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這種玄雷氣息,竟然是融合了兩種玄雷本源。其中也有著我的一部分本源在內。」

感受著這突兀一變,黑魔雷大驚。此時他萬萬沒有想到眼前這個連宗師之境都尚未觸摸到的人類小子竟然有這種本事,將天地間兩大玄雷本源之力融合在了一起。這等能力即便是他黑魔雷本體也都無法辦到。

畢竟玄雷之間競爭殘酷,彼此間的爭鬥都是靠著強行吞噬,煉化。根本不可能融合在一起,眼下李元道這一番舉動完全顛覆了他的認知。不過更加讓他震撼的還在後頭。

「玄雷融合,雷神之怒爆發!」在一道低沉咆哮聲中,天宇上空驟然炸裂開來。李元道出手,通體雷紋大盛,一頭紫色狂舞,眉心處玄雷烙印浮現,閃爍著詭秘力量。

「轟!」短暫剎那,李元道雷神模式開啟,瞬間戰力飆升數倍,原本空虛的身體內頓時被一股極其狂暴的玄雷力量充斥。這時候他身軀一動,化為一道熾烈的雷光豁然橫衝而過,生生衝破了黑魔雷那魔龍之力,揮拳向著他轟殺過去。 「小子你……」黑魔雷也被李元電腦這一連串手段給驚住了。而當他反應過來之際,李元道那強橫的玄雷拳印已經降臨在了他頭頂之上。

「魔龍變。」關鍵時候,黑魔雷也快速反應過來,當下一聲咆哮,眉心處雷紋浮現,化為一條黑魔雷體飛掠而出,狠狠撞擊在了李元道雷拳之上。砰砰砰!兩大玄雷之力第一次正面碰撞,頓時間爆發出了極其暴戾的能量波動。

一道道暴戾雷光浮現,飛射向四面八方。將整個天宇空間都給絞碎了。而在這股風暴中心處,李元道與黑魔雷兩道身影也在死死對峙。

「嘿嘿,黑魔雷。這次你失算了,別人畏懼你的魔雷本源,可我卻是例外。你能夠強行吞食我的玄雷本源,我自然也能夠辦到。」在這股激烈血拚之中李元道瞳孔深處閃爍著妖邪的玄雷之光,此時他咧嘴一笑,森森道。


「糟了!」聽聞此話,黑魔雷臉色驟然一變,失聲道。旋即下一刻他便感應到自己體內那另一半黑魔雷本源早已經蠢蠢欲動起來。旋即一道道細小的魔龍虛影透過自己手掌,正源源不斷沒入了李元道體內。

「小子,你敢。」短短片刻間,黑魔雷體內便有四分之一的玄雷本源被李元道強行掠奪了,這讓他徹底暴怒了。「人類小子,你給我毀滅吧。」黑魔雷臉色猙獰,身軀一震,整條手臂徹底炸裂開來,化為一股液態汁液,不斷向著李元道腐蝕而去。濃烈的吞蝕力量流動,連空間都被徹底侵蝕掉了。

見此情景,李元道瞳孔微微一縮,他知曉這黑魔雷真正發狂了。感受著體內玄雷之力的飛速衰退,李元道明白這次雷神之怒啟動時間,已經快要達到極限了。當下毫不遲疑,張嘴一吸,強行將空中那殘餘的黑魔雷本源盡數吸納入腹中。


最後猛烈扇動玄雷之翼,整個人猶如一道熾烈雷光一般划空而去,速度比之先前快了數倍以上。

短短剎那之間,李元道便快速黑魔雷糾纏,向著天際另一方向飛掠而去。隆隆!而就在這時候天際另一邊,一股強盛的空間波動浮現,一道熾烈的血光浮現,包裹著一些殘肉碎骨正飛掠進空間裂縫之中。

