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以後你跟詩詩就住在這裡,只要你們不嫌棄,住一輩子都行。」方逸天笑著說道。

「我、我怎麼會嫌棄,只是我難以相信……逸天,這套房子可是不便宜,你、你……」柳玉看著方逸天,說道。

「我說了,錢對我而言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跟詩詩要快樂。好了,我們開始將這些東西都收拾好吧。」方逸天一笑。

而這時,搬家公司的員工已經是把大包小包的東西都搬了上來,方逸天付了錢后他們便是離開了。

這些東西裡面更多的是柳玉跟詩詩的衣服以及生活用品等。

柳玉沉浸在激動與難以置信的欣喜中,久久未能回過神來,知道方逸天叫喚她之後她才回過神來,而後便是著手將她的衣服什麼的搬進了一間寬大的卧室內。

而後柳玉將廚具碗筷什麼的也搬去了廚房擺放好,一切都收拾妥當之後她才輕吁口氣,朝著客廳走去,看著站著的方逸天,她欣喜一笑,便是走過去忍不住抱住了方逸天,說道:「逸天,直到現在我都難以置信呢,這裡真的是以後我跟詩詩住的地方嗎?」

「當然是真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了?」方逸天一笑,伸手捏了捏柳玉的俏臉,說道。

柳玉一笑,雙手抱著方逸天更加用力了。

「逸天,你出汗了,是不是很熱啊?」柳玉感覺到方逸天的身體一陣溫熱,他的臉上、脖子上更是流著熱汗,便問道。

方逸天點了點頭,說道:「有點,剛才搬了東西,是有點熱。」

「那要不去洗個澡吧,看你出了一身臭汗呢。我也把洗浴的帶過來了。」柳玉說道。

「也好,洗個澡了會清爽些。」方逸天一笑,說道。

豪門寵妻初養成 柳玉笑著點了點頭,而後她想起了什麼般,一張嬌艷美麗的臉忽而泛起了一抹醉人的紅暈,她抬起了眼眸,看著方逸天,說道:「逸天,要、要不我跟你一起洗吧……」

