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nbsp;nbsp;nbsp;而真正的那個變態侏儒已經佔據了周沫的身體,離開了這個古堡,當週沫發現鏡子中的自己的時候,那種恐怖的眼神讓我十分心痛,看來那個傢伙現在已經佔據了周沫的身體,取得了周沫的身份,應該是去找周成去了,我想這段時間,應該就是我在後來見到的周沫已經不是我最初認識的那個周沫了。

nbsp;nbsp;nbsp;nbsp;我在酒店之外看見的正在結婚的周沫其實就是那個變態侏儒佔據了周沫身體後的樣子,而此時的周沫整蜷縮在古堡的角落裏啜泣,周沫看着眼前的一切,那些詭異的福爾馬林液體也已經不見了,一切都好像是從未發生過一般,整個空間靜靜的沒有一點聲響。

nbsp;nbsp;nbsp;nbsp;之後的日子裏,周沫一直戴在那個古堡裏從早上哭到了晚上,看到這裏,我已經不忍心在讀下去了,於是我快進了一段周沫的記憶,整個時候的畫面,是周沫站在自己家的門口。

nbsp;nbsp;nbsp;nbsp;那個門我十分熟悉,當初就是在這道門之內,我迎接了周沫父親母親的輕視,當初就是在這裏,我任性的丟下了周沫,當初就是在這裏,我失去了我最珍貴的愛情,開始改寫了我的人生,一切的一切其實都是從這道門開始的,而如今,看着周沫唯唯諾諾的站在自己家的門口,我有種說不出的感受。

nbsp;nbsp;nbsp;nbsp;誰曾想,這個時候開門的是“周沫”,就是那個佔據了周沫身體的變態侏儒賴藥兒,這個假周沫看着眼前的周沫青石的一笑,這個時候周沫的父親也過來了,周沫看着眼前的父親和身邊的那個假冒的自己,只是哭泣說不出話來,這結果毫無疑問的就是,周沫被自己的親生父親趕出來了。

nbsp;nbsp;nbsp;nbsp;因爲周沫的家人現在完全認不出了自己的女兒,而且像是換魂這種事情基本是很難讓常人相信的,所以不論周沫怎麼辯解,怎麼哭訴,始終沒有得到周成的信任,我看見周沫看着周成身後的那個自己,最對着她輕蔑的笑,轉瞬間,周沫失去了一切,失去了自己的家,失去了自己的親人,甚至失去了自己的容貌。

nbsp;nbsp;nbsp;nbsp;當我讀到這裏的時候,我已經瞭解了周沫此刻經歷的全部事情,所以我決定現在就要推出周沫的讀心過程了,因爲我看着周沫此刻正在經歷的事情,我實在是沒有勇氣繼續讀下去了,我不忍心,我不能夠在看着周沫孤獨的身影和悲傷的表情。

nbsp;nbsp;nbsp;nbsp;當我停止讀魂的時候,周沫好奇的看着我說道:“卓凡,我剛剛怎麼了?”我看着周沫笑了笑說道:“沒什麼,周沫,我只是剛剛在給你讀魂,現在我已經知道了你經歷的所有事情。”話到此處的時候,我看着父親母親胖子鐵衣說道:“我剛剛已經給周沫進行了讀心,我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現在我就簡單的將事情給大家說一說,看看有沒有什麼好的辦法來處理的周沫的事情。”

nbsp;nbsp;nbsp;nbsp;因爲我剛剛讀心的畫面太過震撼,所以我此刻的心情還是很難平靜的,所以我先是努力的調整了一下呼吸,然後看着衆人說道:“事情是這個樣子的,周沫在英國的時候,一次和他的朋友們加入了一個靈異研究的社團,在一次社團活動的時候,幾個人誤闖了一個古堡,其實周沫是不想去的,但是因爲她的兩個朋友的原因所以周沫也跟着去了,這所有事情的源頭,就是從這次半夜的探祕開始的