「風傲想不到你也有今天,也罷。就讓小爺來送你一程。「看到這一幕,李元道冷笑,隨即手掌一握,一道紫黑色玄雷之力凝聚,化為一道巨大手印猛然向著那個方向轟擊過去。

「小畜生,你敢……啊!」高空中,風傲一團神識之力閃爍,包裹著一堆血骨。此時正瘋狂大叫道。不過下一刻他便慘叫起來,被李元道魔龍掌狠狠擊中,強行打入了空間裂縫之中……

嗖嗖!一擊得手后,背後玄雷之翼運轉到了極限,瘋狂朝著另一邊方向逃去。現在他可沒忘記,身後還有一尊更加可怕的大敵。

「轟轟轟!」天地間雷霆之力狂亂涌動,李元道借住體內暴漲的玄雷戰力,險險擺脫了黑魔雷的追殺。

「該死的混賬東西,哪裡逃!」望著李元道那消失在天際盡頭的身影,黑魔雷瘋狂咆哮道。此時他剛想去追擊,身軀卻是猛烈顫動起來,體內一道道雷爆之力再度爆發,將他傷勢再度引爆開來。

最終他一口鮮血噴出,那凌厲氣勢也驟然潰散下來,整個人近乎虛脫一般,漂浮在高空中,目光死死盯著李元道消失方向,臉色陰沉的可怕。

「混賬東西,你絕對逃不掉本座手心的,下一次你必死無疑。」呼呼呼!猛烈的寒風呼嘯,天際上空一道雷光劃過,速度快到了極致,李元道也不知曉逃亡了多久,當天際一輪紅日冉冉升起之際,李元道也感覺自己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限。

當下身軀猛然下墜,向著茫茫荒山栽落下去。「哎,這臭小子還真是夠拼的。」這時候,李元道身軀內一道幽藍色光芒浮現,包裹著李元道身軀向著山脈下方飛落下去。

荒山內,人煙罕見,到處都是一片古老山脈,在某一處荒僻崖壁下李元道身軀盤坐,渾身被一道道漆黑色雷光環繞,散發著一股強橫無匹的魔性氣息。


吼!就在這一刻他身軀一抖,背後一條虛幻的魔龍浮現,龐大龍軀盤旋,通體環繞著幽幽光澤。恐怖的吞蝕之力流動,非常駭人。此時李元道手臂震動,一抹黑芒浮現,剎那間暴掠而出,化為了一道許丈大小的魔龍。兩條魔龍虛影一大一小彼此對峙,最終同時發出了一聲低沉咆哮,在一道熾烈的黑芒之中兩條魔龍虛影徹底融合為了一體。

轟隆!頓時間荒山之內,一股更加驚悚的吞蝕之力爆發出來,隱隱間夾雜著一股強橫的魔龍氣息。而在這一股磅礴魔龍之力震蕩之下,李元道那緊閉的雙眸豁然睜開。略微感應了一番體內驚人變化后,他嘴角也泛起了一抹喜色。

「這黑魔雷另一半本源之力果然強橫,雖然才不過汲取它一小部分,但卻讓我體內黑魔雷之力強橫了如此之多。看來這一次冒險還真是賭對了。」神識之力盡數擴散開來,將體內丹田深處變化探索清楚后,李元道喃喃自語道。

「嘿嘿,臭小子這次算你運氣。在那等情況下不但化解了死亡殺局,甚至還強行收取了那黑魔雷部分力量,這樣已經算是最好結果了。可惜啊,你小子體內本命真元積蓄太渾雄了,不然的話但憑著一股黑魔雷力就足以讓你實力再上一個階梯了。」

幽藍色光芒閃爍,天麟戰矛傳音道,語氣中充滿了一絲嘆息。聞言,李元道咧嘴一笑,搖了搖頭道。

「老妖孽,放心吧。現在的話還不急著晉陞,眼下即便是以武師九層境,我也能夠力敵宗師四層境的高手了。再加上這新融合的部分黑魔雷本源,開啟雷神之怒的話,即便是遇上高階宗師,也有一定自保之力了。」

