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是蕾絲型的更吸引人還是這樣的卡通圖案更讓你們有感覺!」

慕容墨軒沒好氣的回了一句:「人不對。都沒有感覺!」

什麼意思啊!這是打算哪天晚上去勾引人的意思嗎?那樣的人還需要你勾引嗎?就是一匹色狼!

雪雨有些失落的看著慕容墨軒突然黑下來的臉,看了一眼身上的純棉睡衣,莫名的覺得有些苦澀!

所以以前到現在,不管我穿著什麼樣的睡衣出現在你的面前,你就像是沒事人一樣,原來竟然是人不對嗎?

雪雨自然而然的將剛才的那顆葡萄又丟回到自己的嘴巴裡面,吧唧了兩下,看著他正要研究那老鼠的反應!忍不住好奇的問到:「老鼠也有記憶嗎?」

慕容墨軒手上的動作一停,有些無語的看著雪雨,將手中的試管遞到了她的面前!

「那你來試!」

「額……哈哈……我有病,不能亂吃藥,萬一吃出問題來了呢!嘿嘿……」

「毛病!沒事就一邊待著去!」

雪雨不高興了!被他這樣嫌棄著!

自作主張的將他給拉到一旁,將手中的滴管給強行的放下之後,才拿著水果盤推著慕容墨軒往外面走!

在門口的時候,看著他細心的收拾身上的一套行頭,看著他有些硬朗的側臉,不由的就想到了蕭閻雲的側臉!

他的側臉看上去也有些硬朗的感覺,可是正面看,特別是他笑起來,眼睛彎彎的時候,特別的萌暖,好像是要甜進心裡一樣!

慕容墨軒大刀闊虎的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氣勢十足的看著眼前的雪雨!

「說吧!將我從實驗室裡面拽出來幹嘛!」

如果是一般人被他這威懾力十足的眼神看著,早已經有些不安或者是害怕起來了!偏偏對於雪雨來說,這樣的他就像是在裝腔作勢一樣!

忍不住坐在他的身邊,用肩膀撞了他一下,忍不住調侃到:「不要這麼嚴肅嘛!」

慕容墨軒有些不自然的咳嗽了一聲,柔和了臉上的表情,看著她面前的晶瑩剔透的葡萄,正要伸手去拿的時候,雪雨已經自覺的給遞了一顆上來!

看著她討好的樣子,慕容墨軒反而不好接了!

「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沒幹什麼啊!就是想要跟你好好的聊聊天,坐在一起看看電視啊!」

雪雨見慕容墨軒依舊是一副警惕的目光看著自己的時候,不由的有些挫敗的低下了頭!

「我在你眼裡做什麼事情都必須有目的性的嗎?」

看著他想也沒想就點頭的時候,雪雨差一點被一顆葡萄給噎死!表情要多難看有多難看了!反而慕容墨軒笑得很開心了! 梁母的雙手在顫抖,她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沒有想到他和紀父的事情這麼快就被發現了。

看到這些,梁母實在是無話可說,突然被梁景銳戳穿了自己的謊言,梁母臉上有一些掛不住,眼神中有一絲躲閃,不知道怎麼和他解釋。

「我……」梁母現在的確是無話可說,她不知道該怎麼和梁景銳解釋這個事情,她知道他討厭紀父,所以他們兩個人不能和睦相處。

「媽,下次有事情,你能直接和我坦白嗎?別總想著欺騙我。」梁景銳眼神里閃過了一絲溫柔,靜靜的看著梁母。

「我知道了,但你相信,他是真的愛我的,不會再像以前一樣,和別人勾三搭四了。」梁母在給紀父解釋,希望梁景銳可以接受他。

「不相信他會改,風流的名聲在外,這麼多年了,不可能說改就改。」梁景銳知道紀父是什麼樣的人,所以根本就不相信梁母說的話。

「我知道,你一時間肯定不相信,但是我相信時間可以證明一切。」梁母苦口婆心的勸說梁景銳接受紀父,她現在在中間也非常的為難。

梁景銳嘆了一口氣,梁母現在對於紀父是越陷越深,已經到了被蒙蔽雙眼的地步,「媽,怎麼就不相信我說的話呢,對於他說的話你怎麼就萬般信任。」

「景銳,他是我的初戀男友,這麼多年我從來沒有忘記過他,如今他說他喜歡我,我想給他機會跟他在一起,你也給他一次機會,好嗎?」梁母現在是萬般的無奈,她心裡對於紀父的愛,堅信了他會改變。