nbsp;nbsp;nbsp;nbsp;在這次探祕活動中,他們一行七個人到了一個郊外的廢棄的古堡,在這個古堡裏有一個變態的侏儒,這樣子就是周沫現在的這個樣子,也就是因爲這個傢伙,這個叫做賴藥兒的傢伙,他利用自己熟悉古堡的原因,在夜裏暗殺了其他同行的六個人,剛好湊夠了一百個人,這個傢伙殺了一百個人,將所有人的屍體都浸泡在福爾馬林的液體當中,做成了人性標本,這個傢伙還吃人肉喝人血。

nbsp;nbsp;nbsp;nbsp;在殺死了其他六個人之後,這個叫做賴藥兒的變態按照一本叫做《百屍換魂》的邪書,跟周沫進行了換魂,她將自己的魂魄進入了周沫的身體,佔據了周沫的身份,而將周沫的魂魄放在了自己的身體當中,這也就是你現在能夠看到的周沫的樣子。事情的大致經過就是這個樣子。”

nbsp;nbsp;nbsp;nbsp;聽見我的話,之後,周沫好奇的看着我問道:“卓凡,這些事情你是怎麼知道的啊,你怎麼知道我經歷的這些事情,你怎麼了解的這麼詳細啊,我好想什麼都沒有說啊,這是怎麼回事啊。”聽見周沫的問號,我對着周沫笑了笑說道:“沫沫,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事情,這些事情我以後會慢慢告訴你的,你放心好了,我通過讀心術已經瞭解了事情的經過,我們一定會想辦法幫你的,你不要擔心,不要害怕,有我在,我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的,交給我就好了。”

nbsp;nbsp;nbsp;nbsp;說道這裏,我看着胖子說道:“胖子,跟你想的差不多,周沫的確是被換魂了,給周沫換魂的那個傢伙叫做賴藥兒,他是按照一本叫做《百屍換魂》的邪書做的,還有就是,這個叫做賴藥兒的傢伙好像是個變態的感覺,做的事情非常離譜,看這樣子,神智好像有很大的問題,還有我聽到他說他是個近親結婚的孩子,從小就被人歧視,因爲她的樣子,所以這傢伙對整個世界和所有人都是充滿仇視的。

nbsp;nbsp;nbsp;nbsp;你現在又沒有什麼好的辦法來幫助周沫,周沫是不是還有換回自己身體的機會,有什麼事情你直接說就好了,沒有關係,但是一定要實話實說,哪怕有萬分之一的希望,我都會用百分之百的努力去幫助周沫的,所以,這一次只要有一點點的可能,你必需要幫助我,我們認識這麼久以來,我從來都沒有求過你,這一次就算是我求你,希望你能夠幫助我,幫助我救救周沫。”

nbsp;nbsp;nbsp;nbsp;聽到我的話,胖子的表情也是認真起來,看着我說道:“崔銘,你這是說啥子啊,我這在私下,咱們都是兄弟,周沫是你的未來的媳婦也就是我的嫂子,所以我一定會全力幫忙,在公事來說,我是茅山之人,面對這種邪術也不會有不管之理,這種換魂的辦法最難的就是換魂的流程,既然你已經都看見了,而且知道這換魂的過程是按照那本書來做的,那麼咱們現在最關鍵的事情就是要找到那本書,那樣子的話,我們就可以很容易幫助周沫了。

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此事,一言難盡啊!我沒有想到自己會被你救了,如果不是你救了我,可能要不了多久我就會徹底消失的!當初我已經被人害的魂飛魄散了,是因為爹娘留在我體內的神識,保住了我四分五裂的靈魂,一點點聚集到一起,最後只能附身在一株植物上面慢慢溫養著,我從沒想過自己還能醒過來,就算心裡再不甘,我也以為自己死定了……」帝瑤背上的說道。

「現在沒事了,一切都會好的!」墨九狸看著帝瑤的魂魄安慰道。

「九狸,你怎麼讓我醒來的?而且我的魂魄現在竟然感覺很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帝瑤看著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她自己傷的多重沒有人比她很清楚,魂飛魄散即便她的自己的魂魄聚到一起,也不可能還會醒來的,可是現在自己的魂魄完好無損,就連實力都還剩下一半,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要多虧了空間,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我的隨身空間,所以我才有辦法救你……」墨九狸簡單的跟帝瑤說了一下空間的事情。

