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嘛,小妖不願意唱,還是得老頭子我來!聽好了啊!沉眠割裂開……」

「小妖,你還是唱吧,唱首別的也行。」

賈馬爾打斷鮑里斯的歌喉,以一種求救式的眼神看向葉卡捷琳娜。

白楊也扭頭看向葉卡捷琳娜。

約翰斯諾和山姆關掉了電台。

「誒……那好吧。」

「嘿嘿嘿……這才對嘛。」

鮑里斯意味不明的說了一句,白楊皺了皺了皺眉頭沒聽懂其中深意。

「你們聽過太陽與向日葵嗎?」

葉卡捷琳娜看向眾人,眾人紛紛搖頭。

「就這一次哦賈馬爾,我在慶功宴上都沒唱過這首歌。」

賈馬爾不明白為什麼她要專門點名自己,不過既然能聽到小妖唱歌,其他的事情都已不重要。

葉卡捷琳娜深吸了一口氣,寂靜的河畔似在等待天籟的響起,浪花為之伴奏,似乎就連發動機都在刻意壓低自己的雜訊,為這美麗的天使讓出舞台。

「Le^ciel^qui^deviant^orang^é^cAnonce^querla^nuit^est^arriv^é^e」

「せつなさが私の胸に広がった」

「O」

「Hll^mig^ifamnen,lt^varmen^kommd^tillbaka^inom^mig……」

「…………」

狡猾的萬國妖精用眾人聽不懂的語言唱起了節奏舒緩的歌,歌聲中的很多語言,可能只剩下她一個傳承者。 田園錦繡:醫毒無雙 那些字裡行間的喜怒哀樂,或許再無人能領會,但是那些美麗的語言,還是通過歌聲,飄揚在了這片天空上,亦如曾經的上千年。 元2077年6月17日,當地時間10:14,聶爾坎鎮列印廠。

陳運儀看著眼前四台巨大的重型印表機,那機械臂甚至比山嶺級的手臂還要長,鋪滿灰塵的列印平台上現在已經站滿了維修員。在廠房的角落裡,一個渾身是血的男人倚在牆角,謝侯禮正在為他包紮傷口。

「……私は……」

「啥?」

「我……不會死吧?」

「沒事的,不要動,我給你打點鎮痛,這樣你會舒服點。」

「くそ(可惡)……我原本,能把它砍死的……」

「沒關係,已經幹掉了。」

「該死的食屍鬼……啊我的手……」

「別亂動,我得給你敷一層油……」

十分鐘前,一群長刀重甲的戰士衝進了廠房,為了保證印表機的安全,金明立下令持槍部隊不能靠近廠房,於是戰鬥的主力換成了這群專門進行近身格鬥的戰士。

於是充滿武俠情節的一幕出現在了這個廠房裡,戰鬥的模式又回到了鋼與血的舞蹈。然而令眾人沒想到的是廠房裡竟然有一隻食屍鬼,早在眾人到來之前,這隻食屍鬼就已經吃光了廠房裡所有的衍生體,現在它又打算把闖入它領地的人類也吃掉。

於是最傳統的狩獵開始了,弱小的獵人,強大的獵物。

食屍鬼並不是黑天,黑天之間是不會相互吞噬的。而且食屍鬼的隔離層也比黑天要弱的多。

但是食屍鬼本身要比絕大多數衍生體強大,他們迅捷,智慧,充滿力量。這種東西長得有點像猴子,但是沒有毛髮,通體淡紅色,皮膚非常淺,隔著表皮就可以看到肌肉紋理。

食屍鬼力量很大,速度很快,而且明顯具有智慧,要不是因為數量實在太少,說不定能形成小的種群。 總裁,你被踹了 沒人知道食屍鬼是怎麼出現的,曾有傳言稱它們是從衍生體的身體里鑽出來的,通過吞噬其他生物使自己變得強大。

但無論如何,此刻廠房裡的食屍鬼已經成了屍體,幾個人將它拖上卡車。之後它將被運到遠東基地的實驗室里,說不定明天謝侯禮就可以在解剖台上和它再會。

軍隊很快佔領了廠房,多數設備都完好無損,工程隊甚至在倉庫里發現了還沒用完的能方。

聶爾坎背面的樹林還在燒著,但是火勢已經小了很多,已經到了護衛級可以穿過的程度。

戰術部隊幾十輛坦克和自行火炮在北面一字排開,黑黝黝的炮口對著冒著濃煙的樹林,時刻準備著制裁那些不友好的不速之客。

元2077年6月17日當地時間10:17,遠東基地司令部,常滿津接到金明立的報告:

聶爾坎收復了。

與此同時,丹特接到消息,聶爾坎列印廠的倉庫里發現了可以裝在能量火炮上的能方,他被命令立刻為還能使用的那門能量炮裝配能方。

…………

15分鐘前,庫塔納鎮東側樹林,

「上火箭筒,轟它。」

一抹明黃色的亮光自吉普車上亮起,下一瞬五十米外便出現一陣爆鳴。

「7號10點鐘方向,上方三十度50米,看到了嗎?」

「看到了!」

賈馬爾端起AK74對著遠處一陣點射。一個綠油油的物體隨後從樹上分離下來,拉扯著樹枝掉了下來,又因為幾條藤蔓一樣的觸手被掛到了半空中。

「9號7點鐘方向,殺了那條狗。」

「明白!」

葉卡捷琳娜端起AK74開始射擊,此時鮑里斯突然猛打方向盤,於是吉普車劃出了一個驚險的圓弧,車上的眾人險些被甩下去。

「鮑里斯怎麼了?」

白楊穩住身體,轉頭問道。

「路不好走,恐怕甩不掉後面的傢伙。崽子們,準備打。」

「斯諾!卡車後面的機槍會用嗎?」

白楊抓過話筒喊到,

「隊長,我準頭可不好。」

電台那邊傳來斯諾的聲音,這個醫學博士也並非手無縛雞之力的人。

「博士你不用幫我們,你只要看哪個出頭鳥敢扒你的車,就貼臉突突它。」

鮑里斯對著幾十米外的卡車喊到,以他的嗓門,不需要話筒。

「小妖你怎麼樣?」賈馬爾轉頭看向一半身子被甩出去的葉卡捷琳娜。

「我沒事,那條狗……」

「我殺了。」

白楊不知道什麼時候抬手一槍就點爆了狗頭,在顛簸的,蛇皮走位的吉普車上,射擊一個高速移動的目標,白楊甚至都不需要瞄準。

葉卡捷琳娜調整了一下姿勢,之後腰部發力,自己蜷回了車裡,這個小姑娘的腰肢雖只有盈盈一握,但是常年鍛煉之下力量確是大得很。

「白楊,後排有機槍。」

「不需要。」

鮑里斯在樹叢中尋找著車輛可以通過的縫隙,在劇烈的晃動中,白楊始終像個旗杆一樣杵在後排,手裡一把AK74每次噴射火焰,都必然能打中目標。

「9號別打了,找休眠倉。」

「明白!」

白楊見葉卡捷琳娜似乎槍法不太好,乾脆讓她停下來,專門尋找休眠倉。

總裁的契約妻 一行人在樹林里繞來繞去,繞了一會兒后總算來到了開闊地帶。他們之前被衍生體攆進了樹林里,結果一大一小兩輛車在樹林里行駛不便,好幾次險些翻車。

「下車,列陣。」白楊吼道。

「都別動,別下!」鮑里斯猛踩油門,整輛車非但沒有停下,反而越開越快。

「怎麼回事老鮑?」白楊穩住身子,並沒有轉頭,而是一邊朝後面射擊一邊問道。

「山姆也別停,一直開!9號別找休眠倉了,把腦袋縮回去!我要加速了!」

「怎麼回事?」電台里傳來山姆的聲音。

「回頭再說,先開車,開出樹林,越快越好,山姆!」

「知道了知道了!博士坐穩了,注意腦子別分層了!」

只見兩輛車同時開始加速,在樹林中的空曠地帶一路呼嘯,沒幾秒又一頭扎進了樹林里。

林間道路泥濘,幾十年來都無人打理的廢棄小路,僅能勉強辨認出輪廓。落葉與雜草早就覆蓋了薄薄的柏油層,車轍掀起的淤泥都有接近半指深。鮑里斯的吉普行駛在上面尚且打滑,更何況山姆的卡車,那卡車幾乎就是在一路飄移。