李元道說的沒錯,眼下以他的實力只要不遇上風傲這等級別的強者,就不會出現太大的生命危險。尤其是歷經了與黑魔雷大戰後,他對於黑魔雷的運用更加嫻熟了。手臂上那一道魔龍印記也得到了極大補充。

這些底牌上的增幅,對李元道整體戰力來說,都是一個巨大提升。

「哎,可惜了。這一次雖然成功逃脫了,可惜沒有將風傲那老傢伙給鎮殺掉。將這樣一條大魚給錯過了,他日也是一個大患。」手掌微微緊握,李元道便感覺到體內那充盈無匹的真元力,這時候他腦海中突然浮現出逃走前的那一幕,有些感嘆道。

「你小子還真是心黑手辣,連這麼一點機會也不放過。放心吧,歷經這次大戰後,那傢伙下場絕對好不到哪裡去。尤其是你最後那一掌,太犀利了。即便是不死也得半廢了,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他已經不足為慮了。」天麟戰矛悠悠道。

聞言,李元道點了點頭,事實也確實如此,風傲已經被重傷了。自己原先目的已經達到了,眼下最具危險的敵人就是那黑魔雷了。依照對方那種陰狠作風,這一次在自己手裡吃了如此大虧,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當務之急,自己必須要離開了。不然整個王都城都將會被這傢伙給搞得天翻地覆。「將小紫他們安頓好后,也該是時候前往神子門了。」望著天際那一輪驕陽,李元道自語道。旋即身影一閃,徹底消失自在了山脈間。

第二日當李元道再次現身之際,已經出現在了王都城之中。望著侯爺府邸前,那一臉惶恐戒備的侍從,李元道咧嘴一笑。當下身影一閃,猶如一道旋風般衝進了府邸深處。這過程之中,沒有一人敢出手阻攔。

片刻鐘后,李元道如願見到了小侯爺,對於李元道的到來,小侯爺自然是欣喜萬分。

「哈哈,真有你的。這次天元符殿吃了如此爆虧,真是大快人心。不過兄弟你也要小心,東方叔侄盡數被殺,這畢竟是一件大事,天元符殿總部必將親自過關注此事,你必須多加留心。」小侯爺哈哈大笑道。

沒有出乎李元道預料,荒山一戰事情在有心人引導下,還是傳播開來了。東方辰叔侄被斬殺,天道宗四名老者盡數被滅,這則消息在王都城內也引發了一場不小的轟動。幾大宗派都產生了高度戒備。

尤其是對李元道顯得更加忌憚了。

「呵呵,那些人純屬自找的,既然想要對付我,就要做好被滅殺的心理準備。對了,天道宗那一邊情況如何?有沒有出現什麼陌生面孔?」李元道沉吟了片刻,沉聲道。

相對於其他一些大宗派的反應動作,李元道更加在意天道宗一脈。畢竟那宗大勢力底蘊實在太深了,單單是一個風傲就如此難對付了。若是在跳出一個老傢伙出來,絕對夠讓李元道頭疼了,必須要早作打算。

「天道宗?似乎沒什麼大的動向,就連風傲那傢伙身影也徹底消失了,不知曉他們究竟再作何打算。這一點也要格外留心。」小侯爺補充道。聞言,李元道點了點頭,別人不知曉風傲處境,他可是一清二楚。那老傢伙此次被自己狠狠算計了一番,近乎半廢。

眼下若能夠出來見人,那還真是見鬼了。既然天道宗那邊沒有什麼太大動向,那自己也能夠稍稍輕鬆一些了在一番商談后,李元道差不多將王都城內各種情況都摸清楚了,最後他才將此行目的說了出來。

「雲飛,小紫,雲沉他們三人眼下怎麼樣了?」聽到李元道這番問話,小侯爺自然明白前者深意,當下手掌一揮,一道紫色符篆出現,直接遞給了李元道。「諾,這是萱雲公主讓我轉交給你的。符篆內已經記錄了他們三人具體位置。」