「原來如此,九狸,謝謝你!沒有你,我可能就……」帝瑤看著墨九狸感激的說道。

「跟我就別客氣了!」墨九狸淡淡一笑的說道。

「你有辦法修鍊出魔體嗎?」墨九狸看著帝瑤問道,她從帝瑤的魂魄中,感受到帝瑤並非人族,而是魔族。到底自己是怎麼知道的,她也沒想明白。

「嗯,我有辦法,我是魔族等到我的實力提升到一定境界,就能凝聚體魄了,不用藉助別人的身體!而且,我現在的實力,我也不想出去,這裡是你的空間,我就住在這裡修鍊吧!等到小寒醒來,再做打算……」帝瑤看著墨九狸說道。

「好,我帶你出去轉轉……」墨九狸說道。

「好,九狸,你說這裡是諸神大陸?」帝瑤點頭,邊走邊問道。

「是的,現在我們在的地方是風華城的諸神客棧!」墨九狸說道。

「嗯,你對這裡有印象嗎?」帝瑤問道。

「別的地方沒覺得,但是來到風華城覺得有些熟悉,特別是這間諸神客棧,雖然跟以前不同了,但是還有許多地方是有些熟悉的,我以前來過對嗎?」墨九狸看著帝瑤問道。

「嗯,以前我們經常來風華城,每次都住在諸神客棧!」帝瑤想了想說道。

「難怪,我總是覺得熟悉!」墨九狸笑了笑說道。

「對了,九狸剛才說你和小寒有個女兒?」帝瑤想到什麼問道。

「嗯,她叫寶寶,我帶你去看她!」墨九狸聞言笑著道。

「好。」帝瑤聞言開心的說道。

「九狸,寶寶她怎麼了?」帝瑤看著昏迷不行的寶寶,有些心疼的問道。

在看到寶寶那跟帝溟寒如出一轍的模樣時,帝瑤都不需要問,就知道寶寶是自己弟弟的孩子了,是她的侄女啊!可是,為什麼寶寶這樣了……

「之前寶寶中了毒,我爹爹幫她解毒后, 聽見我們的話,周沫好奇的看着我們說道:“你們說的是不是這個啊。 .”這個時候,周沫果斷的從懷裏掏出了那本書,我結果來一看,果然是在我在週末的記憶裏讀心時候見到的那本書,看到這個東西之後我十分高興,看來是因爲在給周沫換魂成功之後,那個叫做賴藥兒的變態侏儒一時興奮而忘記了帶走自己原來身體上的那本書,還好現在這本書就在周沫這裏,看到這裏我就放心了。

按照胖子的說法就是隻要有這本書在的話,周沫的事情其實就很好解決了,想到這裏,我再看看周沫,對着胖子說道:“李振,現在這本《百屍換魂》就在我們手上,那麼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做啊?”

胖子看了看那本書說道:“原來如此啊,看來真的是天助我們啊,有了這本書,只要我們能想辦法找到你說的那個叫做賴藥兒的變態侏儒,咱們就可以對他動手了。”

聽到胖子的話,我一直炫在嗓子眼的心這才放下來,按照胖子的說法就是,有了這本書的話,周沫的事情其實並沒有那麼複雜了,聽到我們的對話,父親笑着說道:“想要見到周成也不難啊,我們崔氏最近剛好和他們有一個合作項目,我可以約個時間,讓你們見面,見面之後這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們好了。”

聽到父親的話,我高興的差點跳了起來,看來周沫這一次真的是勇氣太好了,我所擔心的種種事情,看起來很快就會解決,想到這裏,我的心情頓時好了起來,直接暴雨轉大晴天。

所以這一天我們幾個的心情都是很好的,第二天的時候,在父親的幫助下,我們幾個以崔氏集團的名譽到了周沫的家,而全副武裝的周沫則躲在我們身後。

在我們到了周成家的時候,我站在那個熟悉的門口,想起了很多,周沫在我傻傻的看着那道門的時候,輕輕的走到我身邊,拍了拍我的後背,跟我悄聲的說了一句:“卓凡,對不起。”

聽見周沫的話,我笑了笑說,“沒有什麼,都過去了,我只是有點感慨,這時光真的是太快了,這一切都好像還是昨天的事情,可是我們卻經歷了這麼多,期間發生了許許多多的事情,但是我慶幸的是,不管怎樣,在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之後,我們還在一起,這纔是我最開心的事情。”

