟體時,竟然沒有消息。

「幻聽了?」葉子晨剛想將手機收起,就看到系統提示那裡冒出一句話來。

系統提示:你準備什麼時候去仙域?

「竟然是你找來了,我去仙域自然是有自己的打算。你不用總這麼盯著我吧,能不能給我點空間。」

系統提示:我這不是幫你走主線任務么,這麼的吧,你也別打算了。我幫你拿主意,一會我開個通往仙域的傳送門,你直接就過去吧。

……

葉子晨一臉無語,竟然都開始幫他拿主意了。

「喂,咱們倆很熟么?」

系統提示:你別這麼外道,咱倆什麼關係呀,我肯定是不會坑你的對吧。你按照我設定的劇本走,絕對是沒有問題的。

「那你跟我說說,我去仙域幹嘛呀!」葉子晨無奈的攤手,「我跟仙域那邊的人也不熟。」

系統提示:見面不就熟了么?再說了,仙域那邊你不管怎樣都要去一下。怎麼說你都是黃帝轉世,要是不過去算怎麼回事兒。

系統提示:乖,聽話,你就去吧。

「那你說我能有什麼好處吧。」葉子晨眼睛轉了轉,狡黠的笑道,「我這一路可是一直挺聽話的,你讓我賺道行我就賺道行,賺親密度我也幹了。不過我這道行都多到爆炸,你總要讓我花出去吧。」

系統提示:慌什麼,你這道行肯定有用出去的一天。還多到爆炸,算上你天庭的工業園區,你撐死能有五億道行么?沒有吧!

看到系統提示的話,葉子晨仔細盤算了下……

貌似還真沒有五億道行那麼多。

可雖說如此,這些道行買淘寶行里的寶貝綽綽有餘了吧。

「你讓我整那麼多道行幹嘛,我想買淘寶行里的寶貝。」

系統提示:買什麼買,那些對現在你或者說未來你都沒什麼太大用了。你就安心的攢道行,到時候絕對有用大量道行的時候。

系統消息說的真事兒一樣,葉子晨輕舒了一口氣也就信了他的鬼話。

叮咚。

正當他琢磨著是不是該去仙域的時候,手機屏幕上方突然間滾動出一枚紅包。

「你又想耍什麼陰招。」

有了上次那枚麥麗素,葉子晨對系統發來的紅包警惕的很。

系統提示:我跟你能耍什麼陰招,這是你的軒轅劍,封印我已經幫你打開百分之五十。由於我這邊還有處理一些情況沒辦法給你送過去。你將軒轅劍收到百寶箱內,等你到仙域在拿出它。

「為啥?」

系統提示:軒轅劍堪稱上古第一神器,神力更是在東皇鍾之上。開啟了百分之五十禁制的軒轅劍,你取出定會有天地異象會吸引到上面那群傢伙的注意。可你要去仙域就不同,上三界的那群傢伙不敢打仙域聖地神器的主意。

「哦?」

葉子晨眉頭一挑,忍不住蹙眉道。

「仙域聖地有什麼神奇的地方,竟然能讓上三界的人都……」

系統提示:不該知道的就別亂問,沒時間解釋了,去聖地吧。

消息一出,在葉子晨的前方便出現一道黑漆漆的大門。

直通聖地! 第640章道觀學徒

天庭、地府、仙域合稱下三界。

天庭坐落上方,地府為下方,可能有人會簡單的認為,中間的位置便是仙域。

實則不然。

仙域能自成一界,自然要有其特殊的位置。至於這夾雜天庭地府中央的,由人族和妖獸居住的無盡獸域劃分。

仙域……

它有屬於自己的獨立空間。

「系統你個坑爹貨。」

剛從空間門內走出的葉子晨,還沒來得及去領略仙域聖地的美景,就忍不住破口大罵。

他在仙域聖地給的落點,竟然是……

空中!

砰。

根本來不及反應,葉子晨便重重的摔在了地面,饒是他的身體素質依舊被摔得腦袋嗡嗡直響。

「喂,那邊的小子……」

躺在地上正揉臉的葉子晨莫名的抬起頭,便看到他的前面蹲著一名穿著道袍的中年男人。

「來報名的吧,本來報名都截止了,不過我看你摔的這麼慘就給你個機會。」

「誒?」葉子晨懵b。

「別激動,也別想感謝我。到底能不能到我們道觀呆下,還要看你的造化了。不過你的年級的確是有些大了,內門弟子就別想了,努力當個外門弟子吧!」

中年男子搖了搖頭便朝著前面走了過去,葉子晨滿是錯愕的看著他,抬起頭才看到在前面站了近百名跟他年級相仿的青年。

「傻愣著幹嘛,趕緊過來呀。」

中年男人朝著他揮了揮手,葉子晨怔了一下還是點頭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