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擋住我這一條黑龍再說吧!」

李秋泓看著陳天冷笑了一聲。

陳天緩緩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長劍,並沒有躲避的意思,而是面無表情的將長劍擋在了自己的身前,任憑黑龍奔著他的位置衝過來。

「你要做什麼?」

李秋泓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解。

「斬龍!」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下一秒,李秋泓的那條黑龍直接衝到了陳天的面前。

但是就在黑龍馬上要撞在陳天身體上面的時候,陳天手中的長劍光芒暴漲,在空中拉扯出了一道異常耀眼的光芒。

而那條原本奔著陳天衝過去的黑龍在看見這條劍芒以後,竟然下意識的停下了自己的腳步,然後發出了一聲巨大的吼叫聲。

「破!」

陳天大喊了一聲。

光芒瞬間橫飛而出,直接將陳天面前的巨龍一劈兩半。

巨龍化成了一灘水流,緩緩流淌進了江水之中。

李秋泓呆愣楞的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他沒有想到自己這一條巨龍在陳天的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而周圍的那些武者此時也紛紛露出了震驚的表情,他們似乎也不曾想到陳天的力量竟然恐怖到了如此境地。

「陳公子實在是太可怕了,跟李秋泓這樣的高手交手竟然都能不落下風,實在是太可怕了……」

蕭飛虎瞪著眼珠子看著陳天的位置,心中異常震撼。

而不遠處的李君誠李浩峰父子二人此時心裏面已經徹底的絕望了,他們兩個還以為李秋泓出手,陳天絕對會死在李秋泓的手中。

但是誰能想到,陳天的實力竟然比李秋泓還要強悍幾分!

「這個……這個地方不能待了,浩峰,我帶你走……」李君誠清楚自己如果繼續留在這裡,那肯定就是死路一條,所以他現在滿腦子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抓緊時間離開這個地方。

「爸,咱們兩個不能走!」

李浩峰表情激動的喊了一聲。

「不走難道留在這裡等死啊?」

李君誠表情異常激動的喊了一聲,然後抱起李浩峰就打算離開。

「現在想走可能有些來不及了!」

江面上的陳天看見李浩峰跟李君誠兩人想跑以後,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

李君誠聽到這話本能的愣了一下,然後回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

陳天右手輕輕一揮,兩道寒芒直接奔著李君誠的位置飛了過去。

「咣當!」

寒芒瞬間便擊穿了李君誠的膝蓋。

李君誠咣當一聲直接跪在了地上,而李浩峰之前已經被陳天打穿了膝蓋,所以他現在根本就沒有逃跑的能力。

「完了……」

李君誠倒地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絕望。

他知道自己今天可能是活不下去了。

然而就在陳天把注意力放在李君誠還有李浩峰兩人身上的時候,李秋泓手持長槍直奔陳天的位置沖了過來。

誰能夠想得到,堂堂李氏宗門的七長老此時竟然也會做出偷襲這樣的勾當!

在場的那些武者看見這一幕以後,紛紛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陳天,你今天必須死!」

李秋泓低吼一聲,此時他手中的這把長槍是他用了十年心血凝聚而成的,無堅不摧,即便是煉虛境巔峰的強者也不見得能夠擋得住這一槍。

而且此時陳天還是根本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

所以李秋泓自信自己這一槍絕對能夠殺死陳天!

「……」

陳天淡淡扭頭看了李秋泓一眼。

「亢!」

一聲巨響。

李秋泓手中的長槍直接刺在了陳天的胸口處。

但是讓李秋泓萬萬不曾想到的是,槍尖竟然根本沒有扎進陳天的身體,而陳天依舊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

「這……這怎麼可能?」

李秋泓看著陳天瞪大了眼睛,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這跟長槍可是由李秋泓的精血所煉,無堅不摧,如果不是因為煉製這跟長槍,他也許在幾年前便有機會突破到煉虛境大成。

但是此時在李秋泓偷襲陳天的情況下,長槍竟然根本就沒有刺穿陳天的身體,甚至都不曾在陳天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你到底是什麼人?」

李秋泓瞪著眼珠子表情異常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沒想到李氏宗門的七長老竟然也會做出偷襲這樣的事情,真是替你感覺不恥!」陳天看著自己面前的李秋泓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這不可能,你到底是什麼人?你為什麼一點事情都沒有!」

李秋泓看著陳天高聲喊道,臉上的表情異常瘋狂。

他踏入武道這麼多年,還從來都不曾碰到過陳天這樣的對手,此時他心中充滿了對陳天的恐懼,他覺得陳天可能就是一個沒辦法戰勝的怪物!

