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吧,不過這鈺我是第二次見到,上一次見到那人擁有的是陰鈺,後來被人注滿水系能量拿去當定海神物了,至於其他用途我也不知道,總之這東西即使雞肋,又是無限至寶,如果陰陽齊全,倒是可以為將來的小世界增添兩樣神物。」玄青對著幾人說道。

「什麼神物?」李天賜忍不住快速追問道。

「太陽和月亮!」選表情看了一眼李天賜說道。

「呃……還真的是神物!」李天賜一聽玄青這話,無語了一下說道,太陽和月亮確實是神物,但是對小世界也應該是可有可無,因為他的五行空間都是隨著外界的時辰變化,外面黑天他這裡就黑天,外界白天五行空間內也是白天。

「不要以為五行空間同化成小世界以後還會和以前一樣黑白分明,如果沒有這東西,你也要想辦法尋找絕陽和至陰之物,否則小世界會一直初音混沌狀態。」玄青看著麗台那次的表情,頓時知道他的想法,開口說道。

「啊?」李天賜一愣,隨即看向手中的黑球道「那就用這個東西可以嗎?」

「當然可以,我不是說了嗎,這個完全可以替代太陽了,可惜沒有陰……」

「有,誰說沒有的,這東西應該正好是一對的。」瘋老頭突然打斷玄青的話,翻手將另一個黑球也取出來。

玄青虛幻的劍眉狠狠一挑,觀察了一陣另一個黑球之後對著李天賜說道「天賜,你絕對是天降大福之人,真是缺什麼就會適當的出現什麼給你,有了這對陰陽鈺,小世界將會變得更完美,至於這對鈺的其他用途肯定還有,以後你就慢慢發現吧。」

「是,我知道了師傅。」李天賜狠狠點頭,也感覺自己的運氣似乎太好了,這對東西他都想要束置高閣了,沒想到突然發現竟然對小世界有很重要的作用,看來好人絕對是有好報的,如果不是自己送給殭屍臉那些丹藥,即使關係再好,殭屍臉肖叔也不一定會送這對東西給自己。

「好了,正式開始通話空間吧,封兄這就需要你辛苦了,成與敗我們都不要在意,不過我想以天賜這種大氣運之人在,失敗的幾率並不會很大。」玄青讓李天賜先將兩枚黑球收好,然後對著瘋老頭說道。

「哈哈,好,那就開始吧,我也好久沒有這樣活動了,如果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還請玄青兄不吝指教啊,魔狐瑩瑩姑娘,如果我真元不濟你們可別袖手旁觀啊!」瘋老頭哈哈一笑說道。

玄青和魔狐同時點了點頭,平時無論這麼說鬧,如果真的有正事,誰都會認真對待,即使魔狐這時也不會反駁瘋老頭,而瑩瑩從來不怎麼說話,不過有需要她的時候,她更是一點反對意見都不會有。

李天賜在一旁只能瞪眼看著,雖然開始說是師傅親自動作,如今改成了瘋老頭,李天賜略有遺憾見不到師傅出手,但是兩人這樣決定,絕對有他們自己的道理,自己除了等待就是看著。

要想將空間同化,首先自然是需要兩處空間在一起,所以幾人直接順著五行空間,從瘋老頭留在古武界的傳送陣盤來到古武界。

「盟主,您回來了!」

此時這裡沒有玉守玄和金烈千面狐,但是也有其他曾經的武林盟副盟主守護,見到李天賜離開不久又返回,連忙恭敬招呼。

「嗯,又回來了,不要叫我什麼盟主了,武林盟已經解散了,現在你們還是歸屬各自之前的勢力,可以叫我李少也哭叫我李天賜。」李天賜笑著和對方招呼了一聲糾正道。

「這……好的李少,不知道您還有什麼事情需要吩咐嗎?」這人也是一個先天武者,但是在李天賜面前他感覺自己真的很渺小,就算李天賜不再做什麼盟主,和他們也沒有什麼直系的上下屬關係,但是在古武界依舊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對李天賜表露不敬之色。

