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wш ¤ttкan ¤¢ ○

李強指了指鼻子,耍狠道。

“我沒意見,不過她們未必會同意。”秦羿聳了聳肩,頗是無奈道。

“呵呵,有點意思啊。”

“小妞們,爺是天禧街軍哥的人,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軍哥看上你們了,麻溜兒,跟我走吧。”

李強看向五女,按照一貫的套路出牌。

“你說走就走?長這麼醜,也不照照鏡子,別在這噁心人了,趁本小姐還沒發飆,麻溜兒滾。”

小舞來到了俗世,什麼帝王至尊,地藏傳承全都甩一邊去了,妥妥的入鄉隨俗。

“喲呵,我沒聽錯吧,兄弟們,這娘們叫我滾?” 嫁愛成婚 李強掏了掏耳朵,衝小弟們問道。

一幫小弟不知死活的笑了起來,尤其是黃麻子更是笑的開心:“臭娘們,你也不看看這是誰,天禧一條街,你也不打聽打聽你強爺的名頭,趁着強爺還沒生氣,你趕緊……”

麻子話還沒說完,小舞一巴掌就招呼了過來,可憐麻子一身水還沒幹,再一次飛入了水池中,成了落湯雞。 “有點門道,不過爺喜歡,弟兄們,抄東西。”

李強見小舞出手力道又狠又準,知道遇到了硬茬子,當即吆喝了一嗓子。

小弟們紛紛從口袋裏摸出了一個電筒似的玩意,跟電棒不同的是,這裏面是上等靈石打造,蘊含着雷電能量,其威力絕非一般的電器產品所能比的。

這也是張志豪的傑作之一,西江習武成風,外煉高手以及內煉都不少,當初爲了一統西江,沒少遇到這種硬茬子,是以張子豪怕手下的弟兄搞不定,所以在高人的幫助下,打造了這種雷電筒。

哪怕是沒有半點修爲的小弟,一旦使出這種武器,裏面釋放的雷電能量也足夠對付一般的外煉,甚至是內煉初期高手。

如此一來,也算是確保了手底下人辦事的效率。

“無聊。”

“萱萱,交給你了。”

面對這樣的嘍囉,小舞連動手的興趣都沒有,直接交給了紀萱然。

紀萱然在動手前,看了秦羿一眼,秦羿手往下壓了壓,表示同意。

李強壞笑道。

一揮手,弟子們一窩蜂圍了上來,紀萱然冷冷一笑,人如魅影般穿進了人羣,李強等人只覺的眼前一花,緊接着疼痛傳了過來。

紀萱然並沒有下死手,但即便是隨意動手,也不是這些吃乾飯的玩意所能抵擋的。

十幾個人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全都倒在了地上,沒一個能爬的起來的。

“臥槽,這娘們也太能打了吧。”

泳池裏的麻子一抹臉上的水花,驚惶叫道。

“哎喲,哎喲。”李強等人這會兒全都成了死鴨子,倒在地上哼哼唧唧的。

紀萱然倒也不是一般的暴力碎骨、斷手啥的,她只是把極寒的真氣,透進了李強等人的經脈,此刻寒氣在他們體內縱橫,每個人如掉進了冰窟窿裏,一個個體骨刺痛,嘴脣發紫,渾身打起了擺子。

“回去告訴你那個什麼軍哥,就說本小姐就在這等他,叫他有種放馬過來。”

“人就在這裏了,讓他來領。”

紀萱然指着黃麻子,冷冷道。

黃麻子哪裏還敢嘚瑟,連忙爬了起來,點頭稱是,如同野狗一般倉皇而去。

會所內。

李軍拿着手機,看着李強發來的照片,心都快要飛起來了。

“嘖嘖,麻子這小子這回還真撞到寶了。”

李軍大喜道。

同時,他立即給李軍發了兩條信息,迫不及待的催促:“強子,麻溜兒把人帶回來。”

然而,李強卻沒有半點兒聲響。

“哼,小子翅膀硬了,敢不回老子的信息。”

李軍一連打了好幾個去辦事的小弟電話,也全都沒人接,令他好不鬱悶。

等了一會兒,憋不住火的李軍決定親自前往,畢竟那地方是他常去的五星級賓館。

還沒等他出門,黃麻子一溜煙兒跑了進來,落湯雞似的大叫道:“軍爺,軍爺,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啊。”