「媽,我不反對你再婚,其實我覺得有一個人能陪伴你,我覺得很好,但是這個人不可能是他。」梁景銳直接表達了自己的觀點,而且他的的語氣特別的堅定。

「景銳,媽媽不會嫁給任何人,只會嫁給她。」梁母聽見梁景銳這樣說,心裡特別的傷心,於此同時她也表達自己強硬的態度。

「那我也明確的告訴你,你要是和他再婚,堅決不同意。」梁景銳很生氣,他說完這句話之後直接轉頭摔門揚長而去,梁母一個站在那裡,心裡非常的痛苦,她不會就此放手的。

梁母不想讓梁景銳手裡的照片流傳出去,所以她要想辦法把那些照片偷出來,於是她決定在晚上他們都睡著的時候,偷偷的去他的書房偷照片。

到了晚上的時候,梁母先去了梁景銳的房間門口,聽見裡面沒有聲音之後,確認他們都睡著了,她才放心的去書房。

梁母輕輕的走到了書房門口,她先敲了敲書房的門,確認裡面沒有人以後,拿出自己提前準備好的鑰匙將書房的人打開了。

進去之後,書房裡面一片漆黑,梁母什麼東西都看不清,然後打開了手機的手電筒,到書房的桌子前,還是翻找今天那些照片。

梁景銳其實在卧室里並沒有睡著,他一直看書,突然覺得有些口渴,發現杯子裡面已經沒有水了,然後拿起杯子準備到樓下倒杯水。

從卧室里走出來之後,梁景銳拿著水杯準備下樓,走到樓梯口的時候,他有些覺得不對勁,自己書房的門竟然莫名其妙的開了,他覺得可能是家裡遭賊了,於是就準備過去查看。

走到門口的時候,能聽見書房裡面有人在翻找東西的聲音,梁景銳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誰這麼大膽子,在自己家的書房裡翻東西。

梁景銳這就把書房裡的燈打開了,梁母被嚇了一跳,下意識得朝著門口看過去,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被他發現。

當梁景銳看清楚裡面的人的時候,有一些驚訝,「媽,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我……」梁母突然被梁景銳抓了個正著,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整個人楞楞地站在那裡。

「你是來找照片的吧。」梁景銳直接就發現了梁母的意圖,有些生氣,臉上的表情特別的嚴肅。

「景銳,我只是來找照片的,你不要誤會,我這就離開。」梁母說完話之後,將手裡東西放在桌子上,就準備離開廚房。

「媽,那個男人就這麼讓你痴迷嗎?」梁景銳實在是忍無可忍了,梁母懟紀父人都瘋狂的到了這種地步,如果不讓她認清事實的話,只會讓她越陷越深。

「他根本就不是你想那樣,他現在對我很好,也很愛我,你為什麼就不能放下對他的誤會,嘗試的接受他呢?」梁母皺著眉頭看著梁景銳,希望自己的勸說可以有效?

「你不用再替他開脫了,我不會改變對他的看法的,你想和他在一起也可以,但是我要看到他愛你的證據。」梁景銳也是不知道該怎麼勸說梁母,只能用這種辦法。

讓梁母親自去調查紀父,她就會發現他的一些秘密,這樣她就會徹底認清這個男人,就會讓她徹底死心。

但是這麼做有一點特別不好的地方,就是會傷害到梁母,當她發現真相的時候,肯定會受到傷害,梁景銳也是沒有別的辦法,能採取這種下下策。

「景銳,怎麼了?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喬語本來在卧室睡覺,但是她聽見了門外有爭吵的聲音,以為是發生什麼事情,於是就出來看一看。

梁景銳為了保護梁母的面子,於是自己將她隱藏在自己的身後,「沒有什麼事情,我在打電話,公司出了一點小問題,已經解決好了,你回去睡覺吧。」

喬語現在整個人迷迷糊糊的,所以根本沒有多想,「沒事就好,我回去了,你也早點回來睡覺。」她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轉身就回去了。

看見喬語離開以後,梁景銳轉過身來,冷冷的看著梁母,「今天的事情不會再追究了,但是從今天開始不要再接近我的書房,再讓我發現一次,我不會像今天一樣再護著你了。」

梁景銳說完這句話之後,毫不留情地轉身就離開了書房,扔梁母一個人站在那裡。

「我一定會找到證據證明他愛我的,我一定要證明給你看。」梁母一個人站在那裡暗自發誓,她對紀父的愛讓她堅信,他改邪歸正,是真心愛自己的。

美女總裁的貼身兵王 第二天一早,梁景銳在公司里工作,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他看了一下是紀末打過來,於是他就接了起來。