周沫沒有說話,只是對着我笑了笑,雖然周沫的樣子依舊完全改變了,但是周沫的笑卻依舊像是從前那樣,我能感覺的到周沫的快樂是發自內心的,想到這裏,我的心情也好了許多。

站在周成家的門口,我做了幾次深呼吸之後,終於下定決心按下了門鈴,開門的是周成,好久不見的周成似乎在突然之間就蒼老了很多,我也能感覺到周沫在我身後,看見自己父親時候的激動心情,但是我死死的拉着周沫的手,暗示周沫先不要有任何舉動,我們要靜觀其變。

這個時候,周成看着我們說道:“你們幾位是,你們找誰啊?”聽見周成的話,看這樣子應該是一時間想不起我來了,我笑着看着周成說道:“周總你好,我是崔氏集團的總經理,我叫崔銘,這是我的名片。”說到這裏,我看了看身邊的胖子,胖子早已被我安排了助手的身份,所以胖子很不情願的掏出了一張我的名片,一張純金製作的名片遞過去。

周成聽見我的話之後,很高興的樣子,將我們幾個讓道了房間裏,這個時候周成看着我似乎是有些想起來了,我看着周成說道:“周叔叔,你還記得我嗎?我以前的名字叫做卓凡。”聽見我的話,周成一遍一遍的唸叨着卓凡這個名字,突然強起來似得,對着我說道:“你是卓凡,你就是沫沫以前的那個男朋友對不對,可是你現在爲什麼會叫崔銘啊。” 孤單雙人牀 周成的話,雖然能看得出他內心的驚訝,但是我也能感覺到他此刻的尷尬。

是啊,我回來了,當初那個一事無成的窮小子,現在已經站起來了,我不是過去一無所有的卓凡,不是那個出生在福利院裏什麼都沒有的卓凡,現在的我是實力遠遠在周成之上的崔氏集團的接班人。

看到這裏,畢竟周沫還在我旁邊,我不想讓這氣氛變得太尷尬,畢竟我還愛着周沫,畢竟我們以後或許還有機會繼續寫完我們的故事,所以我就笑着說道:“周叔叔,周沫今天在家嗎?”

聽見我的話,周成的臉色表情變得十分複雜,好像心裏有很多事情似得,於是我好奇的看着周成說道:“周叔叔,周沫怎麼了,這一次我親自過來就是想見見周沫,我按照我們當初的約定,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周沫了,現在周沫不是已經結婚了嗎,您不會是還擔心我會帶走你的周沫吧?”

雖然我已經努力的調整自己的情緒了,但是想起當初因爲自己什麼都沒有的緣故,在周家收到的委屈,還是有些憤憤不平,當然這也只是一瞬間的情緒,過去之後就好了,周成聽見我的話,尷尬的笑了笑,看着我說道:“沫沫早就已經離婚了,自打沫沫從國外換回來之後就好像是變了一個人似得,情緒變得很容易暴躁生氣憤怒,這結婚第二天他就離婚了,現在一直一個人,整天在外面不知道做什麼。”

聽見周成的話,我便明白了,肯定是那個叫做賴藥兒的變態侏儒在佔據了周沫的身體之後,向着終於顧上了富裕的生活,所以才暴漏了自己的本性。”

聽見周成的話,我很認真的看着周成說道,:“周叔叔,阿姨在嗎?在的話請您將阿姨也叫出來,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跟你們說,這事情也關於周沫,至於合作的事情完全沒有問題,您想怎麼做都可以。”

聽見我的話,周成將信將疑的看着我點了點頭,然後對着樓上喊了一聲,接着我就看見了周沫的母親,在周成簡單的介紹之後,周沫的媽媽看着我,用一種很尷尬的語氣對着我打了個招呼,我能看的出她此刻的窘迫。想了想,我看着周沫的父親和母親說道:“叔叔阿姨,我叫你們出來,你們不要誤會,我不是一萬年這次合作的機會來炫耀什麼,我也不想刁難爲難您,我喜歡周沫你們是知道的,所以我不會讓周沫不開心。我這次來不僅僅是爲了談合作的事情,如果僅僅是這個原因我不會親自來的。