點了點頭,神識之力蔓延開來,剎那間便將那紫色符篆包裹,旋即在一道紫色光暈之中,李元道瞬間捕捉到了符篆內那一抹意念波動。接下來在簡單與小侯爺交談幾句后,李元道便大步離開了侯爺府邸。

眼下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黑魔雷那傢伙隨時隨地都回殺回來,自己必須要在這之前,儘快撤離王都城。因此對李元道來說,時間上有些緊迫了。

另一邊在侯爺府邸高樓處,兩道身影正矗立在樓巔之上,目光俯視著李元道離去的身影,其中一名威嚴中年人臉色有些陰沉,森森道:「真是不甘心就這般放過那傢伙。若不是估計到皇室內的旨意,本王還真想與那小子過過招。」 第二百九十九章前往神子門

中年人氣勢威嚴,身披之巔,一道白衣倩影矗立,渾身繚繞著一道朦朧的霧靄。

此時倩影身上一道冰靈符閃爍,剎那間變化為一道模糊場景浮現出來。赫然便是李元道等人離去的身影。秦然美眸凝望著冰靈符內那一道道模糊畫面,旋即玉手輕揮,將那些畫面盡數散去。

「終於走了么?傳說中的神子門,這傢伙竟然去了那種地方,真是一個出人意料的傢伙。」秦然喃喃自語道。旋即美眸深處掠過一道奇異光彩。旋即玉手一揮,在他手掌之上,也浮現出了一枚古樸令牌。令牌通體呈現出紅褐色,上面銘刻有一道道古老符文,在令牌中央處,神子門三個蒼勁字體浮現,透發出一股凌厲無匹的氣勢。

若李元道再次一定會驚呼,秦然手中這枚令牌與風驚雲交給他的令牌除卻顏色,字體不同之外,其他地方近乎一模一樣。而更加驚奇的是,在秦然這枚令牌背後,還銘刻有一個大大的戰字!

「轟!」幽谷之巔當李元道等人離去的片刻之後,天際盡頭一股極端暴戾的雷霆之力驟然洶湧而至,恐怖到了極點。

天穹之上,大片黑色墨雲涌動,猶如一座座上古魔山一般橫亘而來。而在這漫天墨雲之中,一道雷光豁然降臨而下,出現在了李元道等人剛剛離去之地。瞬間發出了一聲憤怒咆哮。

「空間法陣的氣息,混賬傢伙竟然給本座溜了。啊!該死的,小子你是我的獵物,哪怕是跑到天涯海角也逃脫不了本座的追殺……」

熾烈的雷光之中,一道恐怖身影浮現而出,渾身被無數漆黑紋絡覆蓋。當下他手掌一揮,無數魔雷之力炸裂開來,使得空間都徹底崩裂。旋即他身影一閃,驟然沒入了空間裂縫之中,眨眼間消失不見…… 神元中域,浩瀚無垠,地域極廣,這是神元大陸五大地域之一,也是其中最為古老的一處地方。在這片古老地域之上,埋葬著無數傳奇與輝煌。歷來都是整個神元大陸風雲核心之地。神元中域,與其他四大域相比,顯得更加浩大廣闊。

中域之上,諸多王朝,宗派勢力層出不窮,多如繁星,龐大的宗派競爭,籠罩在這片古老大地之上。此時,在中域邊緣之境,緊挨著東部大陸之地,一處古樸的青城內,淡淡的石塊堆積,聳立在青城中央一處巨大平台上。

此時石台光芒閃爍,一道道紋絡開始發光,最終化為化為了一道淡青色光幕擴散開來。與此同時,幾道身影也緩緩從光幕中浮現出來。「呼呼,總算出來了。這地方究竟是哪?」淡青色光幕漸漸收斂,李元道三人出現在石台之上,此時三人都好奇打量著四周陌生環境。

首先入眼的則是一片荒蕪,蕭條之色。破舊的古城,到處都瀰漫了各種青色老藤,雜草叢生,猶如一座荒蕪死城一般。這古怪場景一時讓他們有些反應不過來。此刻他們兩個正站立在一座破舊石台之上。

