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鍾金水又沒說錯,我們有唐小芯這樣強大愛的對手,我們店子生意什麼時候才會好轉?與其現在還剩下一點錢,不如我們跟唐小芯拼了,或許這樣我們還會一線生機。」

「你這樣說是沒錯,可我們這樣一來很冒險的,你想想,說不定我們這樣支撐下去的時候,也會等到生意有好轉的跡象你?」

「這是不可能的,唐小芯這麼頻繁有小動作,又有優惠的。」

李太平沉著臉,「這麼說你是想跟鍾金水合作了?一起聯手對付唐小芯了?」

「……」顧大鳳不出聲,這也意味著李太平說中她的心思了。

看著她,李太平心情煩躁而複雜,「你真的要這樣嗎?」

顧大鳳緩緩說:「做生意就是要拼,不拼怎麼掙錢?一直都是腳踏實地做事,到最後只會被人搞垮了。」

竟然她都這麼說了,他再說多了,也是沒用。只能說:「算了,你要怎樣就怎樣,我不過問。」

……

廖雲虎回去跟他老婆胡曉曉商量了一下。

胡曉曉直接謾罵他:「你是不是傻呀!鍾金水這擺明就是利用你,再說了,鍾金水說的那是辦法嗎?那是損招,你自己手頭上沒什麼錢,還用這樣的辦法,那不是你相當於把你自己往絕路推嗎?你到時虧本虧得連一條內褲都沒得穿。」

廖雲虎心口憋著一口氣,「那不然你說怎麼辦好了?」

「你就不會跟唐小芯一樣嗎?她要是搞特價,你也搞特價,她便宜一塊錢,你也便宜一塊錢,最少這個辦法比鍾金水那個辦法好用多了,而且說不定最後是唐小芯自己都支撐不下去了,那樣就是你贏了。」

廖雲虎想了想,又覺得胡曉曉說的這個辦法也不錯。

胡曉曉又繼續將鍾金水說的話進行了分析,「你想想,鍾金水為什麼要找你們聯手?你就不能想想,或者假設萬一要是鍾金水自己手頭上沒多少錢了,他又想把唐小芯搞垮,然後才借你們的手去這麼做呢?」

「如果要是鍾金水有錢的話,他大可以跟唐小芯對著干,而不是會找上你們,還要跟你們聯手。」

對於胡曉曉的話,廖雲虎靜下心去想,發現真如胡曉曉說的那樣。

鍾金水是要將他當靶子來打了。

也幸好他身邊有胡曉曉,不然他跟鍾金水合作,那他就成了傻子了。

「我明天就去拒絕他。」

「嗯,還要言辭很嚴厲拒絕他,不然下次他還會用其他辦法來說服你,讓你跟他聯手對付唐小芯,你這個人吧!就是頭腦愛發熱,別人說什麼,你都要好好想想,不要盲目去答應了。」

「好,我知道了。」胡曉曉家裡條件真的很好,是個本地人,家裡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其他的親戚個個都是有錢人,或者就在國企單位里做事。

胡曉曉能夠看上他,他經常內心會覺得自卑,其實胡曉曉身上的優點有很多,最少聰明這一點,其他女孩子都比不上。

他也是因此而喜歡上她,去追她的時候,才知道她家裡是有一個女兒,胡曉曉的爸媽都不要求他什麼,只要他入贅。

他當時想了很多,最後還是答應了。

胡曉曉摸了摸下巴,細細想了想說,「這個唐小芯很聰明,但又看上去很糊塗,要說她聰明,是想到這樣的辦法來吸引顧客,說她糊塗,就是把你們三人都給得罪了,難道她就不擔心你們三人聯手一起對付你們嗎?」

廖雲虎不出聲,順著她說的去想,脫口而出:「難道她身後是非常有錢的?所以她才敢這麼大膽想出這樣的辦法,也更不會忌諱我們三人是不是聯手了?」

「很有可能。」胡曉曉接著說:「你以後要多用點心留意唐小芯那邊,而且有一種可能性,你與唐小芯有著一樣的優惠,那麼其他兩家店子也會如此,那接下來就要看你們四家滷味店之中,誰的資金雄厚,誰就會最後的勝利者。」

「那曉曉……」廖雲虎猶豫了一下,「爸那裡……」

「你放心,我會去說,他不會說什麼的,還有,你如果缺錢了,你就找我,關於這種事情,我還是同意的。」

有了胡曉曉支持,廖雲虎信心就更加滿滿了,沒有了之前的焦慮,頗為感動凝視著胡曉曉,「謝謝你曉曉!」

「我們都是一家人,你以後掙了錢,我還是要靠你來養的。」

「老婆你放心,我一定會努力掙錢,我會在你爸媽面前證明,你讓我出去做生意是正確的。」

胡曉曉嬌嗔笑著,「我眼光當然是不錯的。」

廖雲虎捧著她面頰親了一口,兩個人開始展望未來……

第二天,當鍾金水知道了廖雲虎不跟自己聯手之後,還見他大罵了一頓,非常生氣地走了。

鍾金水的心拔涼拔涼的,又焦急。

現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顧大鳳身上了。

也不知道顧大鳳現在想得怎麼樣了!

