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記得老闆娘說的拍賣會嗎?她故意當著陳立的面說,就是要激陳立去參加,到時,我們可以看看。」張成忽然說道。

如果陳立參加,從他拍下什麼東西,可以看出他的能耐。

此時,之前的一對男女已經回到南珠婚紗店,女人一眼就發現,原先店中擺放鑽石婚紗的地方,已經空空如也。女人頓時心情萬分失落。

事實是殘酷的,她剛才看到的真的是鑽石婚紗,她口口聲聲說是仿品,只是一種心理安慰。

「老闆娘,鑽石婚紗真的被人買下了?」男人沖著老闆娘問。

「是的,就今天賣出的,你們看到了?」老闆娘笑道,忽然間賣出六百多萬,她樂得合不攏嘴,見有人問起,更多了幾分得意。

男人沉默了,他回想起之前對陳立說過的酸話,他只覺得臉上熱辣辣的疼。

老闆娘忽然嘆道:「女方是董事長,不知怎麼看上一個小白臉,你說奇怪不奇怪?」

「啥?」男人幾乎懷疑自己的耳朵,「老闆娘,你是說,那男的是個吃軟飯的?」他的心裡翻起了浪,原來是個靠女人吃飯的廢物,簡直是恥辱啊。他瞬間心理平衡了,而且優越感滿滿。

「是啊。」老闆娘撇了撇嘴,「我看到他刷卡,很明顯,那錢也是女董事長的。」

男人得意極了,他看向自己的女人:「老婆,看,我說對了吧,那傢伙就一笑話。淪落到靠女人吃飯,呸,真不要臉。」

老闆娘笑道:「對了,我之前跟他說過,兩天後南珠島要舉行拍賣會,我特意說了永恆之戒,結果他輕飄飄一句『必須拍下來』,你們說,好不好笑?」

老闆娘是見過世面的人,她是女人,自然知道女人的心思,如果這對夫婦不是因為嫉妒,是不會特意回來問她的。畢竟,婚紗已經賣出去了,也沒法退貨了。老闆娘想著,乾脆把這事告訴他們,到時候,也多幾個看笑話的人。

男人笑道:「感謝老闆娘告知,兩天後我們一定去看個明白。」

陳立和唐夢雲結束一天的拍攝之後,回到酒店,唐夢雲累得手指頭也不想動了,陳立明白,白天楊歡讓唐夢雲不住擺造型,這也是一件非常費勁的事。

唐夢雲嘆道:「我今天才明白,原來拍照也很辛苦啊。」

鑽石婚紗鑲嵌了很多鑽石,很漂亮,但同時也很重,她白天都穿著沉重的婚紗,又擺造型又拍照,當時興奮,不覺得什麼,現在一旦鬆懈下來,自然被疲倦包圍。

陳立的情況比唐夢雲好得多了,這樣的強度,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他自小習武,隨便一次訓練,也比這累得多。

「對了,當初結婚時,你是不是特別恨我?」陳立忽然問。

兩人白天解開了心結,現在說話也沒有什麼好避諱的。

唐夢雲笑道:「也不是吧,就是比較抗拒,之前我也不認識你,忽然就要結婚,實在沒法接受。」

陳立點點頭,他能理解唐夢雲的感受。平心而論,換作是他也沒法接受。

「我記得,爺爺非讓我嫁你不可,你是不是把爺爺收買了?」唐夢雲忽然問。

陳立苦笑道:「我跟老爺子也不熟,要說收買,好像不容易辦到。他招我為孫婿,我也很意外。」

唐夢雲見陳立說得不清不楚,她也不追問。她明白,有一天陳立願意說的時候,自然會把一切告訴她,現在陳立既然不想說,她也不會逼問。

「我好累,要休息了。」唐夢雲打了個呵欠,有些慵懶地說道。

「嗯,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一下。」陳立柔聲道。

陳立出了酒店,他既然想要拍那枚永恆之戒,自然要先去打聽明白。拍賣會具體的舉行時間,以及入場所需要的東西,別到時候進不了場,那可就尷尬了。

陳立沒有見過那枚永恆之戒,但是,單憑這個名字,就值得把它拍下來。

白天時候,他在唐夢雲面前單膝跪地,正缺少這麼一枚戒指,在他看來,這枚戒指的出現,簡直是上天的安排。

鵬程拍賣公司,在東方是數一數二的存在,不管是大小城市,都可以看到它的身影,每年的流水,價值都超過百億,公司甚至還從海外拍迴文物。鵬程拍賣公司也許不是最大的,但是,它的影響力在業內絕對是最大的。