我來這裏就是想跟二位說一件事,很可能這件事會讓你們覺得詫異和不可思議,甚至覺得我是個瘋子,但是我必需要說,因爲這件事情確確實實發生了,而且還造成了很嚴重的後果。“

聽見我的話,周成的表情頓時變得嚴肅起來,看見周沫的父親母親的情緒差不多了,我便直接開口說了,這個時候,時間對於我們來說就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不想拐彎抹角了。而是開門尖山的說道:“叔叔阿姨,你們現在看見的周沫,其實並不是真正的周沫,在這段時間,我們都經歷過一些事情,我想要素你的時候,您家裏現在的這個周沫,其實只是周沫的身體,而周沫的靈魂已經被現在的那個周沫轉移到了其他的地方。

說道這裏的時候,我便將周沫在英國被換魂的那段經歷說了出來,當我說完故事的時候,我指了指我身後一直裝扮的周沫,周沫翟凱了帽子和墨鏡,漏出了變態侏儒那恐怖的樣子。”

就在周成和周沫的母親難以置信的時候,我繼續說道:“我知道這天下就最瞭解自己孩子就是自己的父母,您剛剛也說了周沫從國外回來之後性情大變,那不是因爲周沫變了,而是因爲周沫已經不是原來的周沫了,爲了讓你們相信我,我現在出去,給你們一個小時的時間,你們可以從你們的角度去聊天,去看看究竟誰纔是真正的周沫!”說到這裏,我便起身,跟鐵衣胖子到了兩一個房間去抽菸。

這段時間我是可以留給周沫和她的父親母親的,因爲有種關係是不需要言語的,而有些經歷,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懂,一個時間足夠他們確認自己的身份了。

我是在聽到哭聲之後才從房間出來的,我看着周成和周沫的母親抱着變得面目全非的周沫哭成了淚人,這個時候,我走過去說道:“我可以幫助周沫!” 需要沉睡一段時間,沒事的,寶寶解毒后沉睡的時間越久,對寶寶越有好處,不必擔心!」墨九狸看著帝瑤說道。

「那就好,九狸我在這陪著寶寶吧!」帝瑤看著墨九狸說道。

「好,那我先出去了,有事你可以喊我,也可以直接喊小書,小書是空間的器靈!」墨九狸一招手,小書出現在帝瑤身邊說道。

「好的,我知道了!」帝瑤說道。

墨九狸看了看寶寶,這才轉身出了空間……

帝瑤看著寶寶熟睡的小臉說道:「寶寶,我是你的姑姑帝瑤,你跟你爹爹小時候一樣的可愛……」

「爹,娘,你們還活著嗎?你們有孫女了知道嗎?寶寶很可愛,跟小寒長的一模一樣,如果你們還活著多好啊……」帝瑤看著寶寶的小臉,呢喃著。

墨九狸從空間出來后,外面才過去了幾天的時間……

「主人,這幾天都沒什麼事情,不過我聽說風華城的城主似乎病了,正在四處懸賞求醫,似乎是中了奇毒!」雲夏看到墨九狸說道。

「風華城主?」墨九狸聞言說道:「應該是風逍遙的爹爹了!」

「嗯,主人要去看看嗎?」雲夏問道。

「不急,我想風逍遙他們應該還沒回來!」墨九狸說道。

玉氏春秋 墨九狸說完走到窗邊,打開窗戶看著外面的月色,心裡一直在想自己之前跟帝瑤還有帝溟寒是如何認識的?她看到帝瑤眼裡的擔憂,是為了自己,以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才會讓自己忘記了帝瑤呢?

自己跟帝溟寒從前又是什麼關係呢?爹娘封印自己的記憶,是因為帝溟寒嗎?當初自己靈魂出竅去到東華山莊,夏凌雪口中的寒哥哥應該是墨紫陽……

對了,墨紫陽是爹爹轉世成為神主時的義子,是神界的聖子,獨居聖域!為何自己對墨紫陽的記憶,也少了很多,按理說自己忘記的,應該是一些不好的記憶,所以爹娘才會封印了那段記憶,可是墨紫陽從小疼惜自己入骨,為何自己連關於墨紫陽的記憶也忘記了?