「什麼事?」梁景銳的語氣特別的冷淡,如果不是紀末告訴了他梁母和紀父的事情,讓他欠了她一個人情,不然不會接她電話。

「語氣不要那麼冷淡嘛,畢竟我也幫過你。」紀末就借著這個理由,一點一點的接近梁景銳,但是他根本就不領情。

「你做的事情我很感激你,我會一直記著的,你現在有事就說,我很忙的。」梁景銳絲毫沒有給紀末面子。

紀末聽見梁景銳這樣說,心裡非常的不舒服,但是她並沒有立刻將電話掛掉,「你感覺我是嗎?那你請我吃飯吧,我就不會再糾纏你了。」

「我沒有時間跟你吃飯,你請喬語吃飯也可以,畢竟我們兩個人是夫妻,請誰都是一樣的。」梁景銳沒有給紀末面子,直接就回絕了。

「那不行,不是同一個人,怎麼能一樣呢?一會兒我去公司找你,一定要跟我吃飯。」紀末打算死皮賴臉地追過去,這樣梁景銳就沒有辦法拒絕了。

「你不要得寸進尺,你就不怕你來了之後不給你面子,到時候誰難堪就不知道了。」紀末在電話的另一端的臉色特別的難看。

「你……」紀末已經被梁景銳氣的說不出話來,沒有想到他做事竟然這麼決絕。

「紀末,是一個女孩子,你要注意自己的分寸。」梁景銳把話說的非常的委婉,因為顧及到紀末畢竟是一個女孩子,臉皮還是很薄的,還是給她留一些尊嚴的。

「你不是不知道我的心思,我為你做了這麼多,為什麼還是這樣?」紀末也不隱藏了,直接說出了自己的心思,讓梁景銳給自己一個說法。

梁景銳怎麼可能不知道紀末的心思,但是他一直不是裝傻就是躲避,因為這樣是對兩個人最好的,捅破了這層紙,豈不是連朋友都做不成。

「紀末,我很感謝你告訴我這些,我也感謝你為我做了這麼多,但是你要知道,我對你這一切也僅僅只限於感謝,我希望你不要誤會。」梁景銳看現在這個情形,如果不說清楚的話,紀末會一直糾纏下去的。

「我知道了,謝謝你真的直白的告訴我。」紀末知道了梁景銳的心,也知道自己是該放棄了,這本就不屬於自己的男人,怎麼強求都是沒有用的。

「對了,也希望你不要再做讓喬語誤會的事情,我不想讓她傷心。」梁景銳知道喬語很在意紀末,也知道她一直在吃醋,和紀末保持關係,也是他唯一能為她做的。

「知道了,從今往後我不會再糾纏你了,請你替我和喬語解釋一下。」紀末明白了梁景銳對自己的心思,她也不打算糾纏下去,直接就掛了電話。

梁景銳看著掛斷的電話,鬆了一口氣,這個算是解決完了。 「好了!不逗你了!時間也不早了!忙了一天了,回去休息吧!」

「可是我真的想要跟慕容哥哥在一起待一會兒!」

雪雨有些可憐巴巴的看著他,忍不住嘀咕到:「以前我們在國外的時候總是一起吃飯一起看電視。在忙你都陪著我的!現在就知道研究你的解藥!人家也沒有想過一定要恢復記憶!」

「為什麼?」

慕容墨軒不解的看著雪雨。從一開始的時候,她知道自己研究解藥的時候,就是這樣的反應了!

失憶的人難道不期望找回自己的記憶嗎?

「有什麼為什麼!我覺得現在的生活就已經很不錯了!沒有必要改變!再說了,以前的記憶到底是好是壞都不知道,有什麼必要記起來呢!」

「你就沒有想過,也許你有一個深愛的人,如果想不起來,你不覺得失落嗎?」

「不覺得啊!」

「幹嘛呢?一副心事重重!」

「啊!沒什麼!」

雪雨自然而然的接過蕭閻雲遞過來的蘋果核,將它丟進一旁的垃圾桶!看著他低頭看文件的樣子,忍不住好奇的問到:「你在意我失憶了嗎?」

蕭閻雲不知道那一刻他臉上的表情是怎樣的。他只知道自己的心情是複雜的,有喜悅有害怕更多的反而是一種擔憂……

「怎麼突然這麼問?」

「就是……」雪雨有些不安的看著自己的雙手緊了又握,嘴角揚起一抹苦澀的微笑!

「其實我不太想要恢復記憶!」

見蕭閻雲眉頭緊皺的看著自己,想來他可能是不太明白自己心中的想法,忍不住解釋到:「昨天晚上墨軒哥哥又在研究恢復記憶的葯了!」

蕭閻雲平復了一下心中的情緒,故作平靜的看著她!