但即使這樣,兩位經驗豐富的老司機依然油門緊踩。山姆的卡車車尾幾乎一直在進行Z字抖動,但是車頭依然行駛在正確的方向上,一直到他們衝出樹林,兩輛車都沒有發生側翻。

白楊在這種情況下居然還開槍射死了幾隻衍生體。

「怎樣博士?我的車技是不是很強?」

「我……嘔……」

電台里傳來斯諾嘔吐的聲音。

葉卡捷琳娜晃了晃腦袋,馬尾辮隨著他的腦袋來回甩動:似乎她被甩的有點暈,有點搞不清自己在哪裡。

白楊換了個彈夾,一臉輕鬆的看著後方漸漸遠去的樹林,

「老鮑,剛剛是怎麼回事?」

鮑里斯停下車來,此時他們已經行至空曠地帶,近距離樹林有大概五百米的距離,鮑里斯看著舍后的樹林,啐了口痰。

「咱們被算計了。」 「算計?被誰?被基地?」

「白楊你看見獨眼了嗎?」

「獨眼?你看見了?」

「沒。但是這個情景讓我想起了一些老對頭,你也發現了吧。」

「……確實,但我倒沒想到會有首領級黑天。」

賈馬爾正在查看葉卡捷琳娜的情況,聽到兩人的談話,心裡陡然一驚,手上的動作猛地一緊,

「獨眼!隊長你是說首領級黑天獨眼?」

「不確定,但多半是了。」

「啊疼疼疼賈馬爾!」

「啊抱歉……那隊長我們……」

「你先幫小妖包紮,我再想辦法。」

葉卡捷琳娜在這之前受了些擦傷,車子劇烈晃動的時候,被車門部的尖銳處划傷了背部,賈馬爾正在幫她包紮。

白楊坐在後座上,這個如同鐵杆一般的男人此時終於坐下來了,但是AK依然被他拿在手裡。

「如果真有獨眼,這事兒就超出任務範圍了,我們得向基地彙報。」

「彙報不能少,問題是……」

鮑里斯看著遠處的樹林,那裡面有可以救阿特曼命的休眠倉,那裡面也有可以要整隊人命的首領級。

「你怎麼想?」

鮑里斯開始徵求白楊的意見,這個回收小隊里,白楊、約翰斯諾和山姆·喬亞治與阿特曼並不是很熟悉,此行對他們而言,任務的性質更多一些,他們沒必要為了一個不是很熟的人冒險。

白楊嘆了口氣。

理論上這種事應該向基地彙報,以常滿津那個老狐狸的謹慎程度,一旦聽說有首領級出現,哪怕只是有這種可能,都會立刻終止這次行動。

但是如果任務終止,一行人沒有拿到休眠倉的話,阿特曼就會死。如果繼續執行任務,且不論這算不算違反命令,單是獨眼的存在,就很可能讓眾人全部命喪於此,到最後只能給阿特曼陪葬。

「你是隊長,聽你的。」白楊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

「隊長怎麼著?進不進去?」山姆搖下駕駛座玻璃,探頭問道,似乎整個人還挺亢奮。

斯諾從後車廂跳了下來,他沒有說話,只是看了一眼鮑里斯,之後就自顧自的嘔吐了起來。

博士不說多餘的話,他沒否定,便是肯定。

「嗨,你們倒是輕鬆……」

鮑里斯笑了笑,隊員信任隊長,隊伍才有希望,幾十年來鮑里斯深知這個道理。幾十年來,鮑里斯經歷了太多,他不會因為隊員的逃避而悲憤交加,也不會因為隊員的信任而感激涕零,他知道自己現在最該做的是抉擇,以一種果斷的姿態,替他的隊員們決定他們的命運。

「我們……干!」

一個字,便是對所有信任的回應。

「小妖,傷怎麼樣?沒問題就給王基彙報情況,記住,要給王基如實交代,但千萬不要提起常滿津,如果能暗示他讓他彙報給金明立最好,你的話應該知道怎麼說。」

「知道了。」

「白楊,你把山姆車上多餘的那桶汽油拿來,過會兒我開車,咱們進樹林里,你要保證這輛車的安全,只有你一個人,可以嗎?」

「行。」

「賈馬爾,這片樹林,我們過會兒進去,你想辦法趁機燒了它。」

「知道了。」

「博士,還行嗎?別光顧著吐了,過會你要想辦法把休眠倉搬到你的車廂里,工具就在你身邊,你應該和它們熟悉過了,尤其要和那挺機槍打好關係,它會幫到你的。」

「我……儘力。」

「山姆,你車技不錯,過會我們分頭行動,你得自己找休眠倉。後車廂的機槍應該能幫到你們,記住了,把休眠倉弄上車之後立馬跑,往西,庫塔納鎮的方向跑,等出了樹林再繞回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