「空間法陣,竟然將我們傳送到了這個古怪地方。大哥,你確定咱們沒有被騙?這座古城看上去有些不對勁。」小紫臉色沉重,警惕打量著四方。不知為何,當他們出現在這古城的剎那,他便有一種極其不安的感覺。

彷彿冥冥之中進入了一片大凶之地。聞言,李元道臉皮微微一動,當下也不說話。眉心處金色小人發光,龐大無匹的神識力量驟然擴散開來,如潮水一般蔓延向了四面八方。以他們四人為中心,古城內所有一切場景瞬息間都清晰烙印入了李元道腦海之中。

「奇怪,這古城之內竟然沒有一點活人氣息。方圓數十里之內,都是一片死寂之地。看來這次咱們真的進入了一片兇險之地了。這蠻戰還真會給我找麻煩。」好半響后,李元道才將神識之力盡數收斂,此時他臉龐上也掠過一抹沉重之色。

「轟隆!」而就當四人一臉戒備之際,天際方向卻傳遞出一道悶雷轟鳴聲,旋即一股狂暴的元力波動驟然浩蕩開來,感應這一突變,李元道等人心頭都是一驚。不過接下來一幕卻讓他們感覺到無比錯愕。

「哈哈哈,青城法陣又被激活了。看來我宗門內又有新一批弟子抵達了。老夫倒想見識一番,究竟是哪一脈的弟子來了。」蒼老的大笑聲回蕩在天際之上,旋即剎那間,天際盡頭幾道刺目光芒掠過,瞬息間便降臨而下,出現在了李元道等人身前。

那是一名老者與十名年輕人,這些人降臨的瞬間,便將目光都鎖定在了李元道四人身上。尤其是那一名灰衣老者。老者面容紅潤,額頭很寬,身披一件灰衣大袍,此時正一臉玩味的打量著李元道等人。

「這些傢伙…都不簡單啊。」當灰衣老者等人都在打量李元道等人之際,後者也在認真打量著他們。尤其是那灰衣老者更是讓李元道等人心驚不已。依照李元道現在的神識力量,竟然都無法感應到後者真實修為,這一點就足夠恐怖了!


要知道即便是一尊宗師四層境高手在李元道面前,也將無所遁形的。還有一點,從先前這灰衣老者的話語中,李元道隱約間猜測到了眼前這幫人似乎就是神子門的!「唔,不錯的資質,難怪能夠進入這青城之中。

可惜啊,你們四人之中也就這小子有點潛力,這三人不夠格。小傢伙說吧,你們是哪個堂口的?」正當彼此間靜默之際,灰衣老者卻笑眯眯道。這一開口頓時讓李元道嘴角抽了抽。哪個堂口?

這話怎麼聽著如此彆扭,帶著一股那種匪氣。不過很快李元道也鎮靜下來,淡淡道:「老前輩,我兄弟四人之所以來到此地,也是受人之邀。諾,這就是我們的憑證。」李元道語氣平靜道。

說話間,手掌輕輕一揮,原先那黯淡無光的土黃色符篆出現,靜靜漂浮在了半空中。由於先前開啟空間法陣,土黃色符篆內部所蘊含的能量已經耗盡。只剩下一道空殼了。不過這在灰衣老者眼中也足夠了。

「土靈元符,這是神風堂一脈蠻戰兄妹的特有符篆。小傢伙你竟然會擁有此符,這麼說來,你就是這一屆被招選入神風堂的弟子了?」說到這裡,灰衣老者原先那渾濁的眼睛腫,瞬間掠過一抹精光,沉聲道。

「什麼!神風堂!這幫傢伙竟然是被神風堂看中的人,這怎麼可能。就憑他們這點實力,怎會有那個本事?」灰衣老者的話語聲剛剛落下,在他身後那十名年輕人頓時變色,紛紛驚呼出聲。顯然這則消息對他們來說,衝擊太大了。