「額?跟我一起洗?」方逸天一怔。

「我、我想跟你一起……」

柳玉紅著臉,可仍然是羞紅著臉說道。 說做就做,自從那天林浩峰說要在鎮上開個烤魚攤后,好像就變得忙碌起來。

不過,他還是會每天抽時間過來陪韓小貝玩會兒,有時也會問問韓楉雪的意見。

「楉雪,你說我給烤魚攤取個什麼名字好?」

這日事情都忙的差不多了,正好過來看韓楉雪和韓小貝,順便問問烤魚攤的名字。

林浩峰自己想了好幾個名字,都覺得有些差強人意。

韓楉雪見林浩峰對烤魚攤這麼上心積極的,也熱心的幫忙,有時會問找好貨源沒有,有時擔心他資金不夠,要借他銀兩。

不過對這些事,林浩峰都一律回復:「不用擔心,村口老韓頭是個捕魚好手,已經答應把每日補的魚賣給我了。放心吧,我攢的銀兩足夠了。」

聽林浩峰這樣說,韓楉雪也不再多問,不過倒是把空間里那種調味的辣椒都拿了出來讓林浩峰作為烤魚的調料,這個林浩峰倒是沒有拒絕,欣然接受了。

這會兒聽到林浩峰問她烤魚攤的名字,韓楉雪仔細想了想,說道:「不如叫『飲水思魚』,怎麼樣?」

「飲水思魚?一喝水就想起我的魚。」

林浩峰一拍巴掌,高興的說:「這個好,就叫『飲水思魚』。」

林浩峰走的時候告訴韓楉雪,他打算明日到鎮上去轉轉,選個位置好點的地方租下來,烤魚攤就可以準備開張了。

韓楉雪想了下,告訴林浩峰明日和他一起回鎮上,於是林浩峰心情很不錯的離開了。

來韓家村也有十來天了,本來也只是帶韓小貝來散散心,這幾日看韓小貝精神狀態挺好,心情也很不錯,韓楉雪覺得也是時候該回去了。

雖然醫館里一切都盡然有序,但也不能長時間離了主事的人。

晚上,韓楉雪告訴韓小貝明日就要回益生堂的消息的時候,韓小貝正在和白貂一起玩耍,還記得那日吃完烤魚回來,韓小貝一進門就看見兩隻白貂時那一臉驚喜的樣子。

連聲對著韓楉雪說道:「娘親,你真是太好了,知道我想白貂,就把它們帶來了。」

韓楉雪說要回益生堂,韓小貝也沒有什麼反應,只回了聲:「知道了。」又帶著白貂跑到外面玩去了。

見韓小貝不怎麼在意,韓楉雪去收拾明日要帶的行李了,相比較來的時候一大車的東西,回去就簡單多了,只帶韓小貝讀書用的文房筆墨就好了。

就連衣服鞋襪這些也可以不用帶,留在這裡,下次回來還可用,她在柜子里都放了樟腦丸之類的,也不怕蟲子。

至於藥材這些東西,韓楉雪直接放在骨戒空間里。

第二日,韓楉雪早早帶著韓小貝起來用了飯,等著林浩峰過來一起回鎮上,看到闊別多日的益生堂大門時,韓楉雪微微笑了笑,帶著韓小貝走了進去。

看到離開多日的掌柜的,小馬很是熱情的上前迎接。

「掌柜的,你回來了!累不累,渴不渴?這些日子玩得開不開心?」

韓楉雪沒有理會小馬,李管事和坐堂的大夫看著牽著兒子進來的韓楉雪,笑著朝她打了聲招呼:「掌柜的。」

見韓楉雪向他們點頭,邁步向後院走去,就各忙各的事去了。

小馬見韓楉雪沒有應他的話就走了,也不覺得尷尬,「幾日不見,掌柜的好像越來越漂亮了。」

他才接著招呼來抓藥的客人。

韓楉雪來到後院,正好遇上買菜回來的鄭氏,少不得又寒暄幾句。

鄭氏一臉的驚訝:「楉雪,你怎麼回來了?是韓家村有人欺負你嗎?韓秋玉母子?」

聽著鄭氏的話,韓楉雪不免有些好笑,難道她是那讓人欺負的只知道躲回家的嬌小姐不成。

不過,她還是答道:「走了挺長一段日子了,就回來了。」

見韓楉雪不是因為被欺負回來的,鄭氏也不再說什麼,只道:「回來了好,回來了好。你剛回來,也累了,先去休息吧。」說完提著菜籃子往廚房走去。

韓楉雪確實有些累了,就帶著韓小貝一起回屋休息去了。

本來韓楉雪是打算和林浩峰一起去看看烤魚鋪子的,不過林浩峰告訴她,他前些日子已經託人打聽好了,有個位置不錯的攤子要出租,今日他就是過去看看,若是合適就先交些定金。

見林浩峰心裡有成算,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條的,韓楉雪也就不跟去湊熱鬧了,只讓他辦好了事就到益生堂來,林浩峰應好,將韓楉雪母子送到益生堂門口就離開了。