「吩咐沒有什麼,計劃臨時有點改變,等下古武界可能會出現一些變化,你笑著去通知一下各大門派,讓他們以最快的速度向東遷移吧。」李天賜略帶歉意說道,這個他也沒想到師傅和瘋老頭會這麼快就進行空間同化。

「沒關係的,空間同化不會傷害到古武者,只要出現波動時運轉能量抵抗,就會被空間排擠到空閑區域。」玄青這時在一旁開口說了一句。 李天賜一聽連忙點頭,這樣的話就沒有什麼關係了,最多讓那些門派損失點物品,這對以後都是修真者的他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那名古武者這是也注意到了玄青,緊盯著玄青看了一陣,突然瞪大了雙眼,全身開始顫抖起來,最後撲通一聲跪到再低狠狠磕頭道「弟子青冥拜見玄青祖師!」

顯然,這名古武者認出了玄青,這也不算多奇怪,在古武界不到千年歲月中,所有古武者都必須承認他們的祖師是玄青,一萬倍沒有玄青,他們這的人還是會過著原始人的生活,更別說修鍊古武了,就算玄青消失了數百年,所有門派勢力的大殿中依舊立著玄青的雕像。

「起來吧,以後我會經常在這裡出現的,就不用這麼大驚小怪了。」玄青看了一眼那古武者,淡淡開口說了一句。

「是,祖師,有您回來,絕對是古武界之福!」那古武者停了選清的話,一點反駁不敢有,連忙恭敬起身恭維了一句,其實他心裡還想說一句,原來這次古武界變化是玄青背後操控,早知道的話,您出來說一句話,哪裡還有這麼多麻煩事,所有古武門派知道李天賜是您徒弟,誰還敢有一點不支持?當然,這些話他也只是敢想一下,打死也不敢說出來。

玄青不在理會這古武者,那古武者也就很識趣的快速退開,然後轉身帶著不遠處的手下人快速離開了這裡,他要將玄青出現的消息一最快的速度傳遞出去,同時也要傳遞古武界很快要出現波動的消息。

「我先來幫封兄刻畫融合陣吧,也能讓你節省一些體力。」玄青在那些古武者離開之後,對著瘋老頭說道。

「嗯?玄青兄可以繪製陣紋嗎?」瘋老頭一愣問道,玄青這樣的狀態,很多事都是無法做到的。

「還可以,恢復了這麼久,精神驅動還可以做一些事,等一下你要做的事很多,幫你分擔一些沒關係的。」玄青微微一笑說道。

「這樣,那也還,我布置引動陣,將這裡的五行能量引動起來。」瘋老頭聽玄青這樣說,也沒有再推辭。

「師傅,需要我做什麼?」 暗黑流放世界 李天賜見玄青都準備出手幫忙,也連忙開口詢問起來。

「你?看著就可以了。」玄青看了一眼李天賜,微微一笑說道。

「呃……好吧!」李天賜瞬間尷尬了一下,然後退到了一旁老老實實的看著。

瘋老頭看了一眼李天賜嘿嘿一笑說道「小子,你師傅和我都要繪製陣紋,你想看誰的?」

「我……」李天賜一陣為難看誰的?心裡自然是想看看師傅玄青如何繪製陣紋,但是這樣說的話,會傷瘋老頭的面子吧。

「瘋子你就別鬧了,你是誠心為難天賜吧?」魔狐這時開口給李天賜解了圍。

「哈哈,娛樂一下這小子而已,你還是乖乖看著你師父繪陣紋吧,機會難得!」瘋老頭哈哈一笑,說完身影一閃就不知道了去向。

「師傅?」李天賜有些無語的看了一眼玄青。

「你不用多想,看著就好,不過我繪製陣紋可能會很快,陣法等級有點高,你就算看清了也未必能理解。」玄青對著李天賜說了一句。

「哦,我知道了師傅。」李天賜點了點頭,玄青絕對不會忽悠他,既然這樣說了那他除了看著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