傳說中,鵬程拍賣公司曾買下一座島嶼,當然,這樣的傳言,並沒有任何人出來證實。

「我要找負責人。」陳立到了鵬程拍賣公司的門口,直接對保安說道。

「先生,請問您有預約嗎?」保安向陳立敬了一個禮,問道。

畢竟是著名的拍賣公司,就連一名保安也是素質極高,不管客人是誰,都能以禮相待。鵬程拍賣公司內部有規定,任何都可能是公司的客戶,不能輕易得罪。所以,他們都是小心謹慎,不希望得罪客人。

「沒有。」陳立搖搖頭。

「先生,這恐怕不容易。」保安建議道,「我可以進去知會一聲,看看行不行。」

陳立有些意外,眼前這名不起眼的保安,非但禮貌有加,而且辦事井井有條,並沒有什麼店大欺客的現象,果然有幾分大公司的氣度,不像一些小公司,什麼也不是,反而架子比誰都大。

「謝謝你。」陳立鄭重道。

「先生您客氣了,請稍候。」保安說著,走進了鵬程拍賣公司。

沒多久,保安引著一名中年人出來。

「客人你好,我是鵬程拍賣南珠分公司經理李宣,請問找在下有什麼事?」李宣看向陳立,彬彬有禮地說道。 陳立直接開門見山:「經理,我對永恆之戒有興趣。我從沒參加過拍賣,想問一下競拍的流程。」

李宣的眼睛亮了,態度更加恭敬:「先生,請隨我到接待室。」對方顯然沖著永恆之戒來的,至少是潛在的大客戶。

到了接待室,李宣解釋道:「競拍前需要簡單的認證,在現場也能完成,這是為了防止有人搗亂設定的。普通的席位,需要兩千萬資產,中等席位,兩個億,貴賓席,十億。」

「競拍永恆之戒,需要多少?」陳立問。

李宣笑道:「永恆之戒這樣的貴重物品,只有貴賓席才有資格拍……」

「我應該能坐貴賓席。」陳立打斷了李宣的話,他直接掏出一張銀行卡,遞給李宣。

李宣接過銀行卡,轉交給身邊的女助理后,微笑道:「先生,請稍等,一會我可以帶您先去看看永恆之戒,您可以查看它的鑒定信息等等,相信它一定不會讓您失望。」

陳立擺擺手:「不用,我相信它絕對不會差,它這個名字很好,我很喜歡。」

李宣有些發怔,他是做拍賣的,見過各種各樣的客人,他們畢竟是生意人,的絕大多數人都很精明,但是像陳立這樣隨意的,還實在罕見。他要競拍永恆之戒,不是因為它有多好,僅僅是因為喜歡它的名字。李宣甚至有點疑惑,對方是不是故意來逗他玩。

很快,女助理回來了,她看向陳立的目光,有些畏縮。

「卡里將近千億。」女助理小聲地對李宣說道。

李宣頓時呆若木雞,這樣級別的富豪,竟然跟個普通人一樣來找他。這樣的富豪,哪怕老總在此,也要點頭哈腰地接待對方。

「非常抱歉,先生,我接待不周,失禮了,請您見諒。」李宣立刻道歉,他剛才有些懷疑陳立,以為對方是在開玩笑。現在發現不是,他立刻為自己無禮的想法道歉。

陳立收回銀行卡,淡淡一笑:「你的態度很好,不用道歉。說實在話,這麼久以來,你們是我見過最有禮貌的一家公司。不管是保安還是經理,你們真的做得很好。」

他說的是真話。

李宣有些受寵若驚,他以前覺得,公司的規定嚴格得過分,給員工憑空增添麻煩。現在看來,這樣的規定是十分有必要的,要是一個不小心,得罪了這樣的客人,後果不堪設想。

「謝謝,謝謝。」李宣點頭道,「這是公司的規定,不知先生還有什麼要求,我們會儘力去辦到。」

陳立笑道:「沒什麼要求了,順利拿到貴賓席的座位,我非常滿意。」

「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應該的。」李宣陪笑道。他是真心服氣了,對方這樣級別的超級富豪,竟然半點也不擺譜,這是他沒有想到的。他見過很多暴發戶,幾十到幾百萬家產,都是一副鼻孔通天的模樣,拽得不行。

