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到底是什麼人啊,薛行為何要對你這麼客氣?」

她滿臉獃滯的問道。

眼裡儘是震驚。

「你猜!」

葉天傾卻是微微一笑,聳肩說道。

韓菲菲:「……」

她也沒有在繼續追問,因為她知道自己就算是追問了,葉天傾也不會回答她。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等到秦無爭將後續送來的牛排,果盤都吃光后,他們便離開皇冠。

只不過在後續的接觸當中。

韓菲菲明顯比剛開始拘謹了許多,沒有剛開始那樣放得開了。

想想也是,薛行那麼牛的人物,在葉天傾面前都表現的畢恭畢敬,現在韓菲菲面對葉天傾有點壓力,那也實屬正常。

離開皇冠!

葉天傾便習慣性的來到寧氏私房菜。

黃泉這兩日,在寧氏私房菜館看護五彩珊瑚,他倒是發現一個意外之喜。

那便是!

五彩珊瑚會散發出一種獨特的能量。

在周圍吸收這股能量,能夠顯著的增加精神力。

他也第一時間將此事彙報給葉天傾。

雖然,吸收這股能量提升的精神力,遠不能和服用金魂丹相比,但聊勝於無。

所以,葉天傾來到寧氏私房菜館后,便直奔後院,盤膝坐在湖邊,吸收著五彩珊瑚從湖底散發出的能量,繼續增強精神力。

一日無話!

葉天傾修鍊到晚上才離開寧氏私房菜,返回家中。

「爸爸!」

「爸爸!」

剛進門,小雅和小草就飛撲進葉天傾懷裡,緊緊的抱著他。

「小雅,小草,今天在學校有沒有好好挺老師的話啊?」

葉天傾笑著問道。

看著兩個女兒,他的心中儘是溫暖。

或許是那幾年在戰場上,日日廝殺,每日都生活在生死的邊緣,過著刀尖舔血的生活。

現在這般,溫馨,平靜的生活。

恰恰是葉天傾最想要和最留戀的,每日回到家裡,感受到家的溫暖,看著女兒臉上的笑容,可真是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情了。

「有啊,有啊,我和妹妹都可聽話了。」

「是啊,王老師還表揚我們兩個了那。」

小雅和小草搶著回答。

「哦,是嗎,那等到星期日的時候,爸爸帶你們去遊樂園玩,好不好啊?」

葉天傾嘿嘿笑道。

小雅和小草聽到能去遊樂園玩,登時笑的合不攏嘴。

「你啊,就知道慣著她們,小心給寵壞了……以後嫁不出去。」

忽然,李子涵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當隔壁老王認真的看到鍾靈出來的時候,他的興趣又來了,然後呢喃著:「沒想到就是這麼一個小姑娘,竟然也將這麼多的大俠們耍的團團轉啊?」

……

而時間就是這麼慢慢的過去了,那隔壁老王也是看得非常的細膩和認真……

當隔壁老王看到最後段譽被迫吃下那個斷腸散,並且生命只剩下七天的時候,隔壁老王心又是緊跟着劇情緊張了起來,可是劇情到這裏就沒有了,看到這個情況后,想知道接下來的情況的隔壁老王立馬就心急火燎再次來到賣報的地方對着那老闆問道:「我說,老李頭啊,這怎麼沒有了呢?小說怎麼沒有了呢?」

隔壁老王是看到段譽出發去尋找鍾靈母親的時候,後面的劇情就那麼沒了,隔壁老王的這個心,那可是萬分的着急,由於隔壁老王常年在他這裏拿報紙,他們的關係自然也是非常的熟悉的,這個時候看着隔壁老王那一臉焦急的神色,老李頭也是哭笑不得:「我說老王你啊,你是不是看小說看的傻啦?你那看的可是報紙,而且還是今天最新的報紙,不是書籍,你現在問我要接下來的最新的劇情?我去哪裏給你找啊!」

聽到老李頭的話后,隔壁老王也是醒轉了過來,隨後就焦急的說着:「哎呀,那可是怎麼辦啊?我現在特別的想知道接下來的劇情啊,難道這還要我乾巴巴的等到明天?」

此刻的隔壁老王可是非常想知道接下來那個段譽能否找到一個幫手。

老李頭看着隔壁老王那急不可耐的樣子,也是苦笑的開口:「還能怎麼辦?只有等著了唄!」

而就在他們倆說話的時候,老李頭的孫子過來了,聽到爺爺和那個隔壁老王的說話后,也就開口了:「這個《天龍八部》啊,已經出書了,今天書店裏就有了呢,我同學已經買了。」

隔壁老王在聽到后,也是一臉的驚喜:「啊!?是真的嗎?」隔壁老王在得到肯定答覆之後,也是立馬就快步的朝着最近的書店大步走了過去。

自然了,像這樣的一幕,已經在許多地方都在時刻的發生著。

而書店之中,那站着看書的人也是越來越多了,並且他們手中所拿着的,基本上都是一品先生所寫的《天龍八部》。

書店中不時的傳來:

「老闆,給我來一本一品先生所著的《天龍八部》!」

「老闆,我也一樣!」

「老闆,我也是!」

「……」

就這樣,不少的人來到書店待看了幾頁書之後,也都開始進行買單,然後捧回去認真的去看了。

只見書店中一個看上去一個在年齡上與那隔壁老王不相上下的武俠老書迷在看了沈天賜,也就是一品先生所著的《天龍八部》之後,也是忍不住的驚嘆:「我還以為在金龍先生之後,就再也沒有真正的武俠了呢,如今沒想到到,眼前的這本書真的是給了我一個大大的驚喜啊!」

而像這位老書迷這樣的話語,此刻已經在網絡上逐漸的蔓延開來。

……

俠客論壇,這是目前這個世界網絡上最大的武俠書友的聚集地。

在先前金龍先生傳出封筆信息之後,俠客論壇上也是出現了一片的哀叫聲,因為在這裏混跡的人,基本上都是看着金龍先生的武俠小說長大的,如今金龍先生封筆的消息一經傳出,這個論壇上所有的人都來到這裏發了帖子,其內容自然是在哀傷之情了。

而就在這時,論壇之中的一個帖子就是那麼的忽然出現了,同時也是因為帖子的標題吸引了這裏絕大多數武俠迷的注意。

眾多的武俠迷在看到那個標題名為《武俠的新時代》的帖子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點了進去,接着樓主的內容就呈現了出來:

「如今金龍先生已封筆,一種悲從心中來的傷感從我的心底升起,我是讀著金龍先生的武俠長大的,所以,從內心也是認為自金龍先生之後,武俠也是再無崛起之日了,但是在今日後,我的想法是真的錯了。眾所周知,在三天前微博上出現了一個名叫一品先生和他的《天龍八部》小說的事情,並且還會開創一個武俠的新時代,當時我根本就沒有去理會這種大言不慚的人,於是三天後也就是今日《天龍八部》發售的日子,我也就是奔著一種好奇的心理,去書店購買了一本兒,看看這個揚言開創武俠新時代的書籍,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內容,有哪裏是那麼的厲害。」

「沒想到,我在僅僅翻看了一頁之後,就再也控制不住了,不誇張的說,這絕對是一部驚天之作!當你翻看之後,就會發現這本書的內容與市面上的那些武俠小說是完全不同的,他是有着屬於他自己的那種獨特的風格的,並且書籍中的每一個角色的身上都是有着他們十分鮮明的特點。」

「在這裏,關於書籍的具體的內容,也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楚的,反正我就是那麼一句話,只要翻看一眼,你就用直接深入其中,無法自拔的。因此在這裏,作為一名資深的武俠書迷,我在這裏是強烈的推薦大家趕緊去閱讀一下下這本一品先生所創作的《天龍八部》,或許真如一品先生他本人所說的,那樣會帶大家進入一個全新的武俠時代,這就是他說的那種武俠的新時代!」

不得不說,這個樓主的帖子真的很長,而且帖子內容的通篇全都是在讚揚一品先生的《天龍八部》的,當這個貼在發佈之後,下面武俠迷們也是快速的有了回復。

「哎呀我去啊,我說副版主啊?這個真的是你本人在用號嗎?該不會是你的號被盜了吧?」

「我也是這麼懷疑后,難道在金龍先生之後,還有更厲害的武俠之作嗎?一品先生能比得過金龍先生?我可不信!」

「大家清醒一點,咱們的副版主說的是沒錯,關於一品先生的那本《天龍八部》我今天也看了,正如副版主說的那樣,不管是內容還是風格上,是真的與市面上那些普通的武俠小說不同的,在這裏,我也是希望大家也可以去讀上一讀的!真的會給你們一個驚喜!」

「樓上所說的沒錯,我今天也讀了!如副版主所說,這是一部驚天之作!」

「我也讀了……」

「……」

就這樣,一時間,帖子下方,那些看過一品先生所著的《天龍八部》的資深武俠迷也開始一個個的冒頭了,而他們這些看過《天龍八部》的武俠迷一個個讚賞的言語也是開始不斷的吸引著人們一一的進行去閱讀了。

而於此同時,在微博上,有關一品先生的《天龍八部》的話題也開始持續發酵起來了。

「今天是三天前那位一品先生的《天龍八部》發售的日子。在今天一大早我就去看了,在書店裏,我只是僅僅的翻看了一頁,就忍不住的直接將這部書買了回來,開始認真的看,不得不說,發自內心的大聲說一句:我靠!這一品先生的這部《天龍八部》絕對稱得上是一部武俠神書!並且也絕對是一本經典的武俠之作!在這裏我可是強烈推薦大家去閱讀一品先生的《天龍八部》!」

「是啊,《天龍八部》給我的感覺完全跟其他武俠小說不同,市面上的武俠小說基本都是一個套路:家破人亡-練功報仇。不過《天龍八部》完全脫離了這種套路,每一個人物的性格都非常的鮮明,總之這絕對會是一本好書!」