墨九狸心裡感覺似乎真相就在眼前,就在嘴邊,卻是差了一點怎麼都想不起來……

與此同時,風華城距離諸神客棧有段距離的大宅中,帝溟寒也站在窗邊看著星空,他回到空間看完自己的爹娘紫皇,可是紫皇的傷一直維持著不好不壞……

而爹娘也依舊沒有起色,他心裡很煩躁,更加煩躁的是,最近自己似乎總是有些恍惚,心裡空空的,偶爾還有些痛楚,似乎有什麼重要的人和事情,被他遺忘了……

一直以來他覺得忘記的,都不是重要的事情,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可是,這幾天讓他忽然有種忘記的事情,是十分重要的感覺,他很迫切的想要想起來,卻怎麼都想不起來……

前幾天他去了諸神客棧,雖然那個客棧現在有了不小的變化,但是終歸是有些地方還是一樣的!他的記憶中,那個在風華城外, nbsp;nbsp;nbsp;nbsp;在經歷過這麼多事情之後,這一刻周沫終於在現在的容貌下被自己的家人說接受,看來經過這一個小時的確認,周成已經知道了哇說的不是謊話,不是瘋話,這一切都是實實在在存在的,現在的周沫纔是她們的女兒,纔是她們熟悉的那個周沫。 .

nbsp;nbsp;nbsp;nbsp;這個時候,周沫如願回到了自己的家,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看到這裏,我由衷的爲周沫高興。這個時候,周成從房間裏走了出來,握着我的手,我能感受到他此刻的善意。

nbsp;nbsp;nbsp;nbsp;周成看着我,很久沒有說話,最後才說出了謝謝

。看到這裏,我笑了笑,說道:“其實不用謝我啊,只要周沫能夠幸福,不管我做什麼事情,我都願意,不管付出什麼代價,都可以,所以這些都是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且我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本身也是很開心的,還有,當初的事情,您也不需要介意,其實我還要謝謝你,正是因爲這些原因,我也找到了自己的父母。”

nbsp;nbsp;nbsp;nbsp;這個時候,我們都不在說什麼了,因爲現在的事情,就是如何幫助周沫找回自己的身體,如何將那個害人無數的賴藥兒繩之以法,所以現在,還不是我們慶祝的時候,我們只是完成了第一步,這後面我們還要做的事情又很多。因此,我們現在的重點,便是幫助周沫回到自己的身體當中。

nbsp;nbsp;nbsp;nbsp;這個時候,我們幾個人商定了如何幫助周沫的事情,大概晚上七八點鐘的時候,周成接到了那個假冒周沫的電話,也就是說,那個假冒的周沫很快就要回來了,想到這裏的時候,我知道現在那個假冒的周沫應該對我還不認識,因爲那段時間,我從未周沫的身邊出現過。

nbsp;nbsp;nbsp;nbsp;加上這個時候,假冒的周沫也已經離婚了,所以我就假冒以相親者的身份就在這裏等着周沫回來,在得知我是崔氏集團總經理的時候,那個假冒的周沫很感興趣,因爲光是在電話裏都能夠聽到她在笑的聲音,並且答應很快就會回家。

nbsp;nbsp;nbsp;nbsp;於是我們便商定了具體的辦法,胖子在一些飲料中加入了一些特質的藥粉,這些都是專門爲那個假冒的周沫準備的,這些藥粉都是無色無味,易溶於水的物質,就算平常人喝掉也不會有什麼副作用。因爲的很擔心周沫的身體,所以千叮嚀萬囑咐的跟胖子說,不管怎麼樣,一定不能傷害到周沫。

nbsp;nbsp;nbsp;nbsp;因爲我知道,現在的周沫,已經經歷了太多的不好的事情,我曾以爲我伸出雙手,就可以爲周沫遮風擋雨,但是現在看看,確實是我太幼稚了,在任性的立即開之後,周沫經歷了太多,經歷太多的不好的事情,這些都不是我想看到的,所以從我再次既拿到周沫的那一刻起,我就不在允許我的周沫,在收到一點點的傷害我,我要拼盡全力的保護周沫。