玄青見李天賜沒有了什麼問題,也準備開始繪製陣紋,因為不能實物繪製,玄青只能靠精神力來虛空繪製,這就需要一點準備時間來醞釀精神力。

靜靜等了將近三十秒左右,李天賜突然感到玄青身上一陣精神力波動,隨後就看到一道淡白色的精神能量從玄青身上出現,這道能量一出現就像一道被人控制的長繩在半空不斷盤旋扭動,幾個呼吸之後這道長繩一般的能量就在半空中盤旋出一道陣紋。

陣紋完全是精神能量繪製而成,在半空中似乎凝固了一下,然後玄青輕喝了一聲,這道精神能量形成的陣紋突然像是變成了鐵質一般轟然從半空向西面墜落,然後轟的一聲,硬生生的砸入了地面,地面之上瞬間形成了一道深深的銀白色陣紋圖案。

太快了,李天賜第一次見到這麼快形成陣紋的,而且還是用精神力虛空繪製的。

「師傅,這好快的速度!」李天賜見玄青已經這完成陣法設置,連忙開口說道。

「不快也不行啊,我的精神力也只夠支撐這一次而已。」玄青略帶苦笑著說道,此時他的狀態明顯有些不好,整個人都顯得有些萎靡不振的感覺。

「師傅,您沒事吧?」李天賜很快發現了玄青的異常,連忙關切道。

「沒事,就是最近恢復的精神力消耗光了而已,過段時間就好了。」玄青淡淡一笑說道。

「我給師傅輸送一些精神力!」力挺此立刻說道。

「沒用的,殘魂這樣的消耗你給我補充之後也不會讓我回復,只能靠我自己慢慢恢復,不過你給我輸送一些能量,倒是可以讓我多在外面停留一段時間。」玄青微微一笑對著李天賜說道。

「好。」李天賜連忙點頭,然後釋放自己的精神力向玄青輸送過去。

如今李天賜的精神力十分強大,就這樣憑空輸送精神力都不費吹灰之力,一縷縷精神力進入玄青的殘魂當中。

「夠了天賜。」兩分鐘的時間,玄青叫停了李天賜。

「我沒事的師傅,我精神力現在很強呢。」李天賜說的大實話,現在他的精神力強的都有些不知道該如何用了。

「我知道你現在精神力很強,但是也沒有必要如此浪費,再多了對我也沒有什麼用處。」玄青說道。

「哦!」李天賜見玄青如此說,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將精神力收了回來。

「接下來我們就都是看客了,剩下的就要辛苦封兄和魔狐了。」玄青精神恢復了一些,對著魔狐和李天賜說道。

「我能做的也就是出一點苦力了。」魔狐淡淡一笑說道,她說的也是實話,對於陣法她一竅不通,幫忙也是給瘋老頭當能量儲備而已。

「你可是很重要的,封兄一個人的能量可是不夠支撐兩個空間融合到一起的。」玄青看著魔狐淡淡說道。

魔狐難得微微一笑,沒有再客氣,能多出一份力,也算是意見好事,雖然現在表面上關係都很好,但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的道理她認知最深,如果今天她一點力不出,她以後在這空間內會感覺很彆扭。

「主母,還有我,我也可以幫忙。」瑩瑩難得主動要求了一次。

「嗯,需要你的時候,自然不會讓你閑著。」魔狐對瑩瑩很是和藹的點了點頭。

「師傅,這空間同化到底是怎麼樣進行的?」李天賜見瘋老頭不知去向還不歸來,就想了解一下這空間同化的細節。

「空間同化其實並不複雜,只要在一個空間內刻畫上融合陣,將兩個空間的頻率調節到一致,然後就可以向一起融合了。」玄青很是乾脆的說道。

「啊?這麼容易?那……封前輩還去刻畫什麼陣法?」李天賜一愣,隨即想到瘋老頭的行動。

「我說的同化融合是兩個相對等的空間,我們如今的相差有些過於懸殊,封兄要將這個空間的五行引動,然後將這放小世界的那一絲秩序破環,這樣融合起來會相對容易有些,否則有了規則的小世界是不可能輕易被融合的!」玄青給李天賜解釋了一下。