我的手機可能穿越了 其實林浩峰當然想多和韓楉雪在一起相處,不過不願意她帶著韓小貝一起奔波勞累,只好先讓他,回去休息了。

韓楉雪正把從萬福山帶回來的藥材整理好,走出製藥房,一般她再製藥房的時候是不允許有人輕易打擾她的,而這次帶回來的藥材確實不少。

這都得歸功於韓楉雪這段時間時不時的往萬福山跑,所以等她得到消息時,林浩峰已經來了好一會兒了,正在院子里陪韓小貝和糰子圓子玩耍。

哦,糰子和圓子就是那兩隻白貂,是韓小貝剛給它們取得名字。

昨晚上睡覺的時候,韓小貝興沖沖的對韓楉雪說道:「娘親,我們給白貂取個名字吧。」

韓楉雪有些疑惑,好好的怎麼又想起給白貂取名字了:「怎麼想起給白貂取名字了?」

韓小貝無奈的道:「每次我叫它們白貂,白貂,要麼就一隻也不過來,要麼就兩隻一起過來。」

不過韓小貝馬上又高興的說:「我想等給他們取了名字,到時候我想叫誰過來就叫誰過來了。」

看著可愛的小臉上小小的得意,韓楉雪好笑的問:「嗯,那你想給他們取什麼名字呢?」

韓小貝認真的想了想:「大的那隻叫糰子,小的那隻叫圓子好了。」

見到林浩峰和韓小貝玩的高興,韓楉雪也沒有上前打擾,轉身去了廚房,吩咐鄭氏多做幾樣菜,然後回房拿出本醫書,看了起來。

林浩峰領著玩累了的韓小貝進屋時,韓楉雪才將醫書看了一小半,見著滿頭大汗的兒子,忙放下書拿出手絹給他擦。

「林大哥,你的事都辦妥了嗎?」

林浩峰看著韓楉雪美麗的臉龐上滿是溫柔,愣了下,才回到:「嗯,都談妥了,二兩銀子一個月,二十兩銀子一年,我先租了一年的,交了五兩銀子的定金。」

韓楉雪點點頭,二兩銀子一個月租個攤子不算便宜,但如果位置好的話,還是划算的。

「林大哥,你不是打算租個房子嗎,今日就先留在這裡歇一晚,明日我在陪你去看房子吧。」

林浩峰確實想在鎮上租個房子,住的離韓楉雪近了,也好更好的照顧他們母子,就點頭答應了,轉了話頭,說起其他事來。

早上,用過早飯,林浩峰和韓楉雪就帶著韓小貝出門了,雖然出門的次數不算少了,但韓小貝依然興緻不減,好奇的東瞅瞅西看看。

他們先到一家專門做招牌的店,把要求講清楚,然後讓韓小貝寫下『飲水思魚』四個字,定了兩日後來取,就離開了。

原本,林浩峰是想讓韓楉雪為烤魚攤寫名字的,不過韓楉雪覺得這樣不妥,就提議讓韓小貝來寫,林浩峰雖然有些失落,但覺得由韓小貝來寫也不錯,就同意了。

韓小貝得知要讓他為林浩峰的烤魚攤提字的時候,高興的跳了起來,連著好幾天都認真的練習寫字,力求做到最好。

從招牌店裡出來,他們找到一個專門做賣房租房的房牙子,叫辛老三。

林浩峰只有一個人,也住不了多大的房子,就對辛老三說,只要個一進的房子,環境好治安好就可以了。

聽了林浩峰的要求,辛老三想了下,笑道:「林兄弟,你運氣真是不錯,我手上剛好有個符合要求的房子,主人家急著離開說要賣了,價格很便宜,就是要一次性付清,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林浩峰想以後肯定是要長期住在鎮上的,買個院子也好,但也沒有馬上同意,只說先看看再說。

於是,辛老三帶著他們去看房去了。

辛老三果然沒有騙他們,這個一進的房子乾乾淨淨,傢具齊全,院子里還種了些花草,看得出原來的主人是個懂得生活的。

而且更好的是,這房子離林浩峰的烤魚攤很近,離韓楉雪的益生堂也只有一條街的距離,這讓林浩峰很滿意,可是當知道買下這房子要二百兩時,林浩峰又有些猶豫了。

他這些年的積蓄也才二百多兩,加上租烤魚攤,買魚等一些花費,他身上滿打滿算也沒有二百兩了。

韓楉雪看出了林浩峰的猶豫,勸道:「林大哥,我看著房子不錯,價格也合理,錯過了就可惜了,若是你銀錢上不方便,我可以先借你,等以後再給我好了。」

韓楉雪知道,若是直接說幫他出了,林浩峰一定不會接受的,只好說先借他,而且這房子真不錯,就她知道的,這樣一座房子在上京要五百兩銀子。 下午左右,方逸天接到了小刀的電話,電話中小刀說張老闆與侯軍已經是驅車來到了天海市,揚言今晚非要喝個暢快。

方逸天便是告別了柳玉,他驅車過去跟小刀他們匯合。

方逸天一路驅車來到了夜朦朧夜總會,下車走進了夜總會裡面便是聽到裡面傳來了陣陣豪邁爽朗的笑聲,從中,他聽到了張老闆那極具特色的粗獷笑聲,他心中便是禁不住一笑,加快步伐朝著裡面走去。

走進去后便是看到夜總會的大廳內小刀、劉猛、吳華、張老闆跟侯軍他們五個男人坐著,面前擺著幾瓶洋酒,在那兒談笑風生。

「喲,今天挺熱鬧的嘛……老張,你丫的上來挺快的啊。」

方逸天走了過去,率先開口笑著說道。

「方老弟,總算是見到你了。他娘的,最近你跟刀兄弟他們瞞著我去美國,倒是把我冷落在這邊,你太不夠意思了啊。」看到方逸天後張老闆站了起來,笑罵著說道。

方逸天笑了笑,走過去坐了下來,說道:「你以為去美國是去享樂啊?還要帶你去?」

「要是去享樂我還真沒興趣。別以為你們幾個在美國那邊的事我不知道啊。前幾天看著鋪天蓋地的報紙報道著美國那邊的事件,戰狼之名名聞全世界。我一看就知道你小子有行動了。有行動了也不叫我,是不是不夠意思?」張老闆說著,給方逸天倒了杯軒尼詩,說道,「你先喝一杯。」

方逸天笑著搖了搖頭,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說道:「美國之行過於倉促,連夜就去了,哪能通知你啊。再說那點任務,我跟小刀與劉猛加上龍大哥,足以!用不著你老人家出手。」