「好了沒事了,再見。」陳立說完,轉身就走。

李宣帶著女助理,一直送到公司門口,直到再也看不到陳立的背影。

「李總,他的卡里怎麼有那麼多錢?」女助理喃喃道。

李宣笑道:「你問我,我也不知道。」

女助理感慨道:「如果不看他的銀行卡,他走在大街上,也就是個帥氣的青年,誰知道他是超級富豪呢。」

李宣道:「他應該出自名門家族,要不然,不會有這麼好的教養,這麼多的錢。」

女助理嘆道:「他要拍永恆之戒,顯然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李宣笑了:「別感慨了,這都是命。你很漂亮,找個百萬或者千萬級別的老公還成,但這樣的男人,你還是別想了。」

女助理默然。

此時,一對男女走了過來,他們曾與陳立和唐夢雲在第一個拍攝景點碰面。

「我找負責人。」段明看向李宣,傲然道。

「我就是,請問客人有什麼事?」李宣問。

段明道:「我要參加拍賣會,你替我安排一下吧。」

先前陳立那麼低調,現在這位飛揚跋扈,對李宣來說,心理落差有點大。

「先生,安排座位是可以的,但我們需要先認證資產。」李宣道。

段明擺擺手,他掏出銀行卡,大大咧咧地道:「卡里有一千多萬,去認證吧。」

李宣有點無語,一千萬隻是入門級別,也值得這樣驕傲,說白了,這樣的資產,只能坐在觀眾席。

「不用認證,您可以坐在普通席。」李宣道。

「什麼?」段明瞪大了眼睛,「開什麼玩笑,跟普通人一樣待遇,你在逗我玩嗎?」

李宣解釋道:「對於兩千萬資產以下的客人,我們都是一視同仁。雖然是普通席,但也有別於觀眾席,因為觀眾席只能看熱鬧,不能參與競拍。」

段明心裡略為平衡,他好歹還是跟普通人有些不同,畢竟有競拍的資格。但是,他今天來,可不為是為了這個競拍的資格,他是來看陳立的笑話的,自然要坐在一個上檔次的位置上。

「能安排一個高級點的位置嗎?」段明問。

李宣道:「如果您想坐在拍賣席,那麼就要交一百萬保證金,至於拍什麼東西,則是您的自由。」

段明想了想,拍一件物品,這不是什麼大事。畢竟那麼多東西,總有些便宜的,不是所有東西都能拍高價的,也有無人問津的東西。

普通席,說白了,比觀眾席好不了多少。

胡麗晶看不下去了,她哼道:「還在想什麼,不想要面子了?」她之前在婚紗事件上,已經丟了臉,她可不想再丟一次。

「行,我同意了,拍一件東西算得了什麼。」段明看到胡麗晶發火,他一咬牙同意了。

李宣有點無奈,這傢伙明顯是打腫臉充胖子,一千多萬,在普通人面前,的確是很多的錢了,但是在這拍賣場上,還真算不得什麼。要在這裡競拍一件物品,起碼也要幾百萬,這樣的面子,爭來又有什麼意義?

李宣提醒道:「如果您沒有拍下物品,保證金不退,請先想好。」 段明拉長了臉:「少廢話,看不起我是吧?」

李宣再不問什麼,他點點頭:「行,請隨我來。」

女助理看得直搖頭,這樣不知天高地厚的暴發戶,真的令人想笑。之前有低調的陳立,現在又看到這樣驕傲的人,兩者之間簡直是天與地的差別。

陳立回到酒店,唐夢雲早就睡著了,她大字型地躺著,顯然累壞了。

酒店的另一個房間里,張成叼著一根煙,正在悠悠吐著煙圈,梳妝台前,老闆娘慢慢梳著她濕漉漉的頭髮。他們各取所需,彼此的生活也不會有任何的牽絆。

「你說說看,唐夢雲的家族情況。」老闆娘問。

「海州唐家,介於二線和三線之間。唐夢雲以前在唐家職位普通,後來做了項目負責人,現在更是成了董事長。唐家現在不好過,海州一幫人針對唐家,聽人說,唐家公司的九成員工都走了。」張成斟酌著說道,有些東西他也沒親眼看到,只是聽別人說的。

「陳立呢?」老闆娘問。

「他三年前做了唐家的上門女婿,忽然就出名了,鬧得整個海州都知道了,說他是軟飯男,小白臉啥的,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清楚。」張成說道。