李天賜一聽,頓時明白了,這古武界畢竟存在幾千年了,就算曾經沒有規則,但是人們在這裡生活久了,也會逐漸生出一絲天地規則,天地規則這東西李天賜了解的還很淺顯,但是她很清楚,天地規則不可侵犯,想要融合它事絕對不可能的,所以只能將其破壞掉了。

就在玄青和李天賜的這番話說完的時候,突然幾人感覺到整個古武界狠狠一震,隨後周圍的五行能量開始波動起來,而且越來越劇烈,幾乎在一個瞬間之後,這些五行能量就呼嘯著向上空衝去。

「這是這麼了??」李天賜有些發懵,剛剛有些天崩地裂的架勢,下一秒有安靜的向沒有發生過什麼,唯一記錄剛剛一幕的可能就是身邊的五行能量再也感受不到一絲了。

「封兄的引動陣開啟了,這不過是剛剛開始,等下會有更大的動靜的!」玄青看了一眼遠處的天空,淡淡的開口說道。

李天賜劍眉一挑,見玄青沒有再對給自己解釋的跡象,也不在多問,學著玄青一樣,微微仰頭向著遠處天空看去,魔狐和瑩瑩也是同樣動作,都想看看玄青說的大動靜是什麼樣的。

李天賜還以為這大動靜很快就會到來,可是足足等了一分鐘天空還是一片寂靜,就在他疑惑著想要再次詢問時,突然天空一道刺眼的強光閃電突兀的閃耀起來,長龍飛舞一般在天空久久不散,然後下一秒,一道震耳欲聾的雷聲響了起來。 李天賜被突如其來的異變嚇了一跳,瞪著眼看著遠處天空的景色心中有些震撼,果然是大動靜!

這種景象足足持續了三分鐘左右才逐漸停歇下來,估計整個古武界此時的古武者都已經被驚動了。

當閃電雷聲徹底停下下來時,李天賜突然發現,天空似乎變得混沌起來,彷彿陰天一般,但是李天賜知道這絕對不是陰天。

「規則被破壞,天不低混沌,沒想到這小世界的規則已經變的如此脆弱了。」玄青看著天空又感嘆了一次。

「師傅,心中這裡的規則被徹底破壞了嗎?」李天賜有些不明白這其中的道理,忍不住再次問道。

「嗯,引動了五行混亂之力,將原本就比較脆弱的那一絲規則徹底破壞了,如果不儘快將小世界和你的空間融合,這方小世界只能再維持一個月了。」玄青點點頭說道。

「這……李天賜一驚,此時他才真正的體會到規則之力的強大。

就在這時,遠處一道身影快速靠近,兩個呼吸之後,瘋老頭出現在幾人面前。

「封兄辛苦了。」玄青看到瘋老頭,直接開口說道。

「布置了兩個陣法而已,算不得什麼辛苦,我們心中就開始真正的融合同化吧,免得等下小世界穩定下來,還會多費一些力氣。」瘋老頭搖了搖頭說道。

「好的。」玄青乾脆的點了點頭。

「小子,將你的空間開啟在融合陣一旁,還有將你空間內的活物都放出來。」瘋老頭對著李天賜說道。

李天賜連忙點了點頭,將五行空間開啟在融合陣的旁邊,然後將裡面的生物一個個向外招出。

其實空間內就一個黑魔教主是人類,剩下的就是五小福和訾龍了,李天賜先是將黑魔教主放了出來,本來還在做實驗的他突然轉換了場景,先是一愣,隨即就大概明白過來沒有太多的恐懼,因為這情況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李醫生,這又是什麼情況?這是什麼地方??」黑魔教主一反應過來,頓時問道,他擔心問的晚了會像上次一般被直接打昏過去。