「啊!?我說樓上的兄弟,你說的好像有些大玄了吧?有你說的這麼厲害?」

「話不多,你若不信,可以直接去書店看看!若是有一絲的誇張成分,晚上我去幫你倒夜壺!!」

「我去,這麼重的誓言你也敢發,那行!一會兒我去書店!」

「……」

隨着網絡上口碑逐漸的發酵擴大,那微博上的好評也是越來越多了起來。

而網絡上有心人甚至直接將俠客論壇上副版主所發的那個帖子給複製並粘貼了過來,而在看到這樣的情況,和網絡上一致給予極大的好評后,讓一些武俠迷們也是忍不住的心動了,只要心動了,那離行動的那一刻,還遠嗎? 言清喬這剛剛醒過來,所有知道的事情還停留在她從二王府出來,老太太和言嬌嬌還留在王府裏面,這會言猛說的,言清喬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青金已經進了門,這會瞧著言清喬的模樣,見縫插針的解釋:「您沒見着陛下,侯府已經傳遍了,陛下雖然回去時候沒有說什麼,但是聽說看着心情不錯。」

「心情不錯?」

言清喬一愣。

李澤洛把她擄出王府的時候,可不是這個說法,按照道理來說,小皇帝其實已經知道了言嬌嬌的臉壞了,也知道老太太和言清月在糊弄他,李澤洛這鱉孫總不會在這件事情上面騙她,那這件事情被壓着隱忍不發是什麼意思?

小皇帝隔了一天都沒有動作,在等什麼?

「小的是這麼聽說的,老太太昨日在王府用的晚飯,回來之後…總之,現在全府上下不少人傳言,陛下大概是看上二小姐了。」

青金朝着言清喬微微點頭。

站在老太太的角度里,言清喬早早從王府里回來,沒有見到小皇帝,小皇帝那天就只見到了言嬌嬌,雖然當場沒說好也沒說不好,但是走的時候看起來心情不錯,老太太和言清月當然往事情成了的方向想。

難怪言猛着急,言清喬要是沒有李澤洛之前說的這些話,也會相信小皇帝是個眼瞎的,看上了言嬌嬌,畢竟言嬌嬌犧牲這麼大,面紗都定製了最合適的,只露出那一雙漂亮的眉眼,再加上一直以來的名聲,小皇帝一般不會懷疑。

「妹妹,你先別着急,這事情給我來解決,我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言猛見言清喬抿嘴,臉色晦暗不明,以為她是傷心了,連忙小心的安慰。

「我夜裏上值,明日會見到陛下,嬌嬌的臉壞了,她們騙陛下,這不是為你,這是原則問題,我會稟明陛下,婚事不會落到嬌嬌身上的。」

「…」

言清喬已經捋了個大概,頓了下,沖着言猛搖了搖頭。

言猛以為言清喬要受下這委屈,當即說道:「妹妹你不必躲閃忍耐,這婚約本該是你的,再說我也未必全是為了你,嬌嬌這件事情,老太太眼光太短了,就算是陛下看上了嬌嬌,嬌嬌的臉好不了,日後也總會被發現,陛下又豈是我們一個小小的侯府能戲弄的?」

言猛越說越氣,老太太與言清月急功近利,只想着把言嬌嬌塞進宮內,卻沒想過小皇帝日後如何的雷霆震怒,天子之怒,又怎麼是他們侯府能承受的?

女子的思路與男子向來不同,女子嫁給一人,以夫為天,一輩子便都是這個人,可是男子不是,老太太與言清月妄想用名聲一類的原因來牽制小皇帝,可就是沒想過,小皇帝能在陸慎恆與皇太后的中間活的好好的,眼光手腕心計又怎麼會是任人拿捏的主?

言嬌嬌又不是明事理識大體懂得分寸的女子,用性格去感化小皇帝更是不可能。

言清喬還攥著言猛的袖子口,聞言,抬眼看向了言猛。

「哥哥。」

她生了病,人本來就嬌小,看着又無辜,這會說話聲音都軟軟的:「我知道老太太把寶壓在誰的身上。」

「誰?」

言猛一愣。

言清喬微微垂眼,小聲的說道:「小言神醫…也就是我身上,言清月昨日,給小言神醫遞了帖子,但是我沒有應。」

這麼一想,似乎只有這個理由能說得通。

言清喬也只是推測,總覺得言清月給小言神醫遞帖子莫名其妙,原因不止如此,但是一時間也找不到其他的借口去解釋。

「嬌嬌的臉,是真的好不了了。」

言清喬看向言猛。

毒是她親手下的,從下毒的一開始,言清喬就沒有打算給言嬌嬌留退路,言嬌嬌年紀是小,未來的路還很長,臉壞了,對她來說不一定是壞事,但是若只執著於此,那就是滅頂之災。

言猛點頭。

他從來沒有懷疑過言清喬,甚至在知道言清喬曾經想辦法救過的時候還感嘆過她的以德報怨。

「陛下那邊,我一定會說的。」

言猛拍了拍言清喬的手:「你不用有負擔,這件事情跟你沒關係,嬌嬌的事情上,我也說過,你能去看,已經是你良善了。」

言清喬見拗不過言猛,便也只能點頭。

這對言猛也是好事情。

李澤洛昨日說過,小皇帝查到了事情的真相,言猛去找小皇帝說,反而是正直衷心的表現。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