…… 江邊。

所有武者都瞪著眼珠子看著陳天跟李秋泓兩人,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這些人萬萬不曾想到,陳天跟李秋泓之間的這場戰鬥,竟然是陳天都一直佔據著上風。

而且這些人更加沒有想到,堂堂李氏宗門的七長老在面對一個晚輩的時候,竟然做出了偷襲這樣讓人感覺不恥的事情。

然而最讓眾人沒有想到的是,當李秋泓手中的長槍刺在陳天身體上面的時候,陳天絲毫沒有反應。

李秋泓手中的長槍甚至都沒有在陳天的身上留下一絲傷痕。

「沒想到陳公子的身體竟然能夠如此強悍!」

「是啊,剛才李秋泓的那一槍就算是換成煉虛境的強者估計也會被一槍刺穿身體吧?陳公子竟然能什麼事情都沒有,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

「看來今天李秋泓可能要輸給陳天了!」

眾人的議論聲紛紛響起。

「你到底是什麼人?你的身體為什麼能夠這麼堅硬?」

李秋泓瞪著眼珠子,表情驚訝的沖著陳天喊道。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什麼人,你只需要記住,你在我的眼中就是螻蟻一樣的存在,你這輩子做過最錯誤的事情就是不應該挑釁我!」

陳天看著自己面前的李秋泓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是什麼境界?你到底是什麼境界?」李秋泓瘋了一樣沖著陳天喊道。

「煉虛境小成!」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不可能,你絕對不是煉虛境小成,你是煉虛境巔峰對不對?」

李秋泓神色慌張的沖著陳天喊道。

「我是什麼境界真的重要嗎?」

陳天緩緩舉起自己的右手,放在了李秋泓那把長槍上面。

「嘭!」

一聲巨響。

李秋泓煉製了整整時間的長槍,竟然就這樣被陳天輕而易舉的打碎了。

「……」

李秋泓在看見自己手中的長槍碎了以後,整個人都傻掉了,因為這把槍可是他耗費了十年的心血煉製出來了,是他的最強武器,但是此時竟然就這樣被陳天輕而易舉的弄碎了!

「你……你是怎麼做到的?」

李秋泓大喊了一聲。

「你不是我的對手!」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舉起自己的右拳直接奔著李秋泓的腦袋上面砸了過去。

「嘭!」

一聲巨響。

李秋泓硬生生的接下了陳天的這一拳,但是他並沒有選擇還手,因為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是陳天的對手,所以他的腦子裡面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抓緊時間逃跑。

「嘭嘭嘭!」

李秋泓右手輕輕一會,陳天的身後突然掀起一陣驚天駭浪,直奔陳天的位置撲了過來。

陳天右手輕輕一揮,巨浪順便便散去。

李秋泓抓住這個機會想都不想,直接轉身奔著遠處跑去。

眾人在看見這一幕以後,眼神之中再次閃過了一絲震驚,他們沒有想到李秋泓此時竟然想要逃跑了。

在華夏武者界,逃跑跟偷襲這兩件事是最讓武者感覺不恥的。

但是此時貴為李氏宗門的七長老竟然被陳天逼的絲毫不要臉面。

眾人心中也許唏噓不已。

李秋泓的速度非常快,幾乎不到一眨眼的功夫便已經飛出百米之遠。

「你們李氏宗門的人就這點骨氣嗎?」

陳天看著李秋泓的背影不屑一笑,然後輕踏一步,瞬間便追上了倉皇逃竄的李秋泓。

李秋泓看見陳天追上來以後,猛然回頭看了陳天一眼。

「之前我勸你走你不走,現在想走可能來不及了!」

陳天一拳直接奔著李秋泓的胸口處砸了過去。

「嘭!」

一聲巨響。

強大的衝擊力在江面之上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李秋泓身影微微一頓,雖說剛才他的身體上面有水甲護體,但是在陳天那巨大的力量之下,效果依舊是微乎其微。

李秋泓明顯感覺到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受到了非常大的撞擊,喉嚨一甜,險些一口鮮血噴出來,但是李秋泓的身體並沒有一絲停頓,咬著牙繼續向前飛去,他知道自己現在這個狀態根本就不可能是陳天的對手,所以只有抓緊時間離開這裡,說不定還能有一線生機。

「嘭!」

緊跟著陳天的第二拳便砸在了李秋泓的後背上面。

而這一拳的力氣明顯要比之前那一拳兇猛很多。

「噗嗤!」

李秋泓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整個人身上的氣息直接被陳天打散。

岸邊的那些武者在看見這一幕以後,臉上的表情異常激動。

誰能夠想到堂堂李氏宗門的七長老此時竟然被陳天逼的宛如一個過街老鼠一般,到處亂竄!

「怪不得陳公子敢多次挑釁李氏宗門,陳公子真乃是神人啊!」

蕭飛虎看著半空之中的陳天,忍不住仰天長嘯。

「這是第三拳!」

就在這個時候,陳天突然怒吼了一聲,然後舉起自己的拳頭異常兇猛的砸在了李秋泓的後背上面。

「嘭!」

一聲巨響。

李秋泓口中再次噴出了一團血霧,身體也急速墜落,然後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在地上留下了一個巨大的生坑。

彷彿一瞬間,整個江邊都安靜了下來,風聲水聲全部戛然而止。

岸邊的那些武者清楚,陳天跟李秋泓之間的這場戰鬥終於結束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