「不要多問,不像昏睡就在一旁看著,以後你不用在哪狹小的空間了,給你一個大世界發展。」李天賜淡淡看了一眼黑魔教主說道。

至於玄青幾人早就知道這黑魔教主的存在,根本都看的多看他一眼。

黑魔教主也不傻,聽李天賜一說,頓時閉嘴站到了一旁,有什麼話也不敢再張嘴了。

接下來就是一群五小福,這些小東西一出來,明顯有些不舍五行空間的氣息,嗚嗚叫著想要跑回,不過都被李天賜連忙阻止了。

「都過來。」瑩瑩見五小福有些不老實,連忙輕輕拍手叫了一聲。

這些小東西都有記憶,從小就被瑩瑩收養,雖然和五行空間氣息融合,但是對瑩瑩依舊有著感恩和親近之心,見瑩瑩叫它們,頓時歡叫一聲就跑去瑩瑩的腳下,歡快玩耍起來。

最後還有一個就是訾龍了,李天賜微微猶豫了一下才將訾龍放了出來,因為訾龍在進化,李天賜擔心驚擾到它,所以一直都用空間能力將其封閉包裹起來,一放出來就離開了空間的封閉保護。

李天賜有些擔心驚擾到訾龍,所以動作十分輕柔,不過即使這樣,當訾龍一出了五行空間之後,頓時小小的身體一震還是醒了過來。

「啊!大壞蛋,你吵醒我做什麼!」訾龍一清醒,也沒有看周圍的狀況,直接開口對著李天賜不滿的叫到。

「呃,我已經夠小心了!」李天賜無奈的回應了一句。

「哼!沒事你動我做什麼?」訾龍不滿的叫了一聲,然後小嘴猛然一張,將剩餘只有鴿蛋大小的五彩龍石吞進肚中,然後才轉身看向四周,這一看驚異道「這不是那個小世界嗎?怎麼變成這個德行了?咦還有到殘魂?」

「不許無理,這時我師父,還有封前輩,魔狐前輩喝瑩瑩姐。」李天賜擔心這小東西口無遮攔的惹怒了玄青幾人,連忙打斷給它皆掃了一下。

看到訾龍,玄青幾人都瞬間將目光看向訾龍,連玄青帶著一絲驚奇,龍族他們都接觸過,但是訾龍卻是第一次,而瘋老頭和魔狐也都知道,李天賜給他們的數百斤龍涎液都是這訾龍的產物。

「都這麼強大了,還這麼盯著我幹嘛?」訾龍被幾人盯的有些不自然了。

「你好小東西,感謝你一直跟著我的弟子。」玄青這時很是嚴肅的對著訾龍說道。

「啊?不用謝,這壞蛋也幫過我的,我們是友情平等契約。」訾龍對玄青的客氣有些不太適應。

「小東西,我們也做個朋友吧,我可比這小子厲害的多哦。」瘋老頭這時靠上來,對著訾龍一臉嘿笑著說道。

「近千歲的老傢伙了,想誘拐小孩子?」魔狐在一旁沒用訾龍說話,直接開口諷刺起來。

「我才八百多歲,都不一定有這小東西年紀大呢!」瘋老頭一瞪眼反駁起來。

瑩瑩在一旁不說話,只是滿臉好奇的打量著訾龍,她是真正的第一次見到真龍。

訾龍也是左看右看一臉的好奇,同時小眼珠也是一陣亂轉不知道打著什麼主意。

「好了兩位,咱們還是正事要緊吧,等忙完這事,各位就可以完全放鬆了。」玄青見這兩人兩句話就開始鬥嘴,有些無奈的打斷兩人說道。

「什麼正事?天賜壞蛋和我說說。」訾龍聽完玄青的話,閃身盤踞到李天賜肩頭好奇問道。

「我們要把古武界和五行空間融合到一起,以後你就空間發揮了。」李天賜對著訾龍說道,一直以來訾龍就算在外面也要遮掩一下形態和行蹤,這讓她很是不爽,以後有了這個你的空間小世界,足夠訾龍自由翱翔了。