同樣身為被選錄的弟子,他們更加清楚神風堂三個字所代表的意義。這時候他們目光不由望向了李元道身後小紫三人,莫不是這三個傢伙也是……「呵呵,諸位不要誤會。此次受邀之人只有我李元道一人,這三位是我的兄弟,與我結伴同行。」

「哼,笑話。單憑一枚土靈符篆還不足以證明你們身份。木清長老,弟子覺得這四人行跡甚為可疑。眼下在這緊要關頭,不若先將他們扣押下來,待我們將情況弄清楚后,再來處置他們。」其中一名年輕人臉色冷漠,目光森寒掃了李元道等人一眼,森森開口道。

這番話出口,讓李元道等人臉色一變,眼下可以斷定這些人便是神子門中的人,不過這幫人的態度卻讓他心頭產生了一些不好感覺。這傳說中的神子門貌似比自己想象中還要複雜了……

「咳咳,林飛不得無禮。眼下這青城之中並不安全,當務之急必須要儘快與宗門另外幾位接引長老匯合。至於這幾個小傢伙就將他們一起帶上。」

這時候,灰衣老者目光閃爍,沉聲道。「長老您這樣是不是太過……」身後幾名弟子聞言,臉龐上皆掠過一抹不甘之色,還想要再開口。但都被前者以眼神止住了。

「呵呵,李元道!這名字倒是不錯,既然你能夠進入這青城之中,也就說明你與我神子門有緣。不過想要順利踏足我宗派山門,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灰衣老者淡淡笑道,目光略帶深意掃了李元道一眼,這讓後者心頭微微一跳。

這木清長老話中深意,讓李元道心頭更加不安了。尤其是眼下這幾名年輕弟子對他的態度,非常冷漠。「娘的,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這神子門中怎會是這種情況。」李元道心頭咒罵了一句,小紫等人也都有些不憤。但都很好的隱忍下來。

轟隆!而就在這時候,青城另一邊又傳遞出一道悶雷般炸響聲,旋即一股赤紅色光焰衝天,席捲天地。「有一尊宗師境高手?」在這股驚人氣息爆發之際,李元道眸光一閃,豁然望向了天際。

「哈哈,木老頭看來這一次外出巡視,你們青雲堂新添加的弟子倒真是不少,真是讓我眼熱啊。」

浩大的雷音回蕩在天際,旋即在一道熾烈光芒之中,一尊紅衣大袍的老者浮現,老者身軀幹瘦,通體流轉著一道赤紅色光霞,一頭赤紅色長發飄舞,整個人猶如一座熾熱火爐般,散發著一股極其熾烈的火氣。

此時在紅衣老者身後,同樣跟隨著八名年輕人。每一個人都非常不凡,其中甚至有一兩人已經達到了跨入了宗師之境!實力非常強大。

看到這一幕,即便是李元道心頭也有些震動了。這神子門不愧是妖孽輩出之地,才不過是初步選錄的弟子,實力就已經達到了宗師之境。若是這宗門內妖孽級人物,又將會強橫到何等地步?

「火老頭,你速度倒不慢。好了,既然你來了,那我等也可以先里去了。」看到紅袍老者到來,灰衣老者微微變色,旋即笑道。旋即手掌一揮一道青色木牌,上面銘刻著一條青色龍紋。此刻青色木牌閃爍,釋放出一股強橫無匹的空間波動。

「嘿,你這傢伙性子還真急,放心這一次我可不會搶你的人。」紅袍老者輕哼了一聲,目光淡淡在木清老者身後掃視了一眼。

「咦?木清老頭,這傢伙似乎不是你們青雲堂選錄的人吧?不簡單啊……這傢伙我喜歡。」當紅袍老者目光觸及到李元道身上之際,目光爆閃。沉聲道。同時他手掌一揮,同樣打出一道赤紅木牌,一青一紅兩道光芒交融,瞬間撕裂了虛空,凝聚成了一道青紅色域門。