就這樣,很快又過去了兩天。

唐小芯倒是覺得他們三家店子還挺沉得住氣的,自己店子什麼優惠,跟著他們又是什麼優惠。

這樣一來,導致她的活動力度不大了,生意也隨之淡了一些。 生意淡了也就淡了,唐小芯倒是很淡定。

席麗瓊又開始不淡定了,「我們再這樣下去會不會每個月都倒貼錢?」

「淡定一點,做生意是急不來的,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這道理你該懂。」

「我知道,我就是習慣了忙碌,結果又不忙了,總是有點不太習慣。」

「要不我們出去走走?」唐小芯建議。

「不太想去。」

億萬老婆買一送 唐小芯故作神秘一笑,「難道你就不想知道另外三家滷味店有什麼動靜嗎?」

「能有什麼動靜,天天跟我們活動優惠一樣。」席麗瓊不以為然說道。

唐小芯意味深長笑了,「那也得要他們跟我們一樣,有錢在支撐,不然遲早都會關門。」

裂婚 「也是!」要是沒永和鎮的滷味店掙錢,那她們還真是虧不起。「可這樣一直下去,那也不是辦法,堂嫂你該想想辦法,解決眼前的困難。」

撐著下頜,食指輕輕在面頰有一下沒一下的拍著,唐小芯瑩眸幽幽一轉,狡黠光芒掠過,「麗瓊你知道為什麼我要不掙錢的情況下,還繼續大力搞活動嗎?」

席麗瓊沉思了一下,「是讓更多人的熟悉了我們滷味店,熟悉我們的味道。」

「沒錯!不過呢,吃多了之後,他們自然也會分辨出哪家滷味店的味道好,哪家味道一般,哪家味道不好,所以,我們現在什麼都不用做,慢慢等顧客回頭,而且我相信另外三家滷味店,總有一家快要沒錢,這沒錢的人,一門子心思掙錢,更會將滷味的香氣給忽略了,那麼對來我們來說,有著大大的好處。」

「我明白了,你之所以搞特價,就是給那三家滷味店放煙霧彈,而讓他們感覺到有壓力,自然忽視了生意好與壞最重要就是滷味的香味,如此一來,讓顧客對比四家滷味店的味道,而無形中讓三家滷味的香氣大大拉低,而顧客就會流入到我們這邊來了。」

「沒錯!現在你都已經知道我的用意了,那麼,你願不願意跟我出去走走,就當是放鬆放鬆一下!」

「走走走,我們出去走走走。」席麗瓊挽著唐小芯的手臂,兩個人在下午三點多的時候出去走走。

在市中心的逛上走著,唐小芯還打算給席麗瓊新衣服,兩個人剛走進一家店子,就突然聽見有人在喊著:「嫂子!」

唐小芯也是覺得聲音很熟悉,回頭一看,柳小玉就快步朝她跑來。

「嫂子我總算是見到你了。」

柳小玉一見著她,就一直跟她叨叨絮絮很多話,又說唐小芯都過了這麼久,也不回部隊去看看她,還說她家那位出任務那麼久,也沒回來,就剩她一個人,怪無聊的。

唐小芯也因此邀約柳小玉到滷味店那邊坐坐。

柳小玉打量過後,便笑盈盈說:「嫂子你可真能幹,這麼快就找到了這麼好的地方。」

「這沒什麼,我外公幫了不少忙。」唐小芯突然也想起了什麼,便問她,「對了,你說你家雲飛和我家錦琛出去執行任務了,那有沒有什麼消息傳回來?」

她這邊是店子忙活走不開,不然她都想到部隊去了解一下情況呢!