「可能因為臉皮太厚了吧,大家都看不下去了,要不然,怎麼會笑話他呢。」老闆娘笑道。她已經梳好了頭髮,悠悠站在梳妝鏡前,曼妙的身材一覽無餘。她三十五歲,正是一朵花綻放最熱烈的時期。

張成嘆道:「這些我也沒見過,只是聽人說的。但最近出了一件事,讓所有人跌破眼鏡。」他之前有意對老闆娘隱瞞在文化廣場發生的事,就是想讓老闆娘去激一下陳立,看看有沒有什麼意外收穫。現在拍賣會在即,張成覺得有必要提點一下老闆娘,免得她做出什麼過分的事,那就不好收場了。

「婆婆媽媽什麼,快說清楚。」老闆娘也來了興趣,她催道。

「海州王家,這是僅次於天家的存在,王固聯繫一幫人對付唐家,要陳立在文化廣場下跪,才肯作罷。這事鬧得整個海州都知道了,有人半夜就去了文化廣場佔位置,就為了看得更清楚些。你猜,結果怎麼樣了?」張成笑道。

老闆娘火了:「你皮癢了是不是?故意吊胃口。」

張成一把摟住老闆娘,笑道:「你呀,總是這樣急。最後啊,王固那幫人跪了下來,你說怪不怪?」

老闆娘睜大了眼睛:「他們跪了,給陳立這個小白臉跪了?」

張成嘆道:「你只是聽說,就這樣驚訝,你想一下,當時看到這情形的人,他們會怎麼想?現在有一個說法,陳立出自大家族,他之所以到海州唐家,只是為了做一件大事,故意隱瞞身份。這件事,在海州傳得有鼻子有眼的。」

老闆娘目光有些發直,之前陳立換上西裝時候,那份氣質,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起初她以為,陳立只是生得比普通好些,所以看起來有些不一樣,現在她回想起來,才醒悟,陳立迥異於常人的,是那一份氣質。

明明是個很厲害的人,為什麼要入贅唐家。隱藏身份,不可以有別的方法嗎?

「有意思,我現在很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能拍下永恆之戒。我聽說,楊公子對永恆之戒非常有興趣,不知陳立能不能拍下來呢。」老闆娘笑道。

張成道:「永恆之戒可不便宜,我估計,最少一個億才能拍下,海州唐家,大約有十億的資產,能動用一兩億,已經不錯了。」

老闆娘忽然道:「如果跟這樣的男人過一晚,此生無憾。」

張成與老闆娘只是露水夫妻,他也不關心她的私生活,聽到老闆娘的話,他淡淡道:「你想多了,不要自討沒趣。」

老闆娘從張成懷裡掙出來,她站在梳妝鏡前,悠然轉了一圈,笑道:「我老了嗎?」

張成嘆道:「你是不老,但是,你跟唐夢雲有得比嗎?他既然肯放下一切到唐家,你以為,他為的是什麼?」

老闆娘皺眉道:「你是說,他這樣做,為的是唐夢雲?」

張成道:「我也是猜測,你想啊,除此之外,還有別的可能嗎?」

老闆娘忽然泄氣了:「這樣啊,竟然有個痴情種。」

張成笑道:「什麼痴情種,現在,嘗嘗我這頭野獸的厲害吧。」說著,他直接撲向了老闆娘。

晚上十一點,唐夢雲才悠悠醒來,她看到陳立,迷迷糊糊地問:「幾點了?」

陳立笑道:「不晚,餓了嗎?」

唐夢雲點點頭。

陳立馬上訂餐。

唐夢雲想了想,說道:「不知公司什麼情況,我想問問。」

「先前說好的,我們暫時不去管海州的事。」陳立說道。別的事倒沒什麼,他知道唐夢雲非常看重公司的事,如果她一旦問起,只怕會問很多問題。這次出來旅遊的機會難得,陳立不願被別的事打擾。

「那算了吧。」唐夢雲也不堅持。

陳立笑道:「放心好了,等你回去,唐家公司絕對會沒事,而且還會比以前更好。」他並不知道海州的情況,但他讓高明跟安國策負責,有這兩人在,事情想搞砸也難。

很快,酒店方面送來晚餐,兩人再不說什麼。

第二天,兩人還是按計劃進行拍攝,拍賣會是明天,自然要花些時間,唐夢云為了早點回到海州,讓張成加快拍攝。因此,這一天下來,唐夢雲比第一天更累,幾乎走路的力氣也沒有了。

陳立將一切看在眼裡,他明白唐夢雲記掛著公司,所以才這樣著急,他也不說破。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