「所以呢?」

像是想到了什麼可笑的想法一樣,忍不住嘴角勾起了一抹苦澀!

「所以你覺得他太累太辛苦了!所以你就不想恢復記憶了?」

「也不完全是!」雪雨也沒有多想,僅僅以為他這樣問只是吃醋了!倒是沒有過多的解釋!

只是有些苦惱的在他的身邊坐在,陪著他一起靠在病床上,感受著從他身上傳來的溫度,心好像就會不自然的放鬆一樣!

雪雨輕輕的靠在他的身上,忍不住伸手去握那一隻受傷的手!骨節分明,強勁有力,好像只要這樣握著就會給自己無窮的力量一樣!

「再過幾天就是國慶節了!你有什麼計劃嗎?」

蕭閻雲目光複雜了看了雪雨一眼,將她刻意轉移的話題給記在了心裡,臉上的笑容卻越加的淡然了!

「你這話題轉得可真生硬!這不是你自己要說的嘛!怎麼最後也沒有說出個所以然,然後自己就又不想說了!」

「也沒有不想說!」

雪雨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勢,從靠在他的臉上到後面的摟著他的肩膀,幾乎整個人都靠近他的懷中了!

聽著他強有力的心跳聲,雪雨有些羞澀的聲音響起:「你總不能讓我說……我不想想起以前的事,影響我現在的生活吧!」

「你是說……」蕭閻雲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懷中留下一個絨絨腦袋的雪雨,輕聲的問到:「你怕想起什麼人影響我們兩人之間的感情?」

「我可沒有這樣說啊!我只是覺得我現在這樣過得就很好!沒有必要一定要找回那段失去的記憶!」

雪雨紅了臉,有些不敢去看蕭閻雲的表情!

自己會不會太過主動了一點啊!之前還那麼高冷,現在……

雪雨掩飾性的咳嗽了一聲,有些羞怯的看著蕭閻雲問到:「你會不會覺得我太不矜持了!」

蕭閻雲有些意外的看著雪雨,想也沒想就脫口而出:「你什麼時候矜持過嗎?」

「……」

我什麼時候不矜持了!我跟你剛認識的那一會兒,我還是很矜持的好不好!那段時間我表達感情的方式都是很委婉的!

像是看中了雪雨的心事一樣!蕭閻雲忍不住提醒了一句:「我可是記得我們見面的第一眼,你就已經看著我不轉眼了!還說要去探班?你確定你當時沒有什麼其它想法?」

「額……這個……哈哈……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其實我這人對感情方面吧,還是比較保守的啊!哈哈哈……」

雪雨尷尬的笑聲沒有打破這奇怪的氣氛,反而讓蕭閻雲忍不住幽幽的抱怨了一句:「可是我真的追求你的時候,你卻將我推開了!你確定你沒有故意報復的意味在裡面!」

「沒有!」雪雨在蕭閻雲火熱的注視目光下,有些底氣不足的低下頭!

「其實我當時想著玩玩也還是可以的,誰知道你……我當時被嚇到了!再說了,也沒有人會將第一天晚上就表白的對象扔下車的吧!說到底,你這人也太不厚道了!一點紳士風度都沒有!」

「對於自己喜歡的女人,我可是沒有紳士風度的,我有的只是一顆流氓的心!你允許我耍流氓嗎?」

「怎……怎樣耍流氓啊!」

雪雨有些口齒不清的看著蕭閻雲,想著昨天的親吻,臉頰忍不住悄悄的爬上兩股紅暈!

心裡有些緊張有些害怕之餘更多了幾分期待!忍不住抬起頭,一雙閃亮的眼睛看著蕭閻雲,還要故作不明的警告到:「我告訴你啊!我們才交往呢!你不能做得太過了!」

蕭閻雲默默的看著雪雨臉上表情的變化,忍不住勾起了嘴角,促狹的一笑!

「怎樣算太過了?是親吻還是牽手?」

說著,看向自己一直被她握在手中的手,調侃到:「我可是什麼都沒有做哦!一直以來都是你在調戲我!」

「哪……哪有……」雪雨緊張的要將自己的手抽回來,臉已經紅得幾乎能滴下血來了!

什麼時候,我竟然對你如此親密了!這些下意識的動作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更不要說是蕭閻雲了!

只是手還沒有來得及抽回來的時候,蕭閻雲已經輕輕的回握了一下手指,眉頭輕皺的時候,看著雪雨說到:「不要動!」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