「沒有消息。」

聞言,唐小芯還是忍不住內心低落,「沒消息,那就是好消息,還有,任曉萍最近有沒有又鬧出什麼幺蛾子?」任曉萍知道了關於席麗瓊和周揚名的事之後,那以任曉萍的性子,肯定會在家屬院或者部隊里大做文章。

「她呀!又跟胡林宏吵架,然後又和好了,又她倒是沒怎麼出去跟家屬院其他人說話,感覺想是安靜了不少,你說是不是胡林宏這次放狠話了,所以她才這樣?」

唐小芯神色凝重,以任曉萍那性子,怎麼可能會怕了胡林宏,恐怕是暴風雨來臨的寧靜。

柳小玉見她一直都不出聲,有些疑惑,便問,「怎麼啦嫂子?是不是那個任曉萍又招惹到你了?」不然唐小芯怎麼會無緣無故問起任曉萍的事,唐小芯可是一向不愛打聽這些八卦的事。

唐小芯沉思了一下,再說:「她是已經在招惹我了。」不然任曉萍怎麼會跟楊大軍打聽關於她以及席家的事。

現在想想,也是幸好教訓周揚名的事,她及時阻止了,李蓉萍還建議讓席錦琛去利用自己軍職,給周揚名一個深刻的教訓。

這件事真要是成了,那任曉萍可不知道現在想著什麼法子來對付席錦琛了,到時席錦琛現在的位置恐怕就要接受處罰了。

「什麼?」一聽,柳小玉很驚異,「任曉萍她什麼時候招惹你了?她又對你做了什麼?你跟我說說,我回去罵死她。」

席麗瓊也在,她總不能當著席麗瓊的面,去說因為席麗瓊被周揚名給強了的事吧!唐小芯就簡言說了一下任曉萍就是打聽席家發生的事,「可能也是想著在背後下絆子吧!」

柳小玉性格本就是很直接的人,一聽她這麼一說,大怒之下,當即就說:「這個任曉萍真是夠犯賤的,就會這些卑鄙手段。」

席麗瓊聽了之後,原本不愛說話的性子,變得更加沉默了,眼底久久未褪去的內疚與不安。

這一股不安與內疚促使她在柳小玉大罵幾回任曉萍之後,她問唐小芯,「堂嫂,那堂哥會不會有事?」

「現在你堂哥執行任務去,等堂哥回來,就說不定了,也有可能在你堂哥回來之前,任曉萍就會在關於你的事上,讓胡林宏向上面遞了舉報信。」不要怪她把人心想的太複雜了,而是在部隊里誰都想著往上爬,能夠有機會踩著肩膀往上,那絕對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如果要是因為我的事,讓堂哥處分的話,那我可真對不起你們,我……」

「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柳小玉聽了半晌,還是處於有點蒙的,於是忍不住問她們兩個。

她其實也是想知道了之後,再想辦法在旁邊幫忙。

席麗瓊見唐小芯沒吱聲,她就想著最少不能讓自己的事拖累席錦琛他們吧!

於是她就跟柳小玉說起自己被周揚名強了的事,以及嫁給周揚名之後的事。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當所有事情聽完,柳小玉眼中滿滿是心疼,望著席麗瓊,「這個周揚名真是禽獸,人渣,周揚名後來怎麼樣了?嫂子你們該不會就這麼放過他了吧!」

「怎麼可能!」唐小芯說周揚名被打了一頓,但她沒說是席錦琛和席飛虎一塊聯手揍的。

柳小玉還在為席麗瓊的處境而憤憤不平,「要是我早把周揚名送去牢,關個幾年。」

席麗瓊驟然間沉默了,關於柳小玉說的這個問題,她也早已經後悔不知道多少回了,當初要是她爸媽都聽唐小芯的話,那麼現在就不會這個局面了。

「這件事的已經過去了。」唐小芯生怕席麗瓊還會沉浸在過去的事情里,連忙與柳小玉說:「最重要是現在,我們要想辦法要是萬一任曉萍在利用這件事大做文章的話,我們該怎麼阻止她。」

