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你管,走開!」

瞬間,女人心寒了。這是第一次,顧忘對她發這麼大的火,這也是第一次,顧忘對她如此無禮。她明明只是好心來為他送個早餐,為什麼他的反應卻這麼激烈和不悅?

「那個,你的早餐,別忘了吃。」說著,她便轉過身子,打算離開。

「你拿走吧,我不吃。」男人冷冷的說道。

一下子,趙以諾的心,就像掉入了冰窖一樣,很是寒冷。

他到底為什麼不開心?又到底為什麼對自己這麼冷漠?

「嗨,顧總!」突然,周陽一邊跑進來一邊打著招呼。

看到趙以諾的面孔時,周陽有些驚訝,到還是很知趣的將早餐放在一邊,對著趙以諾笑了笑。

「那個,顧總,你的早餐,我放在這裡了啊,我還有事,先走一步。」說著,她就要離開。

「等一下,把早餐拿過來,喂我吃!」顧忘大聲喊道。

什麼?他沒有毛病吧?這是唱的哪一出?周陽驚訝的看著不遠處的顧忘,又看了看旁邊的趙以諾,臉上有些尷尬。

「那個,顧總,我真的還有事情需要處理,嫂子還在這裡呢,讓她喂你吧!」

「周陽,給我過來!」男人再次喊道。

這次,她是真的沒招了。她之後的事業和生活還需要這個男人照顧,自然現在也不敢得罪他。

「嫂子,我過去一下哈。」周陽向趙以諾打了聲招呼,拿著早餐走向顧忘。

頓時,周圍很是安靜,氣氛有些尷尬。趙以諾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哎,顧忘,你到底發什麼瘋啊?你老婆在這裡呢!」周陽趴在男人耳邊低聲說道。

突然,顧忘一個用力,牢牢地鎖住她的脖頸,靠她很近,眼睛里有一絲玩味。

「我要你怎麼做,你就怎麼做,別廢話,乖乖聽話就行。」他回答。

瞬間,周陽的身子顫了顫,有一絲恐懼。

這個男人到底在搞什麼鬼?

算了,還是隨他去吧,反正自己和他之間確實沒有什麼特殊的關係。

「喂我!」他直接對周陽說道,張開嘴等待著。

周陽看了看自己帶來的早餐,又看了看旁邊的一份早餐,還是很懂事的將自己帶來的推到了一邊,拿起趙以諾帶來的給男人。

「這裡有煎蛋,有三明治,還有牛奶,哇,還是愛心煎蛋呢,嫂子真有心。」周陽別過臉去,對著趙以諾笑了笑。

不知道為什麼,她的笑容,竟然讓趙以諾感覺心裡有些踏實。

那笑,絕對不是一種幸災樂禍的笑。女人是最懂女人的,趙以諾能看的出來,其實周陽還是挺在乎她的感受的,至於為什麼,她自己心裡也不清楚。

「你想先吃什麼?」

「煎蛋。」顧忘直接回答。

周陽立即用叉子叉起一塊煎蛋,緩緩送進他的嘴裡。這一幕,趙以諾看著很是心煩。

「呀,你就不能小心一點,你看,都弄到嘴角了,來,擦擦。」說著,周陽直接拿起旁邊的餐巾紙為顧忘擦著嘴。

總裁:意外寶寶到 這是出於一種本能的反應,並不是故意做給趙以諾看的。而顧忘,當然是故意將番茄醬沾到嘴角的。

這一幕幕親密的動作,趙以諾實在是看不下去了,轉身離開。

顧忘,你實在是太過分了!我究竟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竟讓你對我如此反感!她的眼眶裡積滿了透明的液體。

「嫂子,你……」

還沒等山貓把話說完,趙以諾便直接跑了起來。

辦公室里,顧忘依然在敲擊著鍵盤,而旁邊的周陽也一如既往的喂他早餐。

「好了,可以了,我吃飽了。」男人低聲說道。

這就吃飽了?那可不行。利用完自己,他就想拋棄?哪裡有那麼簡單。

「哎呀顧忘啊,這個早餐,可好吃了呢,來,再吃一點!」說著,周陽將手裡的一大塊三明治直接塞進他的嘴裡。

「喂,你這個臭丫頭,幹嘛呢,我忙著呢,別鬧。」顧忘趕忙說道。

「明明就是你先鬧的好不好?現在好了,把你老婆氣走了,趙以諾肯定會認為我是你們中間的小三。」女人大聲說道。

是的,沒錯,他就是想氣氣趙以諾,誰讓她天天跟那個歐陽楚糾纏不休,有時候還跟那個凌辰那麼親密。哪一個正常的男人看見自己的女人和別的男人走的近心裡會好受?同樣地,他只是想讓趙以諾了解他此時的感受!

「不過,到底怎麼了?你們倆之間又發生什麼了?」周陽擔心的問道。

以前,她瘋狂追求這個男人的時候,兩個人鬧彆扭很正常,可是現在她已經放棄了對顧忘的追求,他們應該和好了啊!

「沒事,你一個小姑娘家家的,知道那麼多幹嘛。」顧忘淡淡的說道。

頓時,周陽站了起來。

「喂,顧忘,我不是小姑娘了好不好,你看清楚了,我是一個女人,一個成熟知性又漂亮的都市女人!」她辯解著。

「噗!」

顧忘一個沒忍住,嘴裡的三明治全都吐了出來。

「咳!」接著,就是一陣咳嗽。

「不是,你那麼大反應幹嘛啊!」 「你好!要是不介意的話,也可以叫我『詩詩姐』。」

在天奇的驚愕鬱悶中,流小溪揮著纖纖玉手。道:「不行不行,我已經與鑰欣結成好姐妹了,她的叔叔也是我叔叔,我怎麼能叫你『詩詩姐』呢!」

「結成姐妹?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不知道?」

「前幾天,電話里!除了鑰欣還有冰藍和衛佳,只是我還沒見到冰藍和衛佳,我本想等忙完學校的事再去跟她們見面的。所以,以後我不能叫你『林同學』了,得叫『小叔叔』。咯咯….」

這一解釋,天奇心中別說有多鬱悶了!這怎莫名其妙的又多了兩個侄女。按照年齡來算,天奇比流小溪小兩歲多,這……

瞧著林天奇這哭笑不得的模樣,莊語詩搖頭莞爾。

天奇瞧著流小溪與莊語詩閑聊,也懶得在這件事上糾纏,直起身子問:「辵,我記得我沒有卡其色的風衣啊,哪來的?」

回首,辵那雙泠泠美瞳稍作遲疑,啟動櫻桃紅唇。道:「衛國堅持了七天,他說他已經是奇少你的徒弟了,為儘儘孝道,我聽衛佳說那小子用他這些年一點一點積累起來的錢給您買了這件衣服,我來的時候,衛國說雖然值不了幾個錢,但也是他的一份孝心,希望奇少你能夠收下!」

聞言,天奇如箭似墨的眉頭輕輕皺了一下,隨意,完美唇形湧起一抹酸楚的笑意。「臭小子,還懂孝道!這件衣服多少錢?」

「好像是一千三左右!」

「好吧,等一下你想辦法給我弄幾個紅封,他有孝心我這個做師父也不能讓他吃虧!」

「是。」

想到衛國那小子,天奇嘆了口氣!只要那小子沒有污點,自己可全力去培養,以他的悟性,不出三年,必定會成為亂世中的一塊奇葩。

沉默片刻,天奇偏頭打斷流小溪和莊語詩的談笑聲。問:「對了小溪,之前在電話里你說找我好久了,有事?」

「恩。」從挎包中拿出一封來自沿海某州寄來的信件,神色頗為落寞的遞給一臉疑惑的天奇。道:「這是落夕陽寄給你的信,只是他找不到你,讓我轉給你。」

落夕陽?八弟?