「媽的,說來說去你這小子嫌我歲數大不是?」張老闆沒好氣的說道。

「哈哈,老張啊,按照我說你這個年紀該找個婆娘好好處著,生個兒子傳宗接代了。」小刀一笑,說道。

「小刀,你聯合這傢伙來擺我不是?」張老闆說著,禁不住一笑。

「哈哈,美國之行結束了,以後說不定還有其他的行動嘛。來,先喝酒。」劉猛一笑,說道。

而後眾人便是舉杯先喝了起來。

「方哥,說實在的,看到你在美國那邊威名遠揚,與刀哥劉哥一起救出那些人質,狠狠扇了美國警方一巴掌,我們心中真是感到爽快!」侯軍一笑,說道。

「是啊。方哥跟刀哥你們的確是厲害,直到現在,網上關於戰狼的熱議依然是熱情不減,魅力很大啊。」吳華一笑,說道。

「哈,不說那些。人活在世,名聲都是虛的,唯有兄弟情義永存。來,繼續喝酒。」方逸天一笑,說道。

一番暢談后,小刀說道:「對了,方哥,我給阿明打電話,然後阿明說晚上去他那邊的大排檔吃飯。現在他已經在那邊準備著,說半個小時后可以過去了。我也覺得許久沒跟阿明一起聚聚了,就答應了。」

「好,本來我也正想把阿明叫出來。去那邊也成。」方逸天說道。

「看時間也差不多了,大家走吧,去阿明那邊的雲港大排檔。」小刀說道。

隨後方逸天他們便是紛紛起身,走出了夜朦朧夜總會,上車之後驅車朝著雲港大排檔飛馳而去。

大半個小時后,一輛輛轎車停在了雲港大排檔,方逸天他們紛紛走了出來,走進了雲港大排檔內。

嚴明聞訊后已經是趕了出來,看到方逸天他們后便是呵呵笑著,紛紛打著招呼。

「阿明,最近還好吧?許久沒過來看你了。」方逸天一笑,走過去拍著嚴明的肩頭,笑著問道。

「都好著呢。就是有點想念方哥你們了。」嚴明一笑,便說道,「來,都進來說話,包間準備好了,酒菜都已經上桌,就等兄弟們過來了。」

小刀張老闆他們朗聲笑著,而後便是走進了嚴明帶過去的包間內,接著嚴明便是吩咐大排檔裡面的服務員將菜都端了上來。

一會兒后,包間內便是傳來了陣陣觥籌交錯的聲音,爽朗豪邁的笑聲,大聲的猜拳聲不絕於耳。

這一頓酒方逸天他們一直喝到了晚上十點半鐘才漸漸散席。

期間藍雪、慕容晚晴都給他打過來電話,不過聽到他說他跟小刀他們在喝酒聚會,便是囑咐他少喝點,早點回來休息。

散席後方逸天他們紛紛走出了雲港大排檔,張老闆已經是喝醉,由侯軍扶著,吳華也是有了醉意,小刀與劉猛這兩人酒量好,倒也不顯得怎麼樣,方逸天本身也是有著四五分的醉意。

「小刀,你們把老張送回去好好休息。這傢伙太高調,都喝醉了。」方逸天笑著說道。

「沒事,老張我們安排妥當就是。」小刀點頭說道。

方逸天點了點頭,而後便是對著嚴明說道:「阿明,你進去忙著吧。我們先走了,以後再聚。」

「好,方哥你們慢走,開車小心點啊。」嚴明說道。

告別了嚴明後方逸天他們便是驅車離開了,小刀他們帶著張老闆找地方休息,方逸天則是準備驅車回去皇家豪苑。

前面的路口分別後方逸天一路開車,朝著皇家豪苑的方向飛馳而去。

夜色深沉,秋風涼爽。

玉妃引 方逸天抽出根煙正準備點上,突然,他目光微微一眯,眼中閃現出了一絲銳利的光芒,那一刻,他竟是敏銳的捕捉到了一絲熟悉而又極度危險的氣息!

方逸天先是皺了皺眉,眼中閃出一絲不可思議之色,而後便是淡然一笑,這個世上能夠散發出如此逼迫人心的危險氣息的只有一個人——銀狐!

銀狐回到天海市了? 聽到韓楉雪的話,加上辛老三在一旁不斷向他說買了這房子的好處,林浩峰也十分中意這房子,咬咬牙同意了。

罷了,他家裡還有一張上好的虎皮,前些年有人高價向他買,因為一直捨不得,又不缺錢,所以一直留著,這次……

林浩峰先付了五十兩的定金,剩下的說好了等過兩日拿到房契到官府存檔的時候再付,辛老三見生意談成,也沒有什麼意見,約定好了交房契的時間地點,就走了。

韓楉雪本來是要拿銀子給林浩峰的,不過被林浩峰堅決的拒絕了,只說自己的銀子夠了,韓楉雪雖然狐疑,但也沒有勉強,只是告訴林浩峰,若是有什麼難處一定要告訴她。

因為要準備烤魚攤開張和搬家的事情,林浩峰吃了午飯就趕回韓家村了,韓楉雪將馬車給他,這樣搬東西也方便,這次林浩峰沒有拒絕。

三日後。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