“慌什麼慌,這裏是西江,天還能塌了不成,說。”

李軍擡手就給了他一個耳刮子,可憐麻子,兩邊臉頓時都被打花了,怎一個慘字了得。

黃麻子把紀萱然的話原話奉還,氣的李軍肺都快炸了。

“瑪德,你報彭門的名號了沒?”李軍一把揪住麻子的衣領,大喝問道。

“報了,人家根本不買賬啊,還說要滅了彭門,說你有種就過去領人,他們等着您呢。”黃麻子添油加醋道。

“馬勒戈壁,活見鬼了,居然還有人敢跟老子叫板。”

“來人,把弟兄們都叫上,另外去把倉庫裏的硬傢伙都帶上,我就不信老子奈何不了幾個外地娘們。”

李軍素來蠻橫慣了,哪裏受的了這股子氣,當即吆喝道。

李軍吆喝着,領着數百手下,開車的開車,坐摩托的坐摩托,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往九河賓館殺了過去。

賓館的經理這會兒正哭喪着臉,向秦羿幾人求爺爺告奶奶:“我說幾位爺,你們可是攤上大事了,惹誰不好,非得惹彭門,你這一打不打緊,我這賓館的生意可就沒法開了啊。”

“放心,沒那麼嚴重。”

秦羿坐在椅子上,眯着眼雲淡風輕道。

“你說的輕巧,你知道這幫人來頭有多大嗎?”

“我知道你們會功夫,不是普通人。但人家張爺,遠了說有如日中天的秦幫相護,近了說,人家跟龍虎山掌教那可是稱兄道弟的存在。”

“你再能打,還能打的過龍虎山上的神仙?”

經理都快要哭了,向秦羿陳述着厲害。

“有點意思,我說這個新彭門怎敢如此狂妄,原來是有靠山的。”

“經理,你能不能告訴我,現任的龍虎山掌教是誰?”

秦羿一聽,饒有興趣的睜開了眼,坐起身來問道。

“如今的掌教,當然是張夜庭,張掌教。別看他年不過五十,但輩分可不小,他當年跟秦侯可是如兄弟一般的關係,一生修爲也是了不得,吞雲吐霧,呼風喚雨,那是活神仙在世啊。”

經理極盡崇拜道。

“張夜庭,張夜庭,倒是個老朋友,有些年頭沒見了。”

“彭門若是仗了他的勢,那你就更不用擔心了。”

“下去吧,那個什麼軍爺的來了,直接讓他上這來找我。”

秦羿揮了揮手道。

秦羿對於張夜庭可以說是亦師亦友,當年他在龍虎山逼的白朝陽掉下懸崖,結束了龍虎山之爭後,張夜庭得他指點,一直在玄冰洞裏閉關,秦羿離開凡間時,張夜庭已經閉關五年左右了。

以他的天賦,到了如今起碼也得是從大天師境界踏入仙氣道尊境界了。

成爲了道尊,呼風喚雨之術確實可行,可不就是凡人眼中的活神仙。

只是秦羿不明白的是,以張夜庭的品性,他不至於跟張志豪這種人品低劣之徒爲伍,更別提稱兄道弟了。 正尋思着,外面傳來了一陣吵鬧聲,李軍領着兩百來號人,殺氣騰騰的闖了進來。

李軍身高一米八幾,身材魁梧,達到四龍弟子後,便可以得到總堂武師每個月的特訓,是以李軍如今也是外煉中期,擁有近六百斤的氣力,尋常人挨他一拳頭,這輩子基本上就可以報銷了。

剛到場,李軍就看到李強等十幾個人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臉色煞白,打着擺子。

不過,他第一時間看的是那五個女人,果然,比起照片裏還要美上百倍千倍,若是能得其一,此生死而無憾。

他琢磨着,要是能把這其中一人敬獻給張志豪,只怕直接升成總堂六龍弟子都有可能。

畢竟這等絕色,在華夏可真是絕無僅有的了。

李軍心知秦羿幾人中,必定有厲害的武道高手。

這不奇怪,沒有武道高手坐鎮,帶着這麼漂亮的五位大晚上的在外面逛,不是找打麼?