「啊?五行空間要長大了嗎??」訾龍聽了李天賜的話,頓時小眼睛狠狠一亮道。

「沒錯,就是這麼個意思。」李天賜點了點頭道。

「太好了,以後再也不用憋在那個小空間了,趕緊趕緊融合吧,我可以幫忙。」訾龍興奮開口,竟然要主動幫忙。

「你能幫什麼忙?對了,你進化了這麼久現在到什麼境界的實力了?」李天賜突然想起了訾龍的境界問題,畢竟吸收龍氣石這麼久,怎=境界應該增長不少吧。

「肯定比你……啊?你這壞蛋吃了什麼?怎麼能變得比我還強了?」訾龍本來還想自得一下,不過說話時感受了一下李天賜的實力,頓時驚呼一聲,滿是不滿的和不信語氣。

「呵呵,你睡的太久了,這些天我可是經歷很多有有意思的事,你還是趕緊說說你的境界吧,然後等一下我再和你說我都經歷過什麼。」李天賜對訾龍很了解,知道這麼說話才能讓她順從一些。

「啊?什麼有意思的事?好,一會和我說啊,我現在和你們人類相比,應該算是剛剛進入金丹期吧。」訾龍驚奇了一下之後,說出了自己的境界。

「乖乖,你這也很快啊,睡了一覺就到金丹期了,和我基本一個境界,我也算是金丹期啊!」李天賜也是驚嘆了一下說道,這訾龍的晉陞可比他舒服太多了。

「不可能吧?你要是剛達到金丹期,我怎麼可能感受不准你的氣息?至少要金丹後期才可能這樣的。」訾龍頓時又是滿滿不信的語氣。

「天賜,你們兩個晚一點再聊吧,馬上融合了,你要控制空間不反彈。」玄青在一旁看著李天賜和訾龍聊起來有些沒完了,無奈的打斷提醒了一下。

「啊,對不起師傅,我知道了。」李天賜連忙歉意了一下,等候瞪了一眼訾龍,有些埋怨這小東西拉著自己聊起來沒完。

訾龍也回瞪了李天賜一眼,意思很明顯,你要是不和我說,我能和你聊嗎?

「好了,我要開始了,小子等一下你先控制五行空間幫我吸收空間,然後在我通知你的時候,你再控制空間徹底放開抵抗。」瘋老頭這時也開口對著李天賜說道。

李天賜眉頭皺了一下,理解了一下瘋老頭的意思之後才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前輩,我這可以開始了。」

瘋老頭點了點頭,又對著玄青點了點頭,然後雙手快速結成一個手印直接打在融合陣上,一陣強烈的光彩從融合陣上升起,瘋老頭沒有停下手印,連續不斷的對著融合陣內打著著手印,李天賜不知道這些是什麼意思,只能感受著融合陣的持續變化。

足足過了五分鐘,瘋老頭足足打了上百道手印在這個融合陣才暫時停了一下,李天賜緊盯著融合陣,這時的融合陣已經變成了一道巨大的能量柱,直徑粗有五米直衝天空,似乎要將天捅破一般。

當能量柱無法用肉眼再看到盡頭的時候,突然在能量柱的盡頭出現了一個黑洞一樣的東西,這黑洞的面積越來越大,就在李天賜目瞪口呆的注視時,突然聽到瘋老頭突然喊了一聲「小子,開始吸收!」

李天賜一愣,在他不知道要吸什麼什麼時,突然那上方的黑洞出現了異變,從那黑洞當中一道灰暗顏色的物體急衝而下,直奔五行空間的空間之門,李天賜瞬間明白,瘋老頭讓自己吸收的就是這個了。 這道灰暗顏色的物體從黑洞內衝下來,李天賜連忙將空間之門的位置移動了一下,將空間之門從豎立狀態變成橫倒形態,這樣更利於吸收從天而降的物體。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