「哼,火原若你有本事的話,這傢伙儘管要去。嘿嘿,前提是你有這個能力,你再仔細瞧瞧。」青紅色光芒閃爍,木清長老臉龐上浮現出一抹壞笑,率領十名弟子率先走入了域門之中,最終當他身影快要沒入域門之際,再度開口道。 「嗯?木老頭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紅袍老者火原臉色微微一動,微眯著眼睛仔細在李元道身上打量著。直到這時候他才猛然留意到前者受傷那一塊黯淡無光的土黃色符篆。旋即用手一招,那道符篆便落入了他手中。

「這是土靈元符!嘿嘿,原來如此。小子想不到你竟然被那個堂口給看上了,真是出人預料。難怪能夠讓木老頭如此,有趣。哈哈,實在有趣。」望著那一道土黃色符篆,紅袍老者眼眸中精光閃爍,好半響后,才哈哈大笑。

此時他伸出手掌拍了拍李元道肩膀,輕聲道。「走吧,小傢伙既然你擁有這道符令,就隨我等人一同進入宗門吧。相信此刻宗派內某些人已經有些等不及了。」說完后,紅袍老者身影一動,剎那間便掠入了空間裂縫之中。

「這幫傢伙還真是古怪,蠻戰這小子究竟在搞什麼鬼?」望著木清,火原兩隊人馬先後掠入空間裂縫之中,小紫等人也有些急了。幾人目光都匯聚在了李元道身上。後者點了點頭,身影一動,也跟著掠入了裂縫之中。

眼下不管怎麼樣,這兩對人馬都是神子門中的人,既然李元道已經決定進入神子門了,就不會有這麼多顧忌。再者而言,在他手裡頭可還有風驚雲信物在手。實在不行的話,將這道保命底牌亮出來,足以保他們四人周全了。

「嗖嗖!」當下李元道沒有任何磨蹭,身影一動,與小紫三人先後掠入了空間裂縫之中。嗤嗤!青城之內,混亂的空間元力呼嘯,半空中那數丈大小的青紅色域門緩緩閉合,最終徹底消散,整個青城再度恢復了安靜。

此時一道道朦朧霧靄浮現,從四面八方洶湧而來,眨眼間便將整個青城都給籠罩進去了,顯得異常奇異……神元中域極南之地,有著一片數百萬里遼闊的古老山脈。這是從上古時代遺留下來的一片古老之地,在歷經了數千上萬年之後,依舊不曾毀去。

浩瀚山脈,延綿起伏,猶如一條條上古真龍盤旋蟄伏,氣象極其驚人。這片古老山域名為極南荒地。而神子門便隱匿在這古老荒地之中。荒地深處,無窮霧靄環繞,無數高達萬丈的峰脈擁簇在一起,形成一座巨大無匹的蒼天山脈。

濃烈的靈氣流動,近乎液態化,茫茫無盡,將整座巍峨山體都遮掩在內。此刻,在距離這片蒼天山脈數里之地,空間徒然扭曲起來,而後大片的熾烈光芒開始凝聚,最後化為了一道巨大無匹的空間法陣,浩大的空間元力波動驟然瀰漫開來。

在法陣中央處,一道道身影不斷閃現而出,都漂浮在了高空之上。為首兩人,赫然便是那木清,火原兩位長老。

「奔波了這麼久,總算是回來了。嘿嘿,這次你我都撈取到了足夠名額,就是不知曉其他那幫老傢伙怎麼樣了,真是期待啊。」火原長老輕撫長須,目光望向了天際盡頭那一道蒼天山脈,臉龐上也泛起了一抹期待之色。

「這次我宗門內接引堂諸多長老齊出,收穫自然巨大。火老頭我勸你還是多為自己手裡頭那幫小傢伙操心下。畢竟這才是我神子門審核第一關,接下來才是重頭戲。」聞言木清長老淡淡道。

不過很快他目光便停留在了隊伍身後,李元道三人,眉頭不由皺起來了。

「木老頭你說的不錯,這次我玄火堂自然不會落人之後。現在也該時候進入宗門內部了,但那四個小子怎麼處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