“是你打了我的人?”

李軍眼縫中透着威嚴的殺機。

在天禧街,甚至在九河市,沒有幾個人敢跟他對視。

一看到李軍,經理都快要嚇暈了,這尊神了,今兒不僅僅這幾個鬧事的保不住了,連這家賓館只怕都得砸了。

“嗯。”秦羿卻是懶的鳥他,隨意的嗯了一聲。

慘被無視,李軍的自尊大爲受損,不過他仍是耐着性子問道:“不知道兄弟是哪家門子的,能不能報個號來。”

這就是李軍能成爲四龍弟子的原因,如果對方來頭大,是什麼秦幫內部人員,又或者是龍虎山、全真教這等的俗家弟子,那就要另外說話了。

畢竟他們的靠山也僅僅只是龍虎山,秦幫也只是掛着點邊,遇到這些強大的豪門、大派,還是得悠着點。

“我們是天下派,咋樣,惹不起了吧。”

米雪俏皮道。

有時候逗逗這些凡間愛裝逼的二愣子,其實也蠻好玩的。

“小姐說笑了。”

“既然你們不夠誠意,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李軍冷冷道。

“亮傢伙。”

隨着他一揮手,那十幾個小弟殺氣騰騰的走到了前排,元氣彈上膛,對準了幾人。

秦羿一看,更覺有趣了:“你們彭門還真有點東西,這些東西都哪弄來的?”

“怎麼怕了吧?”

“實話告訴你,這是由龍虎山親自加持的火元晶石打造而成的克武筒,一發下去,你們就是再能打,也得化爲灰燼了。”

“既然識貨,還是老實點,你自斷手腳筋,爬出去可活。你們五個大美人,乖乖跟我走吧。”

李軍還以爲秦羿怕了,又開始嘚瑟起來了。

“沒別的意思,我只是覺的你們這些東西太辣雞了,張夜庭不夠誠意啊。”

“看來你們的張執事跟他的關係也不咋樣。”

秦羿道。

“大膽,敢直呼掌教與門主名諱,開槍,先秒了這小子。”

李軍見秦羿反脣相譏,勃然大怒,下令道。

噠噠!

克武筒噴出火舌,火元晶石夾雜着火紅色的光芒,往秦羿密密麻麻排了過來。

秦羿屈指一揚,水池中一簇水花飛起,化作無數水滴,迎向了晶石。

原本威力十足,氣勢駭人的晶石彈,瞬間冰凍落在了地上。

“我的蒼天,這是何等仙法。”

“真他孃的是高手啊。”

李軍等人都看傻了。

一揮手就擋下了火元彈,這至少也得是大宗師、法氣後期大天師的境界吧。

看秦羿年紀輕輕,卻有如此修爲,這就算在大家族、大門派裏也是鳳毛麟角的存在吧。

“爺,打住,我知道錯了。”

“我也不問你從哪來,這次是我屬下這幾條狗瞎了眼,招惹了爺你。”

“我現在就滾!省的礙着爺您的眼了。”

浴火王妃 李軍反應無比迅速,在確定秦羿絕非自己能惹得起後,連忙認慫,卑躬屈膝的認起了錯。

只是秦羿卻沒打算放過這幫傢伙,只是一拂袖,一大片的水滴往李軍等人砸了過去。

嗤嗤!

水滴無比鋒利,無比精準的洞穿了那些小弟的眉心,足足兩百多號人,無論是站在哪一個角落,無論藏的多深,那些水滴就像是長了眼一般,一一命中眉心。

小弟們連哼一聲的機會都沒有,就全都直挺挺倒了下去。

剛剛還聲勢雄壯的李軍,此刻一個人站在場中成了孤家寡人。

“既然是瞎了眼,那就自毀一目吧。”

秦羿冷冷道。

“是,是。”李軍渾身打着擺子,暗自慶幸,他還能活着。

這時候沒有什麼價錢可講了,李軍從地上撈起一把砍刀,照着左邊半拉眼珠子割了過去,頓時鮮血飛濺,李軍頓時成了獨眼龍。

“爺,這,這下你滿意了吧?”

李軍深知武道界的規矩,瞎了眼就得認罰。

Add Your Comment