說著,唐小芯看著柳小玉,「我又沒隨軍,小玉你在家屬院裡頭,可能就要麻煩你多幫我留意一下任曉萍,要是有什麼風吹草動的,你就來這邊找我。」

「那沒問題。」

柳小玉拍了拍胸口跟她保證,「我一有什麼消息我就會到這邊通知你。」

有她這話,唐小芯也算是放心一些些。

到了晚上,柳小玉留在這邊過夜,到了早上,她跟唐小芯她們一塊早早起來,搭把手幫忙。

看見唐小芯她們前前後後忙活,她雖然聽席麗瓊說現在生意沒像之前那麼好,但活還是有很多。

於是忍不住說,「你們兩個也太累了,忙個不停,真要是忙起來的話,誰來給你們做飯吃呀!」

「忙的時候有我舅媽送飯,不過這也不是長期的辦法,可我們生意還不穩定,也只能前面再辛苦一些,等到生意好了,我們掙錢了,那我們再打算請人。」

「那要不我一有空就過來幫你們吧!」柳小玉提議。

「這不太好吧!」雖然幫忙一兩回說的過去,但是多了,也會不好意思,又再加上她們現在也不能給得起柳小玉工資,她覺得說什麼都不能讓柳小玉來幫忙。

「又沒什麼,反正我在部隊里也沒什麼事做。」

柳小玉堅持,唐小芯拗不過她的好意,就讓她來幫忙了。

逐漸已經到了夏天,唐小芯開始張羅將店子連把奶茶也開起來。

她給席桂花她們寫了信,讓她們將永和鎮的滷味店隔壁的鋪子開起來。

唐小芯的奶茶生意加上了冰棍,那生意好的不得了。

由於天氣炎熱,吃滷味的顧客也漸漸少了,畢竟這街上還有另外三家的存在,那生意幾乎寥寥無幾。

鍾金水他們見到唐小芯生意好起來,又開始眼紅了,非得要跟唐小芯對著干,特地去冰廠拿了冰棍回來賣,然而,卻很可惜,生意並沒有唐小芯店子好,原因是奶茶,他們做不出來。

唐小芯覺得單一靠奶茶掙不了多少錢,於是她又開始想辦法了。

如果要是有一個碎冰機的話,那店裡的生意就會更加好了。

可八十年代又不是二十一世紀,要買一個碎冰機隨隨便便去一趟超市或者上網就可以買得到的,八十年代電器匱乏,買電器都是必須要找關係才能夠買得了,而且價格又貴。

想來想去,能認識有門路子的人恐怕應該是她外公或者她舅舅了。

打著問一問的心態去找了方鴻維。

「門路子還是有的,就是價格……」

「三四百不是問題。」唐小芯直接把自己底價告訴了他。

「那我幫你問問。」方鴻維那戰友的孫子剛好是賣電器的。

從方家回來之後,唐小芯剛好經過李家滷味店門口,碰巧看見了鍾金水和顧大鳳兩個人不知道在爭吵些什麼,兩個人爭得面紅耳赤。

本想邁步子離開的,這時鐘金水目光剛好往這邊掃來,一看見她之後,整個人像氣炸了一樣全身顫抖,牙根痒痒,怒瞪著唐小芯。

瞪我做什麼,她又沒犯著他了,覺得鍾金水奇怪,唐小芯便想接著邁步離開。

鍾金水又跟顧大鳳爭吵兩句,便從李家滷味店急匆匆走出來,走到了唐小芯面前停頓了一下,「唐小芯你有種,你不要以為就可以把我弄死了,我告訴你,我不會就這麼輕易讓你給打敗的。」

說完冷哼一聲就走了。

唐小芯瑩眸清冷看著鍾金水離去的背影,果然是狗急跳牆,不過她對於鍾金水說的話,她倒是不認同,什麼叫『弄死』他,她什麼時候動手了?大家都是做生意的,公平競爭,這也是很正常的,她又沒在背後說鍾金水的不是,又或者針對鍾金水之類的。

反之是鍾金水心術不正,背地裡可沒說少關於她的流言蜚語,私底下都不知道想了多少辦法來對付她。

當然,她也不會將鍾金水的話特意放在心上,繼續回滷味店去。

等唐小芯一走,顧大鳳從店子里走了出來,站在店門口直直看著唐小芯的背影,眼中布滿了懊惱。

前幾天就不應該聽信鍾金水的話,這下倒好了,他們兩個使勁跟唐小芯對著干,可人家唐小芯早已經改變了方針,開了冰棍奶茶店了,而滷味店所賣的都是附帶而已。

她虧了錢進去,她就想著及時收手,還是剩下一點本錢,看看能不能起死回生,哪怕不行,也可以多支撐一段時間,可鍾金水就不幹,不同意她退出,兩個人就這麼爭吵起來。

「回去吧!」李太平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她身邊。

「老李!」

豪門之霸道總裁偏愛乖乖生 顧大鳳一喊他,平時多強悍性子的,結果眼淚奪眶而出,「都是我的錯,當初我要是聽信你的話,那我們還可以多撐著一陣子。」

「唉!你別哭了,這都是命吧!」接著李太平感慨說道:「要說唐小芯真是個有想法的人,很有生意頭腦,不像我們,就會堅持守著滷味店,不會想到了夏天該賣其他的東西,我們虧本也是很正常的,也只虧本的份。」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