nbsp;nbsp;nbsp;nbsp;在得知胖子製作的特效藥的藥性之後,我這才放下心來,但是同時爲了防止假冒的週末起疑心,因爲我知道,現在到那個假冒的周沫,本來就是個小心翼翼的傢伙,這如果發生什麼意外的話,導致這個傢伙逃跑了,一這個變態侏儒的性格來說,那麼能隱忍,我們想要找到她的話,那基本就是不可能的了。

nbsp;nbsp;nbsp;nbsp;所以,我們幾個必需將所有可能出現意外的地方全部想到,全部想好補救的措施,這樣才能做到萬無一失,不是我們是在太小心翼翼,而是因爲這一次我真的輸不起,以前,我曾答應承諾周沫的山盟海誓,我食言了,我沒有做到,但是這一次,我告訴自己,我必需做到,我必需要給周沫一個交代,我要讓周沫知道我可以保護她,我要周成知道我可以照顧的很好把周沫。

nbsp;nbsp;nbsp;nbsp;加上鐵衣在,鐵衣本就是個新四季度縝密的傢伙,所以有鐵衣全部把關之後,我們終於確信可以了

。這個時候,胖子突然起身,從身上掏出了那本《百屍換魂》的古書,捏了一個手訣之後,這本古書便在胖子的手裏付之一炬了。

nbsp;nbsp;nbsp;nbsp;看到這裏,我驚慌失措的數到:“我去胖子你沒事吧,現在周沫還沒有回覆,你幹嘛把這本書燒了啊。”這個時候胖子看着我說道:“這種害人的東西還是越早的消失越好,你們都放心吧,這裏面的內容我都已經記下來了,只要這個傢伙趕回來,我可以保證能夠還你一個完美如初的周沫。對了,叔叔阿姨,我現在又一個問題,您先不要以爲我是趁火打劫,當然我不是收錢啊,看我的造型和名氣就知道我是對錢財如糞土的人了,我現在想要問的就是,你們現在接受了這個姑爺了嗎?如果周沫回來之後,你們願不願意讓周沫和崔銘在一起啊。

nbsp;nbsp;nbsp;nbsp;當然,我們絕對趁火打劫,就算你們不同意,我們一樣會全力以赴的保證救下週沫,我只是想知道你們現在的看法,畢竟這兩個人在經歷這麼多事情之後,感情依舊沒有變,說明他們是真的相愛,如果你們同意的話,那咱們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吧!”

nbsp;nbsp;nbsp;nbsp;聽見我的話,周成看着我點了點頭,說道:“崔銘,我現在正式的跟你道歉,是我錯了,是我看錯了人,是我傷害了你們,可以說造成今天的結局都是因爲我,如果你願意,如果周沫願意的話,我們同意你們在一起。”聽見周成的話我,我十分開心,我直接抱起了現在的周沫,雖然我知道現在的身體還是那個賴藥兒,但是這心卻是周沫的,我看見了周沫的眼淚,我輕輕的擦拭掉周沫的眼淚,悄悄的在周沫的耳邊說道:“沫沫,我終於做到了,從此以後我會一直照顧你,我不在希望誰比我做的更好,我把你交給書誰我都不會再放心,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嗎?”當我看見周沫點頭的那一瞬間,激動的大聲尖叫起來。

nbsp;nbsp;nbsp;nbsp;這個時候,門禁系統響了起來,應該是那個假冒的周沫會來了,想到這裏,我們趕緊讓周沫先藏起來,而胖子和鐵衣則分別扮演我的助手和保鏢,當我看見眼前的周沫的時候,雖然周沫的樣子還在,卻被這個變態侏儒濃妝豔抹的幾乎看不出原來的樣子,周沫的美是天然的,這個傢伙爛七八糟的在連山剛塗抹了那些東西之後,讓周沫的那種感覺頓時跑道跑九霄雲外去了。

nbsp;nbsp;nbsp;nbsp;在得知我的身份之後,這個假冒的周沫對我十分熱情,不住的問我有多少身價,崔家有多少產業,當我故意誇張的說出來的時候,這個假冒的周沫頓時笑的花枝亂顫的,看來這個變態侏儒當初之所以這樣子,還是因爲周沫的家境,如不然的話,很可能周沫就會成爲那死去的一百人當中的一個,想到這裏,我才暗暗鬆了一口氣,雖然現在的樣子是周沫的,但是我知道在周沫的身體裏就是那個傷害了周沫的人的時候,我其實是在努力的強顏歡笑,努力的壓制着自己的憤怒。