目光落在信件紅色封面上,天奇清楚的看見,這封信是由蘇州寄過來的!而蘇州緊挨京海。

「關於夕陽的事,我知道一點,聽說他是在他家裡的人強行帶走的。」

「是的,不滿小叔叔,夕陽他是二流家族中落家的小公子,也是落家現任家主的小兒子,小叔叔你在京都所做一事,落家得知后擔心夕陽跟著你會給家裡帶來天災,這才….」

二流家族落家的小公子?

錯婚謎愛:神祕老公有點壞 心中有著小小的驚愕!最開始的時候,天奇就懷疑自己的八弟身份怕是不簡單,沒想到竟然是二流家族中落家家主的小兒子。

懷著沉重的心情,天奇坼開了這封信。

五哥:

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八弟我已經坐在家裡的小房間里了!五哥,夕陽不配做你的兄弟,竟然在你最危難的時候不遲而別,夕陽不是人!可是五哥,我那混蛋老爹比我更不是人,抓我回來竟然把我鎖在柴房中,要關我一個月;五哥,今晚的月亮很大,夕陽一個人坐在窗戶下,每每響起兄弟幾個在京都大展神威,我這心裡鬧得慌…

五哥,禿子說得對,我就是溫室里的花朵,可我也不想這樣啊,我也想跟你們一樣做一隻翱翔天空的雄鷹,可我那混蛋老爹不允許,每次他說不過我的時候就讓人把我關起來。五哥,鳥籠的生活實在是憋屈!昨晚我老媽來看我了,她給我說了很多,我也明白我不能給落家帶來災難,狄家,落家確實惹不起;可八弟想要的生活不是這樣的,五哥,夕陽雖不配做你們的兄弟,但夕陽真心希望奇門兄弟能夠打到蘇州來,五哥,只要我們的兄弟挂帥打進蘇州,夕陽一定給你們做內應,你們把落家家主換掉,讓我來當家主,我就不這麼想哭…

……

看完這封自責信,天奇心底湧起一抹酸酸的氣流!那個整天嘻嘻哈哈,天真得吃不了一點苦的八弟落夕陽能說出這番話,可見他心裡有多難受。

「八弟,你放心,他日五哥揮軍東移,一定會去蘇州找你的,一輩子的兄弟,五哥明白你的難處,也明白你老爹得罪不起狄家,五哥不會不認你這個兄弟的。」

收起這封信,天奇心中默默的道。

半響,掃去心有那一點憂傷陰霾,天奇側臉。道:「這封信什麼時候寄到京都的?那小子現在過去怎麼樣?」

「半月了,可一直都找不到你,我去星辰山莊,哪裡的人不准我進去,那個時候大鑰欣的電話又聯繫不上。收到信之後再也沒有落夕陽的消息,我估計他會被關上幾個月。」

「也好,關幾個月磨練他的性子!」說是這樣,可天奇心裡卻是有些惱火落家家主。

車裡,伴隨著天奇的沉默,驀然寂靜下來,只聞世爵那氣鳴聲。

進入市中心,望著車外如流水般的交通,胸膛起伏几下,經過市一醫大門前,天奇望著這讓他有牽挂的地方,讓冽停車。

望著林天奇神色憂傷盯著醫院方向,驀然,莊語詩心裡出現一種酸楚之感,她知道林天奇在看什麼?那裡面,如今可是住著一位令他林天奇沉寂了三年的人,且那個人已經失憶。

「想見她…就去吧,我在這裡等你!」酥膩輕聲,略帶酸意。

搖搖頭,天奇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望著車外的這座醫院,他也很想進去的,可夏妍失憶,自己去了起不到什麼作用,一旦刺激夏妍,後果不堪設想,天奇不想冒這個險,他只有等。

天奇始終堅信,夏妍一定能夠恢復記憶,只要她恢復記憶,夏文豪綜合考慮,不讓他唯一女兒再尋短路,一定會將那真相說出,三年前的事,也算有個著落了,夏妍也可以好好生活下去!而自己與她,經歷了這三年,怕是很難真正的回頭。

天意弄人。



柳苑居。

京都城較有名的休閑居所!位於城南郊區,風景優美,居內環境典雅,人置身於其中,有著說不盡的舒適之感。

柳苑居中,幾十套中大小型庭院,每一院佔地面積至少一公頃!裝飾華麗且略帶古建築風範,在京都是出了名的場所。

來這裡消費,前提必須有柳苑居總部辦理出來的會員卡,且會員卡分有等級,不同等級能夠進入的院落也是不一樣的。

此時,在柳苑居內二線中的一個小庭院豪麗房間大廳中!幾位女孩在柔軟地毯那邊的茶几角落聊著,不時發出嬌笑悅兒聲。

斜對面的小廳中,三名男子正在玩羅盤轉!

「靠…邢凱,你他娘的太狠了,算了算了,不賭了,等一下天尊來了咋們兄弟必須撤。」絡腮鬍男人一拍桌子,嗓音突兀響起。

「草,老屠你不能耍賴,這回你們輸定了!快點快點,大奎下注!」邢凱按住正收錢的屠猛,陰笑起來。上次他被這次人灌醉的事,他可是記著的。

「下個*毛線,開了十幾盤老子從來就沒贏過。」大奎不滿的吼了起來。

邢凱大笑幾聲!

尋聲走過來的倩影,瞧著這三人在這裡賭博,她哧哧一笑。道:「大奎哥,我小叔叔怎麼還不來,你有沒有把這裡的地址和時間發過來啊?」

側臉,瞧著聘婷秀雅的林鑰欣,大奎趁機把桌上的現金往自己兜里裝,上前笑道:「通知了,五哥他回信息說一會兒就到!」

「哦,那我出去接他!」

「我們一起去。」

「好吧!」

望著林鑰欣和大奎一起離開,邢凱心想大奎你是不是在追求林鑰欣,狗日的林鑰欣可是奇少的親侄女,你追求他怕是不太合適吧。

PS:感謝天邪公子打賞2088逐浪逐浪幣、124315507打賞1888逐浪幣。 看著辦公室裡邊的情景,山貓心裡一陣失望。

前幾天,周陽對自己異常的好,她以為這個女人即將要接受自己,可是現在看來,也不過只是一個玩笑而已。

「別鬧,我很忙,趕緊的,收拾收拾。」顧忘大聲喊道,眼睛里有一絲不悅。

「行了,知道了,不就是玩玩嘛,那麼小氣做什麼?」周陽嘀咕著。

這個女人,哪裡都好,就是有時候太任性了。顧忘看著她,搖了搖頭,臉上很是無奈。

算了,誰讓她成了自己的妹妹。

「哎,山貓?你在那裡站著做什麼?快進來啊,喏,這裡有早餐,你要不要嘗嘗?」周陽對著辦公室門口的山貓說道。

被發現了。此時的山貓,感覺有些尷尬。不想進去,但是離開的話顯得自己又太小心眼了。思忖了幾分鐘,終於,他還是走了進去。

「大哥,嫂子走了。」他趕忙說道,表情有些難為情。

「嗯,走了。」顧忘直接回答。

沒有多餘的話語,也沒有其他的內容,這讓山貓感覺好像眼前的這個男人,對趙以諾已經死了心。

旁邊的周陽,看著山貓一副難受的模樣,嘴角處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哎,山貓,你緊張什麼啊?這是你大哥,喏,給你早餐,這是我買的。」說著,周陽將手裡的早餐扔給了他。

額,這樣,真的好么?看著手裡的早餐,山貓有些猶豫。

這個男人,對周陽,究竟是什麼樣的態度?真的要拋棄趙以諾而選擇旁邊這個女人了么?山貓心裡有些不安。

「怎麼了?」周陽緩緩走了過來,湊近他的臉問道。

「沒事。」山貓搖了搖頭回答。

「周陽,你先出去一下,我有事要和他說。」突然,顧忘說道。

看了看面前的山貓,又看了看旁邊的顧忘,女人微微皺起了眉頭,雖然有些不太開心,但還是乖乖聽話離開了辦公室。

「說吧,什麼事?」顧忘頭也沒抬,直接問道。

「那個,剛才嫂子出去的時候,好像哭了。」他立即回答。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