nbsp;nbsp;nbsp;nbsp;這個時候,我不能感情用事,因爲一個不小心,很可能就會漏出馬腳,個做了虧心事的變態侏儒,心中肯定是有防備的,所以我就催眠自己,讓自己全新投入到現場的當中,很快在飯菜上來的時候,這個假冒的周沫完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終於很多了,因爲胖子怕我們不喝會影響演技,所以我們幾個都在提前吃了藥粉的解藥,所以這個時候是完全不介意的。

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遇到的紅衣丫頭,那一幕不斷的在他腦海中響起,可是每當到了對方說出名字時,記憶畫面就斷了,任憑他怎麼想都想不起來,自己到底跟那個女人之間發生過什麼事情,為何自己會一直記得那個她?她……到底是誰?

帝溟寒怎麼都想不通,最後懊惱的關上窗戶,回到書桌前坐下,閉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什麼……

而墨九狸也坐了許久,才回到床上躺下休息,兩個人都還不知道,他們已經在同一個城池,看著同一處的星空發獃了許久許久……

翌日,墨九狸和雲夏到中午的時候,才從房間出來,來到了客棧一樓的大廳用餐!為的是打探下風華城最近有什麼消息……

其實,墨九狸來到風華城,也是沒有什麼目的的,她來到諸神大陸,唯一的墓地就是領悟神印,跟所有來到這裡的人一樣,但是到目前為止,她對如何領悟神印,還是沒有什麼頭緒的,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你們聽說了嗎?風城主的病情越發嚴重了,聽說昨晚去看的煉丹師出來說,風城主現在說話都費勁了!」

「我知道,昨天我也跟著去看了,風城主的毒十分奇怪,前幾天還好好的,只是感覺四肢無力,需要躺在床上,這才幾天的時間,人就消瘦如骨了,唉……真是奇毒啊!」

「就是啊,也不知道是誰給風城主下的毒……」

「就是就是,風華城一直因為風城主在,才會這麼安逸,看起來這是有人要打城主的主意了……」

隔壁桌的幾個人紛紛議論著。

「不過,我聽說一大早少城主已經回來了,或許少城主會有辦法也說不定!」

另外一桌的人說道。

「但願吧,可是少城主又不是煉丹師,能有辦法嗎?」有人問道。

「不知道,但願吧!風城主只有少城主一個親人,怎麼說在身邊比不在強啊!」另一個老者也說道。

「也是,城主府已經下了懸賞令,我們也都幫忙散播下消息,希望有人能趕來救治風城主吧……」

「沒錯,大傢伙回去都幫忙散播下消息,這樣也能早日讓更多的煉丹師或者醫者前來為風城主醫治啊!」

大廳內不少人都紛紛說道。

墨九狸不由得挑了挑眉,倒是沒有想到,這風遙遙父子在風華城的口碑還蠻不錯的……

「小二,給我們來壺靈茶!」墨九狸對著小二說道。

「好叻,客官您的茶!」小二利落的給墨九狸端上一壺靈茶。

墨九狸拿出一袋子靈石塞給小二問道:「小二,我剛來這裡,跟我說說這風華城有什麼好去處吧!」

小二看到墨九狸出手大方,臉上頓時樂的跟開了花兒似的,看著墨九狸和雲夏熱情的說道:「兩位客官您這可是問對人了,我都在這裡待了有些年頭兒了,別的地方我不敢說,這風華城我可是熟悉的很啊,要說這風華城好玩的地方可多了去了,先是城東……」 「那最近這城裡有什麼事情發生嗎?」墨九狸接著問道。

「最近也沒什麼大事,除了我們風華城的風城主,無故被人下毒之外,再就是城西……」小二再次喋喋不休的說道。

墨九狸聽完之後微微一笑道:「謝謝小二。」

「客氣了,有事您就喊我,只要我知道的,都會告訴您的!」小二熱情的說道。

「好,我